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腹黑圣女驾到

更新时间:2021-09-08 13:08:58

腹黑圣女驾到 连载中

腹黑圣女驾到

来源:微小宝 作者:弥砂 分类:穿越 主角:陶蛮叶知北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腹黑圣女驾到》是弥砂最新写的一本穿越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陶蛮叶知北,书中主要讲述了:大瑞王朝人杰地灵,腹黑少女混的风生水起。 她只是公务在身,谁知不小心惹上一个毒舌冤家! 案件扑朔迷离,线索杂乱无章,拨开层层迷雾,她却不敢触碰真相…… 面对如此脆弱的她,他拥她入怀:“就算世界再危险,我依然守候在你身边!”...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叶知北轻笑了一下。陶蛮蛮问道:“怎么了,我说的不对吗?” 叶知北说道:“京城最不缺的就是皇亲贵胄。这里面的关系复杂,就连王爷都得思量几分。这倒不是说王爷怕了他们,只不过长平王府都喜欢清静的日子而已。你现在既然住在王府,又有王爷给你作保,所以更加应该小心谨慎,不要被人抓住了把柄。” 陶蛮蛮点了带你头,说道:“叶大哥,你尽管放心,我可是最会小心谨慎的了。” 叶知北只是不置可否地笑了笑,而后说道:“没想到,你和阿南这么快就熟络了。今天傍晚,他在王府门口等你,现在,又指明要见你。” 陶蛮蛮可不想叶知北误会什么,赶紧说道:“不是这样的,一点儿也不熟。我们还老吵架来着。估计,他是想拉我下水吧!” 叶知北只是笑了笑,两个人到了六扇门,进了大牢。 陶蛮蛮看了看风佑南住的牢房,里面有一张石床,被子枕头是一应俱全。这也算是六扇门给了长平王府一个薄面。只不过,这和陶蛮蛮之前住的比起来,根本算不得什么了。 风佑南见他们来了,便说道:“阿北,你先回去吧,我有话要单独和她说。” 陶蛮蛮立刻看了一下叶知北的表情,不过,叶知北却是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只是点头,而后离开了。陶蛮蛮心中不免有一些失望。 风佑南见陶蛮蛮一直看着叶知北的背影,便伸手抓住她的胳膊,硬是将她给拉了过来。陶蛮蛮没有防备,就那么直接撞在了栏杆上。风佑南立刻松了手,说话的声音都不稳了。要不是有栏杆挡着,陶蛮蛮刚才就该撞进他的怀里了吧? “你……你老看着他干什么啊!我……我都跟你说过了,他有心上人了!” 陶蛮蛮懒得和他说这些让人不高兴的话题,直接问道:“说吧,找我来,干什么?” 这儿还是有好些囚犯的,所以,风佑南也不能直接和陶蛮蛮说。他招呼了一个狱卒,然后把陶蛮蛮也给关了进去。 那狱卒看着他们两个人,笑的是一脸的暧昧。陶蛮蛮心情可就更加的不好了。在那狱卒转身离开的时候,突然脚下一绊,整张脸摔在了地上,牙都摔掉了几颗,满嘴都是血。 风佑南亲眼看到了陶蛮蛮用方术报复别人,忍不住看了她几眼。如此看来,她对自己果然还是手下留情了的。 陶蛮蛮转身看向了风佑南,风佑南便拉着她坐在了床边,而后两个人凑在一起说着方术的事情。其实,他们是在非常严肃认真的讨论案情。但是,他们不知道,在别人看来,这样的姿势实在是过于亲密了一些。 “你是怀疑,这两个案子其实都是莫忘宫的人做的?可是,他的目的是什么,杀着玩儿吗?” 陶蛮蛮总是能语不惊人死不休。 风佑南说道:“当然不是。我也只是怀疑。你自己不是也说之前的那个案子有疑点吗?我和阿北刚刚问过那个谢猪肉,他的说法又不一样了。真的非常诡异。而且,这一次的案子也是除了知道死的人是谁以外,找不到任何的线索。还有上一个案子,是不是莫名其妙就给破了?” 陶蛮蛮皱着眉,问道:“那你当时怎么会想起来去集市买猪肉呢?你不是世子吗?” 风佑南说道:“我去集市买肉其实就是觉得这样子的刀法和力气也就只有那些买猪头的有了。所以才找个借口,让阿北一起去集市看看。结果,就知道了谢猪肉这个人。他还正好在这个时候离开,妻子也不明不白的死了。这不是引得人去追查他吗?” 陶蛮蛮说道:“确实是奇怪的很,就像是有人将证据送到我们面前一样。那个谢猪肉被关在哪里呢?” “那边拐角第一间。你要做什么……” 风佑南的话音还没有落下,陶蛮蛮就直接奔到了那边的牢房,外头是不是有锁,对她来说毫无意义。 