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狼王的宠物王妃

更新时间:2021-06-19 14:42:10

狼王的宠物王妃 已完结

狼王的宠物王妃

来源:落初 作者:依凝可可 分类:都市 主角:鸾帝君 人气:

《狼王的宠物王妃》由网络作家依凝可可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鸾帝君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人家穿越怎么坏是个人样,她却穿成了只雪白的狐狸。为变回人形,成了狼王掌中的宠物,在他安排下入天阙,机缘巧合之下,揭开了自己的身世之谜。殊不知,狼王费尽心思,就是为了重返天阙.。皇宫里美味珍馐,金银财宝尽收囊中,日子过得安逸逍遥。狼王突然召唤她说:“小狐,知道你为什么变成如今这般天地吗?”“为什么?”他一掌将她拍飞出去。“想知道为什么,自己查去。”“我知道,和你废什么话。”狼王摸着她雪白的身子,她脸一红,蹄子踢在他脑门上。“男女授受不亲,快滚开。”狼王一笑,把她的两只蹄子握在他手中。“小狐,你变成人指定是个大美女。”她一个臭屁蹦在了他脸上。“大美女你个头,熏死你。”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夜幕降临,一轮明月悬挂在墨蓝苍穹,闪着如水样的清辉。

姬无忧刚懒散的躺在软榻上闭目打会盹儿,无果急急忙忙的闯了进来。“哥哥,哥哥不好了,小狐不见了。”

狼王堡的城墙一般人是出不去的,夜千洛法术尽失,是不可能逃出外面的。姬无忧以为是她贪玩藏起来了,依旧静静的闭着眼睛,懒洋洋的问:“不见了,所有的地方全找了吗?”

无果一跺脚,急的眼泪出来了。“起先以为她是出去溜达了,可是到了晚上没有回来。我就差人去找,该找的地方全找了,就差没把狼王堡翻个底朝天了。”

没找到?姬无忧一怔,遽然睁开眼晴,一双眸子溢出若星子般璀璨的亮光。“她逃出了狼王堡。”

无果摇了摇头。“我也不知。

“随我来。”姬无忧遽然起身,风度翩翩的走了出去,无果小跑着跟在后面。

前两天夜千洛差人做的跷跷板摆放在院子的东南角,姬无忧走过去观察了会,脑子里飞快掠过夜千洛在暗夜里独自玩跷跷板的情形,她是借助了跷跷板的弹跳力出去的,顿时恍悟道:“原来她发明跷跷板,是助她逃跑用的。”

“是跷跷板助她逃出去的。”无果惊诧的张大了嘴。

姬无忧也没有因她的出逃生气,唇角扬抹若有若无的浅笑,转身大步流星的离去,无果在身后喊:“哥哥你做什么去?”

姬无忧没有理会她,转眼之间,人影消失在了茫茫夜色中。

……

翌日,天色灰蒙。押往刑场的街道人潮涌动,夜千洛坐在押解的囚车里,冷飕飕的风吹起她白色的狐狸毛,有种英勇赴死的凛然之气。

如此死去想想可真够冤的,来到古代,不过半月,上古的啥奇珍异兽,仙呀神呀的没见着,就要被砍去脑袋。如果死了,会不会穿越回去?倘若穿不回去,岂不是成了上古一缕冤魂四处飘荡,哎,越想越觉着可悲!

盗墓贼原来不仅是两个人,还外带着只狐狸,显然引起了人们的注意。一路所过之处,百姓们纷纷交头接耳的议论着。

夜千洛回过头去,见面具男子和阿呆木然的望着远方,一种将生死置于度外的凛然之势。不管是现代或者古代,盗取古墓就是大罪,怕又有何用呢?

两人一狐被押解到行刑台,面具男子和阿呆最先下了囚车走上断头台,而夜千洛则是被个大汉拎到砍头台的。

只听那大汉磨着手中的大刀,好笑着说:“哼,本爷行刑无数,还没斩过狐狸呢。”

夜千洛被五花大绑的缝着无法动弹,硬是抬起头狠狠剜了眼大汉。再转过脸看向面具男子和阿呆的方向,小声问。“我好像在哪儿见过你。”

面具男子望着远方的视线骤然与她四目相对,但却没有回答。

夜千洛叹了声,无奈的说:“都快要死了,干吗藏着掖着?”

