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萌宝成双:总裁爹地狂宠妻

更新时间:2019-10-09 09:48:43

萌宝成双:总裁爹地狂宠妻 连载中

萌宝成双:总裁爹地狂宠妻

来源:微小宝 作者:大橘为重 分类:都市 主角:李余光 人气:

主角是李余光的小说《萌宝成双:总裁爹地狂宠妻》此文是大橘为重原创的都市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时隔五年,南上还是回到了这个熟悉的城市。 一日,她未曾谋面的未婚夫带着两个双胞胎包子敲开了她的家门。 “孩子,你的。” 什么?她怎么不知道什么时候生了孩子,还一生生俩? 她从来命途多舛,所幸有他。 无论她是否记得他,无论她身在何处,他一直都在,在思,在等。...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还是自订婚以来她第一次见外婆,当时自己被逼婚,说一点都不怨外婆是假的,但是现在她也看开了,大概是外婆也有什么难言之隐吧,毕竟外婆一直都是最疼她的。 南老太太脸上是掩盖不住的担心,带着褶子的手抚到南山苍白的脸上,“我能不来么?可怜的孩子受了这么大的罪,那个杀千刀的小混混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敢伤我南家的宝贝。” 南上的眼眶里蒙上一层雾气,这么多年来自己在一直用一层坚硬的外壳保护自己,但是再坚强的人也会渴望被人关心、被人疼爱的感觉。 回握住老太太的手,安慰道:“外婆,我没事,不过小伤而已。”都是死过一回的人了,这点伤痛又算得上什么? 不过,外婆又是怎么知道她受伤的消息的? 给单驿博递过去一个疑问的眼神,单驿博会意,解释道:“昨天酒吧里正好有记者,今天这件事被报道出来了,不过已经被我压下去了。” 不过,被报道的主角不是她,而是花家千金花好。 南上点点头,道了声谢两边。 两个小家伙见自家父亲一点关心的话都没有,明明昨晚担心的那个样子。 心里忍不住嫌弃,将他一把推开,凑到南上的面前,“妈咪,医生说你需要休息,曾外婆带了你喜欢喝的营养汤过来哦。” 南上揉了揉小家伙的小脑袋,眼睛里满是宠溺,“好,我一会儿一定会全部喝掉。” 南老太太将南上跟孩子之间亲密自然的互动收入眼中,惊讶地瞪大了眼睛,“小上,你已经知......”话还没说完,就感觉到后面的单驿博拉了她一把,疑惑地转过头去。 见单驿博摇了摇头,她才明白过来南上还什么都不知道,但她有生之年还能看到自己的外甥女一家子幸福团圆地在一起,心里不免感到欣慰。 他们都几乎要忘了病房里还有另外两个人,男人握住女人的手,轻轻的拍了拍,眼神中满是鼓励,“过去吧。” 女人脸上的神色游移不定,过了好一会儿才坚定地点了点头。 南上将一直没有动静的两个人走了过来,有些疑惑地看着他们,女人率先开口,“小上,我们是驿博的父母,以前的事是阿姨对不住你,希望你能原谅阿姨。” “以前的事?”南上秀美微颦,如果她没记错的话,当年她被父亲和那个女人追杀,是单驿博和他的父亲收留了她,只是她也仅仅记起了这些,后面的事情一点都想不起来。 单母看到南上脸上的疑惑,这才猛地想起她失忆的事情,一下子踌躇起来,单父跨步上来,揽住她的肩膀,替她解释道:“以前的事情尽管你已经忘了,但是我们该道歉的还是要道歉,以前你阿姨被别人蛊惑做了些伤害你的事情,这些年一直都很自责,希望能得到你的原谅。” “以前的事我既然已经忘了就不会在意了,阿姨的道歉我接受。”南上低垂着眸子,她从来不是一个善人,但是这毕竟是期南和期上的奶奶,而且单驿博和单父曾经也对她有救命之恩,所以,看在他们的面子上,她也不能再在意。 “谢谢。”单母的眼睛上瞬间蒙了层泪意,那些年若不是李潇潇那个女人一只误导她,她也不会伤害南上,到后来才知道谁是谁非。 况且,南上出事的那一年她将自家儿子的痛苦都看在眼里,为人父母的有谁不想看着自己的儿子幸福美满? 门外,花好在门口已经踌躇了良久,犹豫着到底要不要进去,毕竟相隔了这么多年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昔日的好友,况且昨天南上是因为她才受了伤。 “这位小姐,您是要进去看望病人么?”护士的声音在她身后猛地响起,吓的她猛地后退一步,门本就没有关紧,这一下直接被她撞开来。 “花好?”南上一眼将将她认出来,尽管她脸上的墨镜将她的大半张脸都挡了起来。 听见南上的声音,花好的身体一怔,僵硬地转过身来,见病房里所有人的视线都放在了自己身上,只好硬着头皮打招呼。 “南奶奶,单先生。”她自动将单驿博和单母忽视,毕竟虽然南上失忆了,但是她可没失忆,那些仇她都在心里清清楚楚地记着呢,单母知道自己理亏,也没有计较什么。 “哎,花好快过来,你们两个也有好几年不见了吧。”南老太太亲密地招呼花好过去,花好是南上从小到大的好朋友,南老太太自然是喜欢极了这个小丫头。 花好走到南上的另一边,看清南上头上厚厚的纱布,还有苍白的脸色,眼泪控制不住地掉下来。 “阿上我对不起你,好不容易见到你就害你受了这么大的伤。” 南上最见不得她哭了,急忙为她擦眼泪,安慰道:“这么多年了你怎么还是这么小孩子气,动不动就哭。”想起昨晚的事她又板起脸来,语气中带了训斥,“你什么时候学会了去酒吧那种地方了,不知道危险么?” 现在想想就觉得后怕,如果昨天不是她凑巧看见,花好会遭遇什么事情已经显而易见。 花好哭了好一会儿才止住了哭声,噘着嘴不说话。 管家把热好了的汤端了过来,待她喝完,南老太太和单家夫妇就都回去了,因为两个孩子还要下课,所以单驿博也带着孩子走了。 病房里终于剩下南上跟花好两个人,花好才犹豫着问出压抑在心里多年的问题,“阿上,你当年为什么一声不吭的就走了?我找了你好久。” 花好忧伤的情绪涌上来,瘪着嘴一副又要想哭的样子。 “当时的我们谁都没有能力可以保护一个人,我离开是最好的方法。” 五年前,自从她从植物人中苏醒过来之后,父亲跟李潇潇就不择手段地对付她,目的很明显,就是要把她逼出国。 南家在京城虽然还顶着名门望族的名头,但势力已经大不如以前了,没法做到无时无刻地保护她。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