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科幻 > 星际画师

更新时间:2021-10-14 02:05:46

星际画师 已完结

星际画师

来源:落初 作者:秋夜听雨 分类:科幻 主角:桑桑猥琐男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星际画师》的小说,是作者秋夜听雨创作的科幻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别人杀人要用枪,我用画杀人!  别人救人要用药,我用画救人!  父死家破,人被流放罪星。重生小萝莉,凶残复仇记。  什么?仇人有机甲战队、精神大师随身保护,背后还有三级文明撑腰?  没事。异能用到画上,让你疯你就得疯,疯了再死。  【完结老书:《掌门很寂寞》《仙风制药》《全职业米虫》《网游之逃夫记》插画:《听笔在说话》】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真像啊……”罗二少呢喃,眯着眼睛瞪大,整个人前倾,似乎想穿过网络直接来到桑桑跟前,声音带着几许忐忑的问:“你说你妈妈是谁?”

桑桑瞬间进入角色,歪头看了看罗二少,抿了抿唇:“我妈妈叫雪千寻,是雾影星雪家的人,喜欢画画,爱喝茶,养了一只白狼叫汪汪,有一个城堡,面朝大海,Chun暖花开……她喜欢旅游,想把星际十大奇景全部画下来,然后送给一个叫罗素然的人……你就是我爸爸罗素然?”

“千寻……”罗二少热泪盈眶,呢喃:“像,真是太像千寻了。对,宝贝,我是你爸爸啊!”

桑桑笑了起来,笑容极具感染Xing,大大笑脸似乎可以清除别人心底的忧愁,让见到的人心变都柔软起来。

当然很像,如果不像,她怎么敢冒充。

桑桑的心底充满讽刺,前世,就是因为有这张脸,她才有机会从七爷情人变成罗二少的禁脔。

别人恐怕想不到,风流荒唐的罗二少也有痴情时候,那时罗二少还是个学生,隐藏身份跟雪千寻相识相恋,毕业时还说等回家跟长辈说了就去雪家提亲,可惜他没说清身份,雪家想让雪千寻跟雾影星的另一世家联姻,而雪千寻逃婚,逃之前已经被家人发现怀孕了。

雪千寻死了是真的,也确实是今年年初死的,她也真的有个女儿,叫雪素儿,死在了来堕落星城的路上。

这一切,都是八年后罗二少掌权,抽丝剥茧查出来的。

关于雪千寻的一切,也都是罗二少告诉她的,因为罗二少想要个替身,要求她什么都要学雪千寻,甚至这极具感染Xing的圣母型笑容,也是那时候被逼着学会。

所以,桑桑根本不担心这个谎言一时半会就会被拆穿。

看着罗二少那张化身好爸爸的脸,那宠溺的目光,桑桑心中真的觉得很好笑,莫名的产生报复快感,这种快感,比让罗二少死了更痛快。

“宝贝,千寻……你妈妈呢?没跟你在一起?”

“妈妈,妈妈她……”桑桑掩面痛哭:“爸爸,妈妈死了,她想画赤珠星域的七色飓风峡谷,被卷进了峡谷里……都怪你,妈妈说要把星际十大奇景画下来送给你,不然她才不会被卷走……”

“千寻,怪我,都怪我……你怎么这么傻啊!”罗二少痛心疾首。

旁观的罗大少和老者看着已经进入状态了的父女两人,心里有些古怪,二少的样子好像是当真了?罗二少跟雪千寻的事,他们也是有所耳闻的,现在雪千寻的女儿找上门来,也许可以把越来越荒唐的二少导向正途?

罗大少看向桑桑的眼神柔和了,手动了动,移到桑桑头顶,就像安抚小猫一般轻轻摸了摸,然后把光脑取下递给她。

桑桑捧着光脑,傻傻看着罗大少,脑袋在罗大少掌心蹭了蹭,发现罗大少眼睛一眯,嘴角微微上翘,顿时瞪圆了眼睛,心中惊呼起来。

冷面暴君也会笑,原来传言不虚呀!

“……宝贝宝贝看爸爸呀,爸爸只有你了,而且爸爸比那张机器脸好看多了。”罗二少的虚拟半身像在半空张牙舞爪。“哥,你快回来,把宝贝给我带回来,四夕小店那里好乱,别把宝贝吓坏了!宝贝,爸爸的小公主,你喜欢什么样的房间?爸爸亲自给你准备……”

“爸爸,我喜欢蓝色,妈妈说这是你最喜欢颜色,平时给我准备的床单也是蓝色的,我都习惯了。哦,我还喜欢含苞的青夙花,要三支,放在床头。妈妈在的时候每天都会换,就算找不到真的,也会摆一盆假的,真的很好看哦,而且真花的气味好好闻……”

桑桑声音尤带稚气的说着,听得罗二少又是泪流满面喊千寻,心肝宝贝儿,你都还记得啊。

当然记得,这都是你以前千叮咛万嘱咐的话,我怎么会忘了。

桑桑心中又是一阵冷笑,面向的笑容却越发天真,说出来的话一句句戳着罗二少心尖子。

罗二少越发坚信桑桑就是他女儿,因为有些秘密,除了他跟雪千寻,没有别人知道。

罗大少倒还有些理智,已经吩咐老者去查桑桑真实身份。

不过,桑桑是桑三爷秘密带入堕落星城,没有入境记录,短时间肯定无法确认。

当然,还有一个大杀器就是验基因,是真是假一验就知。但是看罗二少激动的样子,验基因会侮辱了他跟雪千寻之间纯纯的真爱。而罗大少,正准备利用桑桑将罗二少往正途上拉,暂时不会施展大杀器。

