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娇蛮皇后腹黑君

更新时间:2020-07-28 06:21:44

娇蛮皇后腹黑君 已完结

娇蛮皇后腹黑君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糖七七 分类:穿越 主角:夏七念王浩 人气:

主角是夏七念王浩的小说《娇蛮皇后腹黑君》此文是糖七七原创的穿越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一次意外的登山活动,竟然奇迹般的穿越了? 正是这一次穿越从此改变了她的命运…… 夏七念穿越成当今的太子妃,拥有无数情敌,婚前第一天遭受太子冷落,这是任何女人都不可以忍受的,何况是个来自21世纪的女强人呢? 你冷落我,我就勾引你;你喜欢找小三,我就去包养情敌;看似井水不犯河水的两个人,白日里扮演着恩爱夫妻,黑夜里各自享受着千金一刻的春宵,这一切却在那个惹人嫌的太子莫名其妙要了她后改变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最大的青楼,莫过于此了。

烟花之地,果然庸脂俗粉极多,站于‘碧玉阁’的金色门匾之下,夏七念凝视着里面招呼客人的老鸨,风骚的身段,浓艳的妆容,殷勤的笑脸,恶心的感觉涌上心头。

不自觉的后退,陆离扶住他的身体,隔着白衣可以感觉到肌肤的柔嫩。

“怕了?”

关切,带着一丝小得意。

“没有,是厌恶!”

瞟了他一眼,夏七念迈着步子走去,看见二人,老鸨立刻前来,装腔作势的往二人身上倒。

“哎哟,二位公子,请进请进。”

这二位公子,还真是俊俏的很。

老鸨的眼里冒着欲望的烈火。

“把你们这里最好的姑娘叫两个过来!”夏七念四处寻望,“安排一间僻静之处!”

这里的气氛真是够HIGH!

想了半天,夏七念还是觉得这是最确切的形容。

来寻花问柳的大多是富家子弟,其貌不扬,都左拥右抱,怀里的女子容貌自然不及她,甚至连相府的丫鬟侍女都不如。

整个翠云阁共十来层,一楼大厅接待客人,二到十楼便是寻花问柳的地方,刚在门前的时候便观看了这座府邸,建筑气派,想必不是等闲之人。左边的地方共有六个房间,成圆弧型扩散开来,最外面的房间是个竹屋建筑,夏七念一眼便相中了此屋子。

“等等。”夏七念真不愿看见那张浓妆艳抹的老脸“顺便沏一壶上好的茶,味道要淡点的,还要带点苦涩!”

“行,公子说什么,老妈妈照办!”老鸨上前一步,浓浓的胭脂味刺鼻的恶心,满脸堆笑的赘肉和皱纹,看的夏七念胃里翻江倒海,快速的跑到外面透气。

在多呆一秒,就要吐了。

玉手倚在门上,努力地按着胸口,大口喘着粗气。

嘟嘟——

夏七念只感觉身体被震的发麻,刚才在那老鸨面前,鸡皮疙瘩掉了一地,现在感觉清冷冷的。

这是?夏七念欢呼,手机这种东西在古代那就是万能的神啊。

拨了号码,竟然能用,简短的嘟嘟几声之后,通了未来的连线。

“喂、染色体,你在洗澡么?快点给我送一袋卫生巾过来!”

“夏七念,死哪去了?脑子被抢打了吧!”

“呜呜……筱冉,我现在在古代啊,我悲剧的穿越了……”

“什么?那么幸福,穿越了?”

夏七念明显感觉未来林筱冉眼里的兴奋,“要是我也穿越就好了,古代不是不需要卫生巾的嘛。”

和她说话总是那么费力……

“你妹的,林筱冉,麻利的给我送过来,不然出门就被车撞死。生儿子没屁眼,生女儿没肚脐眼,生人妖没有人妖眼。”

恶毒的诅咒,只有从她嘴里栩栩如生,这么恶毒,也只有夏七念可以说出。

林筱冉仿佛看见出门的刹那被车撞倒地的身影,夏七念的诅咒一向很灵验。

“行了,邮寄还是快递?”

额?夏七念顿时语塞。

穿越时空的邮寄或是快递?貌似科技还没发达到这地步。

无奈的叹气“那、我刚才的诅咒不生效!”

不是夏七念危言耸听,她确实有这种诅咒的能力,虽不置人于死地,却可以让其厄运不断。、

随着老鸨来到屋舍,还算是满意,僻静清雅,被淡淡雾气笼罩的竹屋,夏七念与陆离眯起双眼,看着随着老鸨进来的两位姑娘,长得倒也算是俏丽。

“二位公子,姑娘们来了。”老鸨堆起笑容“这二位价值可不菲,与上好的翡翠可以堪比……”

“行了,别啰嗦,自然不会少你该得的!”夏七念冷冷的说完,就把老鸨往外推去,分明看到老鸨的那种眼神,好似她等不及的样子。、

“公子……”刚掩上门就被迎面而来的女子,紧紧的逼在墙角,一个酿跄差点摔倒,夏七念厌恶的看着薄粉微施的女子,几丝厌恶。

这女子似乎面熟。

“陆离,换个!”

