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异界女地主

更新时间:2020-09-16 08:43:55

异界女地主 已完结

异界女地主

来源:落初 作者:爱打瞌睡的虫 分类:都市 主角:艾克斯小溪 人气:

新书《异界女地主》全文在线阅读,作者爱打瞌睡的虫,主角艾克斯小溪,是一本都市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地质勘探遇到戈壁风暴,整个人被吹跑,落到了一个地外星球。  靠给贵族小姐做贴身保镖维持生计,没想到还被一只猫科魔兽给赖上了。  有了猫,哪能没有天生对头。  于是,猫咪和大狼打架的时候,身后的主人们自然也不消停。  没事见个面,斗个嘴,打个架,顺便揩两把油,一样都不落下。  当然,过程中也不忘给自己谋求福利。  既然得到了顶级魔兽,当然要做出符合身份的成就。  书友群:26057799,欢迎来卖萌~~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跨了半个城回到旅店,白彤彤前脚进自己房间,将衣柜里的干净衣服铺了满床,一件件折叠收拾的时候,塞亚来敲了她的房门,她居然没出去逛街。

塞亚让服务生留意着白彤彤的行踪,才能这么快的过来堵截她,询问新工作的情况,得知她被雇佣,而且今晚要在雇主家留宿,明日下午才能回城时,塞亚就开始游说,撒娇哀求全部用上,非要白彤彤一会儿退掉房间,搬去她的新家,不算她房租,只求有个好伴。

白彤彤给她磨得发不出半点脾气,只好答应了,塞亚马上挽住她胳臂,要带她去看房子,现在盖尔缇的仆人们正将生活用品放置进去,包括床垫被套等物品,塞亚想让白彤彤去挑一套她喜爱的,顺便认认房子,明天她回城后好直接过去。

快速的收拾好行李,今早交给旅店代为清洗的衣服请塞亚傍晚帮她收好,两人一起下楼退房,步行前往323号。

那是一个漂亮的红色尖房顶的两层半独立住宅,适合一家三五口人与两三个仆人共同居住,盖尔缇先生早早的为他的未婚妻租下,一周打扫通风一次,所以昨日仆人来收拾的时候没太大劳动量,倒是今日搬生活用品进来布置成能入住的样子却要费些时间。

塞亚自然是住在二楼东头主卧,南墙开窗,她给白彤彤留的次卧在走廊西头,同样是南墙开窗,阳光仅次主卧的房间。

芬和劳利都在这里干活,劳利负责在楼下搬东西,芬在楼上按照塞亚的生活习惯布置主卧。

仆人们都已知道奥巴马小姐有个很要好的女佣兵朋友,可能会一起同住,因此次卧需要的家具和床上用品紧跟在主卧后面都已经到位了,只需花点时间好好布置一下。

指挥着男仆把家具重新挪了挪位置,接下来的布置房间就是女人们自己的事了,塞亚都没回她的房间看看,一直与白彤彤呆在一起,给她打帮手,帮忙铺床叠被,将干净衣服分门别类的放进衣柜里,又到楼下客厅挑选窗帘花色,让男仆给装好。

厨房是现成能用的,仆人们也没回去,一大群人中午就在新房子里做了点简单的便餐,白彤彤趁机想打听点关于霍普夫人的事,可没一个仆人愿聊这个的,最多是男管家弗利什先生提醒白彤彤明日多注意安全。

弗利什先生含糊不清却又蕴含庞大信息量的话让塞亚也一同紧张不安起来,可都这时候了,要反悔也来不及了,消息传出去,白彤彤就别想在城里再接到给贵族女眷做保镖的活了。

工作轻松赚钱又多的活儿哪那么好找,危险性普遍又不高,娇弱的贵妇小姐们能有什么高危敌人,对吧?

何况明天还是葬礼呢,难道有人在葬礼上玩绑架?恐怖活动?

实在是预料不到明天会有什么危险,白彤彤甩甩头,抛诸脑后,结束自己的午餐,小睡个午觉后,与塞亚拥抱道别,乘车前往万恩骑士团前街霍普子爵府。

门房已经认得了白彤彤,直接放她进去,交给一个小女仆带去她今晚的阁楼卧室,接着管家太太带着人手走进来,给白彤彤送来几件不同大小的女仆裙,让她试穿,留下一件合身的作为她明日的身份伪装。

