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当我成了你

更新时间:2020-08-10 06:54:58

当我成了你 连载中

当我成了你

来源:落初 作者:欢喜容与 分类:都市 主角:颜笑夏易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当我成了你》的小说,是作者欢喜容与创作的都市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我们人生中有没有那么一刻,觉得自己的人生糟糕透了,仰天长叹,为什么不可以做像别人那样的人。她是我羡慕的人,我想成为她。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时间走得太快,像指尖的风,这一秒还轻柔的婆娑,下一秒就无处追寻。所以我们每个人都拼命地跑,哪怕无法超越,也不能被抛弃。我们人啊,真的是太害怕落后,太害怕被抛弃了。

高考前的孩子,每个人都像上了发条一样,跟着一张张考卷,一道道数学题,一个个英文字母玩着彼此追逐的游戏。满是倦容,却乐此不疲。

陪在夏易身边的木雪晴当然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这个时候的她,学习已经恢复到了自己的原有水平。一旁的夏易还傻呵呵地拍着她的头说,“大哈呀。你妈给你吃什么药了?变这么厉害!”

在夏易看起来平白无奇的举动,在木雪晴看来是无比亲昵,每次这种时候,木雪晴就嫉妒颜笑笑嫉妒得发疯。这一切都是属于她的,是她夺来的。只是可以一辈子吗?一辈子都当颜笑笑,不再当木雪晴。

“我厉害吗?我还会把你变得跟我一样厉害的。我们不能一辈子都当小孩子,是该好好学习了,上个好大学。要不然,你想要的东西,会变得更加难以得到。”

“哎呀,大哈什么时候这么懂事了。”夏易又揉了揉木雪晴的头发。他自己可能也没有注意到,自己以前是不会这么做的吧。

木雪晴打掉了夏易的手。

“是你该懂事了!还当自己是小孩儿呢!”接着扔给夏易一堆习题,“拿去做,不会了,找我。”

“我怎么可能不会,别忘了,以前你的作业都是我做的!”

“切,是你抄别人的,别以为我不知道!”

被拆穿的夏易不好意思地摸摸自己的头。

“好了,去上课了。”

木雪晴率先离开了阳台,夏易跟在后面,两个人一前一后回到教室,他俩坐前后桌,夏易坐后面。

上过学的都知道班里要是有一男一女多聊了几句天,身边的人就会起哄,更别说像夏易和颜笑笑这种形影不太离的。只是他们这样一起太久了,也没发生什么,最后大家也就觉得再起哄,未免显得自己无趣。

木雪晴是那种每门课的成绩都一样好的女同学,所以她每节课都听得很认真。真的是那种天赋型选手,领悟能力超强。虽说是女生,数理化一点也不比男生差。相反语文和英语倒是需要稍微花了些力气去学。

夏易的成绩也一直是不差的,以前就是想着颜笑在哪个班,他在哪个班。所以考试的时候都迁就着她的成绩,加上他妈在学校当老师,所以他就一直和颜笑在一个班。他妈是全校闻名的重点班班主任林晨,就是带周子遇他们班的。不把夏易弄到他们班,也是想眼不见心不烦。

不过说来也奇怪,这都高三了,林晨也不着急,对夏易基本上是放羊政策。

林晨很喜欢好学生,当然了,有哪个老师不喜欢学习好又听话的学生呢?

所以,林晨这届里最喜欢的就是周遇安和木雪晴。木雪晴走的时候,林晨确实有些惋惜,但是还好,还剩下周遇安,这个状元苗子。

自己的儿子夏易,真的是和他爸一样样儿的,不学无术。在家里,她不敢说,因为,每次说两句,父子两就合起来对付她,说她是老师当惯了,眼里只容得下好学生。这时候,别提林晨有多后悔自己生的不是女儿。所以林晨挺喜欢颜笑的,觉得这孩子,有着女孩子该有的天真烂漫,古灵精怪的,而且很善良。

