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霸道总裁很难缠

更新时间:2020-09-16 08:40:33

霸道总裁很难缠 已完结

霸道总裁很难缠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卿雨轩 分类:都市 主角:韩采溪子仪 人气:

主角叫韩采溪子仪的小说是《霸道总裁很难缠》,它的作者是卿雨轩最新写的一本都市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刘子仪,一名身患重病的女子,她生的柔美,有着开朗的性格和灿烂的笑容,面对命运的不公也依旧可以踏着步子向前迈进。他,是冷酷的总裁大人,对外界的一切都显得漠不关心,对惟独于她的事,他却紧紧记挂在心上。两个原本不相干的人,在一次巧合的时间,巧合的地点对接。...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他脱掉鞋子,赤脚走到厨房,从冰箱里拿出一瓶嘉士伯,一边喝一边走回到客厅,坐在沙发上,打开手机,只见里面已经有几条语音信息,他打开其中的一条,只听得一个文雅温和的女声用法语说道:采溪,最近还好吗?你一意孤行要在中国拍戏,这让爷爷很生气,你知道他很爱你,他希望你和Eliod早点结婚,这样你就可以

声音戛然而止,韩采溪已经按掉了,靠着沙发仰头喝了一口啤酒,然后自言自语道:很爱我?他让两个哥哥继承所有的产业,什么都不打算留给我,还说很爱我?让我和Eliod结婚,这就是给我的补偿?别说爱了,一个孤儿是没有人来爱的。

说到这里,他冷冷一笑,俊美的脸上露出少有的寒意,盯着前方,久久不曾说话。

过了一会儿,手机响了,他看了看来电显示,接通电话。

电话里传来另一个女声,这声音和他的母亲大人有一点像,天然带着优雅,听上去十分悦耳,低柔中带着一点娇嗲,似乎还未睡醒:采溪,我想你了。

他默默地听着,良久才说:我也想你。

那你为什么不给我回电话?你知道我最近在中国,比往常悠闲很多,女子依然娇嗔道,你爷爷都说了,让你给我做向导,多看看中国,他都30年没有回中国了,要我回去跟他讲讲呢。

韩采溪耐心地听完,温言对她说:Eliod,我最近在拍戏,你知道的,时间都得听剧组安排,到现在才回来,刚听了妈妈的语音信息,这正准备给你打电话呢。

Eliod听了并不较真,声音里反而有了几分欣喜:阿姨跟你说什么了吗?她最近总问我你在中国的手机号码,你不让我给,我只好说你最近换号了,还没有联系我。

韩采溪听了,便说:没说什么,我一会儿跟她联系,告诉她电话号码,你别为难了。

Eliod听了,难掩声音中的失落:真的什么都没说吗?她可是跟我说了好多你的事。

你跟她汇报了first甄选女孩的情况吗?韩采溪换了个话题,他没有追问妈妈到底跟她说了什么,他知道Eliod真正想跟他说的是什么,但他并不想继续聊下去。

当然,一说到工作,Eliod的声音明显换了一个频道,只是她并不想聊这个话题,工作的事情,到工作时间再谈可以吗?

好的,韩采溪温言对她说,Eliod,这么晚了,好好休息吧,明天咱们再联系好吗?

Eliod有些不悦,还想说些什么,但觉察到他声音里的疲惫,只要不舍地道晚安,挂掉电话。

韩采溪叹了一口气,捋了捋细黑的头发,仰头将瓶子里最后的酒喝完,然后闭上了眼睛。

这一次,一个娟秀小姑娘的面容,突然浮现在他眼前。

这一次,比任何一次的浮现都容易得多,她朝他眨了眨琥珀色的眼睛,向他露出询问的神色。

胡溪溪,胡溪溪。他喃喃地叫着她的名字。

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名字一出口,她却皱起眉头,仿佛在思考这个名字的意义,一会儿,似乎明白了什么,向身后看了一眼,然后离开了他。

别走!他不舍地要去抓住她的手,却发现另一个人的身影出现在他眼前。

她不再是个小姑娘,而是一个亭亭玉立的少女,她纤瘦苍白,海藻般的头发如同闪亮的瀑布一般垂落下来,仿佛世间最好的装饰品,而她的眼睛,正是他最喜欢的琥珀色。

她淡然地望着他,好似一眼将他看穿。

子仪!

回忆的程序哪里出了错吗?

他皱了皱眉,想要甩脱这个影子,然而她微微一笑,仿佛定格了一般,怎么也无法摆脱。

他又试了几次,她依然定定地看着他。

想了想,他终于放弃,也向她微微一笑,不再挣脱。

晚安,胡溪溪。他对她说。

她的嘴唇也一张一合,仿佛也在对他说些什么。

夏天的天空比任何季节都亮得早,韩采溪已经在厨房里忙碌了两个小时,一股淡淡的粥香弥漫在鼻间,他一边满意地闻着,一边无奈地对自己笑了笑。

昨天他已经下定决心不再给子仪做早饭了,但闹钟却忘了关,到了时间他就马上爬了起来,不辞辛苦地为她做饭,如果不做,就似乎浑身不舒服,总觉得哪里不对。

不仅如此,他还必须亲自将饭送过去,只为了看看她的睡容,因为接下来就是忙碌的一天,他不会有时间再看到她。

这一切,他身不由己。

当一切准备就绪,他带着早餐篮子上了他的玛莎拉蒂。

把篮子放在后座上,将它绑上安全带,然后自己坐上驾驶座,准备出发。

清晨的光线落在篮子上面,仿佛一幅淡淡的水彩画,这情景让韩采溪突然一愣。

不知道为什么,他看了看车座上的篮子,不由得对那边说了一句:你看,我虽然是去给子仪送饭,但是我心里真正想的人是你呢,不要嘟着嘴了,我真正爱的人是你呀!

