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帝后为谋

更新时间:2019-07-11 22:49:44

帝后为谋 连载中

帝后为谋

来源:微小宝 作者:大甜甜 分类:穿越 主角:凌厉西斜 人气:

主角叫凌厉西斜的小说是《帝后为谋》,它的作者是大甜甜最新写的一本穿越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相传,战王长相俊美,武功高强,却身患隐疾,不能人道。 某天,被京城人人传言不能人道的某王爷,衣襟半敞,脸色苍白的躺在床上。女子收起手中的银针,邪魅一笑:“王爷,可还要继续?” 男子面红耳赤,脸色骇然:“待到洞房花烛夜,看我怎么收拾你?...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深夜。 京城,战王府。 一道诡异的身影,像一道残影,速度极快地进入那高高的围墙,躲过夜间巡逻的守卫来到一间寝殿。 “主子。” 里面的人听到动静后起身查看,在看到来人时立即单膝跪下。 奇怪的是,那二人在烛火的照耀下,那张俊美的不是凡人的脸竟然长得一模一样。 君莫寒走到贵妃椅上坐下,开口问道:“我不在的这段时间,京城里都有什么情况?” 刚刚进来的人,就是和季蓝一起战狼群杀巨蟒的君莫寒,而另外一人却是君莫寒安排在王府里的替身魅影。 魅影听了君莫寒的话连忙躬身回道:“回主子,在主子走后第二天就有人想要来王府探望主子,都被属下一一用主子身体不适的借口给挡住了,今天太子也来王府探望主子,属下隔了一道帘子见了他们,也不知道他们是否看出破绽。” “都是些什么人?” “有大皇子,三皇子,四皇子,太子,还有左相府和朝中的一些官员,宫里还没有人来,相信要不了多久宫里应该也会派人前来一探究竟。” “好,很好,他们这些人心里是巴不得本王早早的死了,所以这是都来看本王死了没有!”君莫寒眼里闪过一抹阴狠。 战王,说的好听是战王,说的难听点是杀人狂魔。 京城人人都想要他早早地去见阎王,偏偏外敌入侵,敌人的刀架在他们的脖子上时,他们却还需要他这个杀人狂魔为他们保家卫国出生入死,你说好笑不好笑? “主子。” 魅影心中苦涩,他们家主子这些年过的也太不容易了。 “好了,你先下去吧!” 君莫寒摆摆手,让魅影下去,魅影起身也没看他怎么弄,就手在脸上轻轻地一扫,那张脸立即变成了一张平凡无极的脸,和府中众多护卫一样。 君莫寒看到魅影的动作开口道:“魅影,你的幻术又晋级了。” 魅影立即恭敬地回道:“回主子,魅影在王府的这段时间幻术晋级到第三层。” “魅影,你应该明白就算你的幻术修炼到第十层,本王要杀你依旧轻易而举。”君莫寒眼神凌厉地看着魅影。 “魅影,誓死效忠主子,终生都不背叛主子,如有异,魅影甘愿天打五雷轰不得好死!”魅影连忙跪下发誓,表忠心。 “魅影,请你记住你今天所说的话,好了,下去吧!”君莫寒深深地看了魅影一眼,才悠悠地开口。 “是!” …… 田家村。 清晨的田家村,到处都是一片忙碌吵闹的景象。 家家烟龙上都飘着白色的烟雾,那是村民们在做午饭。 “啊!” 突然,一道高昂的尖叫声打破了这份忙碌和平静。 “他爹,你这是怎么了?”蒋小梅尖锐的声音在田家老宅内响起。 早上她起床后就去做饭,做好饭后久等不见孩子他爹起床,就进屋一看,竟然看到孩子他爹双眼紧闭全身通红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早上,她起来的时候还是好好的,怎么一顿饭的功夫人就变成了这样? “他爹啊!你快醒醒啊,你可不要吓我啊!小飞,小禾啊你们快来看看你们爹啊,你爹快不行了!” “爹,爹……”听到声音的田小飞和田小禾全都神色紧张地跑了进来。 “娘,我爹还有气,我马上去给我爹请大夫。”田小飞摸了摸田友财的鼻息,发现还有气,连忙急急地跑出了家门。 大夫很快就来了,给田友财检查过后,给出的结果是发热,得了风寒吃两幅药就好。 蒋小梅听到是风寒,心彻底放了下来,给过银子后就要送大夫离开。 “大嫂,让大夫给咱娘也看看吧,咱娘她身子不舒服好几天了。” 老三田友生,看着大夫对着蒋小梅说道。 蒋小梅一听,立即不满地叫道:“三叔,我说你是不当家不知油盐贵啊,咱娘那身子根本就不用看,她老人家身子杠杠的只是吃多了东西而已,哪里用得着和这苦哈哈的汤药,只要饿上两顿就会好了。” 自从崔婆子倒下后,田家所有的银钱就捏在了蒋小梅的手里,她不那银子出来谁也没有办法请大夫给崔婆子看病。 “大嫂,可是咱娘都已经好几天了,身子还不见好,恐怕不是吃多了东西吧?”田友生迟疑地说道。 田友生性子绵软,在加上他是一个小叔子不好强行找大嫂要银子,所以自家老娘的病就一直没有找大夫来看。 崔婆子从季蓝搬走的那天晚上,就开始上吐下泻,开始一家人也以为她只是吃坏了肚子,连她自己都说是吃坏了肚子不让人去请大夫,非要让田友生去山上给她挖一些治肚子的药草来。 可是,田友生挖了几天的草药,全都给崔婆子喝了,竟然一点好转的迹象都没有。 “三叔,不是我这个做大嫂的不给咱娘看病,是咱娘不愿意看,我这个做儿媳的也没有办法不是?” …… “兰儿,我听说田友财和崔婆子二人全都病倒了,请了大夫来看,大夫说是风寒,可是喝了几计药下去竟然一点效果都没有,你说着奇怪不奇怪?”王氏一边摘野菜,一边和季蓝说着话。 这时,床上的田有贵闷哼一声。 “他爹,你这是怎么了?”王氏连忙急急地上前查看。 “娘,我来看看。”说着季蓝的手已经摊上了田有贵的脉,可是刚一接触田有贵的皮肤,季蓝的手就被烫了一下。 “好烫,娘,爹身上好烫,你去打点水来给爹放在额头上降温。” “好,娘这就去。”说着王氏就已经飞快地走了出去。 季蓝把过脉后,发现只是发热和风寒的症状一样,又查看了一下断腿处的伤口,发现伤口上完好并不是感染引起的发热,心里有些怪异昨天还好好的,怎么会一夜就感染了风寒。 不过现在,最应该要做的就是降温,季蓝找了之前在山里采的药材,熬上。 一番忙碌过后,天色也暗了下来,季蓝担心田有贵的身体,就一直守在那哪里都没有去。 半夜,田有贵发热的更加厉害,人也陷入了昏迷中。 把一家人都给吓的不轻,季蓝又连忙熬了药给他喝下,可高热依旧没有退下来的意思。 这让季蓝的脸色很凝重,心中的不安也越来越大,这症状根本就不是风寒,好像是什么她不记得,只听别人说过,她自己并没有见过。 第二天。 季蓝又重新换了一个药方,手中的药材都用完了,她必须要去山上找一些药材回来。 “娘,我今天给爹换了一个药方,你注意看着点爹,药材用完了我再去山上找一些来。”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