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情陷冷情总裁

更新时间:2020-12-03 08:43:29

情陷冷情总裁 已完结

情陷冷情总裁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北青 分类:都市 主角:尹芝裴英爱 人气:

《情陷冷情总裁》是北青写的一本都市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情陷冷情总裁》精彩章节节选:裴英洛将她关在酒店客房,然后慕名地离去,仿佛她只是个路人。唯一能够印证所有事情真实的,只是那一闪过光的冷光。...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尹芝清醒的时候,已经是三天已后。“妈?““死丫头!“一见她醒过来,尹妈一巴掌就甩了过去,一点也不顾忌母女情份。“老婆……老婆老婆……”要不是怕这一巴掌下去她再晕过去,尹爸爸其实也很想加入的。可是看自家女儿一脸苍白,还是算了,尹芝一头雾水,“怎么了你们?谁惹你们了?”尹妈没说话,冷哼一声扭头就走。“爸爸?”尹爸爸同情地拍拍他,“没事,你妈就是担心你,我去看看她,你好好休息!”“!”尹芝这才发现,自己竟然在医院?怎么回事!用力地回想一下,没什么大的记忆,她不是在等车么?嗯,好像淋了淋雨。怎么就到医院来了?“小芝,醒了?”裴英洛忽然出现在病床前,“来,把粥喝了!”裴英洛提的是很普通的保温瓶,尹芝觉得饿的慌,也不多看,抱过去就开口,吃完才满意地道:好香。没有什么是比这好更好的奖赏了,裴英洛本来很生气的脸色瞬间也好看起来,“真的?尹芝着重点头,谁做的,手艺真不在耐。裴英洛俊美的脸上有些潮红,“小芝,以后我天天给你做好么?“一语双关,可惜尹芝没听懂。“你做的!“第一反应就是拿起他那个被烫的不像人样的十指,见还是完整的这才放下心来,“以后别做了!“没有女人不会喜欢男人给自己做饭,可……他不需要这样吧。何况裴英洛这样的人物,也犯不着啊!“小芝……““什么犯不着……小芝芝,你可是捡到宝了,居然能让这么了不起的男人下厨!“罗亚听见两人的话,嘴解挂上一丝微笑。“啧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少爷,为你洗衣手做羔汤,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尹芝下了一跳,对这黑面罗刹还是有些抵触的,“罗大哥,怎么来这种地方?““看你啊,阿洛未来老婆病了,怎么能不来看看!不止是我,他们也都来了!”罗亚指指身后顶着一脸疲惫模样的三位少爷。“嫂子!”“嫂子!”“嫂子!”三张英俊年轻的脸从他身后露出来。上次的聚会尹芝全见过了,也不怎么陌生,很自然地点头,全不解释那句嫂子,“你们好!可是话说我到底生什么病了……好像有点夸张!”罗亚没说什么,跟另外三人寻了个靠墙的位置坐下就开始各自找事儿做,不像是来探病的,倒是更像来搅局的!裴英洛恨恨地看了四人一眼,人全当他透明。好吧,他们就是来搅局的。已经这么赤裸裸了,他裴英洛是赶也赶不走的了。这笔账,且先记着。裴英洛这样的冷血人物也有跟人求婚那一天……啧,这个场面……是不是寒碜过头了。五月家族的三位少爷挑眉,朝着罗亚扬扬眉。黑面罗刹立即回一个刀杀。成功地让三人收回挑衅般的目光。当然,做为好朋友,他们更多的也是开心的。能够从小影的事里走出来……真不容易!裴英洛咬了半天牙,忽然下定决心,不再理会他们几个灯泡。“小芝,我问你话呢?愿意以后都让我给你煮粥么?”噗——堂堂伟帝的总裁,身价何止千亿,何时到要为女人煮一碗粥的地步了。