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短篇 > 烟生五月

更新时间:2019-09-16 08:11:34

烟生五月 连载中

烟生五月

来源:落初 作者:商容三叶 分类:短篇 主角:姜城小眉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烟生五月》的小说,是作者商容三叶创作的短篇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庆诃城又叫桃花城。这里几十年前就满城桃树。这是一个安静并且浪漫的城市。浮光掠影之间,人面桃花相印红——但那是春天的事情。  五月之后,我知我此生都再也见不到你。  而你不知,你曾是我的希望。  QQ书群:90957210(桃花城)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在青荷镇街坊邻居的帮忙下,十六岁的姜城为母亲办了丧事。他记得那天,镇子的天空灰白。母亲死前执意不肯入土,要立衣冠冢。她让姜城将她的骨灰扬入河流中。她说,他的魂一定还在河水里。撑着渔船,会来接她。这是母亲最后的遗愿,姜城必须遵从。这天连空气都是忧伤的,看着母亲长大的几个婆婆哭得很伤心。撒灰的时候,姜城开始落泪。他知道,从今往后,无论自己还能活多少年,都再也见不到自己的母亲。生死轮回,原来也是听天由命。骨灰就如此随着风散尽水里。

第二天,他的爷爷NaiNai来找过他——当初他们执意认为是母亲克死了他们的儿子。从姜城记事开始,与父辈们就没有任何的来往,在这个古老寂静的小镇子里,与母亲相依为命。他们来找姜城,是要离开青荷镇,想带走姜家的血脉。他守在母亲的灵前,说,不会跟你们走的。姜家人与他原本就不亲近,见他不肯走,也懒得勉强,一家人匆匆搬离小镇,去更远的沿江城市,听说那里有绵延的长河,是渔民的天下。

到了上高中的年纪,姜城就独自去了庆诃城。没有其他的原因。全因青荷与庆诃念起来,如此相像。他到了城里,才知道这是两个完全不一样的世界。庆诃城灯红酒绿,是富人的天堂。无论你的皮相生得有多丑陋,只要有钱,就会变得体面起来,甚至会有无数年轻美貌的女子柔情地说有多爱你,想与你过一生。一生何其漫长,爱也不过是随口说说的谎话。像酒精一样,麻痹着每一存神经和肌肤。以为这样就算爱了。指天日泣涕,誓生死不相背负。然而伟大而又昂贵的爱情,却一直端坐在云上,冷漠地看着世间如游魂般来来去的男男女女,从未甘愿投身而来,赴汤蹈火。

中午时分,姜城领我到宅子旁边的一家小店铺吃饭。木桌木椅,古色古香。

这不是秀秀家的孩子么。端茶上来的老伯说。

顾伯。姜城喊了一声,我回来看看父母。老伯一边倒茶一边笑,回来就好回来就好。我都有两年没见你了,在外头过得好么?他问完看了看我,脸上露出祥慈的更深刻的笑容。

姜城递了一杯茶水到我面前,自己拿一杯,喝一口,说,过得很好。顾飞呢?他还在外面没有回来么?

一说到顾飞,老伯的笑容就隐了去,深深叹了口气,那个不肖子,不提也罢,什么都不做,天天捣腾怎么长生不死——不知是中了什么邪,你说,人怎么可能永远不死呢。现在他天天把自己关在房里。你们从小一起长大,回头你帮我去看看他罢。他说着叹声连连,我给你们去炒几个小菜。

顾飞是谁?老伯走后,我问。

他若有所思的喝着茶水,答,是小时候一个玩伴,玩得特别好。一会扫完墓,我瞧瞧他去。

顾伯做的都是些家常小菜。热腾腾地端上来,不停的让我多吃些,庆诃城已四下都是西餐厅,鲜少有这样的小店,有一个人,像家人一样给你炒一盘菜。至少我是做不出这么好吃的东西。

吃完饭,顾伯执意不肯收钱,说,小城,我是看着你长大的,就好比自己孩子回来吃顿饭,你给我钱,这不是将我当外人看么。

我看着姜城,心中想,他尚且还是有亲人的。虽然并没有血脉关系。但我知,他无论去多远,有天回来这个小镇,一定会有个人,亲热地叫他的名字。

其实,你并没有那么孤独。并没有如我一样,全世界只剩你。仅有你。

姜城父亲母亲葬在远山之中,我们沿着山路行走,两旁是无限秋色,一层层的色彩交叠在一起,也有些微山花,开在山木之间。

其实我从未见过我父亲的样子。姜城说,连一张相片都没有留下,只知他常年捕鱼,晒得很黑,现在镇里以此为生的人很少了,连小船都鲜少有人再撑。我一边应着,一边望着前方,密林重重,只有狭小的道路,这样延伸着,崎岖不平的路途。他的父亲死于水,安葬在一棵大松树下。九月的山林,显得荒凉安静。母亲的衣冠冢在父亲的旁边。他抚摸的母亲的墓碑,仿佛抚摸着母亲悲伤的脸庞,然后连带抚去父亲墓碑上的灰尘,将从我手里拿过的百合放在了墓前,轻轻地,忧伤地说,我来看你们了。

