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短篇 > 画家的妻子

更新时间:2019-09-25 04:18:01

画家的妻子 已完结

画家的妻子

来源:落初 作者:浪子杨.QD 分类:短篇 主角:阿元格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浪子杨.QD的原创小说《画家的妻子》,主角阿元格,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久未联系的好友突然来信要求我到他家去,当我到了他所在的村落,怪事接连发生...    这是一个画家和他的神秘"妻子"乃至其背后与之相关所有人的悲剧,一个关于人间真情和道德的血的审讯,在惊悚中突显人性的善恶美丑...    本书已经完结。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她把手背在腰后,眼光不定,“我们的事?倒不如说是他们的故事。”

“他们?谁和谁啊?”

“不想提。”说着超过我,继续向前走。

“不想提的意思,是不是我们已经没话说了?”我追问。

阿离顿了一下,强作笑颜:“倒不是这么说,只是想起来有点吓人。”

“哦”

“阿进!”她转过来面对我。感觉对我的态度比刚才好了许多,“你觉得如果……”

我很认真的在听她说,可她却又不说了。

我皱了一下眉头,看着她。她又开始走路。我独自摇了摇头,追了上去。

“你认识阿元吗?”

“不认识。”说着然后眼光转向阿元家的方向,还是那种羞恼的表情。这女人,真不会撒谎。

我突然想到一件事,阿元的妻子是不是有可能是阿离的情敌?,不然她为什么要看着阿元的家发怒呢?再照这个逻辑下去,张成宇可能是喜欢阿元的妻子的,而阿元就显然是张成宇的情敌了,所以…所以张成宇的老妈张婶才会说有人害死他儿子,然后看着阿元的家,意思说是阿元害死的?

阿离突然盯着我,认真地说道:“你来做什么的?这事与你无关。”

“啊?我只是来探望老朋友的。”我道。

正在想着怎么把话题引到阿元上的时候,前面到了一条河边,河边站着一个年轻的女孩。看样子正在享受河边的的宁静。阿离看到她的时候只是斜视了一下,然后装做刚才什么事也没有一样,认真的对我说:“对不起阿进,我得回去了,村里什么样的人都有,一会被人看到了指不定要怎么说我们呢。”

“我看我也要回去了,还有事呢,不过我们还会再见面的是吗?我想多听听老朋友生前的事,刚刚你可还什么也没说呢。”我道。

阿离道:“见面,当然,我们当然还会见面。”

我道:“好的,那就这样。”

阿离又瞄了河边女孩一眼,就头也不回的走了,我怎么觉得这件事和这个河边女孩也有联系一样,但我不可以没头没脑的过去搭话,所以站了一会,就回东哥家了。

在回来的路上,我发现有些村民很喜欢偷偷的观察我,好像想确认我是某人一样。

晚上,我把明天要回家的事和东哥说了。东哥倒没什么特别的反应,却突然说了一句话,让我感觉很奇怪“我怎么看你都觉得有一点眼熟,就一点点,可是想不起来在哪见过,一开始还不会……”

这就怪事了,这又关我什么事了?但我认为这没什么,有可能是错觉,也可能他见过长的像我的人吧。

现在,因为昨晚没睡好,实在累的不行了,而且今天一整天遇到的事情都不是什么开心的事,所以我很想好好的躺下来,能睡就睡,不能睡也可以整理整理思路,想一想关于阿元的一切。

想到阿元已经去我家找我了,越发觉得困惑:他到底想要我做什么?他那个怪妻子?唉,都是一些什么事啊。想到这里,我脑海中又浮现了在阿元的画室中到的油画肖像和他的“妻子”

但是,印象有点模糊,这好像是我一向都有的毛病,总记不太清楚所看到的物事,我一直认为是长年的生活不规律,饮食不定餐和经常用电脑,平时少运动导致身体处于亚健康状态。当我很认真的在注意一样东西的时候,往往会对其他的东西全部忽略,比如我现在居然很搞笑的在想,当时我遇到阿元的妻子的时候,她是怎么“站”着的,这么说好像有语病,可我现在的确只能这么考虑问题,站着当然就是站着,但我却只注意到她的脸,而没注意到她身体的其她部位。比如她是不是站着,或者是别的什么方式出现在我面前…?想到这里,我居然有点心里发毛,我甚至不敢确定我是不是真的和一个那样的人说过话。

