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裁断阴阳

更新时间:2020-07-27 06:26:22

裁断阴阳 连载中

裁断阴阳

来源:落初 作者:裁判的艺术 分类:灵异 主角:李游刘忠 人气:

《裁断阴阳》为裁判的艺术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手握量天尺,身跨獬豸兽,洞悉是与非,裁断阴阳事。奸佞也好,妖邪也罢,佛道何如,神鬼勿论,既逢乱世,何须法度!看李游裁断三界,惩奸除恶!裁断阴阳读者交流群:461214524,车票:裁粉。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李游看着二女跑向自己,向二人露出一丝微笑,然后,安然的闭上了眼睛。

如此一生,虽然碌碌无为,但也问心无愧。

“真的吗?”

哗啦…哗啦…哗啦…

就在此时,苍老的声音和锁链的声音同时在耳边响起,李游眼前浮现出一双双绝望的眼睛,一双双握紧的双手,一张张期盼的面容。

不行!我不能死!

还有太多事情要去处理!

就在此时,李游的胸前突然发出耀眼的光辉,照透了整个房间,照透了跑过来的二女,照透了整个天空。

轰!

整个世界,在李游面前分崩离析。

假的?难道这所有的一切,都是幻象吗?

“呵呵,或许吧。”

苍老的声音又在李游耳边响起。

“休息一会吧。等你再次醒来的时候,等待你的,将会是一段刻骨铭心的历练。”

刻骨铭心?

此时,对于所经历的一切,李游已经有所认识。但是,即便知道是一场历练,也还会刻骨铭心,等待自己的,终究会是什么?

李游抱着这样的疑问,陷入了沉睡之中。

………

不知过了多久,李游恢复了意识,想到之前的预言,立刻睁开了眼睛。

周围,一片漆黑。

李游摸向胸口,掏出戒尺,刚想要咬破手指,却发觉嘴里全是血腥味道,舌头也正隐隐作痛。李游小心翼翼的活动了一下舌头,感觉舌头上的确有一个巨大的伤口。

虽然是幻觉,但自己对自己所做的事情,却都是真实的。如此看来,如果在幻象之中自己被杀,那也就真的死了。

想到这儿,李游想起坠落两千多米的经历,不禁惊出一身冷汗,看来即便知道是幻象,也需要事事小心才是。

李游将血拭在戒尺之上,戒尺立刻发出耀眼的光辉。李游举着戒尺四下查看,很快便找到了一条前行的道路。

前方会是什么,在等待着自己?

刻骨铭心的历练究竟是什么?

大概走了五分钟,隐约看到前方站着一个人,李游越看越觉得熟悉,于是快步向这人跑去。

来到近前,李游立刻将这人紧紧抱住。

“苗儿!苗儿!见到你,实在是太好了!”李游高兴的连连呼叫。这人竟然是李游的书童——王苗。

虽然一切都是幻象,但对于李游来说,却是一场名副其实的意志和精神的洗礼。所以,在终于见到亲人之后,实在无法抑制心中的激动。

但是,怀里的王苗却并未有任何喜悦的表现,而是趴在李游身上,放声痛哭起来。

“苗儿,你这是怎么了?”李游放开王苗,疑惑的看着他。

“公子,公子,呜呜…公子,呜呜…”此时的王苗,仍旧泣不成声。

“苗儿,我不是已经回来了吗?你不要再哭了。”李游以为王苗是担心自己的安危,赶忙出言安慰。

“公子,您,您怎么才,才回来啊!”王苗一边抽泣一边说。

“怎么了?到底怎么了?”李游想到预言,立刻意识到情况不妙。

“老夫人,老夫人,呜呜…”说到这儿,王苗再次哭了起来。

老夫人?难道!

李游心里咯噔一下。“王苗!你告诉我!我母亲到底怎么了!”李游睁大双眼,双手抓住王苗的肩膀,怒气冲冲的看着王苗。王苗被李游吓得,立刻停止了哭泣。

“老夫人,薨了!”

什么!