明日白彤彤的任务就是打扮成霍普夫人的贴身女仆,随侍左右,寸步不离。明日的场合,男骑士不方便随时都在,但女仆却畅通无阻。

女仆裙都是贴身款式,白彤彤只好脱掉身上的皮甲和外衣,只穿着最贴身的内衣和外裤,再套上裙子,好在裙子长及脚踝,遮住了她的短靴,只露一点鞋尖,看不出是普通女鞋还是佣兵短靴。

别以为换好衣服就算完成了伪装,连发型都要改成女仆头,两根麻花辫交叉固定在脑后,未婚女仆的通用发型,还得稍微化点淡妆,修一修眉毛。

管家太太和她的助手们围着打扮完毕的白彤彤左看右看,终于对她的外形满意的点了头,可白彤彤突然发现,这些都不算什么,接下来才是伪装准备中最痛苦的环节。

接受女仆礼仪的训练。

穿着女仆装却女佣兵的行为举止,这能叫什么伪装?

白彤彤自幼习武,形体算不错的,抬头挺胸很有仪态,这节省了管家太太她们很多事,着重训练其它细节,毕竟明日在现场的还有其它前来出席葬礼的嘉宾,必须得蒙过那些外人才行。

作为随侍身边的贴身女仆,当主人见客的时候,也要懂得向客人们行礼和分寸的寒暄,正好白彤彤的社会礼节礼仪知识为零,借着这次机会,好好的给纠正了一回。

就连女仆与主人的对话都有固定句式,背熟了往里面套就行,这倒简单。

这么多事情一件件弄下来,很快就到了要准备晚饭的时间,管家太太让白彤彤在房里自己好好练习,她带着助手回到她们的岗位做事。

白彤彤在房间里练一会儿,休息一会儿,再练一会儿,再休息一会儿,一遍遍,让这些陌生技能尽快转化为条件反射。

当天色暗下来之后,有个女仆来敲她的房门,将她带到楼下交给一等男仆,再由这男仆带进餐厅见霍普夫人。

宽敞的餐厅里,夫人坐在主座,两侧坐着十几岁到二十多岁的两男两女四个孩子,全都丧服打扮,一起齐刷刷的看着白彤彤。

明日的葬礼为谁举办已经不言而喻了。

白彤彤站得笔直,拿出刚刚训练的女仆仪态,小碎步走到霍普夫人左手旁,欠身低头,轻声询问她有何吩咐。

面容严肃的夫人目光锐利的把白彤彤上下扫视了几眼,拿起餐巾擦擦嘴角,将手边的一个小盒子推到桌边,示意白彤彤拿起来。

那盒子看着像戒指盒,打开来里面也的确是一枚有点像大地黄那种颜色的宝石戒指,完整的一枚圆形宝石,小巧可爱,虽然只有豌豆大小,却像钻石一般的璀璨夺目。

“Bai小姐……”夫人居然开了尊口,白彤彤双手捧着盒子,恭敬倾听,“听说Bai小姐身边只有一个空间袋,那东西在紧急时刻不方便拿取物品,这是家里的一枚空间戒指,借你明日使用。”

“多谢夫人。”白彤彤面色淡定,就冲这架式,也该设想到这都是为预防明日的葬礼发生什么严重事件,而且这个事件极有可能发生,只是没人知道会严重到什么程度,唯有竭尽全力做好周全准备。

夫人不光出借了宝贵的戒指,还相当有耐心的亲自指点了用法,白彤彤当面试用,确认完全掌握了夫人才让她回去。

白彤彤前脚离开餐厅,一直憋着没吭声的孩子们议论起来,以他们的眼光来看,这位临时雇佣来的女佣兵已经具备了蒙混过关的女仆素质。

“真难以置信,真的是这一下午训练的吗?她以前真没做过女仆?”一位小姐向管家先生问道。

管家摇头,“很抱歉,小姐,时间紧急,我们来不及做足够的背景调查。但她从欣欣镇一路陪同护送盖尔缇先生的未婚妻奥巴马小姐来到柴明顿堡,盖尔缇先生对Bai小姐大加赞许,而她上午又通过了测试,相信她是很有能耐的。”

“不管她多有能耐,我都希望明天不要出任何意外,我愿意付Bai小姐几枚金币是希望以防万一,而不想看到她出面作战。”最年长的少爷语气低落的说道。

其他的兄弟姐妹们顿时都沉默了,夫人没有掺和孩子们的谈话,她喝完杯中的酒,就离席了。

白彤彤离开餐厅后就被等在外面的女仆给带到厨房去了,主人们的晚餐已是尾声,该仆人们吃饭了,白彤彤与他们一起吃。

吃过饭梳洗之后早早的睡了,次日天未亮宅子里的众人就全醒了,主人们、骑士们、跟出门的仆人们,全都井然有序的各自准备好,白彤彤吃完早饭就被派到了夫人身边,夫人其实另有一个用了很多年的贴身女仆,所以白彤彤的表面身份是给夫人跑腿打杂的,小角色,不起眼,不引人注意。