她和老公很乐意成全这对青梅竹马,虽然知道很多事情都得靠缘分。

有时候可能她自己也不是有意的,在家里提起周遇安,说这个孩子成熟懂事,以后必成大器。虽然每次在这个时候老公夏时会及时打住,但她不知道这个让夏易在心里,恨死了周遇安。但是天下父母都一样啊,林晨也只是个普通的妈妈啊。

夏易的老爸夏时真的可谓非常开明了。小学的时候,夏易老揪前面女同学的小辫儿,,老师请了夏时来学校反映这个问题。

“那个女同学很漂亮,很可爱吧?”夏时问老师。

“对啊,怎么了。”

“这臭小子八成是喜欢人家小姑娘了,所以想引起人家注意。老师你放心,我会告诉他,应该怎样追小姑娘,这样会把我儿媳妇吓跑的!”

“那行,谢谢老师了,我要回去好好教育我家臭小子了,老师再见啊!”说完就站起来转身离开教室。

留下老师一个人在办公室里思考,开始怀疑人生。

回到家,夏时乐呵呵地对林晨说,“咱家臭小子不错啊,开始喜欢小姑娘了,老揪人家小辫儿,不过这样不好,回来我得说说他,这样我儿媳妇儿就没影了。”

“老师找你去说什么了,你竟说些不着调儿的话。”其实林晨早已习惯了这样的夏时。

“老师就说的这事儿啊,哪里不着调了,要从小教儿子如何正确的讨女孩子喜欢。”夏时一本正经地说着。

“你还是算了,也就当年我看你可怜才和你在一起的,那可是舍己为人的精神。”林晨说这话来,脸上的神态和在学校里完全不一样。

“哈哈哈哈,那还不是我厉害,可怜的让你喜欢。”夏时掩不住的骄傲。

林晨知道,嫁给夏时是多么难得的幸运。这么多年,他无论在外面工作多么忙,多么累,在家里都不提工作上的事情。帮她做家务,陪夏易玩儿。她当年的朋友中,离婚的不在少数,也有很多勉强维持着岌岌可危的婚姻。

你在想什么呢?夏时拍了一下林晨肩膀。

“老公,嫁给你真幸福!”林晨挽着夏时的胳膊,一副小鸟依人的样子说。

夏时搂着林晨肩膀,吻了一下她额头,“那就好,我就怕你不幸福呀!”

夏易放学回来撞见这一幕,“你们在干嘛?”

“我在抱我老婆啊,有了你以后,都没好好抱过我老婆了。”夏时说完,叹了一声。

“哦。”夏易转身要离开。

“臭小子,你别走,老爸要跟你来一场男人间的对话。”

他们爷两儿坐在沙发上,面对面,夏时看了夏易30秒看得夏易直发毛,气氛相当严肃。

“谁家的小姑娘啊,什么时候带回家看看。”

“什么?”夏易不明觉厉。

“就是你揪小辫儿那个女同学,爸爸告诉你,你是男子汉,不能欺负小姑娘。喜欢人家不是这样追的。”

“什么啊,谁喜欢她,鼻涕虫。”夏易嘟着小嘴说。

“你还给人家起外号,臭小子,你这样可别指着她会喜欢你。”夏时露出过来人的微笑。

“爸,你真八卦!”

“臭小子,敢说你老爸八卦。”夏时拍了一下夏易的小脑袋。

“妈,管管你老公,他老拍我脑袋。”夏易冲着林晨喊。

“夏时,你又欺负我儿子。”

没错啦,夏易就是在这样轻松愉快,和睦有爱的氛围下长大的孩子。

这是木雪晴多么羡慕的事情。

木雪晴第一次见夏易是在林晨的办公室里,她去抱作业。这也是她第一次知道,林晨有个儿子,跟她同级。

“夏易你别在外面打架了,给妈妈留点面子。”

“哦。”

“最近是不是没好好吃饭,都瘦了。”林晨婆娑着夏易的背,那个昔日拽着她问,“你喜欢爸爸,还是喜欢我”的小男孩不仅身高已经高过她,他的决定也已经不是她可以帮忙做的了。

