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孽闱

更新时间:2019-07-11 22:50:12

孽闱 连载中

孽闱

来源:微小宝 作者:楚歌 分类:穿越 主角:吴子吴家 人气:

经典小说《孽闱》由楚歌所编写的穿越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吴子吴家,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人的一生究竟会爱几个人,是否会守着一生一世一个人,或许是伦理或许是悲伤,悲伤的爱情是否还是会让人飞蛾扑火,吴子清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人,而自从跟那个人的相遇开始,他似乎就没有打算放过她,南宫昱知道爱上她罪无可赦,那又如何即使下地狱,那也一起吧。 民国年间,乱世情长,一辆花轿,三人悲伤。...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吴子清虽然在南宫家充满着不安和恐惧,但是有一点她是欣慰的,至少南宫家的人不是坏人,不过说来也怪,南宫家的大公子和二公子自己在青围倒是见过不少次,只有这三公子她的姐夫她是一次都没有见到过,至于四公子据说在海外留学,想来吴子清是更加见不到了。   姐姐在这些天也断断续续来过几次,每次都是偷偷地来偷偷地走,到也不曾提起过多关于姐夫的事,吴子清就经常在想姐姐她过的幸福吗?姐姐为了自己牺牲了这么多,而她能做的也只有在南宫家活下去罢了。   但是这样的日子总是很压抑的,压抑的吴子清喘不过气来,她现在最需要的就是去呼吸外面的空气,在青闱里每天都有人看着她,看似是在照顾她的起居,实则是半软禁,除了青闱她哪里都不能去,就是这样的情况下,吴子清觉得自己就快发疯了,所以趁着看着她的丫鬟不注意,她偷偷的做了一身朴素的装扮,从侧门偷偷地溜出了南宫府。   以前的自己总跟爹娘抱怨,景安镇这个地方有什么好,她长大了一定要离开这个地方,去更广阔的地方,但是现在,吴子清从南宫家出来真真切切又感觉到街上的喧闹,小孩子们在她旁边嬉戏着,江边的柳树又绿了几分,她才深刻的感受到,景安这个她从小长大的地方,真好。   吴子清长到十六岁其实是没什么朋友的,从小爹就请了一个洋先生来家里教自己读书,而姐姐则是在女子学堂里读书,每次去学堂里面找姐姐,吴子清是羡慕的,吴子清不止一次的跟爹吵着说自己也要去上女子学堂,可是爹每次都跟她说:“先生来家里教你读书不好吗?去学堂读书有什么好的,去学堂你能学会的只是人情世故,可是现在还不是你学人情世故的时候,你现在接触到什么样的人,就是你未来什么样的债,少些羁绊不好吗”。   吴子清到这个时候就会红了眼眶说:“为什么姐姐可以,我就不可以,爹爹偏心”,而吴文人都是无奈的摇摇头,她不知道的是吴文人本来是要送她去留学的,不让她去学堂读书只是让她能少些羁绊,少些牵挂,能安心的去留学,可是吴子清大概是永远也不会知道了。   吴子清仅有的几个朋友在吴家家道中落之后都渐渐的开始疏远她,除了一个人,曾安之,曾安之是曾家裁缝铺的儿子,小的时候吴子清常跟爹去曾家裁缝铺送货,每次去总会看到一个坐在柜台上一边算账一边看书的少年,在吴子清小时候,她一度觉得曾安之是个傻子,因为叫他他也不说话,捉弄他他也不还手,最过分的一次,吴子清抓了一只蟋蟀从背后放进曾安之的衣服里,奇怪的是他依然没什么反应,只是淡定的把上身的衣服解开,然后淡定的把上衣抖了几下把蟋蟀抖了出来,再慢慢的把上衣穿上,吴子清回去之后跟吴子仪说起这件事,吴子仪也表示他可能有些不正常,所以在吴子清的印象中曾安之是一个不正常的需要被保护的孩子。   这样的印象一直到他们十二岁,十二岁的那年曾安之已经长的非常的高大了,虽然很瘦感觉风一吹就能倒的样子,但是个子长的非常的高,而吴子清还是那个小小的长不高的丫头,以前的吴子清总会走在曾安之的前面,为他挡掉旁边淘气扔来的石子也好,为他去抢他爱吃的糖人也好,吴子清总是冲在他的前面,像一个姐姐的样子保护他,可是现在走在路上淘气的孩子们依旧朝着他们扔石子,可是曾安之已经能够轻松避开了而且会连同她的那份也遮挡掉,做糖人的摊位上,在吴子清冲破重重买糖人的人群到达糖人之前,曾安之已经把钱递了过去,把糖人拿过来了。吴子清对此表示非常的气愤,她愤怒的对曾安之表示以后这种保护他的事情只能让她来做,不能他自己来,曾安之却笑了,这是他们从认识以来,吴子清第一次看到曾安之笑,毕竟平时的曾安之不苟言笑,连话都很少说更别说笑了,吴子清却突然意识到原来曾安之并不是傻子啊。   