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科幻 > 末世危途之王者起源

更新时间:2021-09-10 07:57:08

末世危途之王者起源 连载中

末世危途之王者起源

来源:落初 作者:封合 分类:科幻 主角:顾辰小雅 人气:

《末世危途之王者起源》为封合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人生没有捷径,在这末世之中不够强大何谈生存!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张晓语就这么呆呆的看着顾辰吃完了满满一大碗饭,心中一定,仿佛有话要讲……

吃完晚饭,顾辰还没放下饭碗,舒服的打了个饱嗝,一抬头便瞧见张晓语呆呆的望着自己。

伸手在脸上胡乱抹了抹有些疑惑的想到:“难道自己脸上有花吗?张晓语怎么用这个眼神望着自己?”

看向顾辰俊俏却满是疲惫的脸庞,张晓语深吸了一口气缓缓说道:“顾辰,我有些事情想跟你说。”

顾辰想起先前的举动,心中有些埋怨自己。都怪自己太冲动,惹恼了眼前的张晓语,急忙有些羞愧的说道:“张姐,刚才都怪我太冲动,你有什么事就说吧。你要是真的不开心,要打要骂都随你。”

张晓语看着眼前有些羞愧而显得手足无措的顾辰,噗呲一笑,原本有些紧张的心渐渐放松下来,有些嗔怪的说道:“谁说我想打你骂你了,你别胡思乱想,我有事情要跟你说。”

顾辰一见张晓语好似没有生气,心中大定。

虽然跟眼前的张晓语接触的时间很短,但不知不觉间她那坚强的身影已经深深的印在自己的心底。一想到远在家乡的父母还有身在旧工业区的小雅,自己感觉此地不宜久留。但相对于一切未知的外面,现在的环境相对比较安全,而且王队和小六手里都有枪,如果张晓语因为生自己的气选择留在这里或者独自离开,自己虽然能够理解,但还是有些不舍。

一阵思索,顾辰有些忐忑的望向张晓雅。

“顾辰,刚才你睡觉的时候我想了很多。”张晓语渐渐说起,表情变的有些严肃:“不知道这世界怎么了,先是地震暴雨,后来又出现了那恐怖的吃人怪物……”

张晓语说道这里,有些后怕,稍一停顿继续说道:“不过还好,在我绝望无助的时候遇到了你。虽然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很短暂,但你为了保护我那奋不顾身的样子,真的让我很感动。”

好似又回想起早些时候顾辰被那怪物抱在怀里的样子,张晓语眼眶一红,眼泪不自觉的掉了下来……

“没事的,张姐,都过去了,现在我们不是好好的吗?”看着眼前哭泣的张晓语,顾辰柔声安慰道,左手不自觉的轻抚着自己的右肩。

“我知道你是个好人,所以,有些事情我不想瞒着你……”