“没有,我早餐吃两个馒头,两瓶牛奶,两个鸡蛋。是长高了,看起来瘦了。我挺好的,整天在你眼皮子底下,你有什么不放心的。”夏易说完,搂了搂林晨肩膀。“好了,妈,我走了啊,你也注意休息。”

夏易拎着校服外套走出办公室,林晨盯着他的背影,过了一会儿才回过神来。

“雪晴,最近学习上都挺好的吧。”林晨问。

“都挺好的,谢谢老师关心。”

“雪晴啊,你真懂事,但是你太懂事了,老师总是有点不放心,你该有一般女孩子该有的轻松快乐。”

林晨这戳心窝子的话,让木雪晴鼻子一酸,差点掉出眼泪啊。这么多年,她听到的都是,“你没有妈妈了,自己要懂事。”自己也懂事习惯了,独立习惯了。

“嗯,我知道了,谢谢老师!”木雪晴还是保持了自己一贯的成熟懂事。

“哈哈,我管不了你们这些年轻人了,我连自己的儿子都管不了。你有事需要帮忙可以跟我说,我是希望你们都能好好地长大,不需要成熟的像个大人,快快乐乐就好。”

“老师可谓很开明了,放心,我很快乐的。您是一个好老师,也是个好母亲。”木雪晴说的是真话,没有任何拍马屁的成分。念书这么多年,见到的老师也不少了。

“这话真是让我开心不少,谢谢你了。”林晨弯起嘴角,露出浅浅的酒窝。

“我这是由衷的话,您不用说谢谢。我还有课,先走了。”

木雪晴出门后,林晨接着在批改作业。

看到周遇安的作文,周遇安的作文不同于一般男生他写的很细腻,如小桥流水一般。一般男生都擅长写议论文,他却是记叙文写得更好,所以这也才是她比较欣赏周遇安的原因吧。

木雪晴的作文议论文写的比较好,多是引经据典,有理有据,冷静地不太像这个年纪的女孩子。因为之前了解过她家里的情况,所以她刚才对木雪晴说了那番话。

走出办公室的木雪晴脑子里想的都是林晨的那个儿子,她很好奇林晨这样的母亲怎么会生出这样的儿子,他不属于这个体制,但又在这个体制下活得怡然自得。她还想见见这个人,她很羡慕他,他看起来要比自己潇洒快活的多。

夏易老早就知道木雪晴的名字,和周遇安一样,是老师眼里难得一见的品学兼优的好学生。林晨在家里偶尔也会说起,今天这次相遇,让夏易惊艳,特么还真是个美人!冰美人!长这么漂亮,却只知道学习,确实是可惜了。夏易暗自惋惜。

高中的学校很小,从一个班到另一个班门口的距离可以用脚来丈量,从一个人到另一个人的身边却是要翻山越岭,漂洋过海。

一个星期过去了,木雪晴也没有再见到夏易。

在饭堂吃饭的时候,在操场跑操的时候,木雪晴时不时会用眼睛扫一下周围,像是雷达在搜寻目标,再去林晨的办公室,都会提前整理一下头发。

她开始留意他,留意他的成绩,留意同学们在说起他的时候,是怎样的表情,用了些什么修饰语。在心里刻画出一幅他的素描,然后一点一点加上色彩,到后来变成动图,最后变成有声音的小短片。

这天中午第四节课是体育课,木雪晴在和同学练习排球,砰一声,只见橘红色的球体越变越小,越升越高,又逐渐变大,最后落地,沿着地面平缓地滑动,穿越了半个球场,停在了围墙边。

木雪晴跑过去捡球,拿到球,捧在手里,嘴里说着:怕是连你也想出去吧。

正准备回去,这时她看到墙角那里有人,细看发现夏易。他在那里干什么?翻墙逃课?木雪晴怀着好奇轻轻靠近,夏易已将一脚踩在墙面上的凹处,下面准备借力一跃而起。

“夏易,你翻墙!”木雪晴也没有用很高的分贝,但~~~

“砰!”眼前这个高大少年成功摔成了狗熊。

然后用了三秒爬起来,看到木雪晴才松了一口气,“原来是你啊~吓死我了。”

