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百诡孽行

更新时间:2020-09-15 09:12:15

百诡孽行 已完结

百诡孽行

来源:落初 作者:小爱的尾巴 分类:灵异 主角:灵符白布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百诡孽行》是小爱的尾巴最新写的一本灵异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灵符白布,书中主要讲述了:百千万物的世界中,你能解释眼前的现象是真是假  诡异莫测的表象内,你能知道心中的猜忌是对是错。  孽债横生的事物下,你能看清现实的因果是缘是由。  行过魂散的轮回后,谁能明白一切的报应是得是过。  又到了夜深人静的时候,嘘,不要说话,百诡又开始了……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意识到站在自己前头的学姐可能并不是人的陵孟岚,僵着身子朝着学姐看过去。原些还好好的学姐,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变了。

算不得干净的衣服上不知沾了什么污垢,两手垂放在身子两侧,散披下的头发遮挡住面目。整个人的身子垂得直挺挺的。看上去并不像是站着,而是让什么东西给吊起似的。

学姐被什么东西给吊着,没错,跟前的这个学姐的确是让什么东西给吊起来。顺着身子往上看去,陵孟岚看到学姐的颈部处,缠着麻绳。

绳子绕过学姐的颈部最后一路延伸到顶上。

麻绳的末端瞧不见,不知道挂在了什么地方,不过这紧绷的麻绳却足够将学姐的身子悬吊起来。

空气中开始弥漫着一股酸腐的味道,恶心的叫人作呕。

因为这酸腐的气味叫陵孟岚泛起阵阵的恶心感,在恶心的同时也拉回了她的意识。

自己遇上麻烦事了,如果不赶紧离开的话。

自己。

自己一定会……

意识到这一点的陵孟岚,第一个念想就是逃。可奇怪的是自己的身体竟像不受控制似的。

她竟然动不了。

明明想要逃的,可是不行,身体像已经不是自己了。

她根本就动不了。

因为过于的惊恐,陵孟岚的身子动不得,不过学姐却不会因为她的惊恐而饶过她。悬吊于半空的学姐,只有足尖可以碰触到地面。便是倚靠那足尖的垫行,学姐一步步朝着陵孟岚走去。

眼看着学姐就要走到自己跟前,惊恐之下的陵孟岚直接吓得往后倒退了好几步。当发觉自己能动后,陵孟岚第一件事就是转身快逃。

转过身打算逃离这儿,可是好没跑上几步陵孟岚发觉自己的脚突然被什么东西拽住。因为这突然的向后拉力,急于逃离的陵孟岚被这拉力一绊,整个人摔在地上。

重重的摔在地上,胳膊火辣辣的疼着,可惜陵孟岚根本没心思去管那摔伤的胳膊。回过头朝着脚踝看去,陵孟岚看到自己的脚踝上,不是何时套上一圈麻绳。

麻绳打着死结,正套在自己的脚踝处,紧贴着肌肤的麻绳陵孟岚甚至能感觉到,麻绳上头还沾黏着的那些黏糊糊的东西。

套在脚踝上的麻绳从陵孟岚这个角度看过去,像极了套在颈部处用于上吊的绳索。

自己的脚踝,是那伸入绳圈里的颈部。而那麻绳,那麻绳……

意识到什么的陵孟岚已然受不了了,现在的她就想挣开绳子。只要逃离这儿,回到宿舍就没事了。

坐起身将脚收了回来,陵孟岚打算解开那个套死的死结。麻绳上黏糊带着油腻触感,叫她的胃部一阵的不舒服。不过她却没有时间去在意这一些,在学姐靠过来前,她一定要解开这个绳套,逃离这儿。

打了死结的绳套本来就不好解开,更何况这绳套上不知还沾了什么,那样的黏滑。对于陵孟岚来说,短时间的解开根本就不可能。

陵孟岚想要离开这儿,很明显。她的慌乱学姐都看在眼里,不过学姐却也不着急,而是一步一步垫着脚尖挪到了陵孟岚跟前。

披散下来的头发,根本看不到学姐的脸,再加之陵孟岚现在只顾着快些解开这绳套。忙着手中的事,直到有什么黏糊的液体从上头落在,滴在自己的面上,陵孟岚这才停下手中的动作。

因为她知道,已经来不及了。

学姐就在自己跟前。

因为恐惧,颤抖的手指更加派不上用场,陵孟岚气都不敢喘上一口,便只是颤抖着身子坐在那儿。

垫脚的前行,来到了陵孟岚跟前,扭动着头部,勒得都陷入皮肤里的麻绳因为这一动,陷得更深了,新撕开的口子,脓汁滴落,落在陵孟岚的头上以及身上。看着那奋力想要解开绳套好逃走的陵孟岚,学姐说道。

“陵学妹急什么?不是说要先陪我把事情办了吗?”

