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二次元 > 带着卡牌穿越异世界

更新时间:2020-06-25 07:31:19

带着卡牌穿越异世界 已完结

带着卡牌穿越异世界

来源:落初 作者:白不失华 分类:二次元 主角:布柯哀祖宗 人气:

主角是布柯哀祖宗的小说《带着卡牌穿越异世界》此文是白不失华原创的二次元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这是魔法与元素的世界,而一位大叔却突然冒昧的打扰了这里。奇异的身份,神秘的卡牌,他又将会经历什么呢?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布柯哀坐在娜西丽他们家中,没想到这家人竟然还是医药世家,楼下是一家药店倒也是方便了布柯哀那想去行医的决定。

楼上便是他们的温暖小家,房子大小中规中矩,三室一厅,装潢上偏向自然绿色的风格,屋内植物众多,但却井然有序,丝毫没有杂乱的感觉。

“这房子要是在我的世界那边我肯定买不起。”布柯哀心中暗叹一声,谁让他教书的地方房价彪得已经上天了。

布柯哀坐在木沙发上乖巧地坐着,双手放在腿上,一脸呆萌气质,娜西丽看见后不禁噗嗤一笑。

“布柯哀,你在干什么啊?”

布柯哀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动作,手连忙放到了一旁,就连他自己都觉得刚才的动作实在是有些诡异,就像是一种做贼心虚的感觉。

娜落拓本来悬着的一颗心在放下后便是早早的睡下了,但是布柯哀却没什么意识,毕竟这个世界他还没有什么看见有什么时钟之类的东西,现在看天色最多只知道现在是晚上。

不过刚刚经过一场大战,身体现在已经是疲惫不堪,一会儿之后布柯哀也是哈欠连连。

“对了?我睡那啊?”

这时候娜查莉刚刚抱着自己被子出来,看着布柯哀道:“你睡我房间,我去姐姐那里。”

本来有些困意的布柯哀一听这话顿时不想睡了,那一句话就像是强心针似的,效果好得不得了!

“不不不!”布柯哀连忙摆手。

娜查莉眼神变了变,一针见血道:“你嫌弃?”

“不不不!!”布柯哀觉得自己手就快甩断了。

“那这么这么办!”娜查莉撂下一句话便是直接进入了娜西丽的房间。

布柯哀半张着嘴巴,想说又觉得说不出来什么话,犹豫一阵后便站起身来走向娜查莉的房间,轻轻地关上了门。

一旁娜西丽的房间房门虚掩着,两双眼睛偷偷看着布柯哀走进去关上了门。

随后娜西丽关上门,似乎还有些愤愤的表情,撅着小嘴,看着自己的玉手不满道:“都是你的错,谁让你出布的!”

“愿赌服输,姐姐。”娜查莉平淡说道,但是表情却有些欣喜之色。

这要是被布柯哀知道他被这两姐妹这么争抢会是什么表情呢?估计会惊掉下巴吧。

而在布柯哀关上房门后并没有立刻躺上床,而是打开抽卡界面,看着一旁空空如也的牌库不禁哀叹一声。和库冉的战斗让他几乎把铜级卡牌都用了,现在银级卡牌还有十张,金色只有一张。

“真是一夜回到解放前啊。”布柯哀低头颓废道。

“宿主,积少成多。”

布柯哀探头吐槽道:“去你的吧!那奴隶主的三当家会放过我吗?要是把二当家和大当家一起招来,我怎么打?现在真的是骑虎难下啊。”

布柯哀的担心不无道理,被库冉跑掉就是布柯哀的最大失误,不然布柯哀可能还有几天时间缓冲,而且就算对方来要人,自己这边至少也有个人质。

这时候布柯哀心中也有些恼火,直接从抽牌匣里抽出一张牌,布柯哀本来不想去看,但是手上突然传来一股淡淡能量波动让他生出一阵好奇之心。

“这是?”布柯哀讶异地看着自己手上的牌。

非金非银非铜,当然更不是卡匣说的传说或者史诗,只是一张淡灰色牌,牌背面是闪电的模样,正面是一道蓝色闪电,命为雷暴。

“裁决卡,雷暴。”布柯哀郑重读出了这个名字。脸上有着好奇与欣喜之色。

“卡匣,这是什么卡!”