尹芝心思似乎不再这上面,裴英洛已经重复两次了,她还不能听明白,“不用,你那么忙!那天是你送我进医院的,我没生什么大病吧!公司呢?小爱有帮我请假么?我睡了多久?”完全不在状况啊?墙角竖着耳朵的四个人轻笑。这姑娘,真是可爱到祖宗家了。裴英洛只有咬牙的份儿了:“你这个女人……”“我睡多久了?”尹芝不怕死地又加了一句。“我在跟你求婚你就没看出来么?”“呃?”尹芝一愣,好像没怎么反应过来。这是什么反应,太高兴,傻了?“小芝,你太不懂照顾自己了,以后让我来照顾你……所以,嫁给我吧!”纳尼?尹芝的大脑有一秒钟死机。裴英洛跟她认识统共不过一个月,他疯了,跟她求婚。尹芝抬着看着他深情如水的眼睛,却再一次地瞅见了那一潭死水……这样的面具……求婚?可是你却连面具都没有取下来!尹芝的心跳了跳,明知道他的话不可信,还是无法回复原位。要怎么反应?完全找不到应对策略。尹芝在三秒之后做出了最本能的反应……尖叫!起身!溜!其速度让人无语!!!!!尹芝一走,在场另外四人立即哈哈大笑。这回S市之行,值了!++++++++++++++++++++++++“求婚!”暗房里的女人尖锐地叫了一声,忽然狞笑,“我倒要看看,她还有几条命!”“女人心还真是海底针!”夏克泽一愣,继而苦笑,“他到底有什么好,让你能够不顾一切!满身鲜血还能让他放在第一位。““我得不到的东西,你以为会留给别人?”女人拍地一下站起来,手里举着狙击手枪,“这一次我亲自出手,我倒要看看,她还怎么躲!”“不可以!”夏克泽惊讶地脱口而出,继而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对裴英洛来说,你已经是个死人!小影,何苦呢……让他结束!”“结束?”女人冷笑,“夏克泽,锐生制药的事你也脱不了干系吧,跟我说结束!你配么?”配?夏克泽脸色有些难看,他是疯了才会看上这样一个没心的女人。+++++++++++++++++++++++尹芝穿着病号服在街上失魂落迫地游走很久,最后终于被一个大叔忍无可忍地送进了局子里。裴英爱黑着脸将她领出来,“学姐,你怎么回事,不知道自己还是病人啦!”她其实没什么病,就是淋了点雨,加上最近休息不怎么好,睡了那么久,什么都回来了,“小爱,对不起么?先陪我回换取衣服吧!我想上班!”裴英爱以各种理由劝了很久,尹芝还是决定在医院躲了两天后就回公司。赶上周五的伟帝发布公,立即忙的四脚朝天,回到别墅才想起来,自己早上做了什么?裴英洛补她那样丢下,会不会一时失控杀了她。要知道那一次他可是把李梅的手都弄断了。当挂钟指向七点的时候,裴英洛依然没有出现,没有任何消息,也不知在做什么,尹芝担心之余,有点无聊,躺在沙发上看电视剧。一睡半醒,电话催命符一样响起,“你最好——”电话那头,传来裴英洛有些微薄的声音,“小芝,到元帝来!303!“尹芝为早上的事怕他再生什么报复,心虚之下想也不想就出了门。元帝是S市有名的商业酒店,他叫她去,干嘛的?尹芝明白过来的时候,已经有人为她引路了!+++++++++++几十服务员全在小声讨论,脸上的兴奋之色让人很容易地想到是不是今天是什么大日子?其实不是的!不过做为元帝酒店的员工,能够见老板的庐山真面目,恐怕真心是件中彩票都比不上的幸事了。原因无他,那样俊美的一个男人,实在是没有哪个女人不动心的,长的简直比天仙还要天仙。“要是被他看一眼,要我一辈子不嫁人我也愿意啊!”服务员A一脸羞涩地死盯着已经紧闭的电梯。“比照片上好看多了,这身材……真是完美的无话可说!”服务员B的声音里一点都不掩饰自己的色欲。就在大伙无限遐想时,长年职业装的经理冷着脸突然杀出来,“干什么?想被炒吗?没见过男人是不是!”大伙嘟嘟嘴,都有些惧怕地作鸟兽四散。