张晓语略一咬牙,缓缓的讲起了自己的故事……

她出生在一个农村家庭,家庭条件不好的她从小就显得比同龄人要懂事许多。

别人都在尽情嬉闹玩耍的时候,她却在为了得到学校那为数不多的奖学金而努力学习。

每年的奖学金积攒在一起也是一笔不小数目,有了这些钱缓解家里的压力,她也能更好的学习。

天道酬勤,她的付出终于得到了回报,那是一张重点大学通知书。

好似老天爷开了个玩笑,就在她兴高采烈拿着这张充满希望的录取通知回到家里,却传来了母亲确诊白血病的噩耗。

沉重的医疗费用压的整个家庭喘不过气来,她的父亲不得不四处借钱,直到将房子和土地都卖了也没凑足手术的费用。

绝望的母亲想过好几次自杀,但最终都因为发现的及时被救了回来。

被迫无奈的父亲最终将主意打到了自己女儿身上,只有将她嫁出去才有足够的钱来给她的母亲治病。

那是县城里一个老板有些智障的儿子,30多岁的男人整天穿着一条开裆裤四处走动。

当看着这个一脸傻笑还不懂得大小便的男人,她的心底满是绝望和无奈,默默的接受着命运的安排。

就在这时她要好的同学听闻了这件事,几个人东拼西凑凑够了一张去往大城市的车票,希望她能够逃离。

握着这张车票,她的心里满是纠结,一边是自己那绝望的母亲还有那与自已一样努力学习的弟弟,一边是自己充满希望的未来。

在同学的鼓励中,她简单收拾了自己的东西,踏上了通往希望的列车。

忽然来到一个陌生的大城市,18岁的农村女孩是那么的迷茫和无助,而就在这时,他出现了。

他是一个帅气成熟的中年男人,说是同样来自农村,一直帮助着她。

无助的女孩终于渐渐在大城市里安定下来,省吃俭用又勤奋努力的她很快便找到一份还算不错的简单工作,而她的心底也渐渐对他产生了一种难言的情愫。

那是一个圣诞节,当他手捧着99朵玫瑰单膝跪在她的面前时,她彻底的沦陷了。

接下来的日子,她过得非常幸福。每个月除了自己的生活费剩下的钱她都一丝不剩寄回了家里,从跟弟弟的电话她知道家里的情况也在逐渐的好转,母亲的病因为热心人士的帮助目前也比较稳定,父亲重新振作了起来,一切都在朝着好的方向发展。

时光匆匆,三年一晃而过。

当她得知自己怀上了他的骨肉,满心欢喜,期待着自己能穿上洁白的婚纱挽着他有力的臂弯缓步走进教堂的时候。一张存有五十万的银行卡和一句淡淡的:“打掉他。”破灭了自己对于未来的幻想。

就在自己还没有回过神来,一个肥头大耳的中年妇女带着一大帮人冲进了自己和他的家里,蛮横的中年妇女先是指着她一阵乱骂,又是一阵拳打脚踢。而他,却是只知道跪在那里,哭诉着是自己先勾引的他。

肚子传来的剧烈阵痛让她渐渐失去了意识,再次醒来的时候只能见到自己和他的家里被砸的一片狼藉,自己的双腿间是一滩鲜红的血迹。

一切都仿佛一场噩梦,唯有那张存有五十万的银行卡刺眼的扔在那里。

敞开的房门外面是还未散去的邻居,指指点点中嘴里低声窃窃私语不时传出“臭婊子”“狐狸精”“小三”的词语,刺激得她再次陷入绝望和无助的深渊。

恍惚中,她来到了医院,医生冷漠的告诉她孩子保不住了,并做了一个清洁的手术。

当再次回到自己和他的家里,她想过要结束自己的生命,但一想到家乡的父亲母亲还有那努力的弟弟,她缓缓的放下了放在自己大动脉上的小刀。

再次回到家里,早已是物是人为,有些摸不着头绪的她急忙跟邻居打听。

原来她的母亲早在自己离开后一段时间便自杀了,这一次没有那么幸运。而她的父亲因为债台高筑从那时开始酗酒,最终也因为酗酒掉进了不远处的河里。才读初中的弟弟独自承受了一切,她每月寄回的钱,她的弟弟只留下很少的一部分用以生活,其他的都用来还债。她的弟弟有想过辍学,但最终被好心的老师劝回,现在暂时住在老师的家里。

得知一切的她急忙赶往老师的家里,姐弟俩一见面便紧紧相拥在一起无声哭泣。

她用银行卡里的钱将父亲欠下的债还清,又在学校附近给她的弟弟购置了一套房子,看着所剩无几的数字,她来到了现在的城市。

一晃三年过去,她的弟弟也已升入高中正是最紧张的年纪,而她也才24岁。

在然后,就是今天发生的事……

说完这一切,张晓语早已哭成一个泪人,仿佛命运弄人,每当自己的生活稍稍好转,老天爷就好似要给自己开一个天大的玩笑。

顾辰听完张晓语的过去,满脸泪水想要起身抱一抱眼前这个看似娇小,却十分坚强的女人,但他忽然发现自己根本没有勇气,因为回想自己也曾想过逃避。

“对不起,我这样一个‘脏女人’实在有些不配跟着你。”张晓语看着眼前满脸泪水的顾辰,嘴上逞强的挂起一丝笑容低声说道。

顾辰一听,直感觉自己心底最柔软的地方仿佛被人用钢针狠狠的一刺,传来一阵刺痛,急忙站了起来,一把将张晓语拥在怀里,有些急促的说道:“我不许你这么说自己,你是我见过最坚强的女人,是你给了我面对丧尸的勇气。”