“宿主,这是裁决卡,威力与破坏力最大的卡牌,且可以无限对其使用加强卡。”

布柯哀双眼顿时睁大,没想到自己这么随性的一抽,竟然单抽出奇迹了!但这时,卡匣突然蹦出的一段话将布柯哀的高兴顿时浇灭一半。

“宿主将承受裁决卡威力的十分之一。”

布柯哀嘴角一挑,额头青筋凸出,“也就是说我要是无限在这卡上面使用加强卡,到最后我也用不出这张卡了?”

“是的,而且就算宿主现在您也承受不住这十分之一的威力。”

布柯哀顿时将牌收回牌库,还说明天找个地方试试威力,看来还是不要去找死了。这裁决卡真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不到万不得已最好还是别用了。

布柯哀躺上床,这时候才突然意识到自己在人家娜查莉的房间里,这床的花色虽然不像女生,但是布柯哀感受这鼻息间的芬芳又怎么可能睡得着。

翻来覆去,布柯哀终于是睡着,而那天边似乎也泛起了鱼白。

而这时候,卡萨和库依正在碰杯,晶莹的玻璃杯闪耀着金黄的酒液,散发着浓浓的酒香味令人迷醉。

“这酒真特么香!回味无穷啊!干!”卡萨爽快道。

库依微笑着,极为赞同自己大哥所言,这可本是贡品的麦芽酒,被一方土匪拿来孝敬了库萨。

要知道,奴隶主在锋芒国的地位可不低,有些甚至还是高官。

但很明显,卡萨和库依都没有这样的身份,不然就不会偏偶一方在这里和土匪盗贼一起谋生了。不过这么多年过去了,或许他们也早已被同化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三妹怎么也该回来了吧?”卡萨喝下一杯酒淡淡说道。

库依同样品了一口好酒,轻笑道:“大哥莫非担心三妹出事情?”

库萨听完顿时拍腿大笑,“三妹可是四级魔法师,假以时日定能踏入五级门槛,去收拾一个毛头小子绰绰有余,不担心,不担心。”

库依听完赞同点头,两人有互相砰杯,而这时随着酒杯的碰撞,金黄酒液里倒映出了库冉的身影。

卡萨和库依的表情凝固了,此刻的库冉头发散乱在自己脸前,浑身上下都是灰尘,一看便是吃了败仗。

“大哥,二哥,我回来了。”库冉声音如同死灰一般,平日的妩媚动人消失了。

“三妹,你这是?”库依立刻站起身来,走到库冉面前,库萨紧随库依,同样一脸担忧。

库依帮库冉整理了一下头发,神色骤然变化,那张原本靓丽妩媚的绝色俏脸如今多了一条深深的刀痕,离库冉那无神的双眼只有分毫之差。

“三妹,这是谁做的?难不成你碰到高手了?”库萨率先说道。

库冉低下头,声音微微啜泣,有着浓浓的不甘心,她缓缓道:“不,不,那个孩子真的会武道,而且很强,他肯是魔武双修。”

“魔武双修!”

库萨和库依对视一眼,自己的三妹怎么可能欺骗自己,如果说那胖子瘦子有胆子胡说,那么库冉是绝不会有那个心思去做。

一般来说魔法强大的人身体都是较为孱弱,而身体强大的人魔法天赋也会比较弱小,但是魔武双修代表什么,代表着这个人在魔法和武道之上都有极高天赋,说是天之骄子那也不为过!