这般混杂之下,自然没人会注意那个本来还俯首做五好员工的清洁工女孩,在看到裴英洛一行的电梯升到了30层就赶紧脱下制服,像客人一样昂着头跨进一边闲置的电梯。到30楼出了电梯后,悄无声息的走进厕所。女孩在看到303会议室外正有个服务员要过去故意大摇大摆地出来。“这里您不能来!”那个服务小姐像受惊的兔子一样跑过来,脸上的苍白却没能让女孩眨一下眼。女孩很是无助地伸出手,一脸痛苦,:“哎哟!我的手…!能帮我清洗一下么。”服务小姐脸色煞白,生怕会开罪突然大驾的总裁大人,“快点快点,这里您不能多呆!”。洗衣手间里,水流的声音将里面的一切都给掩去。服务小姐没有发现女孩眼里的阴冷,自顾低头给她清洗所谓的伤口。女孩趁服务小姐不注意,一个手刀砍下,直到对方彻底昏倒不屑的冷哼一声,清洗掉手里的番茄酱。…………尹芝被带了303的时候吓了一跳,好气派,这么多帅哥。会议室里一左一右站着两拔人,个个都戒备地拉着脸。偏偏那些人都是西装革履,头发还梳的油光,尹芝立即想到……这是不是……你女马,是不是黑社会?当然,很久以后她就知道,这确实是黑社会。裴英洛西装革履,如一个高高在上的帝王一样,坐在谈判桌一边,脸上挂着极难捉摸的浅浅皮笑。少见他这样严肃的模样,尹芝一下子就移不开眼。认真的男人是最帅的,这是被世界证明的真理,那有没有人说过,一个男人的气场,绝对是能秒杀的东西。这样的男人,谁要不是被他收了,那还真得考虑那人智商几何!啪!’桌子突然被拍了一声,尹芝吓的差点栽倒,心肝都跟着凸凸的跳。盯过去一看,裴英洛对面的帅哥猛地站起来了。说是帅哥或许有些夸张,不过那男人确实也长的不赖,有点像……尹芝想了想,那人应该像发哥,可惜眼睛不如人家多情,嘴巴也淡了点,皮肤也白了点……就是那个头形,真心很像。谈判桌一边,裴英洛双肘撑在扶手上,淡定地直视着那个头发直竖的帅哥,十指交叉,眼里尽是嘲讽。那副皮笑肉不笑的表情让尹芝都打了个寒颤。这个男人,看来气的不轻。尹芝拍拍胸,感觉那里心跳正在猛地上升。对面的帅哥显然有些沉不住气,拍桌案而起,阴冷的指着他的鼻子:“裴英洛,你太过分了!”“那不好意思!”裴英洛不温不火的挑眉像看小丑一样看着夏克泽:“我向来这么过分!”笑容依旧,好似根本就不把对方放在眼里一般,可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那哪是什么笑,分明是皮笑肉不笑。这个人说话……饶是尹芝,也忍不住噎了一下。里面显然是在谈公事,尹芝搞不清楚他叫自己来干嘛,索性就站在门口看戏。女马,帅哥……还一堆黑社会,这戏不容易的,不看可惜了。“你……”夏克泽英气的脸上一片通红,青筋一根一根地暴露在外面,“你不知道那是救命的?!““先生,我劝你注意用词,这里虽然不是香港,但是做为律师,我有权力代表裴总控制你诽谤名喻!“王小姐推了推鼻染上的假眼镜,笑的很虚伪,“你有权提出异议,但是不能诽谤我老板的名义!这不仅是对老板的不尊重,也是整个伟帝员工的不尊重!“尹芝一见是那位有过交集的王小姐,对那帅哥就开始有些同情了……啧,这女人可不是一般人。一张嘴绝对能让死人活过来!同情地看向那帅哥,果见他已经气笑了,头发要竖起来。他指着裴英洛咬牙切齿:“姓裴的,别得意太早,凡事做绝总会遭报应,我们走!”说完就往会议室出口走。那群西装革履的黑衣大汉也同他一起往外走。裴英洛闻言倒是很大方的扬唇:“既然来了便住两天再走?给你打折!对了,介绍个朋友给你!”说完,终于朝门口已经过足戏YIN的尹芝招手,“小芝,这位是云生制药的老板,夏克泽!阿泽,这是尹芝哦,算起来你该叫她嫂子!”嫂子?与夏克泽擦身而过的瞬间,尹芝清晰地看到他眼中一闪面过的似笑非笑与阴戾,不知怎么觉得有点冷。或许,是空调温度太低了!尹芝眼里有些慌乱,可惜长年的职业习惯仍让她立即露出了笑面女郎的微笑:“你好!”