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重生之毒妃

更新时间:2019-07-11 22:57:20

重生之毒妃 连载中

重生之毒妃

来源:微小宝 作者:梅果 分类:穿越 主角:孟婆白承泽 人气:

新书《重生之毒妃》全文在线阅读,作者梅果,主角孟婆白承泽,是一本穿越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太师庶女安锦绣一世错爱,机关算尽,最后情人成皇,她却被弃于荒野,成为为天下人所不齿的毒妇恶女,受尽屈辱而亡。人生重来之后,安锦绣只想洗尽铅华,与前生所负之人相守到老,却没想到这一生仍是一场无关风月的局,爱与恨,争与弃,笑与泪从来就不由她选择。江山血染之后,凤临天下,谁还记得珠帘之后的女子初嫁时的模样?都说蝶飞不过沧海,蝉鸣不过初雪,红颜不过刹那,一场盛世繁花谢尽后,终是谁执我之手,共我一世风霜?...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安锦绣在床前守了快有半个时辰,没有等来大夫,却把安元志等来了。 “姐,娘怎么样了?”安元志站在床头,看一眼烧得昏迷不醒的绣姨娘,急问安锦绣道。 “大夫还没到,”安锦绣的脸上这会儿也藏不住心里的焦急了,说道:“我让紫鸳去找大管家了啊!” 安元志此时还是一个十三岁的少年人,听了安锦绣带着哭腔的话后,手握成拳,狠狠地跺一下脚后,掉头就往外走。 安锦绣一惊,忙就起身,追上安元志说:“你要做什么去?” 安元志说:“大管家请不来大夫,我出府去请。” 安锦绣想说,这样不是坏了府中的规矩?做姨娘的哪里能私下请外面的大夫来看病?但想到躺在床上的娘亲,安锦绣一咬牙,问安元志道:“你身上有银两吗?” 安元志目光一沉,随即摇了摇头,他一个没人问的庶出少爷,月钱从来没有按时如数交到他手上过,这个月的月钱他还没有拿到,请大夫的钱经安锦绣问起了,安元志才想起来,自己连请大夫出诊的钱都没有。 安锦绣从袖中摸出些碎银,一股脑都交到了安元志的手上,“你路上要快些,我在这里陪着娘。” 安元志把头点点,转身快步走了出去。 安锦绣看着安元志走出去了,才坐回到了绣姨娘的床边上,听到绣姨娘声音低弱地哼了两声,安锦绣忙就一叠声地喊道:“娘,娘,我是锦绣,你醒醒啊,娘?” 绣姨娘神智不清地睁一下眼,看见自己的床前坐着一个人,却没认出是安锦绣来。 安锦绣跑到茶几旁倒了一杯水,端过来喂绣姨娘喝下去,嘴里对绣姨娘道:“娘,元志请大夫去了,你再等一下,大夫很快就来了。” 绣姨娘也听不清身边这人在跟自己说些什么,嗯嗯了两声,便又昏睡过去。 安锦绣心里暗恨这府里的奴才们也是奴大欺主,她不担心绣姨娘这次会一病不起,她的这个娘亲还要跟着安元志享数十年的清福呢,只是安锦绣如今看不得绣姨娘就这样在自己的面前受苦。 紫鸳跑了进来,一脸的委屈,望着安锦绣就要掉眼泪。 安锦绣冲紫鸳摇一下头,说:“不怪你,不要哭。” 紫鸳红着眼圈,陪着安锦绣守在了绣姨娘的床头,小声问安锦绣道:“小姐,今天秦府不去了吗?” “秦老太君有的是人巴结,”安锦绣冷道:“不缺我一人。” 紫鸳担心道:“只怕夫人要怪小姐了。” 安锦绣心里冷笑一声,没说话,这个时候,一桩已经淡忘了的往事,被安锦绣想了起来。