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抚尘

更新时间:2019-07-10 15:28:01

抚尘 连载中

抚尘

来源:微小宝 作者:寒鸢翎 分类:穿越 主角:乌甘霖 人气:

主角叫乌甘霖的小说是《抚尘》,它的作者是寒鸢翎最新写的一本穿越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生活总是喜欢开玩笑,让原本快乐而平静的生活变得乱七八糟,当你想责怪生活和命运的时候,却发现他又给了你惊喜。 两个姑娘在不幸中遇到了彼此,成为了最好的姐妹,彼此之间的默契和关爱让她们在京城、在皇室、在寄人篱下的日子里获得了满满的温暖,只是意外总是频繁发生,一波三折。 姐妹反目,究竟是仇恨所致还是因为彼此的信任不够加上坏人挑拨? 凤凰腾飞,杜鹃哀鸣,一切的一切,皆有因果...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不得不感叹:时光已逝不复返,转眼之间,四年已经过去,又是一年春天,又是一年樱花、槐花盛开的季节。当初那稚嫩的竹萱和令夭也长大了很多,当初那小小的、像是软软的糯米团子的两个小人儿的个子已经长高了许多,脸上的婴儿肥也消失了不少,和她们本来就成熟懂事的气质相称了许多。 赤水的春天少雨,柳叶青翠,与微风共舞,桃花粉色的衣裙将这个繁华、喧嚷的城市装点的十分可爱。槐花曼妙的身姿着纯白色的纱裙,起舞时淡淡清香随风传递,让人不禁慨叹:“槐花不愧为‘春日的深爱’!” 千夜府沫亭阁中的几棵樱花也开了,她们粉嫩嫩的,不似汴州的白樱那般坚韧,当风以吹来时,花瓣随风形成的樱花雨如梦如幻。 这樱花雨是竹萱未见过的,但是她却听母亲说过。因为汴州的白樱在雨水下生存,所以这白樱便多了一份傲骨和坚强,虽看似柔弱却很少因风而四处飞舞,而它乡的樱花却随风而舞。当初她听娘亲说这因风而起舞的樱花形成的樱花雨,还向往了好久。现在,竹萱见到了,但母亲不在了,而竹萱也不是那么渴望见到这樱花雨了。 在赤水生活了四年,当年那个事事小心翼翼的竹萱少了许多眼泪,学会了用微笑面对困难,可是当她想起母亲的时候,还是会止、忍不住掉眼泪。冰凉的泪水沿着竹萱的脸颊划下,挂在她尖尖的下巴上,落到脚边小白狼绒儿的鼻头上。这只小白狼也长大了许多,不再是以前那个可以趴在竹萱脚上的小小白白毛绒绒的小可爱了。 呜呜。”小白狼担忧的蹭蹭竹萱的蹆。竹萱动动脚腕,笑了笑,示意自己没事,用自己指尖泛着药草的青色的手擦擦眼睛边的晶莹,接着执起放在腿上的医书,继续研究自己的医术。作为汴州慈医冥善叶的女儿,也是她的关门弟子,尽管多年没有行医治病,但是医术也不能落下。 “阿萱!”银铃般清脆的声音带着难以发现的心疼,那种感情细微到极致,以至于她自己都没有发现,现在她自己的心在疼。阿萱一定是又想起了她的母亲冥善叶了,每次她想起冥善叶的时候,都会掉眼泪,然后在自己默默地擦掉,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也只有在想起冥善叶的时候,这个小医痴才会在研究医术的时候走神。 “啊?”竹萱明显被这声音吓一跳,手一松,医书从手上落到蹆上,砸的竹萱有点疼。医书被风翻阅着,发出沙沙的响声,竹萱脚边的小白狼绒儿将医书叼起来,放到自己的小主人脚边,然后又懒洋洋地趴回地上,蹭蹭小主人的腿,从喉咙里发出一声呜咽,接着闭上了眼睛。“令夭姐姐,你什么时候来的?吓我一跳呢!”竹萱的声音柔柔的,四年过去,她比以前坚强得多,但是还是那副温柔的样子,声音依旧软软的、糯糯的,感觉似乎还是当年那个小小的医师。 令夭无奈的抚额,对于这个医痴,她是真没办法了,不分日夜研究医书也就算了,但别把身边的人忘的一干二净啊!每次抬头就是“你什么时候来的?吓我一跳呢!”反应还特别大,让人颇为气恼,到底是谁下谁一跳啊! “死阿萱!你在时我就在了啦!”令夭手半握成拳,敲打在竹萱的头上,凤眼一瞪,满是气恼。明明两个人是一起在这个亭子里坐下的,自己抚琴,她看医书,有大概一个时辰多了,结果这个死丫头却不记得了! “嘻嘻!”竹萱拿起腿上的医书,揉着被打的头顶,似白樱的唇上扬,勾起一抹讨好的笑,掩饰掉了刚才的难过与伤感,“令夭姐姐别再意嘛!” 