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耽美 > 一壶桃花酒

更新时间:2020-03-10 10:55:38

一壶桃花酒 连载中

一壶桃花酒

来源:落初 作者:潇E 分类:耽美 主角:凌青轩肖越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潇E原创的耽美小说《一壶桃花酒》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凌青轩肖越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凌青轩虽为一国之主,奈何却生了个行侠仗义,闯荡江湖的心,偏偏第一次出宫门却被一个话痨缠上了,流年不利,本欲悄悄走掉,奈何他低估了那话痨的粘人功力。无奈之下,收之为徒,授之武功。却不曾想收来的竟是个存了不良心思的徒弟。好吧,徒弟,我认输。一开始凌青轩觉得自己应该是不喜欢这个徒弟的,人皮话又多,相处下来却发现这个徒弟好像还不错,再处处,嗯,是真不错,他还挺喜欢。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听说了吗?昨天两个五百主三个百将和一个什长全都出事了。”

“听说了,据说三个百将各断了一条腿,几个五百主都是断了一条胳膊,也就那个什长好些,只有脸上被划了几道。”

“他那长相被划几道也没啥影响。”

“你们知不知道他们几人好像昨天一起去了梦景山呢。”

“梦景山那种地方他们也敢去!也难怪会变成如今这般模样!”

“梦景山怎么了?”其中一位新兵问道。

“传闻梦景山一带进去的人都会遇到自己平生最为惧怕的事,之前有一支商队路过梦景山只有一个傻子出来了。”

“那还真是吓人啊。”

“你可别这么说,小心隔墙有耳,给你定个危言耸听的罪名。”

肖越出事的第二天那几人出事的消息便像是长了翅膀一般传遍整个军营,既然已经传开了,自然也是逃不过楚阳山的耳朵,不知是否因为平时几人的行事作风有问题,整个军营倒是没几人为他们抱不平,拍手称赞自然也是万万不能的。

楚阳山去询问几人情况的时候几人皆是不知如何作答,他们深知楚阳山最是忌讳背后耍阴招,如果让他知道他们几人昨日那般折磨肖越还不得赏他们个几百军棍下来,那还不如直接要了他们的命呢,他们之所以如此惧怕军棍,乃是因为楚阳山的军棍可不比一般军棍,那可是长满刺牙的牙棍啊!

于是几人皆称是去梦景山查看地形去了,回来后第二天醒来就变成了这副模样,。楚阳山虽是个武将,却也是个有头脑的武将,这么显而易见的谎话自然是分辨的出的。

最后楚阳山见实在问不出什么便也不在此处多做无谓的功夫。

——

“起来。”肖越一大早还在床上舒坦的做着美梦就被凌青轩一把提了起来。

“干嘛啊?我再睡会。”肖越翻了个身说道,昨日他吃了紫宁丹睡了一觉醒来便恢复了精神。

紫宁丹乃是肖越母亲毒姑→_→研制的独门圣药,就如肖越说的那般只要人没死它都能让你复原,可以说是一枚神药了。曾引起过诸多武林中人争相抢夺,后来因毒姑此人开始避世,神龙见首不见尾,便再也没人见过毒姑和紫宁丹了,但毒姑的毒武林中还在使用的人却还是有增无减,毒姑此人在武林中也算得上是颗常青树了。

“起来,去练功。”凌青轩站在肖越床边直直的盯着肖越道。

“练功?!”肖越一个激灵坐了起来。

“从今天开始你跟着将士们一起晨练!”凌青轩道。

“啊!”肖越脑袋一下耷拉了下来,他是个最怕早起的人。

肖越简单洗漱了下穿戴整齐来到校场的时候凌青轩和乐戚染正在监督士兵晨练,肖越有气无力的晃荡了过去。

整个晨练下来肖越一直有气无力哈欠不断,出拳也是没有一丝力道。

乐戚染看着校场里的肖越对身侧的凌青轩说道:“看来他不是很乐意啊!”

“这不重要!”凌青轩道。

乐戚染摇摇头笑了笑心道:“这个口是心非的家伙。”

一个晨练下来肖越是浑身像散了架一样酸痛,他回到营帐内便一头倒在了床上,谁知还没等他缓过来凌青轩又进来了。

“起来!”凌青轩道。

“啊!还要干嘛啊?我累死了!”肖越嘟了嘟嘴抱怨道。

“起来去后山我教你练武!”凌青轩道。

“啊!”肖越又是一个激灵从床上蹦了下来差点闪了自己的腰,他盯着凌青轩转了几圈说道:“真的假的?你们本门武功不是不外传的吗?”

凌青轩瞪了他一眼道:“你不学?”

“学学学,当然学,可是我能不能先休息会,真的好累啊……”肖越头点的像小鸡啄米般。

肖越看了眼凌青轩一脸坏笑道:“那我是不是可以喊你师父?!”

还没等肖越说完凌青轩便把他提起来向后山走去,道“随你。”

到了后山凌青轩先是耍了几招简单的招式,肖越也很是聪明看一遍便能耍的有模有样,但因为他没有任何内力,招式耍的再漂亮也没有丝毫杀伤力,凌青轩无奈只好又将他提了回来。

“给”,凌青轩朝着肖越扔了一本书过去。

肖越接过书说道:“这是?”

