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水中有只瑜做的鱼

更新时间:2019-11-20 04:43:25

水中有只瑜做的鱼 已完结

水中有只瑜做的鱼

来源:落初 作者:桑霓 分类:都市 主角:瑜若瑜 人气:

新书《水中有只瑜做的鱼》全文在线阅读,作者桑霓,主角瑜若瑜,是一本都市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这个故事像可乐,开怀畅饮,让你哈哈大笑,笑口常开,笑到喷饭,捂着肚子在地上打滚。这个故事像奶茶,温润醇厚,一股腾腾的热气萦绕在你的周围,温暖你的心窝,感受爱情的温存。这个故事像咖啡,苦涩浓厚,爱情本来就是折磨人的事,苦亦虽苦,却透着丝丝甜蜜。这就是爱情,这就是《水中有只瑜做的鱼》,一个属于平凡人的不平凡爱情,一个在大笑中流泪,在流泪中坚强的故事。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4章风瑜公主1

不知昏睡了多久,当我逐渐恢复意识时,身体蜷曲在一个极其狭小的空间内,后脑勺像是被人闷了一棍子——钝钝地疼。

努力抬起千金重的眼皮,眼前一片黑暗。

“天!这是什么鬼地方?”嘟囔一声,我挣扎着坐起身子。

抬手揉了揉额角,想起昏迷前的点滴,我条件反射似地伸手到胸前摸那鱼坠子。当我将它从衣服中扯出时,它正发出淡淡的三色光晕。心里一惊,我将手中的坠子抛开,惊恐地向后移动着身体。

“吱——嘎!”

随着一声厚重的钝响,我身后的“墙”略微晃动了一下,同时黑漆漆的空间内射进一丝亮光。

转过身,借着光线打量四周,我赫然发现自己竟然待在一个大柜子里!而那透光的缝隙就是传说中的——门缝!

为什么我会在这里?

难道我被绑架了?我心里打了一个激灵!

难道我长得很像某个豪门千金?绑匪认错了人误绑了我?我心里又打了一个激灵!

谁能告诉我现在是什么状况吗?

刚获了大奖的我,此刻不是应该在鲜花的簇拥下加闪光灯的照耀下接受众人艳羡目光的洗礼吗?

貌似我刚得了十万块的奖金?

貌似我还没来得及好好挥霍呢!

等,等一下——十万块?

难道,难道……难道这些绑匪是为了那十万块的奖金?

莫非真应了那句古话:鸟为食亡,霓为钱死?

思至此,我心中顿时淋漓一片。

“救命呀!来人啊!”我跪在柜子里,边拼命敲着柜门,边鬼哭狼嚎地叫喊着:“我还年轻貌美,我还不想死啊!”

“柜子里有人!”

耳边突然传来一个男人厚重低沉的声音,我立马停住手中的动作,小心肝猛烈地抖了抖——莫非是绑匪?

转念一想:不对啊!绑匪怎么会不知道柜子里有人?

那么……

那么这声音就是可以救我小命的人啦?

反应过来后,我立马使出吃Nai的劲狠命地敲着柜门,同时更加卖力地喊着:“救命啊!救命啊!救救我啊!”

“快去通知尹将军,这边发现活口!”

什么?

活口?

难不成还有死口?

还有那个啥——将军?

这都什么跟什么嘛!不管了,管它将军还是大炮的,此刻大霓的小命最要紧!

“救命啊!”我继续撕心裂肺地喊着。

“尹将军,这柜子里有女子喊救命,你看……”

“将锁撬开,救人!”一个浑厚有力的男声飘进了我的耳朵。

片刻之后,我面前的柜门开始剧烈地晃动起来,门缝处传来铁棍撬锁的声音。

“姑娘,请不要担心,我们立刻救你出来”刚才浑厚的男声此时变得温柔悦耳。

“嗯嗯嗯!”我在柜中连连点头:“谢谢你们啊!”

仔细思索一下他的话,我脑中打起了N加N等于2N个激灵:啥?

姑娘?

这年头还流行叫姑娘吗?不管了,只要能救我出来叫我亲娘我都愿意!

“碰哧!”

铁块落地的声音。

柜门从外打开时,我眼前冒出一片金光。由于在黑暗中待久了,眼睛适应不了突然而来的光明,我条件反射似地用手去捂住双眼。

少顷,迷了迷眼睛,我慢慢松开手指……

“啊!”

伴随着一声凄厉的惨叫,我身体后仰,惊慌地往柜子里缩了缩。

这这这是哪个剧组的拍摄现场?

此刻,我面前站得既不是我想像中的人民警察,也不是军中绿花解放军叔叔!面前这人映入我眼帘后,我脑中瞬间蹦跶出一句话:满身尽披黄金甲!

天呐!莫非这是山寨版《黄金甲》的拍摄现场?

“这位姑娘,你没事吧?”

身着盔甲的某男盯着惊恐万分的我,蹙着眉迟疑地开口。

将视线转移到他身上,我怯怯地打量着他:此男身材高大,头戴金盔,身披战甲,腰别宝剑,身后还飘扬着火红色的绣虎披风。

目光收近——哟!瞧这五官长得:眉如飞剑,目赛朗星,鼻挺翼宽,唇薄齿白。刚毅的面布线条若刀砍斧削,立体和谐!

这这这这简直就是鬼斧神工造就的艺术品嘛!

还有,最重要的是他的皮肤是我最哈的古铜色耶!

啧啧,多MEN多阳刚的一个孩子呀!

眼珠滴溜滴溜转了一圈,我暗自捣鼓:这娃娃长得这么有型,不会是剧组的主演吧?

