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绝代佳妃

更新时间:2020-05-25 12:22:05

绝代佳妃 已完结

绝代佳妃

来源:落初 作者:穿越星 分类:都市 主角:沈梦沈 人气:

完结小说《绝代佳妃》是穿越星最新写的一本都市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沈梦沈,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她是帝国公主,美貌、宠爱样样不缺。后宫的争斗、权利的倾轧,她通通不喜欢,却偏偏身在其中。  井中定情,旖旎美好却有如镜花水月。两个并不相爱的人却被命运绑架,要携手走完一生。  战火纷飞,曾经的爱人对她刀剑相向……  战火毕,尸山血海里她抱着此生挚爱无言而泣……  当一切尘埃落定,她站在山头幽幽地想,如果可以选择她只想闲云野鹤和心爱的人盖一座小小的医庐悬壶济世……  简介大家将就看吧……每天一更,一般在晚上7-8点~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祁兰王行刑的同一日,西澜城东边的一处大宅里,一个身披狐裘的青年仰望着灰暗的天空,叹息道:“又是一场雨,不知又要带走多少Xing命?”旁边一灰衣老者淡淡应道:“回主公,今日城里死的有七十八人。”青年神色一凝,拂袖道:“备轿,出城,白云观。”灰衣老者看着青年离去的背影,嘴角露出微不可觉的一丝讥讽。

难怪老者对他的感伤觉得讥讽,此人名为夏侯离渊,乃是戚元宗手下“暗将”的头领。Xing质和明朝的东西厂是差不多的,都是做的一些见不得人勾当,为当权者铲除异己。身为“暗将”的头领夏侯离渊的双手也是沾满血腥,而且祁兰王一门的惨案就是他亲自下的手。所以从他口中说出对逝去生命的感伤才让老者感到如此讽刺。除了这层意思,他对于自己这个顶头上司平日里也很有些看不起,总觉得他就是靠自己的身份才爬到这个位子的,就能力和经验而言他怎么比得上已经做了“暗将”几十年的自己?虽然,有的时候自己搞砸的事情还需要夏侯离渊去收拾残局,但那都是意外不是。老者如是想。

而对于被人们称作“西澜四公子”之一的夏侯离渊的身份,外界也有诸多的猜测,大多数的人还是觉得他是关西某世家的遗少,这自然和某些权贵私下放出的消息很有关联。至于他真正的身份,也和他如今的职业一样是见不得光的——“私生子”。比一般人幸运,也比一般人悲哀的是,他这个见不得光的父亲正是当今的圣上戚元宗。

母亲还在的时候常常以一种追忆的口吻回忆着那一年未名湖畔与戚元宗相遇的种种,带着些许甜蜜与惆怅。对于夏侯离渊到现在为止的人生来说,恬淡、善良,总是微笑面对一切的母亲是他最大的幸福,也给了他无穷的力量,还有一颗最珍贵的善良的心。

对于其实辜负了母亲的父亲,他没有恨,相反他觉得很感激,善良而快乐的母亲若是进了那红瓦高墙之中,她的善良与恬淡应该也很快就会消失吧。所以夏侯离渊一直固执的认为,母亲一定是戚元宗这辈子最爱的女人,因为他懂得珍惜她的美好,并且为她保留了这份美好。

大宅外,红顶青边的四抬大轿已经备好。夏侯离渊披着雪白的狐裘缓步行出,准备上轿的瞬间余光瞥见街角的一个雪人,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里露出一丝兴味。“雪人啊,真是好久没有见到了。”自语着他走近雪人,上下打量起这个半人多高的雪人,忽然脸色大变——“来人!挖开雪人!救人!”

雪人里藏着个姑娘,救出来的时候青白的一张脸看不出五官,细手细脚都被冻成了冰棍,鼻息已经全无。“公子,这姑娘已经没有气息了,送到宗人府了事吧。”一众仆人纷纷道。

夏侯一脸铁青:“她还活着!”说罢给她灌姜汤、泡热水、裹棉被,兀自忙碌起来。忙活了一整天到黄昏的时候,姑娘除了脸色好看一点了之外,依旧毫无生机。仆人们都停止了动作,只有夏侯一脸执拗地仍然给她灌着热汤水,虽然十之八九就被她紧闭的双唇挡在了外面,他也不肯停止。

“公子停了吧,她救不了了。”贴身侍女小莲对这个俊俏又对待下人和善的主子,早就芳心暗许,实在不喜欢看他为了另一个女人做这些个事情。要知道,他可从来没为自己做过这些,虽然自己也不可能把自己埋在雪堆里。但仍然不妨碍小莲成了阻碍夏侯救人的中坚力量。夏侯回过头,一脸森然地看着她,小莲被那眼神骇得不由退后两步。“你若再敢多嘴,就滚出我夏侯府。”一句话就让小莲噙着眼泪闭了嘴。半晌,夏侯叹口气,又道:“小莲,你莫要怪我,只是今天死的人太多了,我实在不想在我手里又多一个亡魂。”小莲这才破涕为笑,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其实对于夏侯的话她并不了然,但主子顾着自己开心还是不开心,已然让她欣喜莫名了。

