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青山佛风医泪香

更新时间:2020-08-05 06:59:06

青山佛风医泪香 已完结

青山佛风医泪香

来源:落初 作者:闫柯君 分类:都市 主角:白云仰泳 人气:

《青山佛风医泪香》是闫柯君写的一本都市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青山佛风医泪香》精彩章节节选:我为什么写这个呢?因为这里有人在哭,有人在笑,最后哭的人笑了,笑的人哭了。所以写这个,尽管不好看,像《哈泽·穆拉特》里的牛蒡草。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王允和胡舔谎称院里开会刚走,诊所里病号便满了员。张博逐一诊断,望闻问切加叩触望听。

一个闽音杂加着普通话的男人在张博诊脉袋前坐下。

“感觉那里不舒服?”张博问,手搭在了他的寸关大上。

“我中奖了,小腹痛。小便流白白粘粘的。”闽男人笑嘻嘻的说。

“几天啦,怎么不注意,要戴套的。”张博一边说一边开方。

闽人所说的中奖就是找小姐做那种事传染的。

“戴哟不舒服,花一百元太可惜的哟。”闽人嘻笑着。

“包夜一次多少钱?”旁边的李易擦了一句。

“六百。你去过没去过了?”闽人很有精神,兴高采烈起来,他好象找到了知音。

“我,天天去。”李易忽悠。“我怎么没见过你。”闽人说。

“晚上十二点去。”李易说。

“那花钱太多喽。”闽人摇着头说。

“我们免费。”李易很鬼。

“哦,可能是真的。你们免费给她们治病。她们免费让你们嫖喽。”闽人推测着说。

“现在不去了。”李易说。

“为什么?”闽人提出疑问。

“公安局天天来抓,抓住罚五千,还要拘畄半个月。”李易警告他。

“可不,那次***我就被抓去,罚了我五千块。”闽人也会骂人。

“李易,你去给他做个青霉素试验。”张博开至方,李易过来接过,闽人跟着他去了。

闽人刚离开,一个女患者又坐到了张博的诊脉装前。张博给她号脉。

女患者长得唇红齿白,修过的眼睫长长而好看,有点迷人,当睁眼闭眼时,确实很动人。披肩发,红T恤,短裙长袜红凉鞋。

张博看了看她面部气色,此女并没什么大病:“伸舌头。”

此女张开红唇,吐出香舌,舌体红润,舌质略厚,一指定脉,脉略弱滑,手分眼睑,角膜动脉微曲而赤淡。

“白带增多了。”张博问她。

“是的,白带异常略有点味。”她有几分羞涩。

“开点口服的药,再拿点外洗的药就可以。”张博边开方子边说。

“我这病重不重?”女病患问。

“不重,但必须治疗。”张博说。

“我这病怎么一回事,什么情况下才引起白带异常。”女患者问。

张博笑了笑,和蔼的解释说:“引起白带异常的原因大概有七种。第一种是慢Xing盆腔炎,第二种情况是白色念珠菌感染,第三种呢**滴虫感染,四种是宫颈疾病。还有三种原因,分别是萎缩Xing**炎,病原体感染,滤过Xing病毒感染。而你这种情况都不属于,是中医所说的气虚带下,不能按以上推论。”

“张大夫,你真行,城里很多医生都用异样的目光看我,其实我还没结婚。我这种情况在网上咨询过,远程坐诊专家团也是这样说的。”此女说话时有些委屈的样子,她现在才明白,姑娘家也有妇内科炎症。

“我叫刘一红,来东村同学家来玩,家住汶县城关。”刘一红很高兴,好象找到了知音,其实刘一红说了假话,她家本就是东村的,只不过在汶县开了一家会馆。刘一红又说:“开药吧,本来是想咨询一下,目的不想拿药,东村的同学说你医术很厉害,我就专门过来试一下。”

“空有其名,不过,对常见病还分得清的。”张博不好意思最怕别人赞扬自己,当面赞扬更尴尬。

“你们乡医生直不简单,没有仪器,连踢带打,凭实战经验就能把许多疾病拿下。”刘一红飞了一个迷人的眼色,接过方子,见上面写道:大枣十枚,每日三餐米粥食之。刘一红笑了,象梧桐花一般的笑,她向张博打了一个飞吻,拿着方子跑出诊所。张博闹了个大红脸,美丽的飞吻。

诊所里又来了几个男人,一个断手的矮胖子说,:“我们打补,”

“打什么补了?”张博笑着问。

“太疲劳了,打参麦黄芪脂肪Ru三种。”矮断手说。

张博飞笔开了方子,矮断手拿走。

李易也去了病房,因为病号太多,他二人即做护士又做大夫。张博本想去病房忙,又来了一位七十多岁的男人,他面色白净,胡须银染,眼睛里闪着光辉,精神闪烁,很绅士风度,张博一见,忙起身。

“老前辈,老大哥,请坐。”

