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今夜有喜:灵夫求放过

更新时间:2020-07-30 06:30:51

今夜有喜:灵夫求放过 连载中

今夜有喜:灵夫求放过

来源:落初 作者:黄色小紫人 分类:灵异 主角:王海阎 人气:

《今夜有喜:灵夫求放过》是黄色小紫人写的一本灵异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今夜有喜:灵夫求放过》精彩章节节选: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大学生,却因父亲的医疗费无奈做了一回有偿“志愿者”。回到学校本以为一切结束,却发现自己半夜梦游,穿上嫁衣!原来,自己稀里糊涂结成了冥婚!室友死亡,鬼夫来袭.....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见我坚持,主任到最后也不勉强了,只是提醒我我哪天想换了就跟她说一声,别不好意思。

我向主任道了声谢,想了想我又向主任提起了王海,问她听没听说过这个人。

主任想了想摇了摇头表示没听过这么个人。

我让她帮我问问其他的老师,看有没有认识的,主任很爽快同意了。

中午饭点的时候,周围的人仍旧是对我指指点点的,我也习惯了。

下午没课,我去了一趟李先生的店,只是很不巧的是李先生并没开门,我到的时候门是锁着的。

沿途吃了点晚饭,我便先回了宿舍。

苒欣的父母来了,在收拾女儿的遗物,几天不见两个人彷佛老了好几岁,能看出来苒欣的死对二老的打击还是挺大的。

我不知道该如何安慰他们,只能埋着头帮他们收拾。

等收拾好,苒欣的母亲还对我道了声谢,还安慰我不要有心理负担,虽然苒欣死了,但她相信她女儿一定在哪个地方看着我们的,我们要坚强起来才对。

苒母的一番话让我忍不住的流眼泪,心里更是愧疚满满,要是让他们知道苒欣的死跟我有关又会怎么样?我不敢想。

送二老出了学校,我想告诉他们尸体的事又不知该如何说起,到最后还是没说。

回到宿舍,望着苒欣空荡荡的床铺,一股失落感油然而生。

长叹了口气,我也不在想太多,躺床上睡去了。

这一觉睡的还算踏实,自从卖卵以后我已经很久没有睡这么舒坦了。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且那男鬼没有在出现,我很兴奋,觉得这会不会说明那男鬼已经不在纠缠我了?

简单的吃了点早饭,我也没在学校多待,转而往李先生的店铺去了。

只是我到的时候,店铺是关着门的,本以为是时辰太早,还没开门,我便等了一会。

一直等到早上九点多,附近的商铺已经全部开门了,我连李先生个影子都没看到。

心里纳闷,这李先生干嘛去了?

眼瞅着一时半会是见不到李先生了,我也不在多待,准备回去了。

可恰在这时,我手机突然响了。

掏出手机是一个陌生的号码,我有点纳闷,索性直接挂了,这年头推销电话太多了,说不准就是个卖保险或者卖房的。

挂完电话我就走了,可没走两步电话又响了,还是之前的号码。

我眉头皱了皱,最终还是接通了。

“喂?哪位?”我小声问。

那边并没有回应,只有沙沙的声音。

我很奇怪,便又问了一遍,让他快说话,不然就挂了。

令我没想到的是,那边竟然先我一步把电话挂了,这可把我搞得脾气立刻就上来了。

神经病吧,两次打来电话又不说?脑子被夹了还是被踢了。

气愤之下,我将此号码给拉进了黑名单正所谓眼不见心不烦。

做好这些,将手机放进口袋里,我也没太放在心上。

在回学校的路上,我的手机又响了,只是跟上两次不一样的是这次是短信的声音。

我掏出手机查看,这一看不打紧,我没法淡定了。

号码还是之前的号码,短信内容也很简单,只有一段话。

“想知道苒欣的尸体在哪儿,就来这个地方,切记,只能一人来,否则后果自负!”

在这段话下边还有一处地址,我听都没有听说过。

他知道苒欣的尸体在哪儿,岂不是说苒欣尸体丢失跟他有关?

我没法淡定了,赶紧拨了过去,只是手机显示已经关机了?

我不明白,会是谁在幕后捣鬼,他偷苒欣尸体的目的是什么?难道仅仅是为了约我出去?

我陷入了沉思,恰在这时,电话又响了,我下意识的按了接通键连号码都没看。

本以为是那个神秘号码打来的,实际上并不是,打来的是李先生。

刚接通李先生便问我在哪儿,昨天晚上怎么样?那男鬼有没有骚扰我。

在得到我的回答之后,他让我去刘澜家一趟,他现在在刘澜家。

挂了电话,我得思绪还在那短信身上,但李先生的话我也不敢不听,只得又往刘澜家赶去。

我到的时候已经快中午了,李先生和刘澜正坐在沙发上,闭目养神。

我敲了敲门,才引起了他们的注意,李先生招手让我过来坐。

我坐下后,他才问我昨天晚上是否太平。

在得知我的准确回答后,李先生的脸色却并没有表露出轻松,反而愁容又加了几分。

本来我还挺高兴,被他这么一搞也笑不起来了。

“有什么问题吗?”我很纳闷的问。

李先生没有说话,只是从怀里掏出了一张铜镜递给了我。

我不明所以,但还是接过铜镜照了一番自己的脸,霎时,我便尖叫了起来,手里的铜镜更是扔了出去。

铜镜里的我,盯着两个大黑眼圈,脸色发黑,嘴唇泛白,浑身更是被黑气笼罩,俨然一幅将死之人的样子。

“这…怎么会这样?”我记得昨天还好好的,怎么一晚上就变成这样了。

李先生长叹了一口气,告诉我昨天晚上并不是我想象中那样,没有鬼来缠我。

相反那鬼又来缠我了,且这次比上次还要严重,完全是奔着要我命来的。

我坐不住了,从沙发上起来,赶紧向李先生求救,让他救救我,我还不想死。

李先生摆了摆手示意我先坐下别激动,他正在想办法。

“说起来,有些奇怪!”等我坐下后,李先生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我听不懂,便问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李先生解释,从前几次我被鬼缠身来看,对方明显是求色,并没有要害我的意思。

