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鬼舔头

更新时间:2020-07-04 07:17:07

鬼舔头 连载中

鬼舔头

来源:落初 作者:梦的赞美诗 分类:灵异 主角:魏王 人气:

火爆新书《鬼舔头》是梦的赞美诗所创作的一本灵异风格的小说,主角魏王,书中主要讲述了:我被眼前这一幕彻底惊呆了。  很难相信,三个月前还在为找工作而发愁的我,今天在这神秘古墓里,接受千万女尸的跪拜。  这些身上长满了水银尸斑的女尸为什么朝着我跪拜?不,确切的说,应该是为什么要朝着我下来的方向跪拜?  难道这一切只是一个巧合?  她们是在拜谁?  PS:各种票赏召唤阵:推荐日增五百加更一章,收藏日增三百加更一章。每天不封顶~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们被魏瘸子这么一喊,顿时都懵了,抬眼往石台上一看,我的腿肚子一转筋儿差点摔在地上。

就在我们之前下来的石台上面,一个白衣的女人正站在上面冷冰冰的看着我们。或许是奇异于我们的自投罗网,她紫青的脸上居然扯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

“鬼!鬼啊!”钱鼻子似乎被吓破胆了,情绪失控的大声喊着。

他的声音在这坑道里一激荡,竟然层层叠叠的形成了回声,本来安静异常的古墓一时间四面八方全都充斥着这声鬼叫。

我们跑地太过剧烈,蒸汽把防毒面具的镜片蒙上了一层白雾。

多亏地面平坦,四个人跑得发疯,也不知道越过了多少女尸,只觉着汗水顺着裤管儿流进了靴子里,跑起来咕叽咕叽的声音让人不由地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我们没命的跑进了墓道,不知何时脚下已是一座墓桥,笔直的桥身竟然是由黑漆漆的砖石砌成,桥身并没有太多雕刻,然而却生出了一股大气磅礴的感觉。

来的路上,我早就听钱老板说过,什么此墓建在主脉和两支脉的交汇点,是一处藏风聚气的‘Xue点’,地势高峻,且地脉隆起!可西瞰林海雪原,平瞻白头山。

从地图上看,与长白山脉,形成二龙戏珠之势,遥接云气,乃是一处不可多得的龙脉Xue眼!

今天进了这大墓,我算是真开了眼,集安的将军坟大不大?号称‘东方金字塔’墓底面积997平方米,可是跟这个墓一比,简直是小巫见大巫。

这处大墓之中,不但有大量的牲祭,珍贵的水银,现在甚至出现了墓底石桥,如此规模庞大的陵墓,到底是为谁建的?

我的思绪仿佛一团乱麻。因为剧烈的呼吸,嘴巴里已经有些发粘了。带着防毒面具跑步呼吸难度很大,整个脑袋重的跟灌了铅一样,混沌的眩晕感让我两眼发黑。

我实在忍不住想要摘下面具来,大口呼吸一通。

就在这时,我的脚一下踢在了一块什么硬物上面,钻心的疼痛还不算,物理的惯Xing瞬间把我甩出去老远,直扑在我前面的夏九九身上。

夏九九反应极快,听到我的闷哼,还以为我被追上了,想要回身看看我的情况,结果被我一把扑倒在地。

要不是她一把搂住我的脖子,我这个体重撞在她身上,脑壳砸向这么硬的石桥,非敲出脑浆子不可。

钱鼻子见我俩摔在地上,也管不了那么多了,身子一转就从旁边绕了过去。

紧随其后的王大炮怪叫的追了上来,见到地上的活人,抬起长矛就要往下扎!

“噗!噗噗噗!”随着四枪扎下,我的后腰只觉着钻心的疼痛!

下面的夏九九被我压得闷哼一声,双手却飞快的将弹弓拉直。

随着啪的一声脆响,一颗铁珠笔直的射了出去。

被打中的王大炮嗓子里似乎塞了一团钢丝球,发出仿佛用尖刀划玻璃一般的刺耳声音,直愣愣地栽在地上,身体因痛苦不断地扭动。

我的防毒面具早摔飞了,腰部传来的疼痛让我几乎动都不敢。

夏九九似乎知道我伤的不轻,任由我趴在她身上没有推开,只是伸手把自己的防毒面具也摘了下来,喘着粗气。

这个时候,根本管不了周围的空气有毒没毒。

直到过去了六七分钟,我的呼吸缓和了许多,夏九九才冷冰冰的问道:“还要趴多久?”

我艰难的蜷起身子,勉强用手撑着地,往旁边一翻,让出了空间,夏九九这才揉着肩膀坐了起来。

“把这个带上。”夏九九打着手电,手里拿着我的防毒面具。

矿灯和安全帽,也已经戴到了她的头上。

我摆摆手,苦笑着说道:“不带了,要是有事儿,刚才那么喘,早就完了。”

夏九九没理我,只是径直走到王大炮的身前。

我感觉后背火辣辣的,却好像没破皮,感觉书包里什么东西,似乎帮我挡了这通攻击。解下背包一看,才发现自己的帆布包上破了个大口子,背包里的笔记本电脑屏幕全碎了,流出不少液晶体。

我看得直冒冷汗,暗呼命大,这本是累赘的东西,想不到竟然救了自己一命。不过转念一想,又火从心起。

这个王大炮到底什么情况,怎么好端端的,突然就疯掉了?