“心法,三日后我检查。”凌青轩面无表情的说道。

“啊!三天?!你没开玩笑吧?!八天行不行?八天不行五天也行啊!”肖越开始用他软磨硬泡的讨价功力。

其实以肖越的聪明才智三天是足以把这本心法背的滚瓜烂熟的,但奈何他一直觉得自己天生不是个练武的料,背心法记招式这些于他而言易如反掌,但实践起来却是相当费劲,他自己也不知道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而他的母亲一心只教他制各种毒从不提及让他学武的事,他倒也懒得问。

凌青轩没有理会肖越的讨价还价走了出去。

凌青轩见乐戚染还在校场训教将士问道:“今日感觉如何?”

乐戚染摇了摇道:“这群将士本身底子就有些不尽人意,再加上心里对你做这个军侯本就不服气,训教起来难免需要些时间。”

“我们时间不多了。”凌青轩道。

“曜国下战书了?”乐戚染问道。

凌青轩点了点头,看着校场这群心不在焉的将士陷入了沉思。

楚阳山召凌青轩和其他人过去商议如何应对此场战役时凌青轩把上次的想法提了出来,楚阳山是对他是大加赞赏,于是便把这个挖通那两面的任务交给了凌青轩的军队,并嘱咐凌青轩人手不够尽管去别的军队调。

三日后凌青轩出现在肖越面前时明显黑了点,能不黑吗,他和乐戚染带着整个队伍没日没夜的挖了三天三夜的才把通道挖好,刚挖好就立马赶了过来。

没想到肖越整本心法背下来是一字不差,一字未漏,这倒让凌青轩有些惊讶。

凌青轩试了试肖越还是感受不到一丝内力气息,此时他便觉得有些不正常了,于是他在肖越的周身开始检查起来。

在凌青轩将手伸去肖越胸口时,肖越做了个抱怀的动作道:“师父你干嘛?君子爱色,色之有道啊!

“嘴。”凌青轩简直要被肖越气死。

只闭见凌青轩伸出手在肖越的经脉处探了探发现肖越的七经八脉全部被封的死死的,心中暗暗道:“必须得先打通才行了。”

凌青轩让肖越坐好自己则坐到了肖越身后,只见他伸出拇指和食指在肖越身上来回滑动点拨按压了一番自肖越的七经八脉处冒出根根细小的银针,凌青轩看着肖越体内逼出的银针皱了皱眉,肖越只觉全身上下一阵麻痛随后便觉肢体一股前所未有的轻松感。

凌青轩道:“伸展下试试。”

肖越依言伸展了下四肢发现比之前灵活了不止一点点,虽然脸上挂着笑努力表现出自己心情很好,但那些刻在脑子里画面再一次浮了上来。

——

“娘亲,娘亲不要啊,娘亲求求你别打了,越儿以后不敢了。”一位紫衣女子的脚边跪着的一个五六岁的孩童拉着女子的脚踝苦苦的哀求着,孩童的身上破开的衣服下一道道的鞭痕向外渗着血,女子似乎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又一鞭子挥了上去。

“啊——”孩童凄厉的惨叫声在山中回荡,林中的飞鸟也被惊的纷纷飞离这个地方。孩童还在苦苦哀求着。

女子咬牙狠厉说道:“跟你说了多少次了,不让你练武,你为什么就是不听。”女子说着将从孩童手中抢过来的一本破旧的招数画本狠狠的甩到了孩童脸上。

凌青轩道:“再试一下心法。”

凌青轩的话拉回了肖越的思绪,肖越闻言两腿盘坐于床上,两手上下提气,顿时一股气流在体内乱窜。“咳咳……咳……”肖越头偏向一侧剧烈咳了起来。

凌青轩扶了扶肖越道:“坐好。”肖越立马盘腿坐好,凌青轩开始帮他捋顺那些乱窜的气。

“再试试。”待凌青轩将肖越体内的乱窜的气捋顺后肖越抬手提气只觉浑身充满了力量,甚是舒适。

见肖越的气息平稳了下来,凌青轩拿出一本剑谱递了过去道:“看着练,不会的问我,过几日我和戚染会出征,我回来检查。”

肖越道:“出征?曜国下战书了?”

凌青轩点了点头。肖越问道:“对方统帅是谁?”

凌青轩道:“沐义若。”

“常胜将军沐义若。”肖越怔了怔道:“以你和于戚染的武功挑她三个不在话下。”说罢又是那标致的调皮一笑。

肖越早就听闻过沐义若的大名,之前就听闻这位公主十四岁以两万人完胜菁国五万兵马,当初一人带着数十人剿几百人的匪窝,更是生擒了匪首,这事没出几天便传遍四国,不管是朝中官员还是民间说书的,无人不对这位年纪轻轻的公主赞不绝口。令人赞不绝口的除了公主的战绩和武功还有就是她那惊为天人的相貌,这位公主虽相貌出众但却从无人上门提亲,说来也是,谁敢娶这么一位彪悍的女子为妻呢?!

“凌军侯,楚都尉有请。”营帐外有将士来报。

凌青轩欲掀帘而去却被肖越喊住了,肖越走至凌青轩面前拉了拉他的衣领道:“你看你,衣领卷进去了都不知道,这么粗心,好了,去吧,一定要小心啊,师傅,我等你回来检查我练的如何。”肖越说罢再次扶了扶凌青轩的衣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