“还有你害怕的时候,真是没想到。”

“原来我在你心里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英勇形象,那这下惨了,形象毁掉了。”夏易一边说着一边外起嘴角,两只手在身前拍了拍,腾起一圈圈尘雾。

听到这话倒是让木雪晴不好意思了,这是不是暴露了自己一直在观察他。

“哈哈,所以这位英雄你在这里做什么呢?为丰功伟绩做准备吗”木雪晴借坡下驴。

“这都看不出来吗?跳出牢笼,争取自由。”夏易说完转身,用手摸摸墙,准备下一番进攻。

“你翻墙,不怕我举报你。”

“你不会的。要不然现在我已经在教务处了。”夏易露出早已洞察一切的笑。

夏易右脚蹬在墙上的凹处,右腿使劲儿,双手借力勾住墙头,左脚向上再是一蹬,纵身一跃,跳上墙头。

“再见了,木美人,这下你没有证据,举报我也没有用了。”

接着就听到夏易吹着口哨踏着欢快的步子远去。

这个家伙。木雪晴念叨,却也是没有办法。夏易是她之前从未见过的那类人,她不知道如何和他相处,期待与他的见面,但每次相见,她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做些什么,才能让眼前这个男孩子愿意和自己好好说说话,哪怕是就这样允许她默默看着他也行。她怕他一旦知道自己的心思觉得自己是变态,又或者他不喜欢和自己说话,被自己注视。

想到这里,木雪晴用双手摸了一下自己的脸,“为什么这么烫?天哪,我这是怎么了?”

“我是喜欢上夏易了吗?”

“就算是,那不也挺好的吗?”

木雪晴自问自答。

木雪晴把自己手里的排球向空中一抛,球在自由落体运动后回到她的手中。她抱着球跑回排球场,再次把球仍向空中,用手肘用力一击,球再次回到空中。

木雪晴觉得这球就像是幸福,不可能永远握在自己手中,能每次在它朝自己过来的时候稳稳接住,就是幸运。

夏易溜出学校来到一家“至尊网吧”,开始打游戏。他也不是觉得游戏好玩儿,就是学校太不好玩儿了,每天遇到一样的人,可能每次见面说的话都是一样的。他能保证的就是尽量在他们中间维持一个还不错的形象,他不知道这样的生活日复一日有什么意义?他甚至不觉得生命有意义,但他很感谢生命给予他的家人和朋友,他不知道该做什么?但他愿意照着他们想要的样子去努力活。

他知道活着没有什么意义,但他不能去死。

在游戏里,他可以不用去思考生命,生活。因为游戏没有生命。

有时候他也想,为什么人要是人呢?人为什么不能做空气,水,或者是泥土?又或者说,人与他们之间根本没有区别,他不知道,想也想不明白,他知道,生而为人,自己无能为力。

做人又有什么不好呢?也会在这样问自己。

他有夫妻和睦的爸爸妈妈,而且他们很爱自己,虽然他有时候受不了他们表达爱的方式,他也知道,他们根本一点也不了解自己。但他丝毫都不怀疑他们爱他。

他还有颜笑笑,他想到这里嘴角弯起一个对勾。这个大哈,总以为他很傻,但其实他什么都知道。他知道自从周遇安出现在她的面前,他认识的大哈就变了,她变得不再像以前那样没心没肺地捉弄他,然后站在一旁开怀大笑。她变得会在人群中找寻,她变得会开始否定自己,她变得小心翼翼。

这些他都知道。只是她以为他不知道。

在她的眼里:他只是她从小到大的一个小跟班,小时候喜欢欺负她,长大后经常被她欺负,头脑简单,四肢发达。

但这些都没关系,这样就挺好的。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