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毒医世子妃

更新时间:2019-08-17 22:19:50

毒医世子妃 连载中

毒医世子妃

来源:微小宝 作者:夜南潇 分类:穿越 主角:安清染小姐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夜南潇原创的穿越小说《毒医世子妃》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安清染小姐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召陵王朝有一女,心狠手辣,凡是她看不顺眼的,不是毁容就是瘫痪,不是断手就是断腿,成为恶名满贯的大小姐。 王府世子也出名,不过是以病弱闻名,天生的药罐子,吃药比吃饭还多。 太后乱点鸳鸯,皇帝一道圣旨,将两个毫不相干的绑在一起,称天赐良缘。 安清染浅笑盈盈,“世子爷,您这身子,还是戒色的好。” 夙言璟,“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夙言其实也只是想逗一逗安清染,没想到被拒绝的这么彻底,男人的心里还是有些失落。 以他的条件还不至于配不上她安清染,她至于将他当成洪水猛兽一样地隔离出去吗? “你就当真,当真这么瞧不上本世子?” “当然不是,像世子这般云端高阳的人物,哪是小女子这样的人高攀得上的。所以,不是世子爷配不上小女子,而是小女子配不上世子爷。” “世子妃倒是很有自知之明嘛。”夙言显然是在说反话,这话中透着浓浓的嘲讽之意,安清染又岂会听不出来呢? 只是,她无视了过去,反而笑着点了点头,同意了夙言的这种说法。 “世子爷说得没错,小女子素来都是很有自知之明的。” “你倒是应承得干脆。”夙言一提衣襟,直接坐在了榻侧上。 “你倒是给本世子一个理由说说看,本世子为何要放弃人生三大乐事之一?俗话说,这春宵一刻值千金呐。” “切,就你这身子骨,还想要女人呢,别到时候没吃到反而丧了卿卿性命。还春宵一刻值千金呢,到时候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安清染早在初次交锋的时候,无意触碰夙言之时,已经得了他的脉象。 他这个人,还真是毒物的聚集地啊,什么寒毒,热毒,蛊毒,还有罕见的女人毒,他可全沾上了。 就他这身体,他还有心思挂念洞房花烛夜呢,他究竟知道不知道,若他再沾了女人的话,他啊,到时候就算不死,也废了。 安清染这会儿正鄙夷着夙言呢,她却不知道夙言听到她那话,吃惊不小。 “世子妃,你刚才这么说究竟是什么意思?难道你是想诅咒本世子吗?” 这女人,是如何知道他的状况的? 安清染微怔,一不小心将真话给说出来了,她差点就泄底了。 当然,好在啊,好在这个夙言好像没有听明白什么,她也就乐得装聋作哑,糊涂过去。 “哦,那个啊,那个,我只是好心提醒你嘛,你想一下,你的身子骨这么差,一不注意就要躺下了,可不得好好珍惜自个儿的身体啊。要是你贪恋女人的身体,到时候将身子弄垮了,那岂不是自个儿找死嘛,你想想,我可不是在诅咒你,而是在好心地提醒你啊。” “哦?”夙言似笑非笑地看着安清染,并没有相信安清染的这番说辞,不过也没有揭穿她的谎言,他道:“我怎么记得世子妃昨天,还和本世子说,喜欢哪个女人,就领回家去,世子妃会好好款待的?” 说着,夙言很自然的拿了安清染的一缕头发,饶有兴趣的把玩起来。 “昨日只是告诉世子一个态度,我不会阻碍你的自由。但现在世子与我同在一条船了,自然要仔细着世子的身子。”安清染脸色略红,说道。 这人,真是不要脸,不知道什么是男女授受不亲吗? “这话嘛,本世子爱听。世子妃说得没错,你我如今可不是得坐在同一条船上吗,既然是在同一个条船上,你我有些事情确实得好好地说一说。” 夙言说这话的时候,安清染张了张口,显然想将她先前的前提条件给提出来。 而夙言呢,没有给安清染开口的机会,却是直接给了她满意的答案。 “世子妃,什么都不用说了,你所说的条件,不算什么,若是真要这么做才算得上合作的诚意,那么本世子答应了,答应世子妃的条件,只跟世子妃做一对挂名夫妻。” “世子爷这般爽快,那是再好不过了。”早这么干脆不就好了,省得她费心思。 “这样啊,既然世子爷拿出了你的诚意来,那么我自然也得拿出应有的诚意来。所以这会儿,世子爷,你开口吧,你有什么要求?若是我能够办到的,自然给世子爷办到,如何?” “本世子的要求只有一个,只要世子妃答应了本世子这个要求,那么不但世子妃不用跟本世子做什么真夫妻,本世子还能保证世子妃能够继续保有现在的日子。” 这么好?安清染表示很怀疑,不过对于这个条件,她很动心,毕竟她再也不想过上一世那种刀尖舔血的日子了,因而能有安稳一世的日子好过,她自然不会傻得去选择另外一条路的。 “说吧,究竟是什么要求?”安清染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心里准备,她甚至都已经想好了是不是得出手染血一次。 没想到,夙言的要求会是这样,倒是完全出乎她的意料之外。 “安清染,我的要求很简单。我若没有害你之心,那么往后无论如何,你都不能有害我之心。” “就这个要求?”安清染显然有点不敢相信。 然夙言坚定的眼神,肃然的面容,却告诉她这是一个事实。 他的要求,就是这个,只有这个。 “你,你难道不想提个更好的要求吗?比如……” “不用,我只要求你不会害我,你能做到这一点,我就心满意足了。” “好。”在安清染点头的那一刻,夙言就离开了。 他走出了安清染的视线,却留下安清染,独自靠在榻上,沉默了好久,好久。 安清染那一瞬间,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就是忽然地,莫名地,有些心疼夙言。 这人,以前的十几年,过的都是什么日子啊!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