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耽美 > 治愈我的那颗唐

更新时间:2020-03-28 07:23:44

治愈我的那颗唐 连载中

治愈我的那颗唐

来源:落初 作者:半斤香菜 分类:耽美 主角:薛唐姜抑 人气:

主角是薛唐姜抑的小说《治愈我的那颗唐》此文是半斤香菜原创的耽美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当姜废话篓子遇见薛废物点心,他才知道遇到的那颗唐超甜。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薛唐其实还在那个家里的时候,虽然也不好惹,可是向来脸上都能过得去,包括对着他那个只比他大了五六岁的后妈。

可是来了这个小破县城,他已经飞快的入乡随俗,变得更加暴躁了。

包括看着眼前这个把他脑袋打开花的铜片儿。

姜抑看着他的脑袋,就那么站在门外十分猖狂的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秃瓢?”

笑。

接着笑。

薛唐面无表情的看着他,突然伸手撺了姜抑一把,笑你妈。

薛唐突然之间就觉得有那么一股火冲过了自己的神经线,把他也给变成一个二B了。

可是很明显他不是打不过这个二B,他是没有这个二B路子野。他打架再狠也不直接攻击人的下三路,这二B倒好,直接就冲着他胯下来了一脚,要不是他闪的快就废了。

“操!你是个人吗!”薛唐残存着最后一丝理智咣当一声将这个二B给甩到门板上,那门是防盗门磕在上面也足够疼。

姜抑本来没想着打架的,他也没想到新搬来的还抢他无线的这个邻居,居然是今天下午被他开了瓢的二百五。

他没有吃晚饭,此刻被摔在门板上还有点头晕,看什么都是带重影的,他定了定神才看清楚眼前这个人,“你占我无线还有理了?”

薛唐还没消气呢,此刻说话都带刺,“你缺心眼不设密码还不允许别人用了操!”

姜抑硬生生的被他给气笑了,二百五他见得不少,他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厚颜无耻又理直气壮的二百五,“你还有理了。”

薛唐懒得跟他废话,伸手就说,“赔钱吧,我脑袋上这块花了三百五,拜你所赐剃了个头花了三十,简单点,就赔钱吧。”

姜抑眯了眯眼睛,“没有。”

薛唐看了他两秒,转身进屋子找了一个称手的东西,那是他没了电的充电宝。然后他站在姜抑跟前,“没钱好说,你让我砸的你脑袋泵血,这事儿就算完了。”

姜抑还没被谁打过,这么大只有他打别人,“不行。”

还不行?凭什么不行?“便宜都是你们一家的?”

姜抑说,“你还真说对了。”他转身就要走,出了门顿了一下又转头警告薛唐,“不允许在蹭我的无线。”

薛唐一脚踢上了门,还是有些顺不过气来。操!你说不让蹭就不蹭?我就蹭还就不办无线了!

晚上薛唐有点失眠,他有点认床此刻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屋子里面一片漆黑,这床板也太硬,他一边琢磨着有时间去一趟商场买个软和一点的床垫回来,一边拿了枕头边的手机,屏幕上的光映照在他的脸上,凌晨两点十五。

他只能侧躺、趴着睡这么两种姿势,后脑勺的伤白天不觉得有什么,晚上夜深人静了以后还突然就开始疼了。

矫情,忒矫情了啊,薛唐。

明天还要去学校报到,那个学校高德地图上都找不着,改得有多么垃圾啊?据说那是薛定邦一考定乾坤的母校。

有什么的啊?他也不知道薛定邦那股自豪是打哪儿来的,个破学校都多少年了,早就撑不住了。

第二天手机闹铃实在是响的太早了,他好不容易睡了这么三四个钟头此刻不免有点烦躁,上眼皮下眼皮直打架,他艰难的睁开眼睛,七点十五。

起来吧,要去报道了。

不起来,什么时候起来什么时候去吧。

就在他艰难地做着斗争的时候第二个闹铃陡然响了,欢天喜地的唱着猪八戒背媳妇。操,薛唐被吵得有些头疼,神经中枢下意识的反应都是害怕听到这个铃声响了,明天就把这个破铃声换了!

好不容易从床上爬起来,薛唐洗漱一番出了小胡同还能看见买早点的小摊子,他犹豫了一下最终饥饿战胜了他的轻微洁癖,他跟小摊的老板娘说,“来一杯豆浆少放糖,两屉……这包子都什么馅儿的?”

老板娘一边搬了一屉新的包子上来一边说,“猪肉大葱,韭菜鸡蛋,茴香鸡蛋。”

薛唐其实挺想吃荤的,可是他有点犹豫他刚刷了牙吃猪肉大葱和韭菜鸡蛋的肯定有味儿,于是再三犹豫之下他要了两屉猪肉大葱的。

这豆浆是少放糖吗?有点齁啊。薛唐坐在小摊前慢条斯理的吃完了包子以后,又往前走了几步一边拐进了那个小超市,“有漱口水吗?”

那老板好像是没听清楚,有些奇怪的问了一句,“什么水?”

薛唐耐着性子,“漱口水。”

那老板说,“没那高级东西。”

“口香糖总有吧?”

老板说,“这倒是有,货架一边挂着呢,自己挑。”

薛唐随便挑了一个草莓口味的付了钱,一连嚼了两粒觉得嘴巴里没有包子味儿了,这才掏出纸巾吐了扔进小超市门外边的垃圾桶。

他又折回来看着老板,十分有素养的问,“请问这边高中怎么走?”

那老板拿着他那个破蒲扇晃了两下,“呦,接孩子?”

“……”薛唐心想这老板什么破眼神啊?!就会给他添堵,一边耐着性子说,“不是,我要去上学,刚过来。”

老板这回好好说话了,“就在前面走个五百米,往右拐有个红绿灯,过了前边那条商业街,一直顺着往左走个二十来分钟就到了。太远了,那你得买个自行车,骑个十几分钟就到了。哎你这可要迟到了。”

薛唐有些烦躁,“我去哪儿弄自行车?”

老板说,“我这儿有,就在后院呢。但是租给你,一天二十块钱。你骑吗?”

薛唐言简意赅,“骑。”

这老板的自行车不知道哪个世纪来的,白色的车子都成了灰色的,铃铛还坏了。老板一边胡乱擦了两下一边说,“没怎么骑过,哎我这儿还有电车,电车干净,你要是租三十五一天。”

薛唐沉默了一下,他根本就不会骑电车,他说,“不用,就这个吧。”

这破车子跟老板店里那个破电扇一个样儿,蹬一脚转半圈还不如走的快呢。薛唐觉得自己被骗了,得找个时间去买辆自行车。

老板说的骑车十几分钟路,被他骑了将近半个小时,好不容易到了学校。他抬眼一看还真是个破学校,没有他之前学校一半大,就几栋教学楼,五个手指头都能数得过来,他一眼还能望见操场,操场也不怎大,一圈跑下来也就不到三百米。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