还有一件事,为什么那么巧,我刚进阿元的画室的时候,我确定里边真的是没有人的,一点生气也没有,可当我看到画之后,我就一直想要见到画中人,然后,她就真的出现了?就好像情节可以由我自己安排一样。

我现在已经是躺在床上的了,想这些问题的时候,我的眼睛是闭着的,因为我已经困到一闭上眼睛就再也不想睁开的地步了。

可我的大脑却一点也不让我睡,它一直在转,浮现出来的东西也越来越多,我没法停下不想。接着,头越来越重,全身失去了知觉,然后,我感觉自己在“往下坠”……

我当然没有真的往下坠,只是感觉而已,慢慢的,大脑的思维开始模糊,换之的是一种非常放松的状态。我甚至很喜欢那种往下坠的感觉,它真的让我无比的放松。现在是很安静的,可我却觉得大脑里边有一个嗡嗡嗡的“声音”,它不是来自耳朵。也不是真正的“听到”。而是像有一种信息在告诉我,我大脑正在嗡嗡的“响”。

就算是到了这个时候,我还是有点清醒的,我能想事情,想我正在睡觉,而且我快睡着了,然后我希望坚持这样下去,慢慢沉醉,快点睡着….

但是,当我慢慢意识开始模糊到我以为我睡着了的时候,我不知被一种什么东西给惊醒了,我甚至说不出来是我潜意识里记忆的吓人的声音或者画面还是我自己思绪创造出来的东西吓到我了。总之我突然好恐惧,恐惧到好像全身都在发抖,更加可怕的是,我发现我居然全身动弹不了,也就是说,不管现在是什么东西威胁到我,我都无能为力。

就这样,持续了大概几秒钟,我此时多么希望有人打我一下,让我彻底的醒过来,因为恐惧感在加剧。

突然,我耳边响起了一个声音,我很清楚,这次是真正的声音了,一个我分不清男女老幼的声音,那个声音在说:“为什么?为什么?到底为什么?让我看看你的内心世界,让我知道为什么!”

天啊,我也想知道为什么,为什么我现在会这样,是谁在和我说话?干吗要问我为什么?

恐惧感慢慢的消退,我感觉自己慢慢有了知觉。突然,我的眼睛很迅速的就睁开了,而且奇怪的是,居然不困了。

现在,我反而没有了刚才那种杂乱的思想,头脑清醒了许多,然后我想起了刚才那个声音,它好像是我熟悉的声音?对了,就像阿元的妻子的声音。然后仔细想了一下,那个声音不太像是一个女人的声音,也不像男人的。或者说,我只注意到说话的内容,却忘记注意音色了。

不知怎么的,明明刚才很困的我,现在却好想再去见一见阿元的妻子,问清楚所有的事情,尽管她可能是个疯子,而且这种欲望越来越强烈了。

强烈到我现在就想起身去找她。然后,我居然真的坐起来了,我甚至不在乎是深更半夜。连白天对阿元家的恐惧感也没有了,只想快点进去。

我站了起来,却发现原来我睡觉前连衣服也没脱,这倒省事,于是我真的开了门出去了,也不跟东哥说一声,就好像他从来没存在过。

外面好暗,我感觉自己身处在一幅有着黑暗背景和明亮主体的古典油画中。我好喜欢这种感觉,黑暗衬托出来的光明总是特别的耀眼,而我就是最耀眼的那一个。风绕过我的脸颊;滑过耳旁,像一个嘶哑的声音在低叱。

我走的很急。同时我很奇怪于我为什么对这里的路这么熟悉,才来到这里一天而已就几乎是不用眼睛看也能走到阿元的家。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