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阴阳百鬼录

更新时间:2020-07-08 06:54:11

阴阳百鬼录 连载中

阴阳百鬼录

来源:微小宝 作者:雨落凉意 分类:灵异 主角:阴寿毛发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雨落凉意的原创小说《阴阳百鬼录》,主角阴寿毛发,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少年林秋文偶然身死,心不甘情不愿。 为了还阳,他毅然决然踏上了收鬼之路,却不料这一去,竟无意中牵扯出了两千多年的前尘旧梦。 百鬼肆行,外敌侵略。 上古魔族,荼毒天下。 林秋文究竟能否挽大厦之将倾,救世间于水火之中? 一切的一切,究竟是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还是人心险恶,允世态之炎凉…… “你,怕鬼吗?” “怕!” “那好啊!我带你去看看人心怎么样……”...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忽的一下,魈魑背后别的玉箫发出阵阵暗光;魈魑自知这附近定有妖物! 这玉箫是用上古好玉所炼制,又有地藏王菩萨座下神兽谛听用法力所加持,自是威力无比,无坚不摧。 而这玉箫更厉害之处则是继承了神兽谛听敏锐的洞察力。 谛听何许人也? 地藏王菩萨座下通灵神兽也! 集群兽之像于一身,聚众物之优容为一体。晓佛理,通人性,避邪恶;可断世间万物,尤善断人心。 这玉箫虽不及谛听之法力,但亦可断妖物之藏身,驱鬼魂之近体。 林秋文自不知这些东西,但是看见魈魑表情,也猜个七七八八了。 二人再次看向大厅之中,林秋文似是发现些许不对劲。 “看左边那个跪着的男的!” 魈魑闻声随即望向那个左边跪着的男子。 污头垢面,眼睛通红,听其哭喊声似是这老者的儿子。 不过这些神情若是因为自己父亲身亡而伤心过度倒可理解,但是这脸上为何有狰狞之样,着实令人不解。 似笑非笑,似哭非哭,即便是狰狞这个词都无法描述这个人现在的模样。 林秋文咽了咽口水,这模样着实令他有些发慌,简直是望而生畏。 魈魑倒不似林秋文那般,对于这般表情,说是可怕倒不至于,她只能说是厌恶。 对!厌恶! 十分的厌恶! 这模样还透露着些许的贪婪,着实令人厌恶! 林秋文仔细看了一下那个男的,突然发现其眉宇间有丝毫黑气在不停的转动,以其现状来说加之这股黑气便只有一个解释…… 鬼上身! 林秋文以前与师父萧戬道长不是没遇见过这种事情。 茅山第一戒令便是正邪对立,搏斗终生。 正所谓:路遇不平,拔刀相助!林秋文遇见此情形自然会出手相助。 不过嘛…… 现在是要符没符,要剑没剑…… 林秋文一时半会儿也不知如何是好…… 本想指望着魈魑,可这看了半天,也没见魈魑有出手的意思。 “我说,魈魑姑娘,你就这么干看着?” 魈魑看了他一眼并未理会他,站起来,竟自顾自的走了出去。 林秋文也只好干瞪着眼睛,犹犹豫豫的跟着魈魑走了出去。 “喂!就,就这么放着不管了?” 林秋文追上魈魑把她拦下了,想要讨问个明白。 魈魑也不予理会,冷眼看了他一下,便走掉了。 林秋文长叹一口气,望了望身后的那一处宅子,只得转身离去。 他本就道行不高,况且以他现在的样子,想要去降妖除魔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林秋文跟着魈魑来到一处山丘上,一路上似有些不痛快。不过即便心中再抱怨,他也不会乱发脾气的。 原因很简单,这一行,可是以他的命做赌注的。 前头的魈魑忽然停了下来,林秋文见状也赶紧走上前去一探究竟。 魈魑前头却是一处不大的土丘,草木旺盛;土丘上面扔了几个“小土帽子”,也是长满了草木,约莫是这夏季草木疯长而至的。 林秋文一眼便知,这是处坟茔,而且少有人打理。 “到这儿来干什么?莫非你认识这墓中之人吗?” 魈魑不语,从怀中掏出三支香来,用法力点燃了它;而后对着坟茔拜上一拜,插入坟前的土中。 林秋文也不再过问,自知这一处许是她某个故友的坟茔吧。 不消片刻,坟后竟冒出一缕白烟,袅袅升起。 不待林秋文吃惊之余,白烟升至半空,又缓缓落下,化作人型。 林秋文睁眼一瞧,正是当日的黑白无常二位! 直至此时,林秋文方才明白刚刚魈魑为何坐视不理了。 微风轻抚,衣衫轻舞;虽有烈日当空亦觉丝毫清爽。 魈魑看了一眼林秋文,望着他那吃惊的面孔,虽仍旧不作理会,但也没了往日那般冷厉,似有稍稍温和了那么一丝。 魈魑也只看了一眼林秋文,便又转过身去看向黑白无常。 抱拳作揖,一番礼节下来,几人也不管林秋文心中所惑,说起事端来。 林秋文也是暂且放下了心中所惑,认真听来。 一席话下来,林秋文大概听了个七七八八,原来是地府那里得到情报,说是此处以北约莫八九十里路,有一村庄,叫作白塘村,似是有所发现。 黑白无常与魈魑说话期间,林秋文也发现了另一个情况,那就是便是黑白无常,魈魑也从不搭理一语。 这么个漂亮女子,她难不成是个哑巴吗? 咦~ 那要真得这般如此,倒是真的可惜了! 不过无论魈魑是不是真的是所谓的哑巴,林秋文也不再去计较这些。 眼见他们谈话快要完了,林秋文也是插上一嘴说道:“白大哥,你说有所发现,指的是……” 林秋文有如此疑惑自然不怪他,因为他至今也没搞清楚,自己背负的任务究竟是什么,他也不知如何去做,难不成,天天跟着魈魑后面瞎混不是? 白无常思虑了一翻,想来还是决定告与他罢了。 “你们二人,此去的目的是抓鬼!” “抓鬼?” “不错!前些日子有几只恶鬼趁人不备,逃出地府,妄图隐匿于这人世间干些伤天害理之事,所以你二人的任务便是拘他们回府。” “哦……原来如此!” 想来知道任务的林秋文自是不会如无头苍蝇般乱闯,日后不说是便助魈魑一臂之力,倒也不至于惹下什么麻烦。 “那这香是……” 林秋文指了指地上尚未熄灭的三根残香问道。 自打刚刚白烟升起之时,林秋文便一直想知道这香的用处。 “哦,这个啊!这个唤做鬼门香,日后再想见我的话,便可拿起三支短香去那阴气稍重之地将其点燃,我兄弟二人自会前来。” 林秋文点了点头,这才知晓,原来这世间还有这等奇物。不过也并不奇怪,想来还有什么比自己莫名其妙死了然后接下这个烂摊子更奇怪的吗? 心之所想,林秋文却一下笑了出来,当然,可不是开心之笑,而是无奈之笑。 “小子!你无故笑甚?” 黑无常还是那般说话如狮吼,实在凶神恶煞。 “啊没有没有……” 林秋文自是连忙说不是,他总有万般怨言,又岂可当面言语半句? “行了!该说的我们也便都说了,这香也快烧完了,我们自当走矣!” 魈魑点了点头,又是一番抱拳礼节,方才送走了这黑白无常。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