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相府嫡女太妖娆》主角秦辰宫璃落最新章节完整版

更新时间:2019-06-25 00:00:19

《相府嫡女太妖娆》主角秦辰宫璃落最新章节完整版 已完结

《相府嫡女太妖娆》主角秦辰宫璃落最新章节完整版

来源:网络 作者:紫罂粟 分类:耽美 主角:秦辰宫璃落 人气:

经典小说《相府嫡女太妖娆》由紫罂粟所编写的玄幻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秦辰宫璃落,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好了,都不要说了,散了吧。”头顶传来宫永成严厉的声音,身后的议论声戛然而止,随后是众人鱼贯而出的声音,虽然没有抬头,但她知道她的父亲,母亲,九哥,还有莫可都没有走。 “老九,你也走吧?”宫永成朝仍旧站在一旁的宫清扬挥了挥手,示意他下去,宫清扬却踌躇着不愿意离开,只是拿一双眼睛担忧的望着尚且跪在地上的璃落,眉头紧锁。 感受到宫清扬的注视,璃落微微抬头,恰好撞进他一双担忧的眸子里,不禁心中一动,面上却装得云淡风轻,对着宫清扬微微一笑。 “九哥,你先回去吧,我有些事情想单独和爹娘说。”当然这只是璃落支开宫清扬的一个借口。 见璃落这样说,宫清扬微微一愣,想起两人昨日还因一些琐事争吵,不禁有些懊恼,朝璃落微微点了点头,便转身离开了大厅。 看见宫清扬的身影消失在大厅入口处,宫永成方才郑重的看着璃落开口道。 “璃落啊,虽然这次你没有被封为皇后,但赐为宸妃已是莫大的恩宠,你进宫之后,需与你姐姐联手,将宫家的家业发扬光大,宫家家族的鼎盛繁荣就靠你和你姐姐了。” 宫永成说着竟然破天荒的再次握了握璃落的手,几乎要老泪纵横了,让璃落觉得如果自己不答应他,就要遭天谴似的,转眸看了看母亲担忧却依旧难掩喜色的眼眸,她知道所有的人都在为她得以封为宸妃,享受莫大恩宠而高兴,当然她也高兴,只是起因不同而已。 “一梳梳到尾,二梳梳到白发齐眉,三梳梳到儿孙满地,四梳梳到四条银笋尽标齐……”在好命婆喜气洋洋的祝祷声中,璃落自铜镜中看到母亲带泪的微笑。明日,便是出阁的日子了,明日她就可以再次见到他了,想到秦辰,璃落的心就绞痛的难受,往事一幕幕在眼前略过,一切都仿若昨日,她忘不了。 “落落,你年前坠崖,我们好不容易将你寻回,娘亲本想再留你几年,谁曾想……”好命婆手中的玉梳,缓缓滑过璃落如水的长发,而和孝公主话语一噎,竟是再说不下去了。 璃落唇瓣微扬,一抹冷淡的弧度随即而出,但很快又恢复如常,她微笑着转过脸,看着和孝公主,浅浅开口。 “娘亲,你不必这样,能为宫家为娘亲做一些事,落落很开心。”璃落说着,将视线移到窗前高照着的龙凤烛上,再次轻缓开口:“落落只担心自己最终辜负父母期许。” “怎么会?我们家的落落一直是娘亲的手中的宝。”说到这里,和孝公主抬眼扫了扫房中的一众丫鬟仆人,吩咐他们下去,只留贴身婢女如意在旁。才再次转头看着璃落,缓缓开口。 “落落,虽然昨日在大厅,你爹说要你进宫之后,与璃茉连手,共谋宫家利益,此话你斟酌着听就好,你性子纯良,只是今日的璃茉已不是当初在府中时的璃茉了,当初我让你当心她,你不听,如今娘亲还是要旧话重提,进宫之后,对她,能避则避,就像你劝娘亲的,你是皇亲国戚,又得圣上新封宸妃,除了当今皇帝,你不需要仰仗任何人,更不需要看任何人的脸色,明白吗?” 