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越战妖谈

更新时间:2019-07-04 02:52:31

越战妖谈 连载中

越战妖谈

来源:微小宝 作者:妖逐 分类:都市 主角:张德小溪 人气:

火爆新书《越战妖谈》是妖逐所创作的一本都市风格的小说,主角张德小溪,书中主要讲述了:一段尘封了四十几年的记忆,一封战友独子带来的神秘家书。 我再一次的踏上了几十年前的那片土地。 早已死去的战友,无法遗忘的记忆,故人留下的嘱托,我们一行四人踏上了一条不归路。 遥远的山村是不是真的存在? 灵魂的传说是不是都是谣言? 时隔了四十年后我带着战友的独子再次踏上了我和他父亲走过的那跳路程, 希望再次找到早已经消失在人们记忆里的诡秘山村,找寻当年那天晚上发生的秘密事件。...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虽然这些资料无非都是一些文字的记载,没有任何的照片和视频的影响,但是我凭借着当年的记忆,再加上这些文字的描述,我可以想象得出来当年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情况。   我曾经无数次的在想,如果当年是我去了,当你是领导派我跟你只小分队一起回到那个村庄里面,那么究竟会是另外一番景象吗?   也许死去的就是我,而王队就会因此活下来,我每天都活在这样的阴影当中,我总觉得王队是因为我才死去的,他也是为了保护我,才最终让自己变成了人首分离的状态。   我对王队的了解并不多,我只知道他家里有老婆有孩子,但是之后的老婆孩子究竟怎么样,部队有没有给他一些补偿我都不知道,但是想必应该已经安顿好了吧。   我就一直在那个档案馆呆了很多年,曾经有无数次的机会让我调离那里我都拒绝了,我没有选择成家,就自己一个人一直过着孤单的生活,因为我始终觉着,也许我能跟我的那先死去的战友,我能跟王队唯一有在共同的机会,就是留在这等档案馆里面,也许我这辈子都探寻不出当年的秘密,但是至少我可以再努力,只要我离真相近一点,他们的事兴许就能找到答案。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过着,我已经从当年的那个小伙子慢慢的步入了中年,有很多的事情,当年很多的细节都已经在我的脑海中慢慢的遗忘,我本以为我这辈子就会带着这些秘密进到棺材里面,因为我根本无人诉说,当年跟我有关系的人现在都已经离开了人世,至于其他有可能知道事情内容的人现在也不知道在什么地方,更何况现在的人跟我们当年不一样了,他们更加关心的是金钱是房子,谁还会去探究那几十年前的事情呢。   档案馆也在历史的变迁当中慢慢的变了模样,我作为第一代的老员工也光荣的退休了,当然,我是以这个档案馆的馆长身份退休的,熬了这么多年,我也毕竟得到了我应该得到的东西。   而我也找不住在档案馆后面的那个小仓库里,档案馆建起了自己的楼房,我搬进了其中的一套三居室里面,虽然我一直未婚,但是组织上就考虑到我这些年为了档案工作的付出,所以给了我一套大房子,房子大了,一个人住在里面也未免感觉到凄凉,更何况退休之后也没了工作,我每天的生活也就是白天遛弯,晚上看电视,但是唯一没有放弃的就是对当年事情的探寻和研究。   今天我一如往昔地在家里准备着出去遛弯儿要买的东西,家里的门铃却忽然响了起来,我不由得感觉到奇怪,因为在这个城市里面我根本就没有家人,就感谈不上有什么子女亲人了,老朋友们多半也都和子女去了子女所在的城市,所以基本上我的家里是不会有人来的。   我慢慢的走到了门边把门拉开,门外站着两个年轻的男孩子,两个男孩子看起来干干净净,斯斯文文,可是我一看就知道我根本就不认识他们,便隔着门疑惑地问道。   “小伙子,你们是来找谁的?”   其实我的第一反应就是他们俩找错门儿了,不过想来想去这栋楼里住的多半都是档案馆的职工,大部分的人我都认识,但是却从来没有见过这两个男孩的样子。   站在最前面的男孩听到我开口问话,便连忙说道。   “你好,请问这里是韩路先生的家吗?”   居然从他们的嘴里听到了我的名字,我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听到过有人叫我的名字了,基本上大家都会称呼我韩馆长或者是韩老师,回想起还是有人叫我名字的时候,那还是我在部队的那段日子。   我努力的在记忆里面搜寻着关于那两个男孩子的样貌,但是我很确定我真的不认识他们,一时间我竟然不知道他们来者是何意,便隔着窗户问了起来。   “你们找他有什么样的事情?你们是什么人?”   也许是我表现出了我的警觉,站在最前面的男孩儿马上露出一个大大的微笑,语气也变得更加恭敬起来。   “我们是他故人朋友的孩子,是受他故人前来找他的,如果这里真的是他家的话,就请您让我们进去吧。”   我心里不由得觉得疑惑,故人?