至此,我的心境平和了许多。迅速爬出柜子,我在盔甲男面前摆了个自认为很迷人POSE,同时心里暗念:上帝保佑!保佑盔甲男刚才没有听到我撕心裂肺般的鬼哭狼嚎,否则我努力塑造的高雅形象就岌岌可危了!

他蹙着剑眉看着我,眼中写满了困惑,芒似碎钻的眸光俯览而下,视线从我的头顶渐渐向下移动。

小心地抬眼看他时,我扑捉到他停留在我脸上的目光有一丝滞愣。

呃……我还没洗脸,莫非,莫非他看到我眼角上的眼屎了?

敛去眸中的滞色,他的眸光迅速被我脖子上的鱼坠子吸引过去。愣神盯着那坠子3秒后,他漆黑锃亮的瞳内光速般地闪过鄂讶、恍然、惊喜等一连串情绪。我还没来得及思量那些眸色,他却闪电般地抱拳跪下,浑厚清亮的音色中夹杂着难掩的惊喜:“末将尹战叩见风瑜公主!末将救驾来迟让公主受惊,罪该万死!”

我膛目结舌!

此时,他旁边的几个小兵也纷纷放下兵器,跪倒在地齐声道:“草民参见公主殿下。”

这这这这演得是哪一出?

“那个,那个你们认错人了!我我我我不是什么公主!”我摇着双手,结结巴巴地解释,心中泛起了百年难得一泛的不详之感。

“公主殿下,王爷王妃已……已归天,请公主节哀!”盔甲男神情悲痛。

王爷?!

王妃?!

我踉跄了一下!理了理呈浆糊状的思绪,暗想:以本霓积累了20年的人生经验来看,此时我若不是做梦,不是误闯某剧组,不是被人恶整,那么就是穿穿穿穿越了!而且还穿穿穿穿穿成那个叫啥“疯鱼”的公主!

狠狠地掐了一下自己的手臂——妈呀!货真价实的疼!SO,“梦游”这种可能被华丽丽地否定了!

环顾四周,没有发现任何摄影器材和身着现代装的剧组人员。SOSO,“拍戏”这个可能被梦幻幻地否定了!

仔细回想,我是一“觉”从北京世锦大酒店的接待室内“睡”到这间装修得富丽堂皇古色古香的屋子里的。和颊丫头两人从S市到北京参赛,我们根本没与任何人结仇,小颊那个小气鬼,绝对不会舍得花钱请帅哥演戏整我!SOSOSO,“恶整”这个可能被很现实地否定了!

那么……

那么现在只有一种可能——我真的华丽丽黑乎乎金灿灿梦幻幻地——穿越了?

“买噶!”

惊呼一声,我浑身一软,一屁股坐在了地板上。

跪在地上的众人因为搞不清楚状况,均将头垂得很低很低。

少顷,我回过神来,低头看向脖子上的吊坠时,它正隐隐散发着三色光晕。再看看身上的衣服,还是我颁奖时穿得“宫廷装”。以我仅有的一点穿越常识来看,我不是灵魂穿过来了,是连人带魂一起穿过来了!而且不出意外的话,罪魁祸首正是脖子上的鱼吊坠!

“公主,请节哀!末将立刻护送公主去安全的地方休息。”

盔甲男似乎以为我正在为那归天的王爷王妃伤心,声音里溢满了悲痛与怜惜。

我自顾自地沉浸在这突如其来的“惊喜”中,并无闲暇理会他。犹豫片刻,他深吸一口气将我整个人打横抱起,转身向门外走去,边走边下令:“准备马车护送公主回营,通知张军医到我帐中等候。”

隔着冰冷坚硬的金甲,我的耳畔传来他有力又有些急促的心跳声。一呼一吸中,一股清新的泥土味侵入鼻内。

抬起头,坚毅有型的下巴近在眼前,墨黑如夜的黑瞳内星光闪闪。

当盔甲男抱着我走出屋子时,一股焦糊味混合着浓重的血腥气欺入我的胸腔,胃内瞬时翻江倒海。

蹙眉别过头,眼光扫过院中的房屋时,我赫然发现正中间那间屋子像是被火烧过一样——黑乎乎的!

双目微瞪,瞳孔瞬间放大:那屋子房顶已经塌陷了一半,墙壁一片焦糊,可不就是刚被大火洗礼过得鬼样子嘛!

环视周围,其它屋子还好,只有废墟旁边的房间有被火烧过的痕迹。心中掂量一番,忽然间明白:若是救火慢些,火势蔓延,我所在的房间也要遭殃了!那我极有可能会被锁在柜子里烧成骨灰!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救霓一命,胜造豪宅七座!

一口气舒完,我看见几个小兵从废墟中抬出三个蒙着明黄色锦布的担架。心里正奇怪着为什么要蒙黄布时,便听见盔甲男对小兵们说:“公主已经找到,王妃身边的应该是她的贴身丫鬟,和那些家仆葬在一起吧!”

“是!”

吩咐完后,盔甲男抱着我继续前进。

不知自己受哪知鬼的唆使,我竟然“恋恋不舍”地转头看那三个担架——此时两个小兵正掀起明黄色的盖布,准备换成白布。他这一掀不要紧,我的小魂立马被“掀”去了一半!

因为我清晰地看见担架上是一具焦黑焦黑的尸体!

天啊!碳尸呀!活生生的碳尸呀!

“啊!”

我惊叫一声,刚要晕过去,前方更为壮观的景象霍然跃入我的眼帘:尸骨成山,血流成河!

我脑中突然闪现一部电影的血腥片段,那部电影叫做《南京大屠杀》!

“啊啊啊!”

伴随着一声让人毛骨悚然的尖叫,我很配合大家的猜测——彻底地华丽地浪漫地——晕菜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