自璃落回来,这是和孝公主第一次对她说这样多的话,原来她不是不懂,只是一切都是为女儿着想,想到这,璃落自嘲的一笑,佯装感动的将脸埋在母亲的怀中,紧紧的抱住了她,声音哽咽,却异常坚定。 “我明白,娘亲放心。” 母女俩一直聊到夜深,直到如意几次笑着催促说需得给新嫁娘一枕好眠,明日大喜时才能容颜好,和孝公主方才离去,眸中尽是不舍。 璃落一直送她到小院门外,和孝公主却仍握着璃落的手,紧紧的,却是一路无语。一入侯门深似海,自古便是如此,更何况,天家门楣。也许她们母女都很清楚,明日之后,就连见面,也是万般不易。 虹裳霞帔步摇冠,钿璎累累佩珊珊。 “行庙见礼,奏乐!” 璃落安静的任由喜娘扶着,在赞礼官的赞唱声中盈盈下拜,她的手里,握着江南新贡上好的红绸,红绸的彼端,便是当今圣上秦辰,那个眉眼冷峻的男子。 她看不见他的样子,龙凤呈祥的喜帕遮住了她的视线,整个世界一片明艳的红。可是她仍能感觉到此次前来观礼的人不在少数。而她也明白这些人并不都是冲着她来的,毕竟皇上纳妃子是再寻常不过的事情,还不值得这些王公大臣们甚至属地郡王们前来观礼,只是借着太后寿辰的光而已,秦辰给了璃落一个盛大的婚礼,就像他当初许诺过的一样,只是和她又有什么关系呢,想到这,璃落不禁紧了紧手中的红绸。 三跪,九叩首,六升拜。 嫁与天家,礼数更不容稍废,待到由喜娘引入喜房时,璃落的鬓间已微有汗意。 喜房外礼乐声浓,越发显得房内安静,一个丫鬟递过一碟点心在璃落手中,轻道:“奴婢浣纱,请娘娘先用了这些点心,都是皇上亲自吩咐下来的,奴婢每样择了一些,娘娘累了一日也该饿了。” 那婢女语音舒婉得体,璃落微微一笑,虽然并不饿,却仍随意拣了一两样尝过,方才将碟子递还给她。 她接过,又再开口:“皇上如今在大殿酒酬宾客,一时半刻恐怕脱不得身。请娘娘稍适休息,奴婢就在喜房门外侯着,娘娘有事只管吩咐。” 她关上门出去了,礼数周全,诺大的房间便只剩下璃落一人,这个时候,就连莫可亦是只能守在喜房门外的。 璃落静静的打量起整个房间,她入住的是紫宸宫,据说奢华程度,在整个皇宫仅次于皇后所居的昭阳殿,如今看来倒也不假。低头手指细细描摹着喜服上滚金的并蒂莲花,这喜服是远在江南出任营造司监的舅舅,遍选绣女命妇,历时三个月才完成的,快马加鞭送至府上,是早已备下的。青荷盖绿水,芙蓉披红鲜。一针一线,尽是旁人难以企及的尊荣,他们真是花了心思。 “怎么可以这样?那我家小姐要怎么办?”喜房门外,莫可的声音打断了璃落的思绪,纵然已经压得极低,却藏不住,不忿与焦急。 方才那个舒婉女声再度响起,亦是轻声做答:“翠微宫来人,说是璃主子突发急症,晕倒在地,皇上,皇上现在已经过去了,今天晚上估计不会过来了。” 璃主子?翠微宫璃妃娘娘,宫璃茉,你这是要给我一个下马威吗?这样想着,璃落的嘴角不自觉扯出一抹嘲讽的弧度,一双眸子亮的惊人,开口唤了莫可的名字。 “小姐”踌躇着站在门口,莫可的声音显得有些不自在。 “皇上晚上不会来了是吧?那个谁,浣纱是吧,给我打点水来好吗,我累了,想休息了。”璃落说着在浣纱的惊呼声中,将头上的盖头一把掀了下来,看着犹自处在震惊中的浣纱,再次重复了一遍刚刚说的话。 “是是是,奴婢这就去。” 看着浣纱慌慌张张的离开了房间,璃落低垂下眼帘,宫璃茉,你未免太急了些,跟我斗,咱们走着瞧,伴随着唇瓣冰冷的弧度,是璃落晶亮的眼眸。 伸手拍了拍莫可的肩膀,以示安慰,璃落返身躺倒在铺满红枣与桂圆的大床上。...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