可这次却不一样,对方奔着我的命门来的,且并没有侵犯我,这不太符合前几次的作风。

我恐惧的问李先生会不会是那恶鬼享受够了,就想把我杀了,在换个新的?

李先生摇了摇头表示可能性很低,那男鬼要真想那样,完全可以在破了我的第一次后就把我杀了,没必要熬到现在。

“或许,另有其人!”李先生眯着眼说出了这么一番话。

另有其人?难道说不仅有男鬼,还有其他的鬼也在盯着我。

我忍不住发起了抖,脚心和手心直冒冷汗,连眼睛都变得有些模糊。

李先生见我这样,安慰了几句,让我别怕,他这也是猜测,目前并没有证据证明还有其他鬼在针对我。

旁边一只没有说话的刘澜此时也说话了,他让我好好想想,我是不是做过什么对鬼不敬的事了才导致了这些情况的。

回想最近一段时间发生的事,我摇了摇头,我除了卖卵,之前一直都是在学校待着的。

偶尔出去也没有对它们不敬过?在说了谁会跟鬼较真呢?

“那真是奇怪了,这都说冤有头债有主,你没惹他,他怎么老是针对你呢?”刘澜也陷入了困惑之中。

李先生一寻思,突然瞪大了眼睛,盯着我问:“你的生辰八字是什么?”

我愣了愣,却完全听不懂,问李先生生辰八字是什么意思。

李先生有些无语,他让我把出生年月日给他,他来推算一下。

我不敢隐瞒,赶紧报了上去,李先生开始在一张纸上写写画画。

我大气也不敢喘一下,就那么看着他。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直到一张纸上已经被写完了,李先生也没推算出来,他满头大汗。

在擦了一下额头上的汗之后,他突然把笔放在了桌子上,坐直了身子。

“怎么样?”我凑上前询问。

李先生看着我,眼神很是复杂,到最后却是摇了摇头,说推算不出来。

还表示我的这个出生日期太奇怪,在天干地支上根本就找不到对应的点。

为了不让我负担,李先生安慰我可能是他的能力不够,他去找找他师兄,那是个卦师,在推算方面要比他强很多。

我没说什么,只是很失望,李先生也很识趣的没在提这件事。

“两位,事情已经到这一步了,是绝不能退缩的,我还希望两位不要气馁!”

李先生让刘澜这几天先不要出门了,就在家待着,他会在门窗等地方贴上符,以保证那鬼进不来。

而我这里要比刘澜麻烦的多,他得把注意力放在我这边儿了。

刘澜点了点头,李先生也不含糊掏出几张符便在屋子里贴了起来,等差不多之后,他又返了回来,拿起了一支笔记起了账。

“一共贴了二十三张符,镇鬼符十张,斩煞符四张,平安福,除邪符等加起来一共是一万两千三,那三百我就不要了,一共一万二,你看是现金还是刷卡?”

说话的同时他将自己记得递给了刘澜。

我看到刘澜在接的时候手都是抖的,且脸色更是难看的狠,嘴角一只在抽抽。

想想也能理解,他工资一个月才多少,这两天就花了两三万了,这又要一次拿出一万多,不差钱也有点肉疼了。

但钱和命之间选一个,他自然还是选择命的,忍忍还是掏给了李先生一万二。

李先生拿到钱很满意,麻利的把钱放进了口袋里,便对刘澜道:“切记我说的话不要出门,有人敲门也不要开,要是出现突发情况,记得给我打电话!”

在将刘澜这边儿交代好后,李先生便拉着我出去了,他打算带着我去他师兄那看看的。

他都计划好了,哪怕他师兄也算不出我的生辰八字,至少还能看面相,识手相得,总能看出来点问题。

在去的路上,我一直很不解,这李先生明明是我请来的,刘澜只是运气不好牵涉进来了,可李先生一直在围着他身边儿转,这两天明显把我给晾一边儿了?

也正因此,我才越来越危险。

该不会李先生不想管我这件事了吧,但碍于声誉又不能直接说明,就这么一直拖,等拖到我没命就结束了。

细思极恐,我心里没底,便尝试着跟李先生聊,同时套套他的话。

在我问及他干嘛一直在刘澜那时,李先生回答了我,理由也很简单,因为钱。

我是个穷光蛋,是没钱的,他要帮我,没有资金怎么能成,于是这个空缺只好从刘澜那边来补了。

在花钱的同时又让他不会有什么怨言,这也是需要时间的。

我恍然大悟:“你这几天在他身边儿转就是为了忽悠,让他花钱?”

李先生打了个响指,表示没错,还解释他这可不是忽悠,那些符也是需要钱的,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要不是他,刘澜早就死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