听闻此言,李游如被雷劈中了一般,立在原地,呆若木鸡。

………

假的,是的,都是幻象,都是幻象。

李游似乎抓住了救命的稻草,思维终于开始活跃了。但是,另一个无法改变的现实,却让他再次陷入了绝境。

从之前的经历看,如果自己无法找到正确的破解方法,这个幻象就永远不会结束。也就是说,虽然这只是一个历练,但如果无法解开其中的秘密,那自己,将会永远陷入这场噩梦之中。

刻骨铭心的历练,指的就是这个吗?

李游的母亲本姓田,后嫁于李游的父亲李正。李田氏共为李正生了三个儿子,长子李尚文,次子李尚武,幼子才是李游。因家境贫寒,两个哥哥年纪轻轻便都离开家门,各谋生计去了。

李游是幼子,自幼聪慧,喜爱读书,尤好学习律法。李正毕竟也是李氏宗亲,宗族内又出过刑部尚书,便将李游当成了家族的希望,卖尽了家产,供李游读书。

可是,天不遂人愿,李游多次参加明法科考试都未能得中,李正也郁郁而终。之后,李田氏多方打听方才得知,如今朝政腐败,吏部官员只知卖官鬻爵,不知科举考试。李田氏一为丈夫生前夙愿,二为儿子未来前程,利用宗亲关系,送出祖传之宝,终于为李游换来如今的从七品县令的官职。李游赴任之后,李田氏便跟着一起,来到了盛唐县。

所以,李田氏对于李游来说,不仅仅是生身之母,更有再造之恩,乃是李游身边唯一的血亲,李游在闻此噩耗之后的反应,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苗儿,我母亲怎么死的?”既然是历练,就应该不是事故,而是案件才是。唯一的破解方法,应该就是揪出杀死母亲的凶手吧。想到这儿,李游将心中的悲伤暂时压制,一脸镇静的看向王苗。

对于李游的表现,王苗先是一愣,眼睛不禁闪烁了几下,最后才微微低下头,摇着头说到。“我也不知道,昨日还好好地,今日一早起来,便听春桃姐姐说,老夫人薨了。”

春桃是老夫人的陪嫁丫鬟,自幼跟着老夫人,如今虽然已经三十五六岁,但仍旧陪侍在老夫人身边。

“是吗?”李游将王苗的反应逐一收在眼里,心里不禁起了一丝波动。“先回去看看吧。”“嗯。”无论王苗是否有所隐瞒,但根据他的话,要想找出些蛛丝马迹,必须先要询问春桃才行。李游一边琢磨一边抬腿向前走去,王苗紧紧跟在身后。一路之上,二人未再说一句话。

十几分钟之后,李游来到自己的府邸门前。

李游虽然是县令,但盛唐县并非富硕之地,李游也没什么家底,所以说是府邸,但也只是一处两进的宅院。前院一处正房,四间厢房,后院有一个小小的花园和两间堆杂物的房间。房屋都是普通的民宅,没有什么像样的装饰,更谈不上什么奢华。

此时,院门之上挂着白布,两旁吊着白色的灯笼,老管家田孝站在门口,迎接着前来吊唁的人们。

李游看到田孝,立刻走上前去。田孝是老夫人的本家亲戚,五十多岁了还一直未能成家,两年前投奔至老太太身边。其实,就李游目前家里的情况,实在无需专门的管家,但老太太见田孝孤苦伶仃,实在不忍心将他赶走,便留在了家里,至少一日三餐能够保障。

“老爷,您可回来了!”田孝看到李游,脸上竟带着些许的责备之色。李游皱了皱眉头,但也未往心里去。

“田叔,母亲现在何处?”因为田孝是李田氏的同辈,李游一贯如此称呼。“在正厅那,快去看看吧,哎!”此时,田孝的眼圈红了起来,毕竟老夫人有恩于他。

“好。”李游迈步向院内走去,王苗紧紧跟在身后。“王苗,你暂且回房,有事我自会去找你的。”李游一边走一边吩咐王苗,王苗站在原地,眼中闪过一丝困惑,但也没有说什么,低着头向厢房走去。

