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冷血丞相琳琅妻

更新时间:2019-07-10 15:29:58

冷血丞相琳琅妻 连载中

冷血丞相琳琅妻

来源:微小宝 作者:本宫无耻 分类:穿越 主角:姜小桥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本宫无耻原创的穿越小说《冷血丞相琳琅妻》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姜小桥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一朝穿越成忠义之后——却满门覆灭成了孤女,被封郡主钟秀山拜师学艺……姜琳琅以为自己会成为一代侠女,却因参加皇帝寿宴而卷入朝廷后宫纷争中。皇帝赐婚,却不是京城女子第一想嫁的萧王,而是——令人闻风丧胆,鬼哭狼嚎的冷血丞相。 不嫁?违抗皇命,死路一条。 嫁……啊喂听说丞相是第一奸臣,除了一张脸能看他真的符合所有大反派的人设,反派的女人?会死得更快吧!还是被皇帝皇后“委以重任”的卧底,姜琳琅默默望天,现在穿回去还来得及不?...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顾小姐,你很吵,可以出去吗。” 杯盏搁置桌面,声响不重,却在环境静谧安好的雅间内,清脆可闻。 他冷冷地扫了眼故作明媚娇蛮的顾明珠,语气恶劣清寒。 顾明珠本能地怯了怯,躲到了齐睿身后,“表哥……我们走吧。” 齐睿回眸看了眼被容珏吓得花容失色的顾明珠,再抬眸看向坐在那始终不看他的姜琳琅。 最终,无奈地对容珏颔首致意,“丞相,本王与表妹先回去了,表妹年纪小,希望丞相不要吓唬她。” 说完,又欲言又止地看向姜琳琅,最终还是说什么,沉默地转身,看都没看顾明珠一眼,就走。 “表哥!表哥等等我!” 顾明珠见状忙提着裙裾追上去。 容珏被搅了兴致,脸色阴冷,忽然目光紧紧锁定姜琳琅,说了句—— “萧王殿下对你倒是一片痴情,瞧着像是并不介意你已嫁人的身份。” “叮——” 姜琳琅脑子里响了声,才张口,便见容珏唇角弯起,手轻轻拿起一个茶杯,指尖一捏,茶杯瞬时化作粉末。 她于是脱口而出的便是谄媚,“我生是丞相府的人,死是丞相府的死人,绝无二心!” 心里提了提:这个死妖孽,控制欲这么强的吗! 容珏闻言,姣好的五官有一瞬的神情龟裂,狭长的眸子伸出,一闪而过微愕。 但是快如闪电,他便面无表情,眸子清寒地凝视姜琳琅发誓般的脸,哼了声,“方才,如果你说错一个字,你的脑袋就和它一样,碎成花了。” 默默看了眼那成碎末的杯子,姜琳琅恶寒地摸了摸自己的脑袋,还在…… 就差给他跪下发誓:大佬,小的不敢背叛您啊! 至少现在不敢。 “顾明珠那个女人,你离她远些。” 容珏起身,抖了抖乌红的披风,蓦地提醒了姜琳琅一句。 跟着起身的姜琳琅听了,感动不已,心道这厮也许骨子里还是有几分良知的。 便听容珏不咸不淡地补充一句,“你已经够蠢了。” 别再跟着顾明珠被感染得更蠢。 这言外之意,姜琳琅居然听懂了! 她收回他还有良知的话,混蛋,人身攻击,怒掀桌啊! 出了门,感受身后某人的敢怒不敢言,容珏好心情地挑了下唇角。 不过—— 齐睿,还真是碍眼啊。 没能力守住想要的东西,还觊觎他人所有物的人,都该死一死呢。 