夏七念将扑在怀里的女子,狠狠的推给陆离,反手一拉,陆离身边一直沉默的女子便依偎在她的怀里。

凝视,薄粉微施的女子,眼里淡淡的忧愁,却强颜欢笑的上扬嘴角,好似一切如过往烟云。

“这位公子真是寡言少语!”红衣女子将陆离拉在一旁,乖巧的靠在怀里,柔荑不断地撩拨自己的发丝,打在陆离白净的脸上。

来青楼,还装个什么劲儿?女子一撇嘴,我季荷的床上了一次便会有第二次。

“姑娘自重!”陆离看着夏七念,冷言冷语,大手及时的阻止女子准备为他宽衣解带的手。

“哎哟,陆公子真是风趣!”女子看着他,凝眉“在青楼做事,自重还怎么混口饭吃!洁身自好在青楼都成了奢侈品,好比鲍鱼燕窝,吃多了会觉得腻味。人也是同样,在烟花问柳的地方故作清高,就会让人觉得虚伪,贱人时常是如此故装清高!”

红衣女子瞟向绿衣女子,那种恨之入骨的眼神,夏七念捕捉眼底,挑眉,对陆离露出个天真无害的笑容,朝着红衣女子走去。

“姑娘倒是直言!爷倒是有几分欣赏姑娘的坦诚,不如随我回府做个快活神仙?!”夏七念在征求她的同意,在她看来此事早已成定局。

果不其然,红衣女子抛弃陆离飞奔而来,朝着夏七念献殷勤,凑上的双唇被夏七念及时躲过,“若爷你能许我一世安定,季荷便死心塌地的跟着爷!”

“如此,那就替我好好伺候这位公子!”夏七念笑着绕过她,走到绿衣女子的身旁,揽过香肩,笑的魅惑。

至始至终,绿衣女子都保持得体的笑容,大方而不做作。

挑眉浅笑,夏七念勾起绿衣女子的嘴角,动作娴熟。

四目相对“姑娘芳名?”

“白若兰。”

好素雅的名字,人如其名。她就像是朵玉兰花,洁白无暇,静默如水。

“可愿随我回府共度余生?”夏七念看着陆离凝结的眉头,淡淡一笑。

“别玩的太过!”陆离在她耳边低语。

那是,担忧?夏七念蹙眉。白若兰依旧是沉默,淡然宁静。

是他?夏七念透过竹窗向下望去。

一袭白衣的男子看起来清冷傲骨,脸上带着帝王气息。

堂堂太子也受不住寂寞寻花问柳,呵呵、真是世态炎凉。

若歌冷着脸走进,直奔木梯径自上楼去了,移回视线夏七念被眼前的景象惊呆。

“唔——”

季荷的投怀送抱,夏七念始料不及,陆离慌忙扯开情欲大发的季荷,夏七念借着喘气的机会夺门而出。

她被同类强吻了——这算不算是搞基?

“啪——”

响亮的声音自竹屋响起,女子不敢相信的看着陆离奔下楼的身影,脸上鲜红的指印,火辣的感觉。

头重重的撞进某人的怀里,粗鲁大汗拎着她,浑身散发着酒气。

“放我下来啊!”

“小娘们,我可是看上你好久了!”满嘴臭味,夏七念只感觉被熏得不能呼吸。

“放开她!”陆离看着大汗面无表情。

“怎么会有男人长得这么标志!明明就是个女人,让我揭发你的真身!”

“这么说你是当我不存在?!”说话之际,一袭白衣飘过,若歌霸气十足,“还是说你觉得我也是女人?!”

“他娘的!”

话音刚落,咚的一声,重重倒地,陆离抱着夏七念漂亮的落地,挑眉,“滚出去!”

“站住!放下你怀里的东西!”

暗自腹诽,夏七念将头埋进陆离胸膛。

“她不是东西!”陆离说的平淡,若歌听出了几分怒气,轻笑,这样才更加有意思。

“本爷的东西还是自己带回去的好!”

陆离只感觉白影掠过,便两手空空。

还是情侣装?看着二人衣服惊人的相似,夏七念大笑,下一秒便由笑变哭,若歌狠狠的掐着她的臀部让她双颊羞涩无比。

“喂、再乱动我就扯掉你的衣服!”若歌魅惑的贴近她的耳边,夏七念果然安静了,“陆公子,我带故人先走了,有空去府上喝茶!”

不理会夏七念的挤眉弄眼,若歌带着一群人坐进软轿,只留下一个背影。

陆离愣神的站在原地,终究还是,失之交臂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