整个宅子为了今天的葬礼出动了超过一半人口,白彤彤与夫人和她的贴身女仆同座一辆马车,戒指戴在左手中指,空间袋已放在里面,三件武器也单独拿出来扔在戒指里,取用的确比空间袋方便很多。

葬礼在家族墓地举行,出城后还要再走一会儿,怪不得要早早出门,这段路真不近。

为了打发时间,白彤彤轮换着从戒指里掏她的武器再放回去,在脑海里设想各种紧急场面,测试自己最快取出武器的时间。

夫人和她的女仆一路上都在闭目养神,白彤彤却因不明原因的亢奋始终很清醒,这反而让她愈加提高警惕,依她的经验,无端的亢奋通常都没好事,算是她第六感的天然预警机制,极少出现,却不能忽视。

马车渐渐在减速,驶进了一扇大铁门,接着白彤彤看到了一座高大的钟楼,骑士打开车门,伸手搀扶着女士们下车,等候多时的神父带领众人走进大厅,向棺木里的霍普先生道别,然后去休息室等候客人和葬礼时间。

所有人都肃穆沉静,只有夫人偶尔与神父简短的交谈几句,在休息室里也无人有心情聊天,趁着现在都是自己人,白彤彤去外面转了一圈,查看现场环境。

墓地已经准备好了,挖着深深的长方形的大洞,墓碑立在前面,环绕着这个墓Xue四周,放着几排座椅,每个座椅上都有一枝新鲜的白花。

白彤彤假装自己是出来检查下葬现场的,还蹲在墓碑前用衣袖擦了擦,好似墓碑上沾到了脏东西。

如此,即使周围有人已经埋伏好了,也不会怀疑一个独自出现的女仆在这里做什么。

站起身后,白彤彤还参观了旁边的老墓碑,这都是身处家族墓地时的一个正常举动,而她就借着每一次转身和眺望,不动声色的观察着附近每一棵树每一株灌木后面的情况。

没有异常情况。

白彤彤回到休息室后轻轻向夫人摇了摇头。

但她自己明白,危险仍在,她感到身上有些轻微的潮热,无端的亢奋有增强的趋势,这场葬礼一定会有突发情况。

出席葬礼的客人们陆续到达,同样在大厅看过遗体后,到后面的休息室与遗属会面,没人注意白彤彤这个冒牌女仆。

客人到齐后,葬礼按时举行,大厅致词,遗体告别,由夫人亲手合上棺盖,抬灵人打入楔子封死棺材,然后抬起棺木走在前面,人们跟在后头转移到后面的墓地,举行下葬仪式。

棺材小心的放进墓Xue中,家属和宾客坐在周围的椅子上,神父念完最后一段悼词,大家排队轮流将手中鲜花抛入坑洞里。

白彤彤不敢离开霍普夫人半步,她的亢奋感消失,强烈的不安涌上心头,可周围只有霍普家族的亲朋好友,骑士们分散在墓地周边,抬头就能看到他们,没有人能躲过他们的眼睛溜进来,在这里的每一个人都经得起最严格的背景调查。

葬礼到此就算结束了,家属和宾客们已经可以回家,这正是心理上最松懈的时候,白彤彤没有耐心再伪装下去,肆无忌惮的转着头四下探望。

扔下花束的客人们与夫人简短的交谈几句后就原路返回大厅,从正门出去上马车回家,现场的人越来越少,渐渐的就只剩下霍普家族的人。

骑士们这时候也从四面八方聚拢过来,一旦骑士会合成了包围圈,就能轻松应付掉一场突然袭击。

猛然想到这个词,白彤彤的心里好像漏掉了一拍,歪头想寻思寻思,眼角不经意间感受到了来自地面的金属器物的反光。

地面是松软的泥土地,哪来的金属物?

电光火石之间,白彤彤反应过来,左手护住夫人脖子,右手抄着她的腰,以一种保护的姿势将她向着墓Xue的方向扑倒,脸朝下的扑在了用于填坑的土堆上。

与此同时,嗖的一声,一支冷箭从地面射了出来,直直飞过先前一秒钟还站在那里的霍普夫人的方向,最后扎进了一把椅子的椅背上,箭头从另一面插穿出来,箭杆卡在了上面。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