说完这句,他带着淡淡的微笑回过头去认真开车。

篮子如果有知,大概会恼怒韩采溪的愿望,因为自己的大嘴巴绝对是嘟不起来的。

快到慈和私立医院的时候,韩采溪将车停在一家小小的花店,刚把车窗放下来,就有人将他要的东西小心翼翼地递了进来。

这是一个玻璃盒子,盒子里是三朵玫瑰,鲜红的。

篮子对它们撇了撇嘴,对于这些不实用的东西,它一向有些鄙视。

几天就会谢掉的东西,何必装在这漂亮的盒子里?

同样的时刻,花台市郊县同名小镇,长途汽车站驶进了第一辆长途车,车停在靠边的棚子下面。过了一会儿,车门打开了,上面的乘客三三两两地下来了,有妇女抱着孩子的,有做生意的小贩拎着几个大竹笼子的,也有小情侣卿卿我我相拥而下的,最后下来的乘客则是孤身一人,除了背着一个休闲包,并没别的行李。

他低着头,两条长腿慢腾腾地迈下来,似乎是嫌车门太矮怕撞了他的头,站定之后,他向四周望了望,眼神略有些茫然。

他穿得十分普通,不过是地摊上买的牛仔裤加旧T恤,头上戴着一顶廉价棒球帽,压得低低的。他一身风尘仆仆,但186的个子,在哪里都高人一头,又是异乎寻常的英俊,因此在人群中依然十分醒目。

他随着人群向车站外面走去,漫无目的地走了一会儿,只见小镇十分安静,来往的人也很少。他慢慢走下去,见路边有个粉铺热气腾腾地开摊了,好几个旅客把行李扔在地上,就在那里吃起早餐来。

他便也走了过去,找了一张空着的桌子,叫了一碗粉。

桌子油腻腻的,让他皱了皱眉,扯过几张卷纸,将桌子擦了一遍。等到米粉端上来了,他又皱着眉头把碗的边沿擦了一遍,等他要擦筷子,那端着粉过来的老板笑道:兄弟,这筷子我帮你烫过的了,放心再说,这纸也不比筷子干净!

说完笑笑,又去招呼下一位客人,也不管自己的话妥当不妥当。

他听了果然一怔,有些不悦,勉强挑了一筷子粉,吃了下去。

没想到竟意外的好吃!

一碗吃尽,没有过瘾,他有叫了一碗。

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次,他就不觉得它脏了,反而觉得它无比的够味。

盛粉的碗是粗瓷的,其实只是粗糙,但是并不脏。碗里的粉汤是熬了一晚上的骨头汤,清清亮亮的,特别香,粉条则是雪白雪白的,粉上铺着的臊子里有肉末、酸豆角、脆萝卜,每一样都很简单,但搭配得特别好。

他满足地吃完了第二碗,一边回味着,一边付了钱,走了出来,这才想起看看招牌,只见熏得黑乎乎的大门上,写着四个字:阳子粉铺。

他脸上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而那在招牌下忙碌的店夫妻,看着一次吃两碗的主顾笑眯眯地道:走好啊,下次还来啊!

他不自然的笑了笑,点点头就走。

花台镇非常小,他过了一个石桥,然后又走了一会儿,只见房屋越来越稀少,很快一条街就走到了头。

整个小镇也就只有这一条街,他又走了回来,站在石桥上望了望,只见小河清澈见底,岸边杨柳依依,水草丰美,虽然是平凡的小镇风光,也让他驻足良久。

刘子仪是游泳冠军,她会不会在这条小河里游过泳?

正在这时,突然身边钻出个七八岁的小孩,光溜溜的只穿着条裤衩,他呼哧一下窜上护栏,然后展开双臂,向河面跳下去,只听扑通一声,河面绽开一朵巨大的水花,然后一个小身影便自由自在地在水里划动起来。

他正吃了一惊,身边却窜出更多的小孩,三三两两地都跳入河中,然后愉快地游动起来。

最后跳入河中的孩子特别小,是个六七岁的小女孩,胖乎乎的,留着齐耳短发,穿着玫瑰色游泳衣,肤白眼亮,跟那一群水猴子显得完全不同,只见她在护栏上展开双臂,他忍不住叫了一声:不要!

小女孩回头诧异地看了他一眼,微微一笑,已经姿态优美地坠入河中。

他已经冲到桥边,只见她活下去的地方,溅起一朵漂亮的水花。

几乎在小女孩坠入河中的同一时刻,子仪突然从睡梦中惊醒,胸口起伏不定,心中砰砰直跳,这一次,她比任何一天都醒得早。

平静了一下,她开始在房间里搜索他的痕迹。

不过几天,她已经养成了习惯:先看看韩采溪在不在,有没有来过,留下了什么。

他不在房间,但是她在睁开眼睛的那一刹那就知道,他肯定是来过了。

她的目光将房间扫了一遍,这一次,既没有纸条,也没有槐子项链,只是窗台上的玫瑰换成了鲜红的三朵。

子仪微微叹了一口气。

三朵红玫瑰的花语是世界上最好懂的语言。

她看着这三朵花,本可以心花怒放,却变成了触不可及。

子仪那时并不知道,韩采溪给她带来的东西其实并不止她看到的这些,除了他必然会做的早餐,他还给她带来了很多人。

这些人会用最专业的方式帮助她。

大夫查过房之后,告诉子仪,她今天可以外出了。

这时,一个棕发美女带来很多人来到病房。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