自此之后吴子清和曾安之建立了深厚的友谊,在吴文人去世的时候,陪在吴子清身边的除了吴子仪就是曾安之,所以当她跟姐姐嫁进南宫家的时候,她最后悔的是在那样的情况下她没有去见曾安之一面,又或许她是怕,她怕自己无法向曾安之解释自己现在的荒诞的处境。   吴子清踌躇着还是来到了曾家裁缝铺,他还是那样坐在那里对着账本看着书,不知道怎么的,吴子清只觉得鼻子一酸,眼泪就快掉下来,在门外徘徊着却犹豫着要不要进去。刚鼓足勇气要踏进去的时候,却听到里面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你真的准备守着你爹的裁缝铺过一辈子?你的才情应该跟我去同济的”这个声音貌似有些耳熟,但是吴子清又一时想不起在哪里听过这个声音。   曾安之咳嗽了两声说道:“守着这个裁缝铺有什么不好,做个裁缝乐得逍遥自在啊”,“你倒是想的轻松啊,这孙蒋看似平和,实则却阴谋暗涌,依我看啊终究会有一场战争”吴子清一愣被他的话吓出冷汗,这个人真的是也太不怕死了,说出这种话。   而被吓到的估计还有曾安之,“南宫兄这话你在我这边说说也就行了啊,你这话传出去是会被关进去的。”吴子清在门外表示赞同,点了点头。   “开玩笑而已,曾兄你太严肃啦,读那么多书小心读成书呆子啊”那个男人发出很爽朗的笑声。而曾安之似乎很认真的在考虑他之前看似玩笑的话语。   “其实你的话也不无道理,外面的世道这么乱,总不可能守着景安这个地方,守着这个小小的裁缝铺啊,民族国家才是大业。”   “哦,看来曾兄你终于想清楚啦,今年的同济大学入学,曾兄可否考虑跟我一同前往啊?”那人语气中透露着期待。   “让我考虑考虑。”曾安之似乎确实有所动摇。   吴子清在门外听到了完整的对话,而她也因为曾之安的那句考虑考虑头脑一片空白,曾安之要去同济大学?曾安之要离开她去很远的地方了?她就要很长时间见不到曾安之了?她在景安镇就一个朋友就没有了?她就这样冲进了曾家裁缝铺。   曾安之见到她很惊讶,他找了她三个月了,他以为她失踪了,“你去哪里了,你知不知道我找了你多久?”语气当中是责备和担忧。   吴子清泪眼婆娑的看着他说:“曾安之,你不要丢下了我去什么同济大学,我就你一个朋友了,你都离开我了,我一个人留在这里我怎么办。”   她没有注意到他们的旁边还站着一个年轻的男子似乎在等着看好戏,而曾安之对于这种情况似乎也很尴尬,毕竟在这里还有一个人在,而这个人还是吴子仪的丈夫,吴子清的姐夫,有些话不能直接向吴子清问出口,他看到吴子清似乎不认识她的这个姐夫,而南宫昱似乎也并不认识子清,就猜想这其中肯定有什么隐情,所以只能先把那位看似多余的人送走,他和吴子清才能继续接下来的对话。   “那个昱,我还有些事情,我们改日再约,定到你府上拜访。”南宫昱当然也看出他是想赶自己走,但是这貌似是一场好戏,就这么走了真是可惜了。   “也罢也罢,曾兄这是佳人有约,我再待下去怕是误了曾兄的约会了”南宫昱意味深长的看着他。   曾安之被他的这番话弄的涨红了脸。“只是一个朋友罢了,多虑了”。   曾安之这个圆场打的很是无奈啊,南宫昱暗暗想没想到平常看上去榆木脑袋,冰块脸的曾安之还会拥有这么一位红颜知己,真是有趣啊有趣。瞥眼间才仔细瞧见了这位姑娘,十五六岁的光景,满脸的孩子气,一副稚气未脱的样子,虽然算不上标准的美人,但也算长的出水芙蓉,南宫昱看着曾安之,原来这小子好这一口吗?   都被人下了逐客令了,南宫昱只能心不甘情不愿的跟曾安之摆手告辞,曾安之一颗心这才放下来,曾安之目送南宫昱离去后拉着吴子清坐了下来,不等他问,吴子清却突然哭了起来。   曾安之一时手足无措,“子清你别哭啊”,曾安之不知所措的拿自己的衣袖为吴子清拭去眼泪,吴子清一下子扑到在他的怀里,曾安之的双手就定在那里,动都不敢动。   “曾安之你娶我好不好”,趴在曾安之身上的吴子清小声嘟囔了一句。   曾安之却因为她的这一句话脑袋一片空白,电光火石之间却没发现刚刚的不速之客又来了,南宫昱发誓他真的只是来拿本就是来问曾安之借的那本书的,刚踏出曾家裁缝铺他才发现自己最重要的来找曾安之借的那本书没有拿,这才折了回来,没想到就刚好碰到这浓情蜜意的一幕,南宫昱默默的感慨到能攻略曾安之的果然不是一般人。曾安之见他又来了只能尴尬的弹开吴子清,然后吴子清一抬头就看到了嘴角微微上扬的南宫昱,还有脸被涨的通红的曾安之,这才意识到刚刚的自己是不是太鲁莽而闯祸了。   南宫昱干咳了一声,对曾安之说:“曾兄那个书我忘带走了”说着转身拿起柜台上的那本书,然后作势要走的样子,突然他好像又想起了什么,走到曾安之的旁边,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看了吴子清一眼转身离开。留下曾安之和吴子清两个人面面相觑。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