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象牙塔的那群道士

更新时间:2020-07-13 09:10:05

象牙塔的那群道士 已完结

象牙塔的那群道士

来源:落初 作者:柠檬小茶 分类:灵异 主角:阿姨宝石 人气:

《象牙塔的那群道士》是柠檬小茶写的一本灵异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象牙塔的那群道士》精彩章节节选:Z大的新校区才建立没几年,关于闹鬼的传说却在私下广为传播,闹得人心惶惶,但幸而这一切都只是传说,谁也没有亲眼目睹。直到一个“极品阴人”小泥出现,频频被鬼上身之后,她顺利地得到了以学生身份为掩护隐匿在几大校区中的一群“道士”的帮助,而这些道家弟子也在小泥一次次成为诱饵的情况下顺藤摸瓜,发现背后隐藏着的弥天阴谋……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玄远和樊梦恬凑近了那个头破血流的人,两个人配合默契地封住了“他”的几个Xue道,暂时止住了血流。然后玄远掌着一盏灯凑近了看,两个人似乎已经一门心思地在研究病情了,将旁人都抛诸脑后了。

“师兄,你看他眼眶青紫,嘴唇又是惨白,太阳Xue处似乎还有一团团黑气在往外跑,依我看,他是被邪灵附体了。”

“不错,不过有一点你弄错了,这个黑气不是在往外跑,而是在挤到他的身躯里面去。”

樊梦恬仔细一看,果真如是,不由得叹了一口气:“唉,师兄,我怎么出观这么久了还是没有长进……”

玄远忍不住笑了:“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慢慢来嘛,师父都说你很有灵Xing了,你要相信他老人家的眼光。”

这时候小泥和施晨伟已经在一边大眼瞪小眼很久了,两个人看得眼睛都酸了,绝没有发现丝毫的类似“黑气”的东西。小泥揉了揉眼睛,可是还是没用,她看了一眼施晨伟,似乎也是类似的情况;又看了一眼云卿,对方似乎根本就没打算看见黑气的样子。云卿的一双眼睛闪着亮光,似乎对这个房间里面的摆设很感兴趣。

这个房间的面积并不大,估摸着也就二十平方米左右。中间有一张小桌子,桌子上原来放着一盏煤油灯,不过现在已经在了玄远的手中。灯芯上看似微弱的一点火花,握在玄远的手中时却发出了明亮的光芒。桌子上似乎还有一本书,只是不知是讲什么的书。还有一堆乱七八糟的纸片,虽然云卿很好奇,但是出于礼貌还是不能细看的。

两边的墙壁上还嵌着一些壁灯,灯光却不稳定,幽幽弱弱的,看起来甚至没有一盏煤油灯来得亮堂。南边有一张简单的床,床上就是那个受伤的男人。而北边有几口奇怪的箱子,还有一扇不知通往哪里的门。奇怪的是,这个房间没有一扇窗子,身处黑暗之中的人很容易就觉得自己被关在一个密室中了。云卿不由得产生了一种窒息的感觉,渐渐地,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再然后,他就失去了直觉……

眼前是一片浓得化不开的雾,云卿一个人漫步在雾中。天色似乎是黑的,也不知是由于雾太大挡住了太阳,还是夜太黑,伪造了一片雾。云卿又走了几步,看到了前方高耸的图书馆,于是他才意识到,原来刚才,是从阳明桥上过来的。只是记忆中,阳明桥从来没有过这样奇特的景象。

出了那团雾,云卿的视野恢复了开阔。他看到了此时的桥正被一团局限Xing的怪雾笼罩着。站在外面,也只能迷迷糊糊地看清桥上的影子。而桥上的人,则是完全看不到外面的样子。虽然觉得危险,他还是渐渐地靠近那团雾气。

