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腹黑圣女驾到

更新时间:2019-10-02 03:16:48

腹黑圣女驾到 连载中

腹黑圣女驾到

来源:微小宝 作者:弥砂 分类:穿越 主角:陶蛮叶知北 人气:

主角叫陶蛮叶知北的小说是《腹黑圣女驾到》,它的作者是弥砂最新写的一本穿越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大瑞王朝人杰地灵,腹黑少女混的风生水起。 她只是公务在身,谁知不小心惹上一个毒舌冤家! 案件扑朔迷离,线索杂乱无章,拨开层层迷雾,她却不敢触碰真相…… 面对如此脆弱的她,他拥她入怀:“就算世界再危险,我依然守候在你身边!”...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你放心。王爷待我很是不错,我可不是一个恩将仇报的人。我试你,不过,是想请你给我帮忙。你也希望我可以尽快离开长平王府吧?” 风佑南听到她说这话,突然恍了一下神,心中竟然生出一丝地舍不得来。 他吓得立刻甩了一下脑袋,而后说道:“那是当然 我恨不得你现在立刻离开长平王府,永远都不要再出现了!” “好,我现在就给你这个机会。”陶蛮蛮还想说什么,但是也看了一下四周,压低了声音对风佑南说道,“此事事关重大。还是找个隐秘的地点说吧。” 的确,这儿会有很多下人走来走去。他们在此谈论的确不太合适,而且,被人看到了,传到长平王的耳朵里,难免又会让他多想。 风佑南思来想去,便将陶蛮蛮带到了王府一处废弃的房间。虽说被废弃了,里面却还是干干净净的。而这房间里面,竟然还有一件密室。 “外面的房间,以前是我母妃放东西的。她死后,这里就被空了出来。平日也只有来打扫的下人,其他人是不会来的。至于这里,是我偷偷找人修的,连我父王都不曾知道。” 陶蛮蛮一听,眼睛就亮了起来。“那我是不是又抓住了你一个把柄?” 风佑南当即一愣。陶蛮蛮见他这个表情,那可就更加高兴了。 “那么,那个花容知不知道这事儿?” “花容,她不知道……你是怎么知道花容的?” “你和那个国舅说话的时候说到的啊!她到底知不知道啊!还有你会方术地事儿!若是她知道,倾城坊又是人来人往的,她说不定还能给我帮忙呢!” 风佑南的表情不是很好。“她不知道这些事情,我也不想让她知道。花容不幸流落青楼,已经很可怜了。我希望你不要去打扰她。” “不知道,就不知道呗!这么凶做什么。你若是真的对她好,为什么不将她娶回家啊?” “花容年幼时曾经救过我的命。我这才照拂于她,仅此而已。自然不能娶她入门。而且,她离开倾城坊,也无处可去。现在这般,已经很好了。” “不过门,那也可以给你们长平王府当个丫鬟什么的啊!分明就是借口!” “花容自己不愿意离开,我当然得尊重她的意思。” “她若是不幸流落青楼,怎么会不愿意离开,不会是不想离开,把你当冤大头吧!” 风佑南这次可是真的生气了。“你要是再敢胡言乱语,我就真的不客气了。” “好了,好了。不说你那个宝贝疙瘩了还不成?” “你不是有事找我吗?到底是什么事?” 陶蛮蛮这才说道:“我没有骗你,我的确是陶木族的圣女。陶木族剿灭了莫忘宫,但是还是有一些小喽啰逃到了京城。我要找的人,就是他们。” “这么大的事情,你们陶木族怎么就派了你一个人来了?也太不上心了。” “那次大战虽然我们将莫忘宫剿灭,但是,我们陶木族也是死伤惨重。你们长平王府当年不是也差点全军覆没吗?” 不知不觉之间,两个人的对话又开始剑拔弩张了起来。 “而且,不过是几个小喽啰而已。我一个人就够了。当然了,也是担心动静太大,被你们瑞朝给盯上。” “若是你们的皇帝为了禁方术而否认方术的存在,将我以妖言惑众的罪名给杀了,那多不值当啊!” 陶蛮蛮的这个假设非常的有道理。皇帝的确是这样的人。不过,这一百多年来,如果不这样做。那这个方术又怎么会被禁的那么彻底呢? 现在,在瑞朝普通百姓的心中,这方术只存在于神话和一些志怪故事,并不是真实存在的。即使说到莫忘宫的方术,也只觉得是以讹传讹而已。 那种感觉,就好像是说到月亮上的嫦娥一样。中秋佳节是存在的,但是嫦娥却不一定。 “那你希望我帮你做什么?” 陶蛮蛮拿起了她脖子上的这个项链,而后施展了一下方术,那石头就开始亮了起来,红光闪闪。 “这是……” “这只是一条普通的项链。不过,我用了点方法。只要我周围有人使用方术,那么它就会出现这样的光,这样,我找人就方便多了。你呢,就帮我一起找。” “那莫忘宫的人可有什么特征吗?” “这个特征倒是不太明显……”陶蛮蛮犹豫了一下,还是告诉了风佑南。 “莫忘宫的人从小就要经过严格的训练。如果能够通过训练,那么他们的后背上便会被刺下一个刺青,是桃花。因为很多方士喜欢用桃木剑。” “那如果没有通过训练呢?” “那自然只有死路一条了!你以为莫忘宫是什么好地方吗?” 风佑南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倒吸了一口凉气。 陶蛮蛮继续说道:“既然花容姑娘不知道你的事情,那我就不给你做一个一样的项链了,被她发现了,你也不好解释。罢了,那就用这一个吧。” “别啊!要不这个,你把这个变成会变热的。这样,不就不容易被发现了吗?” 陶蛮蛮见风佑南这么激动,说道:“你这不会是要拿去玩儿吧!” “怎么可能呢!我这不是想帮你早点找到那些人吗?” 陶蛮蛮才不会相信他,翻了个白眼就出去了。 风佑南突然问道:“如果不是我,是阿北的话,你会同意吗?” 风佑南问的突然,又没头没尾的,陶蛮蛮想了一会儿才知道他在说什么。“你怎么能和叶大哥比呢。他可比你靠谱多了。” 风佑南急匆匆地走到了陶蛮蛮的面前,说道:“我怎么不靠谱了?要是没有我,那个谢猪肉现在还指不定在哪儿呢!” 陶蛮蛮的表情充满了不信任。 风佑南急了。“你别不相信。你去问问阿北,他这个第一神捕的名头是不是有我一半的功劳。那些人,都是我找到行踪的!” 陶蛮蛮点点头,说道:“你是用方术找的吧?我就是因为这个怀疑你的。因为我其实也是靠方术找到小宁村的。你以后还是少用方术吧。” 陶蛮蛮说完,就走了。 风佑南真的很气,非常地生气。这是一种想赢对方,而对方却放弃了比赛的感觉。 风佑南心里头不爽快,便也没有回房间,而是去了倾城坊。算起来,他已经许久没有去倾城坊了,今天好不容易去了一次,没待多久就走了。这可不像他。 于是乎,晚间,风佑南又大摇大摆地进了倾城坊,而后直接去了三楼花容的房间。 花容连忙让人准备了糕点,也瞧出风佑南的心情不是很好,连忙问道:“小郡主没事吧?” 风佑南喝着酒,突然笑了一下,而后说道:“她可不是什么小郡主。” “那她是那位被长平王给保出来的姑娘吗?所谓陶木族的人?” “正是。”风佑南又猛地喝了一大口的酒,“嚣张跋扈,一点儿都没有寄人篱下的自觉。她现在是住在我家里,居然还敢惹我生气!” “那她怎么惹你生气了?” 风佑南却是说不出口,便自顾自地倒酒,说道:“好了,不说她了,真是倒人胃口。” “好,那让容儿给你弹奏一曲吧!” 风佑南点了点头。花容就在古琴的面前坐下,而后开始弹奏曲子。曲调宛转悠扬,的确是有让人忘却烦恼的功效。 只是,这一份悠然却并没有持续太久。 一个尖利的声音划破长空,将所有人都给惊了一惊,并且伴随而来的是不知从何处而起的恐慌。而后,便有许多人往尖叫的来源去了。 倾城坊的后院有一个小小的花圃,养了许多的花,虽然也算不得名贵,但是也都开的分外娇艳,春夏秋冬更有四时之景,也算是倾城坊内一处极有情调的去处了。 此时,一个丫鬟摊倒在地上,惊恐地看着前方,由此可知,刚才的尖叫就是由她发出来的。大家纷纷顺着她的目光往前看去,只见两颗人头被放在了花圃的入口处,就像是守着这处花圃的门神一般。 那两颗人头全都是惊恐地睁着双眼,两行血泪从眼眶里流了出来。这样可怖的景象硬是将这原本美丽诗意的地方给变成了诡异的炼狱。 即使是男人们看到了,都忍不住后退一步,那些胆小的更是直接跌坐在了地上。 叶知北很快就来了,并带领着六扇门的捕快,直接将整个倾城坊给封锁了起来。而后,他才走到了发现人头的地方。 风佑南已经在那边等着他了。叶知北环顾了一下四周,见有那么多的客人还有姑娘,便吩咐手下的人去问话。 风佑南也被带下去了。不过,他知道的不多,所以很快就结束了问话,回到了那片花圃。而叶知北此时,则是蹲在一株牡丹花下,神情严肃,似乎是找到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风佑南走了过去,也蹲下,便闻到了一股很浓的血腥味。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