我哪里还有什么故人,可以称之上我故人的人现在早已经死了,不,并不是现在,而是早在几十年前就已经死了,我看着面前的那两个男孩,心中慢慢泛起了不安,故人之子,他们究竟是谁?   我并没有想要开门放他们进来,因为无论他们是谁,都和我在没有关系,我在离开部队之前就已经签下了协议,对于当年所有的事情我都不想再提及,我不管这两个孩子究竟是谁的后代,他们也是因为何事而来,现在这一切的一切,都不再跟我有任何关系。   “你们找错人了,这里没有什么韩路!”   我直接甩出了这样冰冷的一句话,就用力的把门给关上了,我的心开始剧烈地跳动着,虽然我现在已经是一个年近半百的人,但是想到当年的一切,我还是会觉得心口隐隐的犯疼,还有那个站在面前的那个孩子的眼神,太熟悉了,他真的很像我过去的一个故人,一个我这辈子都忘不掉,却这辈子都不想再想起的人。   那个男孩子的眼神里流露出来的神情,简直和当年的王队长是一模一样!   就在门关上的瞬间,门铃又剧烈的响动了起来,我不想再去开门,也不想再面对那一切,那个男孩子在外面开始大声的呼喊,希望我可以给他机会让他进来。   “老先生!求你让我们进去,不管这里是不是韩路先生的家,但是至少他曾经在档案馆工作过,想必你一定认识他,那你能不能告诉我他现在住在什么地方我真的是他故人之子受到所托来找他的,我有很重要的事情想问他!”   “你赶紧走吧,这里从来都没有什么韩路!也从来都没有什么你要找的人,无论你是谁,都永远不要再回来!”   “你一定知道什么对不对?你就是韩路对不对!你是当年那件事情唯一的幸存者,你一定知道有关于我爸爸的事情!”   我一下子愣住了,猛地转身把门拉开,那个男孩显然是很惊奇,我居然又重新开了门,一下子冲到了防盗门边,透过门上的栅栏看着我,眼神里透出了急切的期盼,语气甚至有点带着乞求的说道。   “我求求你让我进去,无论你是谁,你都先让我进去!”   我眼神冰冷的看了他一眼,慢慢的叹了一口气,默默的打开了防盗门,把他们两个人放了进来。   两个男孩进来的瞬间,我用力的把房门关好,站在门口转身看着他们俩,两个人进到房间的时候都本能地四下看了看,最后全部把目光停留在了我的身上。   “你爸爸是谁?”   在我死去的那些战友里面,唯一一个娶妻生子的就是王队长,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对面的这个男孩应该就是王队长的儿子,其实不用他开口,我就已经可以确定这件事情,因为他们长得实在是太像了,尤其是那个眼神,面前这个男孩的眼神跟当年年轻时候的王队长简直是一模一样。   男孩喘着粗气,慢慢的让自己平静了下来,他抬头看着我,一点一点的解释了起来。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应该就是韩路吧,我叫王明,王洪就是我的父亲,这是我的朋友陈浩,今天我们来,就是为了父亲的事情而来的。”   我看着对面那个男孩激动的神情,一时间竟然慌了,他居然是为了他爸爸的事情而来,他爸爸居然就是王队,他是为了王队的事情而来的。   我一下子错过他的身子推了他一把,我从来都没有想到我居然还有如此大的力气,他一下子没有防备,差一点就摔在了地上,而我对于这一切已经完全没有任何感觉了,我眯着眼睛看着他,伸出手指了指大门,厉声的说道。   “我不认识什么王洪,我也不认识什么韩路,你现在马上离开,永远都不要再回来。”   我抑制不住心中的愤怒,但是我知道这样的愤怒是来自于我内心当中的恐惧,对当年的事情我曾经立下誓言不会说出一个字,无论是对谁,我都并不想再谈及当年的任何一件事情,任何的一个细节,看着那个眼神几乎和王队一模一样的他的儿子,我对于王队心里的那种内疚油然而生,如果当年不是我不过王队的阻拦重新返回到那个村庄里面,兴许接下来所有的事情都不会变成那副样子,他们所有的人也许都不用再死,尤其是王队,也许他可以好好的活下去。   对面的两个男孩看到我的样子,一下子也愣住了,兴许他们自己也没有料到简单的一句话居然会让我有这么大的反应,不过我反应越是激烈,就越是证明了我对于当年的事情是知道的,两个男孩兴许也明白这个事情,所以他们并没有因为我的发怒而离开,反而是慢慢地向我走近。   “我们没有任何的恶意,我来只有一个目的,就是想问一问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还有我的父亲,到现在我们的家人都从来没有见过我父亲的尸体,中国人有一句话叫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我们唯一得到的就是一只死亡通知书和一笔少得可怜的抚恤金,我的母亲在得知这件事情的时候就得了重病,不久就死了,而我年事已高的奶奶在当场就昏死过去,所有的人都因为我父亲的死而受到了严重的打击,当年我只有不到三岁,所以对于当年所发生的事情我全然不知,我没有任何的目的,我只想知道我父亲究竟是怎么死的。”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