“走吧。”

罗大少见前头还是乱糟糟,看样子想恢复平静还需要不少时间,便弯腰亲自抱起桑桑,放到自己腿上,驱使椅子从隐藏的**离开。

桑桑跟罗二少甜甜蜜蜜诉了半天情,被罗二少开口宝贝闭口心肝腻得心里都快作呕了,等一上飞行车,立马说再见,然后把光脑双手捧着递给罗大少,一点偷看光脑内机密资料的意向都没有。

光脑是私密物件,像罗大少这种人物的光脑,里面信息的价值不可估量,拿给桑桑,本身就是一个考验。

罗大少满意点头,心里将桑桑身份括弧内的间谍二字删除了。

飞车很大,成碟形,内里的装饰简单,中央一个多面球形书架,上面摆满纸质书籍,书架周围一圈圆乎乎的金属球。

罗大少单手抱着桑桑,一手在某个金属球上拍了拍。

金属球蠕动着,渐渐变形,如同发芽的种子,抽出了叶,长出了枝,缠缠绕绕变成一张连桌的靠背大椅,椅背上还伸出枝桠,垂下几朵铃兰花,散发Ru白色的光芒。

罗大少用手碰了碰椅面,藤蔓结成的椅面上开出了一朵花,黄色的蕊粉色的花瓣,按上去软乎乎的;他碰了碰椅背,椅背长出了叶,巴掌型的叶层层叠叠,嫩嫩的绿色,中间半遮半掩着一串串小红果,也是软乎乎的。

罗大少后退半步,围着自己的作品转了一圈,将稍微有些棱角的地方变得更加圆滑,又摘下一颗红果,变成花型抱枕,然后将桑桑放到椅子上,到书架前取了一本童话故事书递给桑桑。

桑桑怀里抱着鲜花枕头,双手捧着比桌面小不了多少的童话书,抬头看看小灯笼一样的铃兰花,心里那叫无语。

这种童话故事里森林小妖精的椅子是怎么回事?还有这童话书,罗大少的书架上为什么会出现这种东西?

桑桑向旁边看去,罗大少正随意拍了拍身边的另一个金属球,将之变成一张皇帝御座,座前一桌,桌上有一光脑,他坐在光脑前,庄严肃穆得好像皇帝在处理关乎民生民计的重要国策。桑桑疑惑,罗大少刚才一定是被奇怪的东西附体了。

罗大少转头,一脸严肃的看着桑桑。

桑桑下意识回以甜甜一笑。

罗大少默默的低头,在自己的桌子上掰下一角,变成一个小巧的花冠,一朵朵散发Ru白光芒的铃兰在花冠上或含苞或怒放,他起身,将花冠放到桑桑头上,帮桑桑翻开了童话书固定在桌上,然后冲桑桑认真的点点头,回到座位,埋首办公。

老者微笑着上前,端来两杯饮料,一杯放在罗大少桌上,一杯递给桑桑。

桑桑捧着铃兰花型琉璃杯,闻了闻,是果汁,还带着Nai香味,五六岁小孩最喜欢的珍品。

她转头看了看罗大少桌上的杯子,从颜色上确认,两杯果汁是同一种。

桑桑默默的喝果汁,默默的看童话书……

童话书是动态的,讲述娜美星球上的蜥蜴怪兽捉了塔塔国小公主,然后森林王子带着大青狼白头雕等伙伴,受到寿龟老爷爷的指路与帮助,救出小公主,把蜥蜴怪兽变成宠物,然后幸福快乐的生活在一起。

桑桑戳了戳童话书里小公主的椅子,跟她身下这张差不多,只是上面改成了铃兰花。

不知道在罗大少心里,她是几岁?

这种情况也太诡异了!

桑桑轻手轻脚离开桌子,车内空间虽广,却空空旷旷,没什么趣味,她又不愿到书架前招惹刺探嫌疑,无聊的走到车窗边,看外面的景色。

神出鬼没的老者出现在桑桑身后,桑桑唬得一转身,老者慈祥的笑了笑,放下一把椅子。

罗大少出品的童话椅,只是没有了桌子。

“谢谢。”

桑桑外面街景,愣愣出神,这里离索斯特皇家宾馆已经很远了,她的目的已经达到,接下来真的要去罗家吗?

罗家也是龙潭虎Xue,上辈子就领会过,陷进去很可能再也出不来,毕竟私生女的身份虽然经得起推敲,却禁不起检验。

她要报仇!

仇人,除了桑书文,还有很多啊!

罗二少是其中之一,但比起当替代品,她更讨厌七爷!

七爷是个变态,喜欢糟蹋**。

前世,她被金蛇银蛇兄弟送给七爷,生不如死的活了三年,身体被七爷厌倦,成为用来犒赏属下的女奴,后来挖掘出超强学习能力的优点,当杀手培养,那种恶心的日子直到被罗二少看上才截止。

七爷,哈哈,七爷,这辈子你别想君临暗街了!

桑桑笑得分外灿烂,车速不知何时慢了下来,外面的景色越来越眼熟,已经到了西区,离罗家已经不远了。

“停车!”

飞车的Xing能极好,哪怕是紧急停车,车内也没出现晃动。

罗大少看着桑桑,一如既往的面无表情。

老者和蔼的问:“小小姐有什么事吗?”

桑桑低头,对着食指,眼神羞羞怯怯,两颊浮现红晕:“我……我第一次见爸爸,想送他一个礼物。”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