“怎么可能?库依,这地方可曾有那个家族有这等人物?”库萨疑惑道。

库依摇了摇头,让人将库冉扶了下去,随后道:“不,如果是在帝都我倒是知道几个,但是这里地处锋芒国最南边,大家族根本就没几个,而且也从未听说过有这样的人,而且大哥你看,那孩子了买下奴隶却放走了他们,这点与锋芒国的风气实在是不合。”

库萨点头,若有所思,已是将布柯哀排除于三大帝国之外,因为其余国家的人没事可不会来这里,如此布柯哀这个人在他们面前便是蒙上了一层神秘面纱。

库依托腮思索,随后道:“大哥,不如这样,我佯装兽人商人进入城中,待我去见见这个人我们再来从长计议。”

库萨立即道:“二弟,此事不妥,你若是有个三长两短那可不行。”

库依笑了,道:“大哥,距离交货可只有一个月了,我们不能出差错了,不然小命难保。”

库萨感觉心头遭受重击,也不再说什么,端起一杯酒,递给了库依。

“那二弟可要小心!”

随后库依离去,库萨看着他的背影,依然叹气不已,随即走向了库冉那边,刚才已经派人去看看库冉的伤了。

库萨走进房间,通红的屏障恍惚了库冉的曼妙身子,这时候,医生走了出来,看见库萨微微弯腰。

“三当家的伤怎么样了?”库萨冷冷问道。

“伤口已经无碍,但.....”医生顿时欲言又止。

“说!”

“恐怕要留疤了。”

库萨一听,神色一变,直接推开了医生冲了进去,看见了库冉抱腿而坐,眼中泛着泪光,库萨连忙道:“三妹,你别担心,我一定能让你恢复,相信大哥!”

“嗯。”库冉点头,随后不再说话。

库萨看着自己妹妹如此悲伤,心中不禁怒火熊熊,势要将这道疤十倍奉还!

布柯哀突然坐起身子,却是响起了两声痛苦的惨叫。等到布柯哀回过神,只见娜查莉倒坐在地上抚摸着自己的额头,所以刚刚这妮子离自己的头是有多近?

“早啊,娜查莉,你姐呢?”布柯哀下床问道。

“爸爸和姐姐还在睡,我过来看一眼你,既然起来了,就去洗漱吧。”娜查莉递给布柯哀一个杯子和牙刷。

布柯哀表示我醒过来和你应该脱不了关系。

布柯哀看着牙刷有些好奇,没想到这个世界里面竟然也有牙刷,而且这辈子材质似乎是一种近似塑料但又不是塑料的材质。布柯哀觉得挺新奇。

走到洗漱台,布柯哀看着一个开关,一按便涌出热水,朝左移动水温渐冷,而这里也没看见什么热水器之类的玩意儿啊,布柯哀左右开始把玩,一时间忘了自己是来干什么的。

“你要是再浪费水,我就对你不客气。”

娜查莉如同幽灵一般出现在布柯哀身后,布柯哀只感觉全身一抖,连忙尴尬笑了笑,而这时,卡匣的声音突然响起。

“宿主获得技能卡远距离传送,技能卡加热。”

布柯哀满嘴泡沫,开始觉得这个世界真的好神奇,竟然每个人的家里都是有这样的小魔法,但是对于布柯哀来说,这要是抽出来金卡银卡那对自己就又是一张大杀器了。

洗漱完毕,布柯哀鼻子似乎闻到了什么香味,探头看向厨房的位置,娜查莉点着炉火正在做早饭,光闻着这香味就知道肯定是好吃的。

娜查莉全神贯注的准备着,突然伸手敲了一下伸手偷吃的布柯哀,看着布柯哀一脸贱贱的笑容,娜查莉微微扬了扬嘴角。

“喏,你尝尝。”娜查莉夹起一块金黄色的小饼。

布柯哀也是不客气直接一口吃下,发现这里面竟然充满清香味,应该都是蔬菜之类的东西做的。

而这时候,布柯哀突然道:“你们这里有面条吗?”

娜查莉手上动作一听,“面条,那是什么?”

布柯哀用手比了一下,“就这这样的长长,软软的,可以吃的,你们没见过?”