“好嘞,”也不谦虚坐在张博对面的椅子上。

“孟大哥,有事?”张博问。

“孙子肠炎,过来拿点药。”孟大哥说,其实他叫孟哥。

“退出啦?还干不干?”张博问。

“干这么多年,国家连点照顾没有,又赚不到多少钱,上边还要交钱,什么验证费,换证费,卫生费,消刹费,居然还跑出来个地税。”孟哥遗憾中有不满。

张博和道,下村的孟哥祖上也是医生,也是武术世家,解放后从一九五〇年就干赤脚医生,他们那代人也是经过培训的。堪称后辈人的楷模。

“太可惜了。”张博感到可惜。

“不可惜,有过辉煌就可以,想当年大练兵时代,为防病治病,我们上山采药,种药,一年四季背着个急救箱走村串户,預防鼠疫,消灭血丝虫,在头街上架起锅来熬中药,社员同志们不分男女老幼,都拿着大碗来领药喝,预防备种传染病的暴发,非典时期,我们与病员零距璃接触,禽流感的,你我也同在一起投入这没有硝烟的战场。”孟哥回忆着说。

“可不是。”张博颇有同感:“乡医除体温计,血压表,听诊器外,没有什么其他设备,现在还是那样,中成一体,医生护士集于一身。”张博说,他清楚赤脚医生转型乡医这个过程。

“我们由集体,转变为个体,由个体转为股份制,由股份制转为四统一,由统一又转为个体,由个体又转为农合,类似于股份制,病人要求廉价速效,行医用药困难重重,医院用我们的钱来维持这个摇摇欲坠的网底,如此一来,干不干还有什么意思。”孟哥有些失望,说不清楚的失望。

“现只能坚守这个网底,为大众的利益。”

“你们工资怎么发放?"

“没有工资。开个处方国家补充六元,每月国家补偿伍佰元,上边医院还要扣去一百二,办公费,单据,笔墨纸张电费,上边下来检查吃喝全部由我们自己掏腰包。”张博苦笑了一下,多少有点不高兴。

“我早看透了这步棋,在经济高速提升的现代,中国的乡医没名份,没出路,弱视群体一个,干脆改行,去捡垃圾。”

“我们还要交给村里房费,还要提着礼品去看书记,房子坏了自己修,共公卫生,防疫,现在又增加了居民健康档案,高血病人档案,糖尿病人档案等等,我们都要去干。”张博实事求是的说。

“干脆,不干。”孟哥说。

“如果都不干,谁来搞预防?谁来第一个走到老百姓面前?工作总得有人干,总得积极向上。”张博说。

“张博,我不会再加入喽,弄到一块,勾心斗角,当医生当的穷到屁骨,儿娶女嫁还要在社会上穷撑面子,从我不干医生,在家带带孙子。卖了几亩矿山地,箅是暴发。”孟哥笑着说,白胡子都飘摇。

“卖地,犯法的。”张博提醒道。“要说犯法,我们汶县的某些官员才犯法,下至小组长,上至乡,县早已中饱私馕,村书记做土地买卖中介人,捞好处,他们那个敢告我,拔出萝卜带出泥。每家每户都以转租的形式卖的。”孟哥神秘一笑。

“卖了几亩?”张博笑着问。

“四亩多,每亩二十七万,一百多万,我们不村有卖三百多万的。”孟哥感叹地说。

“百万富翁。”张博感叹地说:“孟哥,土地被卖掉挖矿山,变成万丈深渊,等开发商一撤走,我们的子孙吃什么。”

“老实人,在存到银行吃利息就吃不完,想那么多干什么。”孟哥很自信,帐算得很好。

张博苦笑了一下,心道:山,大地,是人类生存的根本,吃的,穿的,住的,都是从这里出你却把它给破坏了。

“老弟,人随王法草随风,别太死心眼,仅凭一个人的力量是扶不起来正义的。地,你不卖他卖,劣根就是麻木不仁,包括我在内。没有沉重的敲击是不会觉醒的。也包括我,没有沉重的敲击谁也不会觉醒。”孟哥耐心的对张博说。

“你说的有道理,从现在觉醒也为时不晚。”张博启发的说。

“我知道我明白就可以,只要政府一声令下,监管人员努力执法,人们肯定就会守法。”孟哥说。

“这需要时间,需要肃清**的官员方可成事。所以,只有靠我们自己,自觉杜绝。”张博总有他的理由。

“拿不净的虱子提不尽的贼。现在那些当官的那个不腰缠万贯的调离,官官相互,事事相连,就象腐烂了的一具肉尸,动一下那个地方都会流脓淌水。”孟哥对**的黑暗了解得非常透彻,这个开发区的情况也的确如此。

“那些建厂的老板们占用耕地面积,联合执法大队来了,用钩机将厂房扒倒,是因为老板违法,但过了一段时间又重新再建,并且顺利完成,这么短的时间又变成合法占地,这说明了什么,这说明了法律的苍白无力,说明贪官当道。”孟哥又说,有些激愤,满脸的胡子都在动。

张博沉默了,这些苍蝇老虎何时能消灭掉,还给开发区一片蓝天一座卧佛青山,一河清水,还有百姓的健康世界。医疗阵地这块,这方净土,如何把它完整,如何有一块百姓健康的支撑基石。

“张大夫,我***点滴打完了,请起针。”大学生师燕从病房里走了出来,一丝清新的香气扑面而来,槐花般的幽香。

“马上到,孟大哥,我去拔针。”张博边说边起身走进一墙之隔的病房。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