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哭着惊醒到天明

更新时间:2021-05-04 15:07:56

哭着惊醒到天明 连载中

哭着惊醒到天明

来源:微小宝 作者:雪涩 分类:都市 主角:苏樱漫席云寒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雪涩原创的都市小说《哭着惊醒到天明》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苏樱漫席云寒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他以为,此生最厌、最恨就是她,却不知她早已在他心中长生不灭!...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若不是陈云庭在街上看见了她,一路跟了过去,苏樱漫怕是要葬身湖底了。 苏樱漫从鬼门关捡回了一条命,却患上了肺炎,呼吸道也反复感染,大口大口地咳血。 从检查室出来,苏樱漫看到一袭黑色风衣的席云寒穿过人群步态风雅地走来,她的心,幽幽一颤,他终于来了。 她浑身像是死了一样寂静的神经,瞬间变得沸腾起来。 她觉得自己的心脏跳的快的都要冲出体外了。 她甚至觉得有点眩晕,快要站不稳。 她站在那里,眸含星光地凝着他,看他一步一步走来。 她唇角含笑地迎了过去,“你……” 可是,席云寒像是没看到她一样,径直从她身边走了过去。 他颀长、俊雅的身子,带过一阵清风,撩起了她额边细碎的发丝。 他走过的瞬间,苏樱漫只觉自己周身的血液在瞬间凝结了,心脏也慢慢地被冻住了,从心底飘散出来的阴寒,让她冷如骨裂。 他…… 他不是来看她的吗? 苏樱漫木木地转过身,微蹙着眉心,带着难以置信的恐愕,颤意涟涟地看着席云寒一步一步走远。 她看到了顾长乐。 “云寒……”顾长乐带着一身的娇软扑到了席云寒的怀里。 “好些了吗?”席云寒伸出骨节分明的大手宠溺地揉了揉顾长乐的头顶。 深秋略带薄寒的日光下,他的手,闪闪发光。 刺的苏樱漫浑身发疼。 他的宠溺、他的温柔,从未给过她半分。 “你去哪里了,我找不到你,我好害怕!”用一枝梨花春带雨来形容现在的顾长乐再合适不过了。 “傻丫头,我这不是来看你了么,不怕,乖。”席云寒温甜的像是一颗棉花糖。 苏樱漫正在那里,窒息的快要死去。 此时此刻,若是地狱向她打开一扇门,哪怕是被恶鬼吞噬她也会毫不犹豫地跳进去。 顾长乐坠入湖中不过是湿了衣衫,有些感冒而已,席云寒就给她安排了最好的病房、最好的医生。 而她不停地咳血,他问都不问。 接下来的几天,席云寒都不停往医院跑。 他一天要从她病房门口路过好几次,可是他都不曾推门进入过一次。或许,他根本就不知道她住在这里,或许他知道,只是假装不知道。 她听说席云寒给顾长乐亲手熬了红豆粥。 她听说席云寒给顾长乐亲手做了虾仁蛋羹。 她听说顾长乐只是随口说了一句想吃香草小蛋糕席云寒就巴巴地亲自去买了。 她听说顾长乐想吃草莓味的冰淇淋被席云寒很是温柔地教训了一顿。 她听说顾长乐的鞋带开了他很自然地蹲下身子帮顾长乐系鞋带。 她听说顾长乐只是说了一句某个牌子的口红不错他就买了来所有色号的口红送给顾长乐。 她听说…… 她听到的都是席云寒对顾长乐的好。 她听到的都是席云寒跟顾长乐的甜蜜。 她听到的都是她日日夜夜奢望却日日夜夜都得不到的美好。 他从来没有给她做过一餐饭,他从来不在意她想吃什么,他从来不在意她喜欢什么,他从来没送过她礼物,他对顾长乐的好和温柔,都在她心里变成了又苦又涩的嫉妒。 不被爱就是不被爱,不受宠就是不受宠! 她觉得自己的存在就是一个笑话。 顾长乐出院那天,她的病情恶化了。一口一口的血从她喉间喷出,把雪一样白的被套染得凛艳至极。 她被推去抢救室的路上,她看到了顾长乐手里捧着一大把向日葵,笑靥研研地依偎在席云寒身边。 他带着花来接顾长乐出院了。 他拥着顾长乐从她身旁走过。他看不到她苍白的快要透明的脸,看不到她唇角摇曳着死亡气息的血迹。 “云寒,你看,好像是苏樱漫,她怎么了,她好像吐血了!”顾长乐故意将说话的声调拔的高高的。 “跟我们无关,走吧,带你去吃你一直想吃的法式大餐。”席云寒语息凉凉地回了一句。 跟他无关…… 苏樱漫绝望地眯上眼睛,这一刻,她真的希望自己就此死去,不要被抢救过来。 死了,就再也不用受这诛心的疼了。 或许是命不该绝,她不但被抢救了过来,还一天一天好转起来。 这天,苏樱漫刚从卫生间出来,顾长乐推开门,风姿卓卓地走了过来。 苏樱漫漫不经心地扫了一眼顾长乐,拖着吊瓶往病床走去。 “苏樱漫,你看这是什么?”顾长乐将葱白的手指在顾樱漫面前晃了晃。 镶着粉钻的戒指上流动着细碎的星光。 “这是席云寒亲手为我设计的戒指。”顾长乐眉眼之间尽是难掩的甜蜜。 苏樱漫的心,像是被谁猛地刺了一刀,疼的她整个人都颤了一下。 “苏樱漫,我跟你一起掉入湖里,席云寒救的是我;我跟你住在同一家医院,席云寒陪着的是我;你跟席云寒结婚的时候他连戒指都没有准备,你看,他现在亲手为我设计了戒指,席云寒喜欢的是谁,爱的是谁,难道你还不明白么!” “他喜欢谁,他爱着谁,轮不着你来告诉我!”苏樱漫的恼羞成怒里更多的是嫉妒。 “不告诉你告诉谁呢?苏樱漫,你如果还要点脸,就不要再纠缠着席云寒了,从一开始,他就该是我的!”顾长乐清艳的面容瞬间就蒙上了几分阴戾。 “这就是你的目的?”苏樱漫乌黑的眸子森森然地焦了一眼顾长乐,“为了让席云寒厌我、恨我,你故意让自己掉入湖中!” “不然呢,你以为我愿意掉进那又臭又冷的湖里?不过无所谓了,只要席云寒不认为我是故意掉进去的就好!” “顾长乐,你好卑鄙!”苏樱漫气的说话的气息已经有些不稳。 “爱情本就没有对错,更无卑鄙可言,我做的一切……”顾长乐的话还没说完,就瞄到窗口有人影晃动,就猛地朝苏樱漫扑去,一把拽掉了苏樱漫手背上的针头。 “你干什么!”苏樱漫猛地用力,将顾长乐推到了地上。 滴着液体的针头在顾长乐白皙的手腕上留下一条殷红。 “长乐!”席云寒一身慌张地闯了进来,将顾长乐搂在了怀里。 “云寒,苏樱漫想去厕所,我看她不方便,想要扶她一下,可是她却一把推开了我,还用针头扎我,你看……”顾长乐将手腕伸手席云寒看,清媚的眸子里噙满了泪花。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