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校医的春天

更新时间:2020-08-01 07:38:03

校医的春天 连载中

校医的春天

来源:花生小说 作者:大梦千年 分类:都市 主角:夏天苏若彤 人气:

《校医的春天》为大梦千年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夏天以前是军医,现在在学校做起了校医。他的第一个病人竟然是学校校长。这个校长不是一个年纪大的老头子,反倒是一个年轻漂亮,身材极好的大美女苏若彤。苏若彤和夏天的父亲以前有过合作,现在夏天只想安安静静的做一个医生,但是对于这个具有“鬼医”称号的夏天来说,什么病都不是难事,实在遇到了难搞定的,他就会很感兴趣的去弄明白.........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夏天也没有迟疑,他的手直接摸上了苏若彤平坦的小腹。

在夏天粗糙的指尖接触到苏若彤娇嫩的皮肤时,他明显的听到了苏若彤的一声娇吟。这一声差点没把夏天的弟给叫起来!

卧槽,这个女人真是杀器!

正在夏天有些心猿意马的时候,他手底下的感觉突然有些不大对劲,这让夏天那些想入非非的情绪一下子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这种感觉,好像和白天他摸上苏若彤的小腹的感觉不同!

夏天赶紧让苏若彤把手拿出来,“你快把手拿出来,我给你把把脉。”

苏若彤看着夏天一脸凝重的模样,心底打了个突。她乖乖的把自己的左手给伸了出来,心里却在担心着自己病的很严重。

夏天拿过苏若彤的小手,搭上她的手腕就开始把脉。

苏若彤的脉象和白天差不多,也是平滑细腻,典型的喜脉,可是和白天又有了一些不一样的地方。至于哪里不一样了,夏天却一时半会的说不出来。

现在夏天的心里是很震惊的,苏若彤的脉象和夏天刚刚她的小腹是查探出来的信息都在告诉他,苏若彤是一个那样的女人,但是偏偏苏若彤又不是,这就让夏天觉得很奇怪,可是又无从下手。

“我问你,你真的平时没有和一些男人混在一起?”夏天表情严肃,苏若彤却赶紧解释,那副模样,还颇有一些急切的意味。

“没有!你可以问一下这个小区的保安,我平时的作息很规律,从来没有带过什么男人回家。”说着,苏若彤又看了一眼夏天,“你是第一个。”

苏若彤的样子很像和自己老公解释自己没有外遇的老婆一样,但是现在的夏天却没有什么心思去调戏苏若彤,他现在的所有心思,都放在了苏若彤这奇怪的脉象上了。

对于苏若彤所说的,夏天自然是选择相信的,因为是苏若彤找他过来给自己看病的,夏天也相信苏若彤肯定不会有所隐瞒,但是相信苏若彤的话的话,那这一切就无法解释了。

这么想着,夏天再一次把自己的手按上了苏若彤的小腹,这一次夏天用的力气要比前几次都要大。

苏若彤感受着夏天粗糙的手掌在自己柔嫩的小腹上按压,一排贝齿紧紧的咬着自己的嘴唇,努力不让自己的呻吟暴露出来。

在夏天这按压之间,苏若彤居然感觉到自己湿了!两腿之间传来的明显湿意让苏若彤觉得无比羞耻。

也不知道自己从什么时候开始,就变成了这副样子,夜深人静的时候总是渴望着男人的疼爱,可是因为她平时的自爱和对男人的排斥,所以苏若彤只能在夜深人静里,实在忍不住了的时候,才会选择自己安慰自己。

现在正是晚上,夏天的手又在她的小腹上不停地游走,苏若彤的双腿之间,也早已一片濡湿。

然而夏天却没有发现苏若彤的异样,他的手不断地在苏若彤的肚子上画着一些古怪的图案,夏天总感觉自己好像对于这个脉象还有苏若彤小腹传来的现象有点印象,但是又想不起来到底是什么,这让夏天差点被急死。

终于,夏天脑子里灵光一闪,“这是……该死!”

夏天低咒一声,然后立刻去查看苏若彤的情况。

果然,苏若彤已经美目迷离,两颊也是不正常的潮红色,一张樱桃小嘴在之前的紧咬之下已经变得嫣红,看起来十分诱人。

而苏若彤的领口不知道什么时候变得松松垮垮,甚至连都被了一半,苏若彤的一只小手,还在自己的一只白兔上不断地揉搓着,从她半张的小嘴里,断断续续发出猫叫般的呻吟。

“妈的!怎么这么严重!”

夏天暗骂一声,虽然春色当前,但是他从来不会乘人之危。他赶紧从自己手臂上绑着的银针包里抽出三根七寸长的银针,齐齐的扎在了苏若彤的额头上,硬生生的封住了苏若彤的感官,把她从欲望的深渊里面硬生生的拽了回来。

苏若彤慢慢的清醒过来,看见自己的样子,一张小脸顿时变得煞白。

完了,自己这副浪荡的样子被夏天看见了,他肯定以为自己是那种不堪的女人了。苏若彤闭了闭眼睛,不敢去看向夏天。

“我问你,你是不是晚上经常会这样?”夏天严肃的问道,“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我可能知道你的病是怎么回事了。”

见夏天似乎并没有介意自己浪荡的样子,苏若彤小心翼翼的睁开了眼睛,问道,“……我是怎么了?”

“你的症状和我在一本古医书看见的一门蛊术很像,这种蛊术叫做合欢蛊。顾名思义,中此蛊术者,一定要和别人上床。但是还有一种特殊的合欢蛊不一样,这种特殊的合欢蛊叫做公母合欢蛊。公母合欢蛊一共有两只蛊虫,一个是公蛊,一个是母蛊。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身体里面被下的这个,应该就是母蛊。”夏天对苏若彤解释道。

夏天猜测这个公母合欢蛊可能是爱慕苏若彤的人下的,因为母蛊能改变人的体质,让女人变成最不堪的样子,而到时候下蛊人再自己吃下公蛊,那么被下母蛊的人只会循着本能去和下蛊人交欢,而且会越来越离不开下蛊人。

这么阴毒的蛊术,夏天已经很久没有遇见了。其实要不是今天见到了,夏天可能以为蛊术已经失传了!

“那……还有的救吗?”苏若彤听着夏天的解释,心里已经大致猜到了这个公母合欢蛊的用处了,而苏若彤此时最关心的还是能不能治好。

夏天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看着苏若彤道,“很麻烦,要是最后治不好,可能就会被蛊虫反噬,全身溃烂而死。”

苏若彤被“全身溃烂而死”这几个字吓到了,她结结巴巴的问,“那……那我只能这样了吗?不治的话我最后会变成什么样?”

夏天看着苏若彤脆弱的样子,不禁有些心疼,安慰道,“如果不治的话,你最后会玩去沦为欲望的奴隶。但其实也不是完全没有解决的办法……”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