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最强毒妃

更新时间:2020-10-17 08:52:14

最强毒妃 已完结

最强毒妃

来源:落初 作者:织雨 分类:都市 主角:曹恒萧 人气:

《最强毒妃》是织雨写的一本都市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最强毒妃》精彩章节节选:“天地不仁,以我血祀誓!我萧欢颜,纵死也要看你西秦国灭!惟愿自挖双目挂于咸阳城墙,只待西秦灭,死而瞑目!”五年后,上京金銮殿上,望着匍匐在脚下的秦王夫妇,萧欢颜仰天长笑。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接下来的日子不可谓不舒服,起码是萧欢颜从逃亡以来最舒服的日子。

在这暗无天日的小屋中她甚至不知道度过几日,期间她只见过曹恒一次,冷着脸,问她的身世。

萧欢颜怎可能跟他说实话,便谎称自己父兄是西秦萧大将军的属下,因萧大将军通敌叛国被判满门抄斩,她全家也被连累。

曹恒听罢,声音稍显柔和地问道:“名字?”“欢颜。”没有说姓,以后的每个日日夜夜,她都在提醒着自己,她姓萧!

曹恒满意点头,甚至不管她说得是真是假,便转身离开,萧欢颜犯不着拍他的马屁,仍旧淡淡地在牢中度日。

一日,来了一个粗壮的嬷嬷,走进来将她好好地打量了个遍,她嗜血的双眸紧紧地盯着嬷嬷,嬷嬷忍不住皱眉,“瞪什么瞪!跟我走!公子说了,带你好好梳洗梳洗。”

身上的杀气丝毫未见,以为自己真是没见过世面的官宦人家小姐么,被一个肥硕的女人骂两句便会畏首畏尾?

冷淡地站起来,最近的伤势因为一直上药好了很多,许多伤口结痂结疤,甚至有些已经淡得看不到疤痕,由衷感觉那个面瘫大夫医术不错。

萧欢颜被拎去清洗一番,重新换过一身衣裳,清清爽爽地带到曹恒面前,曹恒知晓她姿色不错,却没想到已然到了出乎自己意料的地步,满意地看了她一眼,“你上次说的事情,本公子已着人核实,日后,你对任何人,都只能这么说,可明白?”

她冷眼看着,知道他定然没说完,也不接话,曹恒这番态度,更加坚定了他定然心怀鬼胎,有要事让自己去办。

“明日你便跟着本公子回京,这一路你最好乖乖的,莫惹事。”

她妖娆好看的眉眼透出几分大家闺秀的矜持冷淡,曹恒心里更是对她之前的说辞信了几分,若有所思地注视她一会,便挥手让她先行退下。

第二日,她便随着曹恒的马车离开西秦北齐边境。

望着不远处逐渐缩小的西秦城墙,那是她长大的国家,也是她一直尽忠的国家,血的背叛之后,萧家只剩下她一人,忠心已死,只剩满腔仇恨。

刘浩,终有一日,我定然会以另一个姿态回来,铁蹄踏破你的倾世江山,鲜血浸染你的倾城美人。

后几日曹恒再未召见过她,她随着大队伍的马车一直行进,直到她脸颊上的伤口完全消失不见,才被侍卫安排进另外一辆马车。

从转移赶路以来基本没开口说过话,嗓子嘶哑灼烧的感觉虽已消失,也已忘记自己银铃的声音如何表达悲喜的滋味。

被侍卫引领着带到另外一辆马车前,她瞅了一眼侍卫,侍卫低声道:“公子吩咐你从今日起便跟她们同乘。”

她没有反驳,点点头,掀开帘子,里面已经坐着七八个女孩,一怔,原以为撑死不过三四人,没想到小小的马车已基本坐满。

马车上的女孩们没料到满满当当的马车竟然又被安排进一个人,都纷纷也怔住,带着敌意的、善意的、漠不关心的、好奇的目光都直勾勾在她身上扫来扫去。

凌厉的气势放出,她冰冷的眼神缓缓地从每个人身上扫过去,仿佛她们再多打量她一眼,就会被她上前扭断脖子一般,有几个胆小的收回视线。

她坐上去,马车开始行进,大约半刻钟,坐在她旁边一个大概13的小丫头终于忍不住好奇,小声问道:“哎,你是从哪个大狱出来的?”

她闻言眸中划过一抹诧异,随即了然,这些女子,难道都是囚犯?“你呢?”她不动声色地反问。

小丫头Xing格开朗,没甚心机,对她的反问撇撇嘴嘟哝道:“明明是我先问的,嘿嘿,我是阳城大牢的,多亏公子来这里选人,我们那些里面很少有我这么幸运中选的,嘿嘿,以后跟着公子吃香喝辣!”