前世里,她出嫁前去秦府时,安元志拦在她的轿前,只是那时眼高于顶的安二小姐,眼里哪里能看到自己的这个亲兄弟?安锦绣想起,那时自己没有搭理安元志,等自己回府后,就听说安元志挨了打,被罚跑祠堂的事。 “原来如此,”安锦绣自言自语道,眼中发酸,再也说不出话来。原来那一回安元志拦在自己的轿前,是因为他们的亲生母亲病了,却除了他这个身无分文的亲子,全安府上下无人过问。挨打,罚跪是因为被她漠视之后,安元志又去找了他们的父亲,凭着安元志的脾性,父子之间一定言语冲突,最后受苦的只能是安元志。 “小姐?”紫鸳能感觉到安锦绣在伤心,轻声喊了安锦绣一声。 “大管家给你脸子看了?”安锦绣问道。 紫鸳道:“府里今天好像是要来客人,大管家正忙着布置,根本就没空理我。” 来客人?安锦绣的眉头又是一皱,随口问道:“知道是什么客人要来吗?” “不知道,”紫鸳摇头,“前院里就没人愿意搭理我。” “算了,”安锦绣又为绣姨娘换了一回冷毛巾,“元志已经去请大夫去了,应该很快就来了。” 紫鸳帮着安锦绣喂绣姨娘喝水,在前院里挨的骂,和听到的那些阴阳怪气的话,紫鸳决定把这些都烂在自己的肚子里。 主仆二人在房中忙个不停,只想让绣姨娘好受一些。 不多时,安元志请了一个大夫来。 安锦绣和紫鸳自己动手,搬了一扇屏风挡在床前,让大夫隔着屏风,牵着绳为绣姨娘诊脉。 大夫诊完了脉,就对安元志说,绣姨娘这是邪寒入了体,服药后也要好好养一段时日才能全好。 安元志当着大夫的面,安锦绣隔着屏风,都谢过了大夫。 “没事了,”安元志领着大夫出去开药方后,安锦绣坐在绣姨娘身边,小声道:“娘,吃了药后就没事了。” 安元志送走了大夫,又拿着药方去药房里抓药,回来后再请钱婆子在房外的檐下支起一个小炉子,安元志蹲在炉子前,为绣姨娘熬药。 安锦绣出来时,就看见安元志脸上沾着柴灰,一头的大汗,手里拿着一把芭蕉扇,正不停地扇着火。安锦绣喊了一声:“元志。” 安元志回头看了安锦绣一眼,说:“姐进屋去吧,这里烟大,会呛着的。” 安锦绣走上前,也蹲了下来,用自己的帕子替安元志擦起了脸。 安元志被安锦绣碰到了脸,吓了一跳。 “你是我亲弟弟怕什么?”安锦绣说道:“你自己常生炉子?” 安元志没再躲安锦绣,点了点头。 “府里还能短了你的饭食?”安锦绣又问道。 安元志一咧嘴,不甚在意地道:“府里开饭晚,我习武肚子容易饿。” 安锦绣僵在那里,心里不好受,半天也缓不过这口气来。 安元志这时好像意识到了什么,看向了安锦绣,“我读书横竖也读不过大哥他们。” “习武也没什么不好,”安锦绣说道:“你喜欢就从武好了。” 安元志又是一愣,说:“姐,你不反对?” “姐是女儿身没什么大用,”安锦绣苦笑道:“你是娘唯一的指望,从军是个出路,姐为何要拦你?只是这条路不好走也危险,姐心里不好受,”安锦绣说这到这里,悲从心来,安元志十四岁离家从军,吃了多少苦头,自己这个当姐姐的竟是一点也不知道。 “再不好走,也比在这府里强,”安元志看安锦绣对他习武之事没一点鄙夷,心里对安锦绣又亲近了一些,“日后就是姐嫁到上官家,我出息了,也能照顾姐一二了。” 安锦绣抹了抹眼睛,她这个傻弟弟,她就这些日子对他好了,这个弟弟就忘了前面那十几年,自己跟这府中人一样,眼中无他存在的日子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