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乱世庶妃

更新时间:2020-10-15 08:20:45

乱世庶妃 已完结

乱世庶妃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小花花 分类:穿越 主角:夏梦琪陆紫涵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乱世庶妃》是小花花最新写的一本穿越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夏梦琪陆紫涵,书中主要讲述了:南冥国素来有女儿国之称,在这里全是女人当家,而每个女人身后都有一个男子。南冥国虽是女子当家,但是其形式,其管理,其经济,并不亚于于男子。看夏梦琪如何从这奇异世界攀升权力高峰。...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兰舍见状,小小的上前了一步,仍是站在夏梦琪的眼前。

夏梦琪猛然间感觉眼前猛地一花,她是今天烧高香了吗?

这时,陆紫涵从也雅座里兴奋的跑了出来,对着夏梦琪说:“梦琪,你真牛逼,一来就获得了兰舍的青睐,装什么啥呢,赶紧接受呢?”

李妈妈在这时也了解了兰舍的用意,刚才主人还在询问天字夏一号雅座里的人是什么身份,如今兰舍就选中了这位客人,可能这位客人跟她主人有点关系。

与此同时,也瞬即释怀了刚刚兰舍的行为。

同时,兴奋的大步跨上擂台,高兴地道:“各位,李妈妈我现在总算看明白了兰舍的心意,原来咱们兰舍早已有了心上人,这不,人已经跑到她前面了呢?”说完便是哈哈一笑。

底下的人虽然有气有愤,但是因为这是兰舍的选择,众人也没有办法,除了对夏梦琪投去羡慕的目光之外只能把视线投在了其余几人的身上。

反到是夏梦琪犯难了,她看了看一脸兴奋的陆紫涵以及含情默默的兰舍之外,只能无力的垂下了肩,然而随着垂下肩膀的同时,心里又不断的做着盘算。

空间里,不时地传出葵葵及海星等契约兽的笑声,这段时间它们在空间的拼命地修炼着,就怕一时不查,施玄路等人从旋玑国杀了过来,而今天看到这情景实在是忍不住了所以才笑声不断。

“这位小姐,请你与兰舍一起回房吧。”

兰舍没有多说废话,只是很直接地便发出了邀请。

夏梦琪欲逃,陆紫涵用力一推,夏梦琪倾刻间投入了兰舍的怀里。

与此,兰舍一把拉住夏梦琪的玉手,转首朝着他的房间走去,身后瞬间笑声不断,一下子把春兰苑的气氛哄托地就更加高了。

兰舍的房间位于春兰苑的最里面,不同其他房间看上去的鲜艳夺目,兰舍的房间从外观上看起来就显得平淡多了,跟着兰舍走近里面,更是看上去平常不已。

兰舍带着夏梦琪走到里面之后,便转身朝里屋里去,夏梦琪正准备着等会拒绝兰舍的说辞,在一切以女性为尊的南冥国度里,夏梦琪从没有想过也会有这么狼狈的一天。

很快随着夏梦琪脑海的波动,兰舍从里面走了出来。

只见兰舍已经脱出去了刚才身上的那条青衫,转换成了一条再普通不过的白衫,只是白衫不似青衫的浓重,淡淡的一望就能轻易看出,这兰舍除了这白衫之外里面什么也没有穿。

夏梦琪表面很镇定,心里其实很惊慌,不论是二十一世纪还是这里,她都没有干过少儿不宜的事情。

但是很显然的,兰舍并不打算就此放过她。

只见兰舍慢慢的靠了过来,笑眯眯地说:“小姐看上去似乎很是紧张,这是怎么了,不是应该兰舍紧张吗?毕竟这是兰舍的初夜啊?”

“兰舍,你打算真的愿意如此吗?”

夏梦琪打算先是以情论理,如果兰舍再不愿意的话,她就干脆一棒把他打晕了,省得害她瞎担心。

“小姐这是什么意思?”

兰舍故作不懂,眨着无辜的双眼,直愣愣的望着夏梦琪。

夏梦琪唉叹了一口气,不紧不慢的说:“就是如今这个样子,兰舍你真的愿意这样吗?”

“小姐真会说笑,兰舍本身就是春兰苑里的人,春兰苑里干的什么事,兰舍自然也就清楚,再者说兰舍如今就是春兰苑里的人,怎么会有愿不愿意之说。”

“那么,我就只能说抱歉了。”

夏梦琪听着兰舍的话语,自然也就清楚了兰舍心里的意思,今个兰舍是献身献定了,只是他愿意献身并不代表她愿意接收,随着话语的落幕,夏梦琪一个劈掌瞬间劈在了兰舍的后脑,兰舍一下子晕了过去。

见状,夏梦琪深深地松了口气,与其讲那么多的道理,不如这样一下即简单又明了。

随后,夏梦琪很是轻松地四周张望了一下,嘴里也不由的哼着不知名的小调,想着外面苦哈哈的情势,她心里不由的瞎乐。

只是,还没有这轻松的情形过足一会,只见一个人影慢慢的从兰舍里面的房间里走了出去。

夏梦琪倾刻间张大了眼睛。

只见是一个带着银面具的男人,浑身上下充满着神秘的气息。

夏梦琪见到她的第一眼觉得很熟练,随即瞳孔猛地放大,她想起来,在魏府行窃的那一天,遇到的男人除了魏南恩就是这个银面人。

想到这里,夏梦琪的心里忽地滴落了下来,果然,走到哪儿哪儿都不安分。

银面人看了一眼夏梦琪后淡淡地说:“哟,这是当初的小贼吗?怎么不见多日,能耐见长了,居然跑到了南冥国,还打了我的兰舍公子,啧啧……直是一日不见应该刮目相看啊?”

