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祭阴阳

更新时间:2020-07-10 07:51:09

祭阴阳 连载中

祭阴阳

来源:花生暖文 作者:蓝莓 分类:灵异 主角:陈瓜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蓝莓的原创小说《祭阴阳》,主角陈瓜,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祭阴阳》由作者蓝莓所写的灵异悬疑小说。小说精彩片段:农村人传统,讲究死者为大,人死后务必要有场面走,这人没了,选块好点的墓地是基本,可要想走的风光点,葬礼上烧给死人的那些纸马香稞就半点不能马虎,而这做纸马纸人的营生,多半由扎纸匠大包大揽。扎纸匠这行当算是捞阴门,捞阴门说的就是赚死人钱,这里面的忌讳冗杂繁多,稍有不慎,灾祸临头。...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吓得赶紧瑟缩到墙角,她就一直盯着我,还跳到床上来了。

就在她马上逼到我跟前时,我要崩溃了,拼尽全力蹬了下脚,我想踹她下床,可是没蹬着她,她却一把抓住了我的脚。

我正要挣扎,她却很奇怪的盯着我的脚底看了起来,眼睛里的歹毒竟然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疑惑,嘴里还喃喃自语的说了句“这怎么可能!”

然后,一转身消失了。

讲真,她消失的真莫名其妙!

不过我心脏总算是不那么忐忑了。

过了差不多半个多小时,爷爷风风火火跑回来,可他一回来,嘴里就骂骂咧咧的,说瞎婆婆作了恶,心里有鬼,藏起来了,等赶明找到她,老逼给她日烂了。

我盯着爷爷看,竟从爷爷愤怒的眼睛里看到了泪光。他估计是真心疼我了,毕竟就我一个孙子,也难怪他会骂人这么难听。

接着,爷爷瞅见了炕两头烧成灰烬的纸人,急忙又走过来摸了下我脑袋,皱眉问我:“那女鬼是不是又来了?”

我嗯了声。

爷爷咬牙嘀咕了声什么,转身去堂屋的抽屉里拿出来一个很小的纸人贴在我脑门上,问我:“有劲了没。”

还别说,爷爷把纸人在我脑门上一贴,我真感觉有劲了。

我点了点头,爷爷这才探口气说:“瓜娃,先别睡了,那瞎婆婆叫狗舔了逼,犯神经不知道藏到哪里去了,那会儿她给那女鬼接生,顺便把你的魂抽走了半条,我现在跟你出去叫叫,看能不能叫回来。”

我一愣,我的魂被瞎婆婆抽走了半条?

都说丢魂嗜睡,难怪我那会困得不行,还没力气,原来如此。

我就点了点头,跟爷爷去招魂。

招魂又叫喊魂,爷爷带我喊魂的地方叫做黑坡沟。

黑坡沟这边我从小就怕,因为这里有片坟地,据说村里死了小孩子,也都扔到这儿,记得小时候村里的小伙伴玩游戏,胆子大的就来这黑坡沟躲猫猫,我是从来不敢的。

现在爷爷带我来,我心里怕的不行,就问爷爷为什么带我来这里喊魂。

爷爷说,人有三魂七魄,魂又分天、地、人三种,任何一种魂离开身体,就喜欢往阴气重的地方去,黑坡沟这边是老坟地了,阴气重,来这里招魂是最快的办法。

我似懂非懂,就一直躲在爷爷身后听着。

爷爷见我害怕,对我笑了笑说:“瓜娃你莫怕,你现在这身行头,鬼都看不到你哩,怕个啥子嘛,来,现在跟我学,我唱什么你唱什么,晓得不?”

我点了点头。

爷爷当即就有模有样的唱起来:“大黑小黑你别怪,我有条魂搁门外,谁要领来有赏钱,切莫调皮莫耍赖。”

然后,他竟然从口袋里面掏出一把谷子米来,问我:“记住了吗,记住的话,就按照我说的大声唱,等会见到有东西来,低头的你就在他们头旋上撒点谷子米,抬头的你就使劲拍手,晓得不?”

我点了点头。

爷爷深深的看了我一眼,又从怀里掏出来俩纸人,蘸了点唾沫,一个贴在自己胸前,一个帖在后背,接着找了个旮旯蹲下,然后他给我打手势。

我明白爷爷手势的意思,张嘴就按照爷爷刚才唱的,学着唱了一遍:

“大黑小黑你别怪,我有条魂搁门外,谁要领来有赏钱,切莫调皮莫耍赖。”

说来也奇怪,我刚开始唱,就起了冷风。

冷风嗖嗖的,泛着阴潮,开始在我身边刮。不一会儿功夫,我就真的看到有些黑影,从四面八方,人影憧憧的朝我这边走来。

我虽然不如爷爷懂的多,可我不傻啊,这大黑天的,能在坟地里晃悠的是啥玩意?