看着面前人儿调皮的笑,听着她撒娇的声音,令夭不知为何,松了口气。或许是不习惯向来含着笑的医痴露出心伤的表情吧。不过,说到心伤,恐怕还轮不上她千夜竹萱吧,毕竟她还有一个哥哥和父亲。 “令夭,萱儿。”清脆的男声带着点点兴奋,寻声望去,身着堇色华袍的千夜落尘带着一位穿着一身玄色华袍的少年走来。 “落尘哥哥。”竹萱礼貌的喊一声,随后又低下了脑袋,一头扎进医书中寻方才看过的那页。 “萱儿?”落尘看着埋头的竹萱,看向正准备抚琴的令夭,“她在看医书啊?” “嗯,她是个医痴嘛!”令夭笑着答,“这个死阿萱,见到医书总比见到我亲,还总把我忘记!”令夭微微带着点抱怨的语气,却没有多生气,她早已习惯竹萱这个样子,而且还挺喜欢她这个样子的。 “小不点一个,也可以看得懂医书?”一个陌生的声音传来,带着戏谑和玩味。声音来自千夜落尘带回来的那个男子。他是真的难以相信一个看上去小小的女孩子可以看得懂医书,虽然落尘说过很多次他的三妹妹是个很厉害的小医师,但是他还是不相信,至少不相信眼前的那个小小的丫头是个医师。 竹萱是真的长得小,虽然四年过去,她是真的窜高了不少,但是竹萱还是比和她同龄的姑娘要娇小的多,而令夭是比和她同龄的女孩子还要高一点的,她是一个很高挑的女孩,比竹萱高了将近一个脑袋,竹萱还因此很不乐意呢。 千夜落尘有些不开心的瞪了冰净寒——自己带回来的这个人一眼,微微动了动嘴皮子,想说什么,却最终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等着竹萱自己来处理。据他所知,竹萱是极其讨厌有人质疑她的医术的,她一直牢牢记住自己是医榜排行第一的汴州慈医冥善叶的女儿,是她的关门弟子,所以竹萱特别在乎医者的名声,现在有冰净寒着个小世子当场质疑竹萱,他想,竹萱是不会保持沉默的。不知道竹萱这个丫头会怎样证明自己呢?千夜落尘有些期待。 想到竹萱要证明她的医术,千夜落尘就有些激动。直到现在,千夜落尘都能够想到四年前那个小小的身影站在自己的面前,极其认真地说“哥哥,相信竹萱一次,竹萱会证给你看的。”那时候,他觉得这个小小的丫头是那样的可靠,看着她那双空灵而清澈的眼睛,居然觉得那以毒攻毒的危险被降低了六成,不自觉的相信有这个医师在,一切都没有问题。 令夭默默低下头,轻轻抚着她的琴,嘴角勾起了一抹了然的笑,打好了看戏的准备。阿萱嘛,这个丫头是真的倔强,她不会在乎一些乱七八糟的事,就像她可以容忍千夜临菊的胡闹,也可以容忍千夜府里的下人的轻视和怠慢,却忍不了有人侮辱她的母亲,或者质疑她的医术,虽然,令夭不认为眼前这个漂亮的陌生男子的话语会让竹萱有什么反应。 所有人忽然一瞬间就像被点了穴一样,全都静止了,大家都在等待竹萱的反应,然而,竹萱一点反应都没有,只是低着头看她的医书。 冰净寒有些不知所措,伸手拍了拍千夜落尘,正准备说些什么,就看到竹萱将她手里的医术放在了腿上,然后,翻了一页,继续没有动静了。 “扑哧!”令夭忍不住笑出了声,她就知道,医痴永远都是医痴,永远都是“医书在手,天下我有”的模样,其他人永远都不在她的考虑范围之内。 听着令夭的笑,千夜落尘也有些想笑了,但是不敢笑出来,拼命憋着,不让自己笑出来,毕竟冰净寒的身份还是及其高贵的,被竹萱无视了本身就不太高兴了,这再被自己一笑,估计这个小世子会想打人了。 要是千夜落尘会读心术,就会发现果然不出他所料,冰净寒现在有些头疼得想打人了,什么情况啊这是? “咳咳,阿萱,阿萱!”看到冰净寒那似乎要杀人的眼神,令夭决定把竹萱从医书的世界里扯出了来。令夭冲着竹萱喊了两声,当然,喊是没有用的,所以令夭又上去冲着竹萱的脑袋打了一下,然后……刚刚的情况又重新上演了一遍,竹萱的医书又被令夭给吓掉落了,被脚边的绒儿捡了回来,竹萱又是颤巍巍的说:“啊?令夭姐姐,你什么时候来的?吓我一跳呢!” “姐姐我和你一起来的!”令夭纯粹是压低声音怒吼的,虽然已经知道会发生什么,但是令夭还是很气愤。 “呵呵呵呵……”竹萱笑的有点尴尬,眼睛滴溜溜的转,似乎是想找点什么理由蒙混过关,但是似乎什么都找不出来。 “哈哈!”千夜落尘忍不住笑出来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