夏克泽冷哼一声,没什么反映。’砰——几秒之后,外头传来一阵货架散落的声响。悄悄一扭头,却是那个能比美发哥的夏泽克正从服务员的货架上收回腿的模样。TMD!一人比一个暴燥。尹芝装做没听见没看见,小心翼翼地朝裴英靠靠近,谈公事为什么要她出现?当然,现在已经结束了!对此,尹芝本能地给出了自己的解释。解释其1:撑场面!解释其2:气那个男人!尹芝不会到自己的样子可以有炫耀的资本,那么……为什么不言而喻,思及此,看向裴英洛的目光便多了一份复杂。他的目地一定答到了!夏克泽不仅是气的不轻,估计都气出病来了。尹芝那些心思裴英洛如何会不知道,他拉过她在身边坐下,“夏克泽跟我以前是朋友?”大概是先前两人谈的不怎么样,裴英洛有些口渴地抿了下唇,饭店的服务小姐很会挑时机地送上一杯冰水。这时候,美人在怀,即使是裴英洛这样的人,大概也难以发现这个陌生脸孔的服务小姐脸色淡漠,眼神么……嚣张到杀气腾腾都不怎么想掩饰了。“小芝,早上的话我是认真的……我不要你立即答应,我只要你别急着拒绝!裴英洛的身份带给你的困扰,我会努力地去解决……叫你来,只是想要你试着了解我……我……小芝……”裴英洛忽然皱了下眉,脸上的表情变了几变后歉意地看了她一眼便起身走了出去。“?”多么感动的话!尹芝哭笑不得,这男人说话,不算煽情却也很让人感动,可这个时候不发一言地离开?他懂不懂什么叫绅士?“尹小姐!喝水!”一旁目睹一切的王小姐声音都带了愉悦,“我果然没看走眼,你是不一样的!祝你们幸福!”幸福?尹芝拿着水杯的手就那么抖了一下,形容狼狈地看着身侧带着黑色眼镜的女人。即使是自家老妈也不知道在苏念生出事之后她做了多少的恶梦,如今的她……求的只是别再生出什么报应来了。这一辈子,她还能幸福么?王小姐是何等精明的眼光,见尹芝这样倒是有些好奇,可到底是人家的私事,也不怎么好插手,只能叹惜,“总裁他……”想再说些什么,忽然有个服务小姐步履艰难地跑进来,“尹小姐,麻烦你去看看吧,总裁他……”服务小姐的脸色很不好,尹芝本就如雪一样的脸色更沉了,“他怎么了?”服务小姐脸色涨的通红,一时反倒不知该怎么说,只能一个劲地将她往外拉。尹芝不得以,只好道:别拉了,我去看看就是了!咯CA……男洗手间?轻轻地推了下门,没有半点声息。尹芝困惑地想要回头,忽然觉得不对劲,可惜为时以晚,对方必然是个高手,一个掌刀下去,尹芝已经不醒人事。见尹芝晕倒,原本脸色通红的服务小姐瞬间露出一丝轻笑,冲着头顶的摄像头打了个手势后,动作利落地将她就近拖进一个包间。包间里,还躺着个男人,正是方才还准备要大表深情的裴大总裁。一身职业装的服务小姐此时早已经换了模样,妖娆的身材外一件无袖黑色紧身裙下,无限诱惑。她看了两人一眼立即坐到一旁的电脑上开始发送消息:搞定!速战速决!+++++++++++++++++++++伟帝旗下的公司非常多,涉及的行业也是常人所难想象的!这一次IT公司高调推出的一款MI手机发布在即,再加上先前有意向市场流出一些简单的概念图,以及仁德广告的全力配合,几乎吸引了所有人的眼球,在这样强效的光线效应之下,倒没多少人去关注裴英洛失踪的事了。纪云生有些苦恼地看着对面一脸正色的罗亚,“大长官,现在不是装深沉的时候,你到是给点意见!”“我早说过,美国是个大染缸,能不黑的极少!”罗亚脸上不再半分沉重,难得地嘻笑起来,“该让他记性了!还MI,这死小子,都跟人姑娘求婚了,还这么不懂事!”外行人看热闹,他们好歹是裴英洛的好友,怎么会不知道MI的内在意义。那可是木秋影的英文名字。“!!!”裴英爱磨了半天牙,才能不冲上去揍他,“罗亚哥,你到底是有多闲,我可是听说你们安全局最近也在忙什么大案子!”罗亚无奈地翻翻白眼,脸上却没有壮健惧意,反倒是那两道全眉又往上扬了两分。“小丫头,威胁我!”