陶蛮蛮的突然出现吓了谢猪肉一大跳。陶蛮蛮蹲了下来,问道:“谢猪肉,你在行凶之前,有没有见过什么奇奇怪怪的人,或者说,有没有人和你说过什么奇奇怪怪的话?” 陶蛮蛮的余光看到了一抹红光。她慌忙低头,果然看到那块红色的石头闪闪发光。那谢猪肉被吓得当即往后退了几步,大喊着:“妖怪,妖怪啊!” 陶蛮蛮将那个红光给隐去了,而后往前走了几步,居高临下地看着谢猪肉,说道:“说!你到底见过谁?”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谢猪肉的惨叫声就连风佑南那边都听的是真真切切。而后,他就突然倒在了地上,没有了声音。 陶蛮蛮用脚踢了踢他,说道:“别装死。你这是被人利用了,当替死鬼了你知道吗?” 但是,那谢猪肉就是倒在地上,一动也不动。 陶蛮蛮正准备蹲下来查看一下他的情况,突然风佑南出现在了她身边,二话不说,抱着她就回去了。 在外头吃肉喝酒的狱卒被谢猪肉的声音吸引地跑了过去,而陶蛮蛮此时已经被风佑南给带回了他们自己的牢房。 风佑南十分得意:“你看,要不是我,你又要被当成嫌疑犯了!分明能跑都不跑,难怪被阿北给当场抓住。真的是笨得要死。” 陶蛮蛮翻了一个白眼,说道:“谢谢你啊,那你现在能把你的爪子给挪开了吗?” 风佑南低头,这才看到自己的手还揽着陶蛮蛮,姿势非常的亲密。风佑南的两颊通红,反倒是陶蛮蛮面无表情,一点儿都没有觉得任何的暧昧和不适。 风佑南松开了手,忍不住说道:“你是姑娘吗?居然面无表情,你不知道男女授受不亲吗?” 陶蛮蛮顺手捏着风佑南的两颊,说道:“那你不是个风流公子吗?这样就脸红了?现在难不成是我在调戏你吗?” 风佑南只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他活了二十年了,还是第一次有人敢捏着他的脸嘲笑他。他堂堂长平王府的世子,怎么可能会被一个小姑娘调戏呢? 风佑南伸手将陶蛮蛮的两只手给抓了下来,而后反折到她的身后。陶蛮蛮的身体就这样不自觉地朝风佑南靠近。 陶蛮蛮还没有反应过来,风佑南就已经低头,含住了陶蛮蛮的嘴唇。陶蛮蛮真的是一脸懵,完全不知道现在是什么个情况。风佑南的心脏“扑通”、“扑通”的剧烈跳动,好像马上就要冲破胸膛了。 不过,风佑南很快就松开了她,只不过两个人依然这么紧紧地贴在了一起。风佑南观察着陶蛮蛮的脸色,看到她的两颊出现了红晕,这才高兴地笑了起来。“阿蛮,应该是我调戏你才对!” 陶蛮蛮如梦初醒,一把推开了风佑南。紧接着,风佑南就感觉自己的脖子被什么给掐住了,一点儿气儿都吸不进去。 风佑南却也立刻解了这个方术,而后完好无损地出现在了陶蛮蛮的面前,得意地挑了一下眉,说道:“怎么样,我厉害吧!” 陶蛮蛮警惕地往后面退了一步,而后说道:“你的方术不像是自学成才。你是不是跟着什么师父学过?” 风佑南突然又觉得有一些溃败。他亲了陶蛮蛮,他现在的脑子里只有陶蛮蛮那柔软的嘴唇,然而陶蛮蛮现在脑子里面居然还只想着方术! 陶蛮蛮见风佑南不回答,连忙追问:“你说啊!你是不是跟着师父学的。那个师父是莫忘宫的,还是陶木族的?你说啊!”就风佑南这么厉害的方术,绝对不可能是自学成才的。陶蛮蛮自己,也是苦学了十几年才有现在的本事。 风佑南说道:“是有一个师父教了我,不过我也不知道他是何人。也许,不是你们南疆那边的人呢?正所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啊!” 陶蛮蛮不屑的笑了一下,说道:“不说就不说吧。扯这些干什么。” 那些狱卒在牢房内外跑来跑去的,都没有人往风佑南这边看一眼。陶蛮蛮有些绝望,说道:“是不是他们不给我开门,我就别想出去了?” 风佑南有些不自在地别开了目光,说道:“我又不会对你做什么……” 陶蛮蛮突然转身,大步走到了风佑南的面前,扬起了脑袋,说道:“你刚刚不是亲我了吗?怎么,忘了?” 陶蛮蛮粉嫩粉嫩的嘴唇就这么明晃晃的在风佑南的眼前。风佑南的目光就一直落在陶蛮蛮的嘴唇上,移都移不开。刚才的感受再一次浮现在脑海中。 陶蛮蛮也察觉到了他的目光,急忙退开了几步,说道:“刚刚红色的石头亮了。所以,这些案子,的的确确是会方术的人做的,那十有八九就是莫忘宫了。你放心,我和叶大哥一定会救你出去的。” 其实,陶蛮蛮的心里也是很慌张的,所以,她得用这种正经来掩饰她的内心。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