我凑上前,担心夏九九制不住王大炮,到时候他再要暴起伤人,这么近的距离可就危险了。

不过到了近前,我才发现我的担心根本就是多余的。

现在的王大炮身体抽搐的厉害,嘴巴里涎水直流,脸上的溃疡和脓疱都纠长在一起,再往下看,喉咙部位一片紫红,显然是被铁弹直接打碎了喉结,而且身上带着一股子刺鼻的怪味儿,又腥又臭,闻得人直恶心。

夏九九蹲在王大炮身体检查说道:“离远点,他是急Xing汞中毒导致的神经紊乱。”

急Xing汞中毒?难道他身上这些银黑色的臭汁都是水银?

夏九九从他的身上解下帆布包,又从衣服兜里摸出手电,伸手扒了扒王大炮的眼皮,沉默了一下说道:“他不行了。”

我虽然知道夏九九说的是实话,但是感Xing上还是无法接受就这么放弃一个人。

然而还不等我要说什么的时候,王大炮突然两腿儿一蹬,脖子一歪就没气儿了。

夏九九站起身来,带上自己的防毒面具,然后看向我:“他走的应该不算痛苦,喉结受到重击,会直接死亡,他的汞中毒太深了,我们在这深山老林里,根本没法救。”

“他怎么会急Xing中毒到无可救药的地步?咱们进入地宫之前,不是已经测过空气,说穿防护服进入绝对万无一失吗?”我不解地问道。

“我们发现他的时候,他已经泡在水银池子里十多分钟了,那池子很邪门儿,应该是封在这些女尸体内的水银血,邪Xing的很。”夏九九一边说,一边将沉重的背包递我:“我和魏叔想要将他拽出来,他仿佛晕死过去了,可是等我们抓住他的手时,他腾地睁开了眼睛,拼命将我和魏叔往池子里拉!说起来你可能不信。”

夏九九沉默了一下,仿佛有些不愿回忆:“他当时恶狠狠地盯着我们,脸上却挂着笑,那笑容跟女尸们的简直一模一样。”

我听得整个人汗毛都倒竖起来了,再也不想多谈这件事,下意识拉住夏九九的手。

夏九九被我拉的身体一僵,却没有把手抽回去的意思,重新打开矿灯拉住我朝墓室深处走去。

我们不可能回头,现在就让我们再次面对牲祭的水银女尸,那还不如直接杀了我们来的痛快。

魏叔和钱鼻子也真没义气,没危险的时候,嘴上吹得多么多么厉害,一有危险了。这两个人跑的比兔子还快!要不是背着电脑,现在自己的后心窝子肯定得被开一个大洞。

夏九九拉着我,头上的矿灯照射在长长的石桥上面,显得凄冷无比,我把着护栏,将头伸出去向下看,借着矿灯的光亮,我们竟然看不到这石桥下到底有多深。

她似乎也很好奇这样的墓室结构,毕竟古墓大多埋在地下,都是跟房屋一般,平整一体。像这样的大墓里面,竟然还有石桥连接的地缝,实在让人禁不住好奇下面到底是什么。

幸好我们拿回了王大炮的背包,从包里掏出信号枪,夏九九娴熟的打开保险,朝着天空三十度角打出了一发照明弹。

随着一道刺眼的白光划过,信号枪发射的响声在深渊的墙壁上回荡,白光亮起的一刹那,我和夏九九都惊呆了。

这处裂缝的墙壁非常平整,仿佛被快刀切开的豆腐一般,我们的目光随着信号弹逐渐向下移动,只见桥下的地底深处,隐隐有一条水脉静静流淌。

想不到这墓主人如此花费心思,竟然在自己的墓里,挖出一条地河。

这样就能补齐‘北有神庭,聆听涛声’的绝佳风水。

钱老板虽然没有义气,但博学程度确实是没得说,不光是古董鉴定,寻龙点Xue,就连这风水秘术,也知道三分。

这一路上,每到一处山水风光,钱老板便要品头论足的点评一番,使得我着实学到了不少知识。

而这处位于大兴安岭深处的大墓,他更是仔仔细细的讲了个通透。

这种大墓依山面水,山凹护卫,状若簸箕,地势形如座椅。

在中国风水理论中被称为风水大势的Xue位,是藏风聚气,土肥水厚,万物衍生的欣欣向荣之地,埋在此处,更是荫福子孙能千年不衰。

若是发迹,必定一飞冲天称王百年。

我当初对钱老板的说法并不以为然,因为这大兴安岭哪里出过什么厉害的民族,就算是有,现在连个遗迹都不见,哪里还说什么千年不衰这样的话。

不过等我们来到这墓地之上,发现墓顶已经寸草不生。

钱老板才再次说明,原来是这墓里的尸煞之气冲撞了这里的生气,导致生机断绝,千年之后必有衰败。

虽然是马后炮,可是如今看到女尸身下的古女真文字,再结合现在看到的地河风水,我算是被钱老板的眼力彻底折服了。

就在我心思运转,暗自佩服钱大鼻子的时候,快要烧尽了的照明弹照在水面上,水底突然跃出一条庞然大物,一下子香掉了即将烧尽的照明弹。

我和夏九九看的真切,那怪物的嘴巴极大,从水面猛然跃起,竟然从嘴里露出无数剃刀般的牙齿!

再次落回水中的时候,漆黑的地河深处,竟然响起了扑通一声,声音巨大!

那到底是什么?难道是传说中的龙吗?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