“你到底是谁?”

虽说银面人带着面具,但是夏梦琪从他说话的语气看来,觉得他有点眼熟,至于到底是谁又说不出。

然而,银面人却并没有给予夏梦琪猜测的机会,只是淡淡地朝她看一眼后,不紧不慢地说:“我是谁你还没有资格知道,我只知道你现在伤了我的兰舍,你说你应该怎么补偿?”

“你想干嘛?”

听着银面人的话,夏梦琪变得警惕起来,看着银面人也带着一丝地小心翼翼。

银面人见夏梦琪如此,眼里趁着她不注意折射了一丝难过来,可是当视线回转到夏梦琪身上时,他又恢复了刚才的平静。

“呵呵……我不想干嘛,我只是想说你伤了我的兰舍,再怎么说也要给得补偿吧!”

“那你到底想干嘛?”

夏梦琪觉得今天是载在了这个银面人的手里,不论她怎么说都是他的道理,如果是说现在这里是外面,她还可以用武力强行突破,但此时却又是在春兰苑,是他的地盘,心里就没有准头了。

也直到现在,夏梦琪才明白原本真正的大BOSS应该就是眼前这个银面人。

“很简单,答应我,为我做三件事,我不只会为你隐瞒今天的事,还会帮你在南冥国顺利的立足下去。”

“三件事?如果说你让我杀人放火,那我也要帮你去做吗?”

夏梦琪觉得眼前这个人说得不现实极了,三件事字意思只是简单的三件事而已,但是内在呢?

杀人也是一件事,放火也是一件事,这完全是没有办法相提并论的。

闻言,银面人微微笑:“放心,杀人放火这些还不需要你动手,我也不会让你干有伪常理的事,所以你完全不需要有这方面的考虑。”

“那你到底想让我干什么?”

“暂时还没有想到,等想到了我再找你好了。”

“你……”

夏梦琪对于这个银面人可真所谓是无语到了极点,但是又没办法,想到刚刚他说的帮她在南冥国顺利立足,这也不失为是一件好事。

想到这里夏梦琪沉默了,在思索了一会之后,坚定地道:“我答应你!”

听言,银面人哈哈一笑,眼里闪过一道得意的微笑。

第二日,夏梦琪春光满面地从兰舍的房间里走出来,陆紫涵早早地等在一边,见夏梦琪出来连忙兴奋的迎了过去。

笑着道:“怎么样,梦琪,昨天幸福吧?”

“呵呵……还好还好。”

夏梦琪见陆紫涵贼兮兮的问道,连忙故作难为情的说。

然而,陆紫涵却似了解的点点头,余留一个一切均在不言中的表情。

随着夏梦琪与陆紫涵的离开。银面人慢慢地也从兰舍的房间里走了出来,紧跟着便是兰舍。

只见兰舍一脸的郁闷表情,右手抚着自己的脖子满脸愁容。

“昨天辛苦你了,以那个姿式睡了一个晚上,很难受吧!”

“你知道就好,不过那个丫头还真是出手不留情面,好在本少爷那时就做了准备,不然还真要晕过去。”

原本昨晚兰舍并没有因为夏梦琪的一掌而晕过去,反倒是故意装晕,以此让银面人好出现。

银面人很是同情的看了一眼兰舍,其实他很想说以昨天那种状况没晕宁愿晕了,毕竟那样的姿式,不论是谁都是难受至极的,只是现在他不好意思说出来罢了。

“你说,你应该如何谢我。”

此时的兰舍没了昨晚那份娇滴,也没有昨晚那份妩媚,反倒无形中还充满了一股霸气。

银面人淡淡地看了一眼兰舍后,不紧不慢地说:“不了起从今天开始我让人包了你以便你不用再接客如何?”

“呵……本就该如此好不好,本少爷为了你可是牺牲重大啊?”

“那真是辛苦你了。”

“知道就好!”

夏梦琪与陆紫涵经过了一夜的未归,两人乘着马车急冲冲地往晋升将军府赶去,陆紫涵脸上带着一种即担心又害怕的表情,不停张望四周的同时,似乎又有点彷徨。

夏梦琪看出了陆紫涵的心情,不解地道:“紫涵,你怎么了?”

夏梦琪觉得陆紫涵既然会带去春兰苑就表示她也有地夜不归宿的情况,如今她以这表情出现在她的脸上,肯定还有什么事?

随着夏梦琪的问话,陆紫涵很是无奈的朝她看了一眼后,心有不安地说:“梦琪,我完了,昨天玩得太疯,居然忘记了今天是什么日子,直到刚才我看见马路上人来人往的人群,我才发现居然忘记了。”

“是什么事情啊?”

夏梦琪看着陆紫涵不安的表情,心里直接反应这忘记的事情肯定不小。

果然,只听陆紫涵不紧不慢地说:“今天是咱们女王施咒的大日子,每三月女王就要施一次咒,而施咒的程序很复杂,必须每个家族派出一人帮助女王,供献出其鲜血。今天是轮到我辅佐的日子,只是不巧居然被我遗忘掉了,我真害怕会来不及,到时候就惨了。”

“那距离施咒的时间还有多少?”

“还有两个时辰,但是还得往皇宫赶去,怎么办,我要被我母亲骂死了,被女王也要苛责死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