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极品兵王在花都

更新时间:2020-08-10 07:04:06

极品兵王在花都 连载中

极品兵王在花都

来源:微小宝 作者:昆仑墟 分类:都市 主角:杨鹏牛仔 人气:

主角是杨鹏牛仔的小说《极品兵王在花都》此文是昆仑墟原创的都市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杨鹏一觉醒来,发现自己身边有个女人,正在占自己便宜,于是故意装睡,等爽过之后才突然睁开眼睛,这才得知原来她是照顾自己的小保姆苏晓晓。 而他此刻也不再是那个征战沙场的兵王,反而成了柳家的姑爷,有了个如花似玉的老婆,至于其中有什么隐情并不知道。...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杨鹏统计了一下搏击训练的人数,除去还没有到的六个,今天到场的总共十人。 刘虎的走自然留下了一些隐患,在已到的学员中,就有两三个有情绪上的抵触,尤以“黄公子”表现突出。 看着册子上的名单,杨鹏终于知道黄公子原名叫黄猛,会员费每个月就交了五万八,比别人足足多出了两万左右。难怪这个富二代不鸟自己,想必刘虎还在的时候也没少受这公子哥的气。 “你,你,还有你,你们三个过来,我今天教你们攻防练习。” 指着三个情绪最为波动的男孩子,杨鹏示意他们到训练场中心来。 “攻防练习刘教练在的时候训练得多了,我想学些新的东西。” 黄猛双手叉腰,眼睛瞥向另外两个男孩。这两个男孩看上去比黄猛还要小一些,年龄都在十八九岁左右。听到指令他们同时看向黄猛,以征求他的意思。 “是啊教练,以前刘教练在的时候就教过我们很多攻防练习,教点别的吧。” 其中一个男孩应了一声,声音却有少许颤音,很显然,他昨天应该目睹了杨鹏和刘虎的决斗。杨鹏从两个男孩的眼神看出来,这两个男孩定是这公子哥的小跟班。 “每个教练都有一套属于自己的训练方法,你们如果想在我这里学习,就特么少废话!” 杨鹏大声呵斥,诣在一举将这三个刺儿头震慑住。对于这样的公子哥,如果不施以颜色,以后自己说出来的话还有什么威力? 在场的大多亲历了昨日的决斗,是以都慑于杨鹏的功夫,特别是菲菲一行,除了崇拜,更多的是畏惧。 黄猛本是市里某高层领导的独子,其父叱咤一方,对儿子是特别宠溺,放手心怕冷着,含嘴里怕化了。 生在蜜罐子里,黄猛怕何时受过这等窝囊气,来全市最好的健身会所,一来自己酷爱搏斗,二来是看中这里美女如云。 就连刘虎也不敢对自己大小声,这驴货到底是谁,难道他不知道小爷的身份吗? 攻防练习一般是二人一组,在不接触的情况下按照攻防的实战要求进行练习。可规定只做单招进攻,逐渐过度到连招进攻,战术也由单一的逐渐过度到组合。 既然这公子哥不把人当回事,何不让他尝尝苦头! 黄猛正想发火,脑瓜子溜溜一转,继而语气平和地说道:“教练,训练攻防倒是可以,不过……,我想我们三人一起和你对练可以吗?” “好,当然可以!” 黄猛表面看似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柔弱公子,实则从小便打架斗殴,跟了好些打黑市拳的高手学了些东西,再加上有个权倾朝野的父亲,是以平日里如螃蟹般横着走,欺男霸女,根本没几个人敢惹。 仗着有点功夫底子,又有两个小跟班压阵,黄猛在气势上自然强了几分。 杨鹏拿起一块训练靶,忽又放下,倒背一只手,悠然说道:“咱们空手攻防吧,这样更容易领会!” 黄猛一挥手,两个跟班迅速戴上拳击手套,三人形成一队,和杨鹏一起准备应战。 黄猛本身就酷爱搏斗,可是经过众多名师指点,听闻昨天刘教练栽在了他的手里,这让黄猛根本就不能接受,这刘虎功夫不弱,最主要的,是他特别听话,名义上是教练,实则也是个打架的好帮手,如果今天不出了这口恶气,心里实在堵得慌。 鏖战在所难免,如何将这个狂妄之徒制服,又自另当别论。 三人力气聚在一起,群策群力,向杨鹏发起了猛烈的进攻。