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金陵探案录

更新时间:2020-07-06 07:31:49

金陵探案录 连载中

金陵探案录

来源:落初 作者:沐南秋 分类:灵异 主角:江吴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沐南秋的原创小说《金陵探案录》,主角江吴,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天纵奇才的易容师,听见亡灵呢喃的仵作,大内出身的匠人,消息灵通的小灵通......是什么力量能把这些人聚到一起?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围观的众人散去,江远行想起了今天的正事。

江远行:“老孟,前几日我曾遇到一个神秘人,出手迅速直接,没有一点多余,瞬间就制住我的两个手下,而且轻功极好,手里提着一人还能飞檐走壁。”

孟笙收起玩乐之色:“这就是你说的要询问的边军之事?”

江远行:“正是。”

孟笙:“他出手手法如何,所用功夫可能看出来路?”

江远行:“我当时背对着他,没看清他出手,这些都是听别人说的。”

孟笙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光凭这些,恐怕没办法判定一个人是否为边军出身。”

江远行目光闪烁了一下:“虽然没有见过他出手,但是我看他握刀手势为阴手刀!”

听到这句话,孟笙面色一凛:“如此说来,确有可能。最初东南守军与倭寇对峙时,倭寇刀法变幻莫测,守军常常吃亏。相传在台州一战中,戚将军从倭寇中缴获了一本《阴流目录》,书中记录东瀛刀法,戚将军将其融会贯通,之后写成《辛酉刀法》,就是从这本刀法,阴手刀开始在边军扩散开来,后来戚家军北上,北方边军也多受影响。”

顿了一顿,孟笙继续道:“这些都是边军中流传的旧闻了,当初我在北方与柔然对峙时,军阵中确实常见阴手刀。”

听完这番话,江远行陷入沉思,指节一下一下敲击着桌子。

一阵大笑平地响起,打乱了江远行的思索。

“听说这里有位饮中高手,白某一定要认识认识!”说话间,一袭月白色直裰已坐在席间,江远行抬眼看去,只间来人鼻梁高挑,眼窝深沉,剑眉星目间英气勃发,倒是有一番异族风情。

方直起身叉手:“饮中高手不敢当,在下汝南方直,不知阁下如何称呼?”

来人一把搂住方直,方直直接被拉得坐下:“饮中之人不讲这些俗礼,我叫白虹,来自江州。”

江远行眼睛一亮:“那个‘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的剑仙白虹?”

江远行想起近年来名声大噪的游侠,据说武功高绝,到处行侠仗义,路见不平即拔刀相助,有时也会因为和富人作对惹恼官府引来拘捕,却从来没有哪个官府能抓到他。

助人多自然结仇也多,被他救助过的百姓称他飘飘欲仙又有神仙手段,因此称他为剑仙,如今一看确有仙人风采。现在公然在金陵现身不怕仇家找上门来,当真是艺高人胆大。

白虹抓起桌上酒壶看了一眼,不屑的让放到一边,“虚名虚名,听说方兄一连品出七种名酒?”

方直:“运气罢了。”

白虹:“都说金陵饮酒花满楼,在我看却不过尔尔,来来来,品品我这酒如何。”

说罢从自己怀中掏出一个细颈青花酒壶,给三个人各自倒上一杯,最后给自己也满上,酒盏中殷红似血,惹得方直眼中一亮。

方直:“这是来自西域的葡萄酒?”

白虹:“不错,有眼光,只是这酒该如何喝法。”说着举杯摇摇,三人也举杯相对,一饮而尽。

方直只感这酒入口圆润,在口中游走一圈满口生香,不禁大赞好酒,继而道:“葡萄美酒夜光杯,喝葡萄酒自应与西域杯盏相配,才能品出其中风情。”

白虹:“俗论罢了,杯盏再好在我看来不过是容器,想要品出此酒之美,要心中自有气象,中原人喜亭台楼阁,小家碧玉,这酒却来自天高云阔的草原荒漠,要胸中装得下大漠孤烟长河落日,才可品出这酒中辽阔悠远。”