许是夏侯的执着终于感动了上苍,到了下半夜,那姑娘居然真的奇迹般的有了生机!看着面颊有了血色,呼吸也渐渐平稳的她,夏侯终于放下心来,趴在床边沉沉地睡去。

被埋在雪里的姑娘第一次醒来的时候,谁也不知道,那是第一天快要天亮的时候,忙活了一整夜的奴仆们都撑不住去睡觉去了,就连小莲也在给夏侯盖上了一床厚厚的毛毡之后,睡觉去了。姑娘的眼睛半睁开,打量了一下四周发觉没有人,于是坐了起来,伸了一个懒腰,丝毫没有方才奄奄一息的感觉,正想下床走动走动,却发现还有一个盖着毯子的人,趴在自己床边,吓得又缩回了床上。用余光打量这个趴着的人,眼里充满了兴味,“他就是夏侯离渊。”姑娘用只有自己听得到的声音喃喃道。“呜——呜——”窗外传来细微的狼嚎,然后窗户被一匹灰黑色的狼顶开,这匹狼毛色油亮,左眼有一道狰狞的伤口,左耳上还缺了一块,显出彪悍的野Xing。它悄无声息地走到床边,用毛茸茸的脑袋蹭着姑娘的手,姑娘与它戏耍一会,挥手示意它离开,它才一步三回头恋恋不舍地走了。姑娘又重新躺回床上,闭上眼睛,过了一会儿,似乎迷迷糊糊地醒转,用沙哑的声音低声喊道:“水……水……”熟睡中的夏侯离渊这才惊醒过来。

经过好几天夏侯府奴仆日夜轮班地照顾,姑娘终于从最开始的一天几乎十二个时辰都在昏迷,到基本可以勉强坐立。此刻她正瞪着一双大眼警惕地与旁边的人僵持着,已经快有一个时辰了,就是死活不肯吃任何人喂的任何东西,一众婢女都已经被折磨得怨声载道。忍无可忍的小莲,跑去找正在书房练字的夏侯告状。夏侯听完事情的经过,却哈哈一笑,扔下毛笔向小莲道:“走吧,咱们一起去瞧瞧这个倔强的小姑娘。”

夏侯走进姑娘居住的客房,伸手接过婢女手中的汤药,坐到姑娘床边,舀了一勺药先用舌尖试了一下温度,然后递到姑娘嘴边。姑娘看着他眼里充满疑惑和挣扎,似乎本能地想要拒绝陌生人递上的汤药,可是眼前的人又让她感到莫名的亲切。终于在夏侯柔和的目光和温润的笑容中,姑娘张开嘴喝下了一勺药。药很苦,姑娘皱起了眉头。夏侯又送了一勺到姑娘嘴边,姑娘苦哈哈地摇头。夏侯也不动只是笑望着她,对峙半晌,姑娘直接拿过碗“咕嘟、咕嘟”把整碗药喝了干净。夏侯离渊大笑着拍拍她的脑袋:“我叫夏离离渊,你叫什么名字?”姑娘张张嘴发出嘶哑的:“咚——咚——”然后沮丧地摇摇头不再说话。夏侯离渊捧起她的脸,认真地看着她的眼睛:“从今天起你的名字叫冬冬,夏冬冬好吗?”姑娘看着他,眼神有些迷离,半晌忽然郑重地点点头。

半月之后,夏冬冬身体已然痊愈,她并不喜欢言语,成天冷着一张脸,手脚也不勤快,在夏侯府十分不遭人待见。只对夏侯离渊颇为亲热,而夏侯离渊也十分喜爱她,成日里带着这个日渐显得粉雕玉琢的小姑娘四处游荡。惹得在夏侯家仆人中颇有威望的小莲姑娘,老大不高兴,于是时不常的便喜欢给夏冬冬使个绊子。

夏冬冬身体痊愈之后吃的第一次正餐,一桌子丰盛的菜肴摆了整整一桌子。夏侯离渊颇为得意地招呼她随便吃、尽量吃。站在夏侯身边的小莲,满眼冒火地盯着那个不明主仆肆意翻腾着桌上菜肴的丫头。夏冬冬翻腾了半天夹了一块糖醋排骨放进嘴里,然后——“噗”一声吐了出来。

夏侯几乎傻在当场,小莲却幸灾乐祸地笑了。悄悄跑出正厅找到夏侯府的大厨,添油加醋把方才夏冬冬吐了他做的菜的事情一说,大厨立刻火冒三丈地跑去找夏冬冬理论。没等他跑到正厅,夏冬冬已经往厨房来了,也不言语一声就直接钻进了厨房,要不是夏侯眼神阻止着,大厨只怕已经跟进去,把她碎尸万段了。

不一会儿厨房里飘出了一阵有人的酸甜可口的香气,因为正值饭点,所以几乎所有的夏侯家人都捧着饭菜寻香找过来了。一路还议论纷纷:“大厨的手艺越来越好了啊!”“不知道这是什么好吃的!”听得厨房门边的大厨脸色一阵青、一阵红。众人看到大厨站在厨房门口,也是一愣,不敢再多言语,只是好奇地往越来越香气缭绕的厨房左顾右盼。又过了一会儿,夏冬冬端着一碗卖相绝佳的糖醋排骨走了出来,冷着一张脸酷酷道:“这才叫糖醋排骨。”大厨也不多话,夹起一块放进嘴里,然后噗通一声在众目睽睽之下跪倒在夏冬冬面前道:“大师,请收我为徒!”夏冬冬看他一眼,把糖醋排骨递给夏侯,然后飘然离去,声音远远地传来:“没空。”夏侯离渊吃了一块排骨,立刻眼前一亮,三两下就把排骨都下了肚,然后屁颠儿屁颠儿地跟着夏冬冬去了。满心欢喜地合计着,下次让这丫头做道水晶肘子来尝尝,还有剁椒鱼头、水煮活鱼……

那日之后,夏冬冬开始极度后悔让夏侯知道自己会做菜的事情。如今几乎天天夏侯都跟在夏冬冬身后各种威逼利诱让她做好吃的给自己吃,夏冬冬极为无奈只得三五日地偶尔满足一下自己的救命恩人的口腹之欲。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