在此之前三人就密谋过,必须全力以赴,让这个新来的教练知难而退。 三人齐刷刷攻过去, 一阵凛冽的拳风向杨鹏扑面而来。 杨鹏的腿不知是怎么踢出来的,在场人都没有看清楚,只听砰砰砰三声,黄猛三人胸口各挨了一脚,同时摔了个狗啃泥,众人看向黄猛和他的小跟班,想笑,却没人敢笑出声。 杨鹏镇定自若,面无表情地看着倒在地上的三人,正色道:“攻防之中,下盘要稳,重心要稳,出手要做到快,狠,准!你们几个太急于求进了,底子又薄,必须加强锻炼!起来,继续!” 黄猛是那种好战之人,听得杨鹏如是教训,哪里受得了这种窝囊气,当下从地上一个鲤漂亮的鱼打挺,稳稳站住身形,也不管地上的两个小跟班,双手十指紧扣成拳,复又朝杨鹏攻来。 看到这样的倔强的男孩子,杨鹏打心里喜欢,在部队的时候,也正是因为这种牛脾气,凭着永不言败的精神,才在二十岁就被破格选入了特战队。 于此时,杨鹏并没有急于将黄猛直接撂下,而是我们率然一笑:“好小子,好样的,就喜欢你这不服输的性格!” 说话间,杨鹏出拳极快,一个迅猛的推手攻向黄猛的胸部,快至近前,忽然十指暴张,噗的一声,黄猛再次被几中,仰面躺倒。 这一次,黄猛是真的服了,输得心服口服的同时,对这个新来的教练是佩服得五体投地。 “还来不?” “不来了!”黄猛双手抱拳,连连拱手,表示认输。 从心里,黄猛真正接受了这个很是轻狂的新教练。 黄猛的真诚让杨鹏有了瞬间的感动,这小子求教心切,如果加以训练,还是孺子可教的。 杨鹏三两下便将三个刺儿头完美收拾,更是赢得了学员们的敬佩。 接下来的时间,杨鹏将菲菲一行未报名的靓女请出场外,正式训练起来。 在特种部队奋战了这么些年,杨鹏没用上当时受过的魔鬼式训练法,而是中规中矩地和学员们交流自由搏击的心得。饶是如此,学员们也能深刻感受到杨鹏自由搏击方面的高深造诣。 言传身教间,不知为何,杨鹏脑海里忽有闪现出一个熟悉的身影,这个身影逐渐向自己走来,嘿嘿笑着,正要来看清此人的面孔了,陡然间白烟弥漫,眼前的景象须臾消失不见。 “啊,啊……” 杨鹏声嘶力竭地叫了起来,头像钢针扎进一般疼得不行,如是的情景仿佛很熟悉,又好像很陌生。各种复杂的画面在眼前如魔幻电影般飘忽不定。 …… 摸着生疼的头醒来,杨鹏发现自己正平躺在满是一间满是白色的屋子里,白墙,白顶,白被白床单。一股中西混杂的药味钻入鼻孔,令人作呕。 医院! 杨鹏没来得及思索怎么会来到这里,门此时吱呀一声开了,一大束白玫瑰透着浓郁的香味,接着便是菲菲标志性的笑声传来,这小妞笑声尖锐,足有撕破空气之力。 仔细一听,为首的果然是菲菲,后面跟着学员们,有男有女,仿佛人还不少。 “杨教练,你终于醒了,医生说你最迟也要十二点才能醒呢。” 一时间,整间病房挤满了人。杨鹏终于意识到自己是生病住院了,只是当时是怎么晕倒的,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周宏涛也来了,他的心里暗自打起了算盘,这可是斥重金聘请的搏击教练,刚开始上班就来个突然晕倒,如此一个身体状况堪忧的人,何能委以重任?必须抓紧了解情况,要真是个不中用的废物,马上扫地出门才是关键。 倒不是不领大家的情,杨鹏正努力回忆着晕倒前看到的一幕幕。 杨鹏是真的“睡”怕了,一觉醒来便两年多过去,莫名其妙躺在人家家里,莫名其妙被个女人享用,又莫名其妙多了个妻子……,这一切的一切都让人费解,而在会所里脑海里闪过的画面,必然是造成晕倒的主因。 独狼,一定是独狼!恨的力量何其强大,能让人获得重生,同样也能摧毁一个人的意志。 除了独狼,杨鹏实在想不起以前的点滴。中东一役,独狼这畜生竟然做了叛徒,几十号兄弟的死,完全因他而起! 越往深刻了想,头又不自觉地疼了起来,嗡嗡作响的头部好似当时榴弹炮在耳边爆炸,硝烟的味道刺鼻难闻,机枪扫射的声音震耳欲聋,兄弟们一个个倒下去的身影…… 疼,钻心的疼,再往下想头恐将爆炸,杨鹏深吸一口气,闭上眼睛,情绪终于慢慢稳定下来。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