说罢白虹给各人又满了一杯,众人再喝已是完全不同的另一种酒,酒在口中似有大漠黄沙翻腾,说不出的天地豪迈。

孟笙大喝一声:“好酒,我孟笙今天算是长见识了。”众人似乎胸中都生气豪气。

饮罢白虹收起酒壶,又拿出一翠绿玉壶,给众人满上一杯,江远行不禁莞尔,来酒楼喝酒竟然自己带酒带壶,真是一个妙人。

方直照例饮罢,道:“这是兰陵贡酒。”白虹狭长的双眼看了方直,等着他说下去。

方直:“兰陵自古产美酒,只是这酒虽美,却是身在他乡,饮异乡之酒,这酒叫做乡愁可好?正是‘但使主人能醉客,不知何处是他乡。’”

白虹拍桌大喊:“好!酒逢知己千杯少,今天这桌酒我请了。”说着掏出一锭银子放到桌上,白虹进来得晚,自然不知道这桌酒已经被店家免去。

江远行细品着酒,想着这一桌酒一晚换了三拨人结账,自是另一种趣味,已再无初来时的拘谨。

另一厢白虹还在高谈阔论:“我白虹生平有三大爱好,美人名剑美酒,今晚三美俱在,实在是平生快事。”说着目光抚向周围的莺莺燕燕,丝毫不掩饰眼中春意。

江远行道:“江某听闻,剑仙虽爱美人,却从不曾与哪位美人一晌贪欢,不知是否是真?”

白虹大笑:“美人如菡萏,远观即可,何必亵玩?”

江远行:“剑仙真是万花丛中过,片绿不沾身。”说罢众人大笑。

众人说笑品酒,樱红柳绿中不觉都有了一些醉意。

正谈笑间,一阵吵嚷从二楼传来,打破了楼中的融融春意。

“两位大人可怜奴家,奴家只在楼中陪酒弹唱,从不出局,请大人原谅则个。”这是一个年轻女子的声音,话音婉转,却已带了哭音。旁边有人认出,这是花满楼头牌之一花残衣。

花满楼的名伎各自有艺傍身,这花残衣最精于七弦琴,一手琴冠绝金陵,即使此等境地也不忘抱着自己的爱琴。

“两位大老爷,我们残衣小姐不卖身,我给大老爷再备几个年轻貌美的女子可好?”一个花枝招展的老妇陪笑着说,正是这里的老鸨花姐。

花姐口中的两个大老爷俨然官府中人,正拖着一个梨花带雨的女子往下走,女子眉目如画,几滴泪珠点缀更加惹人怜爱。两个官员听到大姐的话头也不回的把一叠银票甩在大姐脸上,银票纷飞,大姐赶紧低头去捡。

虽是烟花之地,但真正有艺名的艺伎往往作为青楼的镇楼之宝,世家公子想见之一面都是千难万难,既要长相过关又要有些才情,才能与这些名伎同宴共饮,如若名伎愿献艺一二,则会成为席间所有人的荣耀。

今日不知为何竟得如此状况,想是两位官员背景深厚,花姐捡了银票喜笑颜开,显然是准备放任了。

这时几个护院持棍走了进来,围住了两人,江远行从中看到了一个熟悉的面孔,吴钩!

两个官员见众人气急败坏,“你们是打算反了不成?”

花姐见状赶紧挥退众护院,“谁让你们进来的,不要打扰了客人们的雅兴,出去!”护院们对视了一眼,不得不退了出去。吴钩看见了坐上的江远行,瞪了他一眼,低着头带着手下众人退出屋去。

眼看着花残衣就要被拉出门去,羔羊就要跌入虎口。

方直腾地站起,却被江远行按了下去,方直知道自己为吏,去管官的事只会自取其辱,但是怎能眼看着官员如此为非作歹,但江远行以眼神示意,不会有事。

正踟蹰间,旁边白影一闪,电光火石间,一个白色身影已护在花残衣身前,两个官员捂着自己的手倒退了两步,显是吃痛,目光惊疑地看着眼前之人,俨然是刚刚还醉眼朦胧的白虹。

白虹一手背于身后,一手秋水长剑斜指地面,剑尖轻微颤抖。

但更加吃惊的是同坐的三人,他们竟然没有看出白虹是从何处抽出了剑如何分开了三人,如此功夫当真匪夷所思,三人此时才算明白了剑仙的真意!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