张晓语将头埋在顾辰的胸前,手臂用力的环在顾辰的腰间,又是一阵抽泣。

顾辰这才开始回想起自己。

毕业这段时间,因为一直没有找到工作,自己不时感叹生活不如意,虽然现在不再烦恼工作的问题,但自己的手臂……

转念一想,自己跟张晓语一比,自己的挫折简直就是小儿戏,她才24岁就要承受那么多的苦难,直到现在还是那样坚强的令人心疼。

“我一定会保护好你的,不再让你受到半点委屈。”怀抱着仍在抽泣的张晓语,顾辰坚定的说道。

顾辰怀里的张晓语身体一颤,微微抬起了头低声说道:“顾辰,其实我……”

就在张晓语微微张口低声想要跟顾辰说些什么的时候,忽然传来的一阵震动打断了相互拥抱的二人。

顾辰心中一紧,想起昨天夜里的地震,急忙拉着张晓语环在自己腰间那柔柔的小手快步朝着门口冲去。

这一次顾辰和张晓语住在二楼,不用在屋内寻找掩体,只需快步冲出楼房便是来到了房前的小院。

远处天空中,一道诡异的紫黑色光柱贯穿天地,如昨夜一般的奇特景象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有些惊异的顾辰左手缓缓抚在了自己的右臂。

今天的地震不似昨天夜里,在一阵剧烈的晃动后便慢慢归于平静,陆续从屋内冲出的人群指着那紫黑色光柱一阵惊呼。

“那是什么?”

“我的天哪……”

“好像昨天夜里也有……”

……

一阵嘈杂中,只见小六身穿短袖短裤一只手拿着顾辰熟悉的炒锅,另一只手里拿着一双筷子骂骂咧咧的走来:“吵吵什么呢?地震完了都回去睡觉,别打扰大爷我吃宵夜。”

人群中一个身材有些高大的中年男人一听小六的话语立马怼了回去:“你吼个p,老子又不是犯人,老子就要吵,你来打我啊。”

“是啊,你个臭警察,来打我们啊。”一见有人出头一个瘦弱的男子附和道。

人群中陆续响起一些符合的声音。

……

小六一听一脸不爽,正要说些什么,只见人群中身穿睡衣的王队,手里拿着手枪大声说道:“都别闹,没事就回去睡觉。”

众人一听手里持枪的王队发话了,不再言语缓缓朝着屋内走去。

王队走到小六面前,抬手给他头上来了一下,直痛的小六想要捂头,但是双手各持着东西只得在原地手舞足蹈,很是滑稽。

“你好歹也是个警察,怎么一天到晚流里流气。”王队看着小六有些恨铁不成钢的说道。

“哎哟,我的王队,你这一下可要疼死我啦。”小六听到王队的声音,有些埋怨的说道。

“外面的世界都变样了,但是你要记住,你是一名警察,你就要保护好大家,别一天没事尽添乱子。”王队又横了小六一眼说教到。

“是是是,我一定提高觉悟,但是王队,我们今天出去几次你也看到了,外面的世界,哎,我们能不能保护好自己都还两说。”小六听着王队的说教说道。

……

“哎,我说哥们,你这锅看着有些面熟啊。”就在两人说话的时候,顾辰走向了两人指了指小六手里的炒锅说道。

小六看了看顾辰笑了笑说道:“这是你的啊,你落在车里的。刚才我有些饿了想说煮点宵夜,一到厨房的去看,那里面的锅里都有东西,就想起你这不是有个锅吗,然后就拿来用了,一个炒锅而已,兄弟,别介意。”

顾辰看着眼前嬉皮笑脸的小六,回想起今天用这个炒锅拍打丧尸的样子,只觉着胃里一阵翻腾:“这锅,我今天是用来……”

顾辰还没把话说完,就着皎洁的月光只见不远处围墙外窜进来两只动物,它的体型好似小牛崽子一般大小,几个闪身已经窜到了小院的外围。

“哎哟,我的妈呀。”小六望着不远处两只动物,一声惊呼。

王队双手握住手枪,望向急速窜来的两只动物。

只见那两只动物猩红的双眼泛起一片嗜血和兴奋的神色,血盆大嘴微微咧开,口水不住滴落在地,喉咙间传来一阵嚎叫。

顾辰定睛一瞧,大惊失色不自觉的惊呼道:“那是狗?”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