回到丞相府,晚膳,姜琳琅是在自己的院子用的,容珏好像又被皇上叫进了宫。她吃完带着小桥在自己的院子遛了一圈,觉得无趣,便出了院子,去花园走走。 只是,身后总跟着几个影子。 她无语地撇了撇唇角,辣手摧花地摘下一朵墨菊,嗅了嗅。 身后的管家见了,不禁瞪大眼,“夫人!那可是波斯进贡给圣上的波斯墨菊,圣上赐给大人的御品啊!” 一向冷静稳重的老管家,难得抓狂一回。 姜琳琅嘴角扯了下,看了眼手里半大不小的墨菊,面无表情地将其放回那一簇墨菊中,咳了声,故作镇定地道,“咦,这花怎么自己掉了?” 管家:…… 小桥:…… 夫人您编瞎话的本事日益见长了。 头疼地唤来花农处理,姜琳琅自知理亏,抬手掩在唇边咳了声,而后努了努嘴,对管家卖了个萌,“那个,管家伯伯,你不会告诉容珏的,对吧?” 说着还眨巴眨巴眼睛。 管家面无表情,实则心里滴血,忙躬身,“老奴,自是如事禀告给大人的。” 姜琳琅闻言,挑眉,“谁看到我摘花了?容珏看到了吗?没有吧,没有你这么做就不厚道了。” “我看到了。” 就在姜琳琅睁眼说瞎话连管家都快被糊弄过去时,容珏不知何时回来了,一身酒气,玄色的衣袍翩翩,红唇潋滟,眼眸清寒发亮。 冷不丁地听到他的声音,姜琳琅已经见怪不怪了,这人武功高深莫测,每次出现都感受不到他的气息。 只是才做了亏心事,她不免心虚,缩了缩脖子,立即从耀武扬威威胁管家的狐狸变小白兔,乖乖认错鞠躬道歉,“我错了!不该破坏御品!” 认错倒是快。 容珏按了按眉心,在宫里饮了些酒,此时胃里火烧般难受,脸色愈发白,殊不知他这个动作叫人以为他不悦了。 姜琳琅抿着唇,拍了下那犯贱的手一下,大眼可怜巴巴地望着容珏。 “会煮醒酒汤么?” 蓦地,容珏放下揉眉心的手,抬眸淡淡望着姜琳琅,问。 “啊?”姜琳琅愣了下,而后点头,“会!” 半个时辰后。 姜琳琅手里端着醒酒汤以及一碗阳春面,依旧有些云里雾里—— 怎么就稀里糊涂来厨房给这厮煮醒酒汤还被额外要求煮了宵夜? 府里的厨子,厨艺自是绝佳,容珏放着这些大厨不使唤,跑来使唤她这么一个做东西勉强能吃的,也是清奇。 不过,这倒是她第一次踏足容珏的卧房,与他鲜艳扎眼的穿着相反,他的卧房,放眼望去,冷冰冰的,死沉沉,纱幔都是黑的,桌椅摆放规整—— 她确认,这人是个处女座吧,还是强迫症,卧房干净得地面反光,家具摆放距离一致,床上的床单、被子、枕头,几乎没有褶皱。 小心翼翼地挪到桌前坐下,容珏的卧房很大,也很压抑,窗户被关得死死的,室内用夜明珠照明(她的卧室怎么没有!),熏香怡人。 “端过来。” 容珏正坐在书桌后,是的,这人自己的卧室内就有个大书桌,还有个简易的书架。此时正坐在书桌后,看公文?! 奸臣原来也是刻苦用功的? 容珏没有听到姜琳琅的声响,不禁抬眸,便见对方一双晶亮的眼睛四处扫,满满的好奇。 不禁咳了声。 这一咳,姜琳琅立即挺直了腰板,端着东西走过去。 看了眼托盘中的醒酒汤,容珏伸手端过,微抬手一扬脖,便一鼓作气喝完了。 惊得姜琳琅眨了下羽睫,他不怕她给他下毒? 转念一想,那么多人监视着,他定是知道她不敢也没那个机会敢害他的。 “与我讲讲,你在钟秀山的事。” 容珏放下碗,一只削葱根的手便及时递了帕子上前,微恍,他接过帕子拭了拭唇角,抬眸,定定地看着眼前清妍精致的女子,道。 突然想知道,什么样的环境,才培养出她这般有趣的性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