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科幻 > 尸美人

更新时间:2020-07-30 06:47:06

尸美人 已完结

尸美人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聊斋哥 分类:科幻 主角:忠索索 人气:

主角叫忠索索的小说是《尸美人》,它的作者是聊斋哥最新写的一本科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那天,我替堂弟去背回新娘,却没想到我陈长生至此走上了一条不归之路。...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你不会是不敢喝下去吧?”

一道惊雷至堂屋外响起,待我抬头朝屋外看去时,才发现今日清晨的天空竟然是一片阴沉,那漫天的铅云似要把人压抑成疯子。

一切犹如那年,那日,那时,堂弟就在那孤庙内上吊离世。

只是今日这薄曦时辰,又会否是我的离世之时呢?

我并没有伸手去接那碗,而是一脸木然的凝视着他的那张脸,他给予我的神秘实在太多了,给予我的恐惧,亦如是!

所以,我并没有放懈心里头的防备,又谈何去喝那晚紫金魈的血呢?

“你叫什么名字?”

我冷冷的开口对他说道:“为什么要回来,为什么?”

堂弟死的时候,我才不过七岁,不过才是个少不更事的小孩儿,又哪儿会将他的名字记在心上?

但我却记住了他的那张脸,那张当年站在堂弟尸体下,对我疯狂狞笑的脸庞,曾有无数个的夜里,我都被这张脸给吓醒,又岂能把他忘记呢?

“该死的幺娃儿,你莫要不歹老人心,半路仙说咋样,你还不照办就是?”

可他并没有回答我的话,反而在他的那双眸子中现过一缕讶异,似乎是在讶异我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又似乎是在讶异我说这话是出自什么目的吧。

倒是三婶对他似乎极为敬崇,也许对于三叔三婶两位老人家来说,能给自己儿子给个好归宿才是重中之重,又哪儿会让我来问三道四,耽误了眼前的要事?

所以,就在我跟他在无声的对峙中,三婶却看不过眼了,直接拿过他手上的那只碗以后,对着我的嘴唇就要倒了进去。

“半路仙?”

我那敢儿让三婶把血给我倒进嘴里,直接从她手上夺过那只碗以后,嘴上默默的念着这个名字,这一刻,我直觉的心中苦涩难诉,面前的这个人明明是害死堂弟的人,三婶现在却对他敬若神明,仿佛自己只要一懈怠,那堂弟在阴间就会过的不快活。

而这何尝又不是对我最为讽刺,明明知道堂弟的死就是面前这个人造成,可现在,我却为了自己的秘密而不敢去揭露他,反而任由着他登堂入室,到现在就连三婶一家都在替他帮腔,为的就是早点儿让我别在碍事,早点置办好堂弟的亲事,怕才是最紧要的吧?

“她怎么会在这里?”

我知道自己要是在纠缠下去的话,不仅不会得不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反而会再次去触碰三叔三婶等人的霉头,说不定最后还会被他们给赶出去,故而,我直接避重就轻的把那碗紫金魈的血搁在了棺材旁,顺口对那半路仙问道:“还有,我带回来的那具女尸,你打算怎么处理?”

我现在要做的目的已然简单,既然他能现身在三叔家,想必也就有了下一步怎么走的打算,特别是他既然能够让我把那具无名女尸搬进屋子,那就更说明了他对接下来的事情了然在心了。

既然是这样,那我又何必去别的地方苦觅答案,直接问出来不是更好么?

“幺娃子,你又说啥胡话呢,这新娘子不就是你背回来的么?”

可让我没想到的是~那半路仙却并没有回答我的话,而是对我极为诡秘的一笑,转身便去处理其他事儿,反倒是三婶最藏不住话,直接替半路仙回答了我一句。

但是等我听到了三婶的回答后,却整个人都呆愕当场,因为三婶给我的这个回答实在太过恐怖了。

我背回来的?

我这才想起了三叔在开门时,也曾对我说过一句这样的话,难道,难道他们都看见另外的一个我?

我当然清楚晚上总共发生几件什么事情,从去尸美人家里接亲,到山魈抢走了尸美人,再到我意外路旁捡回了一具无名女尸,期间根本就在那条山路上盘旋,又哪儿会出现在三叔家里头,更不可能背回尸美人和那具紫金魈。

可三叔跟三婶的话又是怎样的一个意思?