纪云生对黑面罗刹与传闻不一样的性格一样很是无语,真的很好奇为什么他会有罗刹这种称呼的?明明是个笑面神!“好了,不闹你们!”罗亚见两人都有些急了,只好摊摊手,“我们早就盯上云生制药了,这次的事不是你们想的那么简单,事情没解决之前,都安份点儿……特别是你,小爱。”被人点名,裴英爱的抗议就被罗亚给死死压住,“罗亚哥,你是说那个消息是真的?”“对!”“?”“不过他们这么明目张胆地把阿洛给弄走显然有问题,我猜……这可能是私人恩怨!”经过罗亚提点,纪云生立即点头,“罗亚哥,谢了!”说完就将一旁头上顶着问号的裴英爱往外拉。“什么私人恩怨?”裴英爱果然听不明白,“就算他夏克泽喜欢秋影姐,可是她已经……”“小丫头,这里面太复杂了,乖,回去上班,你哥的事交给我!”纪云生倒希望她永远都听不懂!他的小丫头,应该长成凤凰,却不该沾上那些黑暗!裴英爱的想法却刚好相反。小丫头?!他永远都不肯告诉她,不肯看她,都不肯听她说不是小丫头。她才不是小丫头,她……她一定要得想办法告诉他,她是可以与他并肩的人。一旁的纪云生思量着接下来的事也没怎么去注意裴英爱的动作,却不知道,这一晚,险些让他永远的失去他的小丫头。云帝饭店对面的大厦里,顶楼的房间里还亮着灯,里头的女人一身劲衣,利落的短发刚刚好能包住半边脸。若是看的仔细些,一定能发现,这女人长着很像尹芝的脸。或者,尹芝的脸很像她!啪——打火机一下将指间的烟点烯,房间里立即烟叶弥漫。一旁正埋头与总裁沟通的夏克泽立即不悦地皱起眉,可惜视频那头没挂,他也不敢真挂了。几分钟后,视频切换至一个浑暗的地下室。看到室里的情景,他立即再度愉悦起来,“小影,不想看看你的情人?他如今可跟别的女人躺在一起哦!”木秋影站起来,目光凉薄地看着夏克泽,忽然勾起眼角,“夏克泽,你不会以为我会心痛!我说过,我得不到的东西,我宁愿毁了弃了,也不会给别人!“夏克泽笑容依旧,心底却是一切酸楚。都说男人的占有欲可怕,小影这样的占有欲,难道就不可怕么?宁为玉碎不为WA全,小影,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能放下。由始至终,她都没有看一眼视频,只是看着他,一字一句:别跟我说那些不值钱的,我不想知道你的目的,你只要记得将他们的命……留给我!靠窗的位置,还摆着那架最新式狙击枪。夏克泽笑:好!留给你!……外面几拔人的心思,地下室里的两个人其实没多少心思去理会。裴英洛醒过来的反应很淡定,尹芝的反应么……很不淡定!按说身为曾经的黑道公主,这样的事,有什么可怕的!裴英洛不觉得一个能参加帮派火拼还跟罗亚有过交集的女人会是个胆小鬼,他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问的。尹芝歪头想了想,“不一样了啊!苏念生不一样了啊……““你说他的腿?“好吧,他问他为什么会怕,她说,不一样?这是在对牛弹琴吧。尹芝白眼,“苏念生是个很自尊的人,可是却又那么的骄傲……你知道他以前是学文的!学文的,自已考了行医执照哎……我怎么会担心那个,我是怕我这么被人绑了,他担心!”裴英洛的脸色很难看。他们是一起被绑架的,她不担心他,却去担心一个正安安全全的人。他很清楚尹芝跟苏念生之间没有爱情,即使尹芝为那个男人哭,她们也没有爱情,就是无端地不高兴。“小芝?”“怎么了?”同是天涯沦落人,尹芝到也算客气,这个时候,笑面女朗不能用,那……淡定女神吧。“苏念生进入CA医院当医生,以后……他就用自己照顾他们家了!”裴英洛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语气里却已经有了妥协。这么多年,她一个小姑娘,要照顾自己的爱还要照顾那个视他如瘟神的家,到底有多不容易。