近了近了,贴着边缘看去,里面的人物就比较清楚了。他看到了有一个女子,着一袭红裙,站在桥上看着湖水,似乎与外界都已经隔绝了。她回头了,回头了……云卿不由得心中一紧,看到了一张让他惊恐不已的脸,不,确切地说,是表情,这正是今天中午在小泥脸上出现的表情。忧伤、失望,甚至还有绝望、决绝。尤其是那一双流泪的黑眸,在对视的一瞬间云卿觉得自己也被一种绝望的气息包围了。他不由自主地迈向了桥边……心中有一种莫名的冲动,想要从这里跳下去了断一切。虽然常人都觉得启真湖的水不足以淹死人,但是此时此刻,他就明白,只要跳下去了,一切都可以了断。

不过,他还没来得及跳,因为有人落水的声音惊扰了他。他一看,桥上的浓雾不知在什么时候已经散去了,而桥上的红衣女子也不见了。他赶紧往湖中一看,之间一缕红布幽幽地消失在漩涡中。毫无疑问,是那个女子跳河了……

渐渐的,又是一阵头晕的感觉袭来,他再次失去了直觉。

“云卿,云卿……”一阵有点陌生的叫唤传入了他的耳朵。他挣扎着睁开眼睛,原来是玄远在叫他。他的手上似乎还拿着一根银针,看来刚才也是他施针救了自己了。他又看了一看四周,除了樊梦恬还在料理那个倒霉蛋之外,其他人都守着他,小泥更是一脸担心地望着他,他不自觉地笑了笑,道:“没事的,别担心。”

“学长,刚刚你突然就倒下去了,吓死我们了!然后这个房间的灯也突然暗了一下,幸好这个煤油灯还争气!真是一个怪地方。”施晨伟咕哝着说了一大堆话,也不知是在表示关心还是抒发郁闷。

“云……学长,你现在觉得怎么样啊?刚才怎么突然就晕倒了呢?”小泥看来还没有从惊吓中回过神来。如此看来,中午云卿看到突然变化的小泥反应真是太淡定了。

“我刚才就是突然觉得一种压迫感……好像喘不过气来,然后接着就不省人事了。唉,我也不知道怎么了,看着这个房间就觉得自己被囚禁在了一件密室之中,快要不能呼吸了。”云卿摸了摸有些发沉的脑袋,努力地回想当时的状态。

“啊……这个感觉好像幽闭空间恐惧症啊!”小泥思索了一下,给出了一个专业术语。

“我想不是的。”玄远解释道,“刚才其实我跟师妹在讲那个人体内的黑气逼出来,不过似乎Cao之过急了,那个东西害怕了,居然趁我们不注意进入了云卿的身体中。不过,为什么是云卿的身体,而不是晨伟或者小泥的呢?”玄远还是改不了爱思考的坏习惯,说到一半又陷入了自己的思考中。樊梦恬似乎还在处理那个人的伤势,一时间也没有发话。于是,地下室陷入了奇怪的沉默。

云卿想到了自己刚刚看到的奇怪的场景,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告诉玄远。也许小泥和晨伟现在都已经对这两个人深信不疑了,不过,他还是保有怀疑态度的。两个神神叨叨来历不明的人,现在又把自己一行人“困”在这个不见天日的地方,要说心里没有一点点发毛,那是不可能的。

“师兄,我处理完了。失血有点多,不过应该没有生命危险了。”

“清醒了吗?我有点东西要问。”

“没问题。”话音刚落,樊梦恬就用极其熟练的手法迅速地点了那人头部的几个大Xue,然后又讲一股真气输入了他的体内。果然,一会儿就见他睁开了眼睛。

“同学,你醒来了吗?”玄远问了一句有些多余的话。

那人用混沌的眼睛扫视了周围一边,慢慢地从最左边看到了最右边,又盯住了离他最近的梦恬,然后,瞳孔慢慢地缩小缩小,似乎终于找到了焦距。突然,爆发出一声惨叫:“救命啊救命!!不要缠着我!!”之后,就跟失控了一样地拍打着自己的脑袋,那些才包扎完的伤口不忍重击,果然又渗出了鲜血。

玄远一看不对劲,马上捏住了他的任督二脉,将另一股真气输入,一面还沉沉地说:“稳住,稳住,没事的。”这几句话似乎有魔力一般,把这个陷入癫狂状态的人又带回了现实中。

“你们救了我?”

“嗯,没错。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们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