片刻之后,李游来到了正厅。正厅中间,停放着老夫人的遗体,春桃一身孝服,正跪在灵前,为老夫人守灵。

李游看到春桃,立刻走了过去。不是李游铁石心肠,而是实在不敢去看母体的遗体,李游担心一旦看了,自己的心就全乱了。

“春桃!”李游站在春桃面前,俯身看着春桃。春桃不知在想些什么,听到李游的声音身体猛地一振,脸上露出惊慌的神色。

“啊,老爷。”片刻之后,春桃赶忙向李游施礼,李游立刻心生嫌疑。难道是春桃?从情感上,李游不愿相信这个事实。

“春桃,我母亲是怎么死的?”李游紧紧盯着春桃,不愿放过任何一个细节。

听得此话,春桃先是一愣,然后双眼看向地面,开始向李游讲述整个过程。

“昨日正午,我正在房里陪着老夫人聊天,赵武在田孝的陪同下,急匆匆的从外面跑了进来。‘老夫人不好了,不好了。’赵武一边跑一边大声嚷嚷,老夫人听到之后,立刻就有些心慌,我赶忙为她按抚。但是,老夫人在得知老爷掉进墓穴里之后,就开始说心口疼,心口疼,眼泪也一直没有断过。到了晚上,我担心老夫人有事,前半夜一直陪在床边,老夫人虽然时而叹气,但也没有再说心口疼,后半夜我实在扛不住了,便趴在床头睡着了。醒来的时候,呜呜呜…老爷,都是我不好,我不好,呜呜…”春桃说到这儿,呜呜的哭了起来。

李游听罢,眼泪也跟着流了下来。难怪田孝看到自己,脸上会带着责备的神情,如果春桃所述属实的话,母亲竟是因为担心自己,以至于急火攻心,心痛而亡。但是,春桃初见李游时的反应和她陈述时眼神飘忽的细节,都让李游心有疑虑。

母亲、王苗、春桃,都是李游的至亲之人,如今母亲亡故,王苗和春桃成了自己怀疑的对象。看来,自己对这场刻骨铭心的历练,还是太过低估了。

“桃姨,您别哭了。”李游看着一脸疲惫的春梅,心中百感交集。“您去休息休息吧,我来为母亲守灵。”

李游换了一身白衣,跪在母亲灵前,答谢着往来的宾朋。或许是听说李游回来了,前来吊唁的人多了起来,李游只得全力应付,完全无暇去思考案情、好不容易撑到傍晚,李游才终于获得了独处的机会,但也已经筋疲力尽,脑袋昏昏沉沉,眼睛已经快睁不开了。

怎么办?明天再继续调查吗?李游看着被白布盖着的母亲,肉体上的疲惫与精神上的迫切在不停的碰撞。就在此时,无穷无尽的阶梯突然出现在脑海之中,李游立刻不再摇摆。

一万多阶的阶梯自己都一阶阶挪过去了,这一点点疲惫又算得上什么。李游走到母亲的遗体前,犹豫再三,终究还是伸出了双手。明知是幻象,但毕竟是自己的母亲,想必任何人都无法轻易承受吧。

躺着的母亲发髻挽起,表情安详,头上插着她平时最喜爱的玉簪,看不出曾遭受过病痛的折磨。但李游明白,这是入殓师修饰之后的结果。

看着母亲的遗容,儿时的记忆立刻涌上心头,李游再次泪流满面。无论多大的年纪,人始终都无法忍受失去母亲的痛苦,哪怕这只是幻象。

李游注视着母亲,想起母亲喜欢牵着自己的手遛弯,喜欢抚摸自己的脸颊,忍不住想要去抓母亲的手,但因为寿衣将母亲的手全部遮住,而未能如愿。李游犹豫再三,最终还是伸手,将寿衣的袖子卷了起来。

再让儿子牵牵您的手吧。李游将母亲的手握在手中,不经意的看向母亲的手。但是,就此一看,李游立刻两眼圆睁,心中充满了悲愤之情。

李田氏的指甲发绀,手臂上布满暗紫红色的尸斑,明明是窒息而亡!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