他娘的,我吓得腿都站不稳,可爷爷交代了,我得照办。

我吸了口冷气,仔细盯着那些影子看。

我发现他们走路都踮着脚,一摇一晃的,像极了家里圈养的扁嘴,而且,他们竟跟爷爷说的一模一样,有低头的,有抬头的。

我就按照爷爷说的,遇到低头的,我就抓点谷子米撒在他们头旋上,遇到抬头的,我就拍拍手。

而谷子米一撒在他们头旋上,那些低头的鬼影就都说同样的话:压死我啦,压死我啦,走不动啦,走不动啦。

然后就在原地一个劲转圈圈。

至于那些抬头的鬼,我拍拍手,他们倒是很精,吓得赶紧就跑了。

爷爷看到我压住了几个鬼影,快步跑过来,神情极为严肃,扫视了一眼后问:“快些说,见没见得我孙子的魂?见了不说,压死你们算逑!”

黑影当即就一阵叽里呱啦的乱叫。

我是听不懂,因为这是说的鬼语,爷爷却厉声问:“当真?”

那些鬼影再次叽里呱啦一通,爷爷就皱了皱眉,叹息了一声。然后,也不知道他从哪里掏出来一根柳条,在每个鬼影的身上都抽了一下。

那些鬼影顿时如获大赦,赶紧一股脑的摇摇晃晃全跑散了。

见爷爷皱眉,我问他:“爷爷,是不是没找到我的魂啊?”

爷爷叹息了一声,说:“我老糊涂了,那瞎娘们儿是早有准备,估计你的魂早就被她收起来了。”然后爷爷也没多说啥,拉着我往回走。

差不多走出去两三百米吧,忽然,爷爷一扭头朝着空旷的黑坡沟瞅了一眼,我一愣,顿住脚步,心想爷爷这一惊一乍的干嘛。

我刚想问他,他忽然说了声“糟糕”,急忙揪住我胳膊就大步走,好像再不走就来不及了是的。

一路走,爷爷还嘱咐我千万别回头。

我听爷爷口气严肃的紧,也不敢回头,但我却听到身后传来奇怪的脚步声。

有那么一阵,我们都快跑起来了,后面的脚步声也跟着愈发急促,我知道是被脏东西跟上了,吓得恨不得多张两条腿。

好不容易回到村里,爷爷没着急带我回家,而是带我来到了村口碾盘这里。

他拉着我走到碾盘旁,找出来两根红绳,一根缠在自己腿上,一根缠在我的腿上,拉着我,推碾盘。

推了三圈,我忽然就感觉双腿跟灌了铅是的,怎么都走不动了。

我一抬头,爷爷也是满头大汗。

按理说,这碾盘平时不是很沉,盘眼里没粮食啥的,推个几百圈都没问题,可我们就是走不动了。

爷爷虽然累,神色却十分严肃,他喘了口气,给我小声说:“瓜儿,快把红绳解下来绑在碾盘的把手上!”

我不知道他让我这么做到底有啥用,但我知道爷爷懂些门道,于是赶紧就照办了。

见我做完,爷爷也急忙把腿上红绳解下来,绑在碾盘上。

紧接着,他飞起一脚踢了下碾盘,碾盘顿时咕噜噜自己转起来。

爷爷登时拉着我就跑。

临跑之前,我一扭头,竟然看到好多黑影一个劲的围着碾盘在追那红绳,吓得我后脊背都直发凉。

我明白爷爷为啥这么做了,虽然心里后怕那些鬼,却对爷爷十分的佩服,他总是有很多办法,不管是招魂还是甩掉脏东西,他都有一套。

我对爷爷说:“爷爷你真厉害,这么多脏东西都能甩了。”

可爷爷却爆了声粗口:“我厉害个鸡吧头子,我要厉害,瞎婆婆那点心思早就应该寻摸透了!现在可好,你半条魂都没了。”然后十分郁闷的摇了摇头。

我撇了撇嘴,说:“爷爷,你别担心,小时候我妈给我找人算过命,说我命硬的很,丢了魂也没事。”

爷爷忽然扭头看我,看我的眼神,出奇的古怪,在我的印象中,他从来没用这种眼神看过我,我甚至被他看的有些懵。

不过很快,爷爷就十分和蔼的对着我笑了笑,说:“瓜娃,不管你什么命,有爷爷在,都没事。”

我点了点头,问爷爷:“对了,爷爷,那会在黑坡沟,你给我谷子米干嘛,谷子米轻的很,怎么就把鬼给压住了呢?还有,为什么拍拍手,那些抬着头的鬼就跑了?”

爷爷瞅了我一眼,疏了口气说:“瓜娃,既然现在你插手了扎纸匠这行,这阴门里面的门道我也没必要跟你藏着掖着了,你以后记住,人怕鬼三分,鬼怕人七分,人的气势足了,拍手声就能把鬼吓走了,更何况你还是童子之身,阳气十足!”

“至于谷子米为什么能压住鬼,这就跟捞阴门里的大学问有关了,你现在只要明白,谷子米、糯米,属性极阳,鬼物是人死了后没了人魂才生成的,体性属阴,而阳本来就能克阴,更何况你压住的是鬼物的头旋,头旋秉天枢,又称天门,极阳的谷子米压住阴物的天门,他们自然就走不动道了,甚至,还可能被压死!”

我听的愣神,爷爷说的这些东西,我听懂了不到一成,懵懵懂懂的。

或许是看出来我不懂,爷爷拍了拍我后脑勺,说:“好了,陈瓜,先回家,捞阴门里面的学问虽然上不了台面,但是也博大精深,等我以后慢慢跟你说。”

我点了点头,跟着爷爷继续往回赶。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