她的工资虽不少,七算八算地一除……难怪不会照顾自己的。裴英洛发现自己有些心疼,那种心口像是被一块什么东西在爬的疼,“那件事,其实不全怪你……苏念生是自愿的!以后,别只想着他了……多想想别人!”比如说:你自己。换在以前,谁要敢这么说尹芝一定把他扔到河里喂鱼。可这时这刻,如此昏暗的地下室里听到裴英洛,她到不是那么生气了……“别人?”尹芝也不知是真傻还是在傻,反正就那么问了。“你……我!或者我们!”裴英洛的声音有点哑,“小芝,刚才我很想告诉你的……可惜……竟然遇到绑架……”裴英洛想了想,还是决定不再相瞒,“我曾经有过一个女朋友!她叫木秋影,她……小芝,你们长的很像!”尹芝没说话,呼吸渐渐地平缓下来。“第一次见面,我以为我又见到小影了,可惜你不是她……后来李梅的事我承认我是故意的,那个时候,我是真的想在你身上找到小影的影子,可是后来……小芝,我……我想我爱上你了!”很久前,尹芝看过一个故事,故事的结局她一直记着:灰姑娘的名字叫辛德天瑞拉!可惜这世上只有一个。所以,她不相信灰姑娘和王子的故事。那么裴英洛了,他知道么?这么轻易就说出的爱,果真就是对着她说的么?“裴英洛……告诉我这些,做什么!”尹芝自己的吓了一跳,这声音该死的怎么这么哑。“我只是想要你知道,我的过去,不用太多,够消除你的不安就好!小芝,就算一开始的接近是带着目地的,能不能别这么急着拒绝!真的,给我一个机会……”尹芝想想,拒绝又如何呢,他真不会后退么?何况,她也心动了,不是么!既然如此,何不比比耐心呢!……酒店内,夏克泽嘴角含着似露非露的笑意,挑眉看着正在自己身下索欢的女人,“这样,你满意了?”在另一个男人身上承欢,听着那个本该对着自己海誓山盟的男人跟另一个女人说情话,这到底要怎样的硬冷才能含笑而对。即便是夏克泽,也做不到。木秋影笑的风情万种,“夏克泽,我不是聋子!我们……继续!”说完,两只看似纤细的手一按,那个原本欲离开自己的男人再度与自己紧密相贴。……地下室里没有暖气,外头大约是入夜了,气温越来越冷。尹芝想想,不觉得这时候有什么矫情的必要,“裴英洛,我们抱着取暖吧!”裴英洛扬眉,这个时候,不是应该由男人来开口的么?再度清醒过来已经不知是什么时候,裴英洛不再身边,尹芝抬眸看着那个一身劲衣脸上戴着面具的女人,猜测着他的身份,一时不知如何开口。“交给你,除了命,什么都别给我留下!”面具女也懒的理会尹芝,指着身后一堆黄毛冷声吩咐,随继摔门出去。除了命,什么都别留下!尹芝乍惊之下,终于意识到大条了,原来以为就是敲诈,看来是准备先奸后杀了。可没理由吧,怎么会让人觉得莫名其妙的。还在思考的时候,那一堆站在阴影里的黄毛已经围上来了。尹芝想起先前那次酒吧显些被侵犯的事,心底有些阴影,人也打了个寒颤,“混蛋,你们要干什么!”一堆狞笑声盖天,伴着衣服被撕破的声音,让人很能想入非非。尹芝不能理解的是,他们撕同伴的衣服干嘛?“尹小姐,不记得了,我们是月老大的人?”黄毛的声音压的很低,即使是凑在尹芝耳边也要仔细才能听的清。月老大?尹芝眨眼几次后这才想起来,是秦月,一时大喜过望。“尹小姐,房间时有监听装置,请你务必配和,你放心,我们不会真伤害你的!”这个时候,除了相信也别无作法。尹芝很快就明白了他的配合,不着痕迹地点了点头后就开死杀猪样地乱叫半骂人。面具女进来之后看到尹芝那副被折磨的几乎就要昏死过去的模样很是满意冷哼一声就又出去了。黄毛这才松了口气,悄悄地在角落跟尹芝对口形;这个女人很危险。尹小姐。尹芝点头:秦月呢?为什么你们要帮她办事!黄毛瞬间有些难看地沉下脸:不知道,是老大的命令。他们虽然是混混,也是有节操的,一仆不侍二主,如今怎么能对老大在意的女人过不去。TMD!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