虽然这里和布柯哀的世界有些地方很相似,但终究这里是异世界,布柯哀发现这里并没有面条这种食物,随后还有一些布柯哀喜欢的食物这个世界也是没有。

布柯哀心里面有些空虚,毕竟他最喜欢吃面了,所以布柯哀决定要在这个世界里面找到能够做面的材料,或者说.....

“卡匣,我能抽到小麦种子吗?”布柯哀在心中问道。

“做梦。”

虽然结果在布柯哀的意料之中,但是这话说的可真是无情,娜查莉这时候已经做好了早饭,而娜落拓也是揉着眼睛出了房门。

看见布柯哀和娜查莉站在厨房里,娜落拓欣慰一笑,“年轻人啊....”说着走进了卫生间。

所以叔叔是不是误会什么了?布柯哀在心中紧张低吟。

这时候,娜西丽也是睡眼惺忪的走出来了,布柯哀正想打招呼,但是看着娜西丽的身子后布柯哀眼睛瞬间睁大,因为以前这个家里只有爸爸和妹妹,所以娜西丽都是直接穿着内衣很随性的就出来了,而今天也是,下意识的就这么出来了,完全已经忘记了布柯哀的存在。

布柯哀和娜西丽对视良久,布柯哀连忙遮住自己的眼睛,走到一旁去,娜西丽看了一眼娜查莉的白眼,又低头看了看自己。

“啊啊啊啊啊!”

直到吃早饭时,娜西丽俏脸都是红彤彤的,连布柯哀的脸都不敢去看,布柯哀也是有些尴尬,话也不敢去说,生怕被打。

“姐姐,以后注意形象,小心以后嫁不出去。”娜查莉吃着饭说道。

“那...那...那,我忘记了...我不是,我...”娜西丽满脸通红语无伦次。

娜落拓连忙道:“没事没事,一家人,一家人!不打紧。”

布柯哀心中叫苦,叔叔您别添乱了!

就这样,一顿早饭就在一片打闹声中结束。

库依走到城门口远处的森林,手上亮起一阵微光,在脸上轻轻一扫,一瞬间库依的英俊的面貌就变了样,变得平凡普通,头上长出一对猫耳,屁股上猫尾巴渐渐伸长,库依满意的看了看自己的变化,拿上自己准备的货物准备进城,

虽然城镇的盘查极为严格,而且兽人与人类之间的矛盾实在太大,若是库依原貌进去定然会被围攻。那可对他的计划没什么帮助。

而士兵一看是一位兽人商人,脸上的神色微微放缓,仔细检查了一下他的货物并没有问题,加里比将他放行,但是却一直盯着他的背影,因为感觉似乎在那里见过。

库依整理了一下头发,白天他当然要扮演好他的商人角色,晚上才是做事情的好时机。

库依走向商业区准备售卖自己的货物,根据他的猜测,布柯哀第一次来到这里,必定是会来商业区看看的,人类的外貌辨认起来可没什么难度,而现在他需要的就是耐心了。

娜西丽和娜查莉向布柯哀和娜落拓道别,他们这个年纪依然是学生,在绿叶城的低级学园学习,娜查莉主修魔法,娜西丽则是主修武道,成绩都还不错。

娜落拓对着布柯哀说道:“柯哀,你准备做什么?”

布柯哀想了想道:“我想去商业街看看,我应该会需要一些东西。”

这时候娜落拓直接准备给布柯哀拿钱,布柯哀连忙拦住道:“叔叔,我有钱!不用!”

娜落拓闻言,点了点头,直接下楼打开他的诊所。一天的工作也是开始了。

布柯哀顺着娜落拓的指向来到了商业街,虽然这个城镇不大,但是商业街依然是热闹非凡,熙熙攘攘的人群让人不禁感叹着街道的繁华。

突然间,布柯哀看见一位商家,虽然样貌平平但是气质却是不凡,而同时那商人转头看见了布柯哀,表情不变,带着那商业微笑凝视着,笑中带一把看不见的尖刀。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