如果一个人看错了人,还可以理解为眼花,可总不可能几个人都看花了眼吧?

可要是真有另外一个我的话,那他又会是谁?

又怎样的把尸美人跟紫金魈搬回三叔家,又是出于怎样的目的来做这件事情,还有那半路仙,他至从堂弟死的那晚以后,就连警方都以找不到尸体为由,将户口强行注销掉的,可为什么今天会突然出现在三叔家里?

这种种的一切,几尽折磨的我濒临奔溃,差点儿没陷入癫狂之中。

还有我身上的“姻缘蛊”,又是一种怎样的存在,是尸美人种在我的体内,还是那具无名女尸干的,半路仙要我喝的那碗紫金魈的血,我又该不该喝下去?

“啊~!它……它眼睛呢?”

我在满脑毫无头绪的情况下,竟不自觉的退到了棺材旁,等我的手指头碰到了黏糊糊的东西后,这才清醒了过来,回头用眼一看这才发现自己竟然碰到了那具躺在棺材里头的紫金魈。

而现在,那紫金魈原本两颗猩红无比,满是戾气的眼珠子竟然不见了,那张猴子脸上只剩下两个黑乎乎的窟窿,殷红的血液正泊泊外流。

我此刻已然如同一只惊弓的鸟儿,就算是这一具躺在棺材里头的尸体,也足矣让我胆颤到双脚发软,只能扶着棺材瘫了下去。

“幺娃儿,你没事吧?”

三婶作为一个妇道人家,自然对这事比较热切,等她赶忙的从棺材那边绕过来后,扶着我的身子后,对那半路仙说道:“哎呀!咋子脸色都白的跟纸模样呢,半仙呐,您要不要过来帮忙看看呐。”

“来,喝下去就会没事的。”

那半路仙似乎在等待这话多时了,他竟然直接端起了那个被我搁在棺材旁的碗,一脸阴测测的冷笑着,一步一步的朝我走了过来。

“放开我,放开!”

我本就对这半路仙防备着,又岂会去喝他手上的这碗血呢?

然而,就在我刚想着从地上站起,去躲开半路仙手上的血,却没想到三婶竟然会突兀的伸出两只胳膊,在身后朝着我的腋下一夹,直接将我架在了原地,还有三叔他竟然从身后掏出了一条麻绳后,朝着我的脖子上直接套了下来。

我万没想到自己千防万防,却最终会落在了亲人手上,等三叔手上的麻绳将我的脖子套住后,那半路仙又岂会对我有半点客气,直接用手掐着我的脸颊后,将那半碗紫金魈的血灌进了我的嘴巴里。

当那一股充斥鼻腔的腥气在我嘴里冒起后,我只觉得胸腔内阵阵翻涌,忍不住的喉结涌动后,想要将嘴巴里的东西吐出来,可让我没想到的是~等这股腥气钻进了我的食道深处后,我竟然觉得浑身上下的血管内,似乎有什么东西在乱窜,那玩意就像是无数条的虫子,它们在欢愉,在奔涌,它们更是把我的身体当成了狩猎的对象。

那一阵阵啃咬的感觉,似麻痒,又能让人痛彻到了灵魂,简直让我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一个挣扎之下,我直接从三婶的怀里挣脱开来,半扶着棺材跪在地上干呕不已,脑袋里头传来了阵阵的眩晕感。

这种晕眩感就像人行走在棉花,双脚乱绵无力,恨不得直接倒地睡去。

“快!快把他装进棺材里,免得再出那么多事情。”

临近昏迷之前,我隐约听到了三叔对半路仙在呼喝着,但半路仙跟他接下来说的那句话,却是让我心寒如冰,怨愤冲云霄。

“急什么,本想用紫金魈替代你儿子的骸骨,却没想到老天会送来这么个宝贝,哈~!陈金辰,这是你祖宗积的德呀。”

原来,原来这一切都是个局么?

我最终还是难于抵挡那一股股的晕眩感,临近昏迷的时候,想到的却只有两个字,那就是“报应”。

也许当年躺在这棺材里的就应该是我,而不应该是堂弟这个可怜人,不是!

堂屋外,一声雷响,伴随着淅沥的雨点落下,那一场久违雨还是来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