她眼中划过一抹讥讽,跟曹恒吃香喝辣,天真可笑。

太尉一家野心勃勃,对北齐皇位虎视眈眈,曹家人才辈出,各个后辈都是有勇有谋,太尉一家浸Yin朝政多年,跺跺脚,北齐朝廷都得抖三抖,盘根错节,不可谓不厉害。

曹恒的政治手腕都是自己的爹一手教导,最得太尉真传,行事作风也最像太尉,因此,太尉最宠爱的,便是最像他的小儿子曹恒。曹恒替父掌管情报,从此便可看出太尉对其宠爱之情。

曹恒做事阴狠毒辣,又长得俊逸不凡,被戏称“玉面桃花”三公子,在北齐贵族圈子里是出了名的人物。有权有势地想要巴结曹家都来不及,对曹恒更是毕恭毕敬。

曹恒过得是众心捧月的日子,不过他绝不是个风光霁月的人。

跟她搭话的小丫头叫铃铛,乃是阳城大牢中的死囚,因得罪家中嫡姐被陷害捉Jian,铃铛一气之下当场杀了“Jian夫”,便被关进大牢等着秋后处斩。

倒是个烈Xing的女子,听完铃铛的叙述,铃铛反问起她的身世来,她苦笑一声,“我家中亲人俱不在了,被Jian人所害,所以……”她说得模糊,实是不想多透露自己的身世背景,免得被曹恒觉得她没有心机,日后于她不利。

铃铛生Xing单纯,不过一会功夫,她就趁着车中其他几个人不在之时,将她们的基本情况了解了个清清楚楚。

类似这样的马车大概还有四五辆,若是按着这个数字,人数真真不算少了,基本不是这个大牢的死刑犯,就是那个大牢秋后等待问斩的人,只有三五人都来自相同的大牢。

大牢所在城池也相隔极远,保证了所有这里的人都是素不相识的。

她心中猜测着曹恒这般小心谨慎,怕是有大动作。

凌空的箭直对着萧欢颜的马车全劲射来,警惕Xing极高地睁开双眸,暗夜中散发着幽黑的灵光。旁边的铃铛吓得握住她的胳膊,“欢颜,发生什么事了?”

她甩开铃铛的手,吩咐一句:“留在车上不要动。”便一个人跳下马车。会些功夫,她的行动十分迅速,几个掠身便接近了曹恒的马车。周围人影翻飞警戒。

她还未进入马车,就被侍卫拦下,“你做什么!回去你的马车上!”她默不作声,寒夜中她迸发的冰寒眼神让侍卫忍不住后脊背发凉。

曹恒好笑地道:“无碍,让她上来吧。”

曹恒丝毫没有被人围住的自觉,马车上享用着好酒好肉,吃得正欢,贵公子的教养让他抬箸用饭都优雅非凡,即使是看着,都感觉赏心悦目。

“你跑出来做什么,担心我?”她冷冷地看了曹恒一眼,自然不是因为担心曹恒,她在杀死曹恒趁乱逃跑或者是保护曹恒得到后面的重用抉择中,选择了后者。

为了什么?因为曹恒能让她更快更直接接近北齐权力的中心。

“你想让我替你做事。”周围利箭破空而来,她却在此刻质问曹恒,还是肯定的语气。

曹恒挑起凤眸,淡淡地道:“是又如何?”“是便好。”她说着,便钻出马车,站在马车下对着他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让曹恒忍不住皱眉,这般好看的容颜,却带着如此浓重的戾气,真真破坏美感。

侍卫紧紧包围着曹恒的马车,她一把抓住马车上的利箭狠狠拔下,就着那箭尖,对着冲上来的刺客就是一划。

眼见着鲜血如柱,刺客倒地身亡,干净利落,毫不留情,她整个人仿佛都化成一道利箭,冲向任何会阻挡在她身边的阻碍,然后毫不留情地铲除。

曹恒在马车中将这一幕看得清清楚楚,不由地为她的彪悍和强大暗**手,若此人能够忠心相待,便是多了一个强大的利器!

曹恒算无遗策,对任何刺杀早就有所防备,在她动手杀人大概小半个时辰后,便有援军出现。

她冷冷地看了一眼曹恒,曹恒则好笑地回视她。她转身离开,回到自己的马车上。

铃铛见她回来,一把抓住她,感觉她袖子湿漉漉地,小声问道:“欢颜,你袖子怎么湿了?”

“别碰我,这是血。”铃铛吓得小声惊呼,赶紧收回手,“那你没受伤吧?”她抿唇,“都是别人的血。”

虽然武功未到一流水准,对付个这些类似山匪一般的杀手还是不在话下的,真正的高手,有待侍卫解决。

她心知自己贸然暴露稍会武功一事未免太过莽撞,甚至有些生气曹恒在自己质问之时根本没说他已然派人调来援手之事。

不过也有些收获。

她转过头,在黑暗中看着旁边的铃铛等人,她,在此刻,已经同这些人,不一样了。曹恒对她多信任一分,她留在北齐的可能就更大一分。事实证明,确实如此。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