我静默地站在一边,心中是带着期许的,期许他父母亲的魂灵已转入轮回,并且以更好的方式再次相遇,我这般相信缘分,注定遇见的人,总归会再次遇见,无论碰到多少次错过误会,甚至隔天涯,会遇见的两个人,一定会遇见。

与此同时,我也会想起被我忘却的父母。每年姜城都会带我去墓园。他们至今静静地沉睡在第三棵桃树之下。小禾陪着他们。一起永远地消失在庆诃无光的泥土里。

这一天,我突然前所未有的想抱着姜城痛哭一场。但始终到最后也伸不开手,迈不出步。我们就这样沉默地在墓前度过了两个小时,从头到尾,一句话都未再说。他一定是在想念他的母亲。但想念毕竟又是世间最无用的事。离开的人,如何想念,都不会再出现。不会再听到有一个很想听到的声音,叫你的名字。一唤你,你就会微笑,就会觉得那是归途,会觉得那是希望的所在。

而这世间所有至深至美的感情,是否注定都已成悲剧?

晚饭仍是在顾伯家中吃的。小小的庭院,种了些月季,还有些我叫不上名的绿色小植物。略微昏黄的灯光,将他亡妻的遗照也笼上了家的味道。一桌的菜很丰盛,大鱼大肉的。顾伯一直给我夹菜,说我太瘦,让我多吃些。饭间,姜城又问及顾飞。

我将吃的放在他房前,他饿了会拿进去吃。唉,真不知道是造了什么孽,顾飞母亲去得早,走之前千叮咛万嘱咐让我好好照顾小飞。其实小飞一直也很争气,学习优异,前年冬至回来,突然说要永生不老,我真是想不明白,请了郎中看没用,连神婆我都问了,但是一样没有任何效果。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他端着饭碗,眼角竟都是泪花,又觉得失态,胡乱擦了一把,朝我凄然一笑,真是让你见笑了。我回以笑容,表示理解。

顾伯,一会吃完饭,我去看看他。姜城说。

顾伯带着我们到宅子后面的一间屋子,敲了敲门,说,小飞,小城回来看你了。你将门打开。过了好半天,里面传来闷闷的声音,是姜城么。即便是这样一句回答,顾伯也面露喜色,是是,就是小时候和你一起摘杏子,一直抓鱼的姜城,他来看你了。

门吱呀一声开了。

顾飞还穿着夏天的短袖,瘦得不Cheng人形。他朝着姜城笑,然后问,小城,你想永远不老,永远不死么。他这样一问,引得顾伯更深重的叹息,你们叙旧吧,我去收拾收拾。我看着他苍老的背影,他必定是不想面对这样的场面的。

姜城。我想永远不老。我害怕死去——而我知道,永远不老的秘密,青荷镇潜藏千年的秘密,你回来的真是时候,我很快,很快就能长生不死。你是我最好的朋友,你若想,我可以告诉你方法,永远的在这个世界上,不灭地存活下去。

顾飞,你该醒醒了。姜城皱着眉头说,你再这样下去……

你也不信我。顾飞打断他,说完重重的把门甩上。任凭姜城怎么敲,都不再打开了。我有些惧怕他这个朋友,小声地说,我倒觉得他该去看看心理医生。姜城也叹了口气,镇子里根本没有心理医生……真不知道他在外面经历了什么。我从小与他一同长大的,他一直都很积极开朗……我拍了拍他的肩膀,会好的。他心里可能打了个结,等打开了就好了。姜城点了点头,也只能这样想了罢。他的语气中,满是物是人非的惆怅。我转头望了眼紧闭的房门,恍惚回到昏迷的最后一天,发着光的人说,你将永远不老。永远不死。所以若那天,我跟着这个声音去了,一定会与他所说的一样。无生何以老。无生何以死。时光在每个人的心中都偷偷打了一个结,也许你将花费一生去与这个结抗争,用尽所有的方法去解开它。走出顾家,我回头看着站在灯火深处的老者,心里有种空旷的伤感。

这夜我久久不能入睡,索Xing披了衣服,趴在窗口,看着这个姜城成长的小镇。没有霓虹灯。或者汽车突然鸣笛尖锐的声音。只有灯笼的微弱光芒,晕染着梦境一样的色泽。年少时候的姜城,是否也曾有过睡不着的夜晚,而如我一样,在窗口,看着人间。心中没有任何念想。没有想念的人,没有苦楚,只是这样独自看着这个安详的人间。忙碌一天的人们,在这样静谧的夜里,沉沉地睡去。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