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此情莫被浮生误

更新时间:2020-08-01 07:43:00

此情莫被浮生误 连载中

此情莫被浮生误

来源:落初 作者:昔浣 分类:都市 主角:白为霜封信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此情莫被浮生误》是昔浣最新写的一本都市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白为霜封信,书中主要讲述了:正青春抬手起鸿鹄,方岁月落笔诉情思。一个是青梅竹马,一个是缘分相加,一个恨世事不相眷顾,一个怨情薄无以共天涯。谁道是情书原本无红线,却原来往昔千里正相逢。孰对孰错?孰是孰非?不过是梦中倩影,水月无痕。一个是心相动,一个是心相静,谁问我情为何物,何以许,他却妄自无凭苦自嗟。只愿此情莫被青鸟误,浮生莫向独孤家。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当视线交融那那一刻,白为霜恍若失了魂般,仿佛王心桐眼里有着什么东西牵引着他。

王心桐也觉得这个人身上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不过想到这里是后台,众人还在,便移开了目光,不在看着白为霜。

当王心桐目光移开后,白为霜眼神一黯,随即也注意到了这个场合,便调整了过来说道:“真的吗?那多谢学姐了。学琴的地儿叫什么,里学校远吗?学费多少?”“学费,是了,还有学费,一定不便宜,不过一个月兼职应该就足够了,等回家后为蒹葭弹一曲时,她肯定很开心。”想到这儿,也不在多想了。

“叫做碧梧琴馆。就在古城,开回不过一个小时。学费的话,不算贵,一般2000一个课程,一个课程12节课。不过,我带你去的话,能优惠500哦!”看着白为霜期许的眼神,王心桐一时兴起,便如此回答。

“好的,谢谢学姐,到时候我联系你。你的联系方式是?”白为霜感激的答到。

“行,群里有我的QQ号,枕琴听雨就是我。回见。”说罢,便背上早已收拾好的古琴,转身而去。

白为霜看着她离去的背影,古琴和汉服相得益彰,如果腰间挂一壶酒就好了。想到这儿,只见社长朝他走了过来。

“社长,为什么感觉这个学姐好冷啊。”白为霜对过来的社长问到。

“冷?那是你没见到她更冷的样子,我觉得她对你似乎不一样哦!如果你能把这朵冷梅摘到手,那就好了!”说罢,只见社长笑了起来,便指挥着后台的清理工作去了。

“额!……”白为霜苦笑了一下,我有了蒹葭了,哪儿能有别的想法。说罢也离开了,他还得考虑学费的问题。看来这个月别想休息了。不过这个月还剩一半了,找朋友借一点吧,边学边兼职,这样可以学的更多。于是拿出手机给何时了打了个电话。

“喂,时了,你手头宽裕吗?能借我一千元左右吗?”

“我去,你干嘛,借这么多,是不是包养了啥小三小四的。我可警告你,你有了蒹葭了!……”

“想什么呐!我是那种人?只是想去学古琴,等回来给蒹葭弹一曲,你可得保密啊!这是我准备的惊喜。”没等何时了话说完,白为霜便打断了他的话语。

“额,这个……唉,学费总共多少?”话语中,似乎何时了犹豫着什么。

“1500。”

“行,一会就给你打过来,好好学吧!”

“谢了,兄弟。”说罢便挂断了手机。这是已经晚上九点了,一阵冷风吹过,白为霜感觉清醒了很多。

不一会儿,1500元就到账。学费是没问题了,那就联系学姐吧。查了查群里的人,找到了“枕琴听雨”这个ID,原来学姐是辽宁大连人。

加了好友,确定了明天就去古城,南门集合。K3路直达古城。似乎一切都轻松了,躺在床上的白为霜松了一口气,却不知道学琴的困难。

白为霜环视了一眼,寝室里还有两个人没回来,程远帆又去约会去了,另一个李忆似乎整天神出鬼没了。下铺的秦超然正和朋友打着电话。

“……是啊,军训把我们坑得,都不想说了,对了,我班啊有一个人,在练方阵的时候,可搞笑了。

教官对他说,回答之前喊报告,听明白了没有!

听明白了。

教官一愣,又重复了一遍,回答之前喊报告,听明白了没有!

听明白了。

教官又重复了一遍。我说,回答之前要喊报告,听明白了没有!