突然,高台上传来行刑大人一声厉喝。“行刑……”

夜千洛眼睛上很快被身后行刑的大汉蒙上了一块黑布,狐狸脑袋同时也被用力按在了行刑台上,耳边意外的响起了面具男子的声音。“前天晚上我在树上救下一只狐狸……”

什么?原来是他,夜千洛微微一愣,还想再说些什么,那铮亮的大刀已落了下来。砍头的恐惧蓦地让她嚎啕大哭了起来。

生死一线之间,听见有人在喊:“有人劫法场。”

下一刻,夜千洛的耳边响起了百姓们的尖叫声、刀剑声和匆乱的脚步声,听着场面很是混乱……

唯有“铛”的一声刀剑碰撞声格外刺耳,紧接着听到坐在上面的栗大人凌厉一声:“不要让夜冷逃了。”

夜冷,面具男子叫夜冷,和她一个姓,是亲戚吗?夜千洛心里莫名有种找到亲人的感觉。绑在身上的绳子骤然一松,鼻子里嗅股到清新的男子气息,紧接着身子落进了对方温暖宽大的怀抱里。

“你是谁?”她警惕的竖起了耳朵。

对方没有说话,隐觉身子似是被另外一双手接了过去,耳边响起了个熟悉的声音:“带小狐离开。”

这个声音是?刹那间,姬无忧那张俊脸在夜千洛脑海中浮现,这一刻,她从没有像现在这般不那么讨厌姬无忧,甚至想抱着他大哭一场。

身后杀声震天,刀光剑影,令人胆寒。抱着她的男子飞身上马,在姬无忧等人的掩护下,冲出了行刑场,一路向西行去。

行了很长一段路,男子勒马住驻,解开蒙在夜千洛眼前的黑布,她眼前骤然一亮,金光耀眼,那金子仔细看去原来是金黄色的花朵在风中摇曳,不知道的人以为是一片黄金宝地呢?

“我们在此地休息片刻,等待狼王。”男子轻轻抱过她放到地上,一手按住腰后别着的青铜佩剑,恭敬的站立她身后。

夜千洛有些担心姬无忧,走到个比较高点的山丘上目视着远方焦急的等待着。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只见一队人马踏着滚滚尘土飞奔而来,领头一人白色风袍飞扬,长发四散,衬着天边云彩,像踏云而来的仙嫡般俊美风华。

男子立刻迎了上去,夜千洛呆立在原地,想到当日独自逃走,一时有些无颜面对他。

姬无忧下了马,向夜千洛直奔而来,到了近前,两手把她抱起举过头顶,转了几圈。衣袂随动作飞舞,潇洒不羁。“小狐,你可是在担心本王?”

见过自恋的没见过这般自恋的,夜千洛偏过脸,目视着他身后的人马,想起了夜冷。“臭美,谁担心你。”

姬无忧伸手把她的脸扳过来让她对着自己,一脸笑意浓浓的说:“傻狐狸,看什么呢?”

夜千洛用蹄挠拍开他的脏手,不假思考的问:“夜冷呢?”

“谁是夜冷,我不认识,当时场面很乱,估计是跑了,或者是被抓了。”姬无忧黝黑的眸子闪烁着一丝不明所以的浅光,把她扛在自己肩上,朝身后众人说:“我们今晚就在都城留宿。”

“晕,刚逃出来,又回去,不是送死吗?”夜千洛一急,蹄拍在了他脑门上。

蹄子恰让姬无忧抓在掌心,轻轻一揪,连身子揪到了他胸前。“你怎么会和天下第一大盗扯上关系,你长了几颗脑袋。”

他放大版的俊颜近在咫尺,独有的男子气息喷洒在脸前,直撩的夜千洛全身一阵酥麻,狐狸睫毛惊异不定的闪动着。“我怎么知道他是天下第一盗。”说完,狠狠瞥了他一眼。

姬无忧摸了摸她脑袋。“哦,干吗要逃?”

终于问到正点了,夜千洛抬起狐狸下巴,一脸忿忿然的说:“不喜欢当你的宠物,懂吗?”

“几天不见,翅膀硬了。若不是我及时赶到,你的狐狸脑袋早掉了。”姬无忧一手戳在她脑袋上,戳的她头随他的力道低了下去,趁他不注意时,猛又抬起头咬向他的耳垂。

“啊,小狐你咬人。”

听到姬无忧嗔怪一声,夜千洛脸唰的下红了,如初熟的樱桃闪着抹羞愤,低垂下脑袋,似个娇羞的少女。

姬无忧哈哈大笑一声,抱着她身影一跃,动作优雅的落到了马背之上。“回都城。”

一勒缰绳,马儿仰天长嘶,一骑驰出,身后众属下随之策马跟随向城中奔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