听着我们的笑声,他才反应过来,喊到:报告,听明白了。

……”

白为霜听到这儿,不禁一愣,也偷偷笑了一下,叹到“这个程远帆,这个呆子!”然后翻开一本《理想国》看了起来。

到了第二日约定的时间,白为霜一早就到公交车站等候。一直到约定了时间,王心桐才刚好过来,她看了一眼白为霜,并没有说什么。

不一会儿,K3路公交车来了,王心桐对着白为霜说了句,“走吧。”

白为霜才当下用来掩饰尴尬的手机,先一步上了车,投了两个人的车费,便找个靠窗的位置坐下。

王心桐也跟着坐在了他身后。白为霜似乎觉得有一双眼睛在看着他,让他感觉很怪异,却也不好回头,也找不到什么话题,从不怯场的他,这是竟只能看着窗外的风景,默默无言。

王心桐仔细打量了一下白为霜,1米七几的个子,修长却并不显瘦,一身亚□□风长袖,就那么安静看着窗外?安静?和我一样?或许我算是安寂吧。见他没有找什么话题聊聊,也不多想什么,就闭目养神了。

窗外是一条河,整条道路基本与河水平行。北方的河都不算宽阔,能很清晰的看到对面的景色。今天天气还不错,竟然还有人放风筝。草地也渐渐暗黄了,不过能躺着睡一觉,也很不错啊。白为霜看着车窗外,如是想到。

不一会,公交车方向一转,前面不远处,就依稀可见古城的轮廓了。或许前几天下过雨的缘故,可见度清晰了许多。一路上,白为霜给认真记着一路上各种路标和各种建筑场所,他喜欢给自己构建一幅地图,至少不会迷路。

真是半小时的路程,王心桐便提醒白为霜下车。下车后,带着他顺道左转,进入了古城的城东大街。

白为霜只见右手不远处一块魏碑字体的牌匾挂在一栋小楼门口,牌匾上写着“碧梧琴馆”落款却看不真切,也没人出是什么字。一进门,便是一块巨大的屏风,四扇屏风画着梅兰竹菊。还没来得及多看,就听见王心桐在向一个人问候。待他凝神看去,原来是以为老人,在一旁的小隔间内喝茶,花白的头发,留着山羊胡子,祥慈的面庞让人不禁生出亲切感,精神抖擞的目光。

“老师,这就是我昨天说的要来学琴的学弟,他可是我们社团的人才呐,你可得优惠点。”只见王心桐随意的坐在一旁的空椅上,一脸微笑的和那位老师顺着。

“学姐竟然会笑,平时一脸冷意的她,好美!这位老人是她老师吗?”想到这儿,听到学姐说自己是“才子”心中顿时窘迫起来。竟有着拘谨,然后郑重的说道“老师您好,我叫白为霜,想向您学习古琴。”

“为霜?蒹葭苍苍,白露为霜,好名字。坐,随意一点,不要太拘束。”老人依旧含笑的仔细打量了他一眼,然后对王心桐说道,“行,我收下了,不过,这么久了你才来看看我这糟老头子,竟还是来送个学弟来学琴。”

“哪儿有,就算没他,我也会来看您的,老师你也不老,才年芳十八呐!”王心桐嗔道。

白为霜看着二人的交谈,一时间竟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坐也不是,站也不是,最后看着王心桐的示意,才坐在了王心桐下首处。

只见哪位老人起身换了个位,刚好坐在了白为霜的对面,然后对王心桐说:“来,给我泡杯狮峰龙井,好久没喝到你泡的茶了。”

王心桐便坐到了主位上,熟练的清洗着茶具,在椅子后的木箱子第二格翻出一罐茶叶,正是狮峰龙井,熟练的动作,优雅的姿势。看得白为霜也想试试了。不一会儿,就用公道杯将泡好的茶从右往左依次倒了三杯。

白为霜只见一寸大小的白瓷茶杯倒着三杯七分满的茶水,汤色碧绿明亮,见两人都端起茶杯,他也学着王心桐的动作用大拇指和食指握住茶杯口下方,用中指撑起茶杯底部。也学着闻了闻茶香,竟香馥如兰,呡了一口,滋味甘醇鲜爽。原来茶这么好喝,比平时喝的什么康师傅,统一之类的茶饮料好喝多了。

喝茶间,在王心桐的协调下,白为霜和老师交谈了许多,原来老师名叫杨之琼,是属于泛川派的传人。和老师商量好后,以后每周三下午和周五下午来学琴。

最后王心桐婉拒了留下吃晚饭的邀请,便和白为霜离开,然后到下车对面候车了。

“谢谢学姐,以前不知道,原来喝茶还有这么多讲究,琴曲的流派也有这么多区别。难怪你的《渔舟唱晚》弹得那么好。”白为霜认真的向王心桐道谢。

“不用谢,我只是来看老师,顺道带你过来而已。以后要学的多着呐。”王心桐不温不火的回答着,看来离开了琴馆,她又恢复了那冷若冰霜似的模样。

“好的,以后还请师姐多多指教了。”白为霜说罢,见王心桐没有再说话,便想着,这学期至少把《凤求凰》学会,可怎么给蒹葭弹琴呐?古琴还得解决,算了,船到桥头自然直吧。

于是,白为霜开始了学业,学琴,兼职的各种奔波中。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