询问的话,更加陵孟岚感到惊恐。一个死了的人要自己陪着她先把事情给办了,一个吊死鬼能有什么事要办的。

心中已经升起不好的念头,陵孟岚颤着身子说道:“办?办什么事?”

连回答的声音都带着明显的颤抖,陵孟岚不知道学姐要自己做什么,但是却知道,如果自己惹怒了这个已经死了的人,后果更加不堪设想。

见到已死之人只是颤着身子,却还能镇定的询问,这样的人很是奇怪。不过对于已经死了的学姐,这处怪异的地方她根本就没有兴趣,更加不会留意到。听了陵孟岚的询问,学姐静默了半刻。

说道:“学妹你知道吗?一直这样吊着,好痛,真的好痛。”

那种一点一点窒息的感觉,那种麻绳勒紧了颈部陷进肉里的感觉。颈椎骨因为重力的缘故,勒得都快断了。

每一种感觉,都是那样得痛苦。学姐受不了这样得痛苦,所以她问了,她想询问旁人,知不知道自己所受的痛。

她要让人知道自己的痛。

上吊时那迎接死亡的痛苦,陵孟岚哪会知道。面对着学姐的询问,陵孟岚下意识的摇了摇头。

摇了头,便是不知的意思。而这没有死过的人又如何会知道死是个怎样的感觉,陵孟岚下意识的回答,学姐却笑了。抬起的头颅,披散的头发因为这抬起的动作向后散去,陵孟岚看到学姐那**的面容,以及咧开的笑。

咧开的笑透着说不出的诡异,学姐开口问道:“那陵学妹想不想试试,那被勒死的痛。”

这样的痛,当然没人愿意尝试,用力的摇着头,陵孟岚惊恐的拒绝着。可是一个人如何能拒绝一个鬼的提议,陵孟岚的拒绝对于已经死了的学姐来说根本无用。

只听到“啪”的一声,像是什么断裂一般,原本吊挂着只能用脚尖前行的学姐,突然整个人跌落在陵孟岚身上,像是叫人解救下来的尸体一般。

这突然的落下太过突然,陵孟岚根本没来得及反应,只觉得一股腐烂的气味直接冲入鼻腔。烂掉的气味叫人作呕,不过更叫人作呕的是趴在自己身上的这具尸体。

身体重重的砸落,陵孟岚跟只受了惊的蚂蚱一样想要将那跌落在自己身上的尸体推开。可是她的力道同学姐比起来,竟然毫无用处。

那落在身上的学姐像是黏在自己的身上似的,溢出身体的尸液叫她推不开身上这个人。不止如此,越是挣扎的推拒越是叫学姐黏得更加的紧,就在陵孟岚的神经快要崩断时,她突然感觉到。

自己的脖子上好像套上了什么。

粗粗的,磨到颈部还有些疼。

那是……

那是麻绳。

学姐的手上不知何时多出一条麻绳,麻绳的上头沾着许多粘稠的液体,不过她不在乎。因为这一条麻绳,现在已经在陵孟岚的脖子上绕过一圈。

两只手死死的抓住麻绳的两端,虽然整个人还贴挂在陵孟岚的身上,不过学姐的两只手,却用力向着两端拉去。

套在脖子上的麻绳很快便被勒紧,勒紧下的麻绳压迫着颈部,疼痛已经呼吸的困难,叫陵孟岚大脑的意识开始涣散。

手上越来越使不上劲,扯不开麻绳的陵孟岚只觉得眼前逐渐发蒙,身子开始发软,唯一还有感觉的便是肺部。

快要炸开的肺部。

以及脖子上越勒越紧的痛。

自己是不是,今天就要死在这儿了?心里头这样想的,陵孟岚反倒感觉不到自己脖子上的痛了。

意识开始涣散,就在陵孟岚觉得自己快要不行时,隐约中她好像听到了猫的叫声。

猫的叫声,在黑夜中拉得非常长,每一声都低低沉沉的,在夜色之中回荡着。

这猫叫的声音刚刚传入耳中,就在陵孟岚质疑这是不是自己生前的幻听,突然感觉到脖子上的勒感不见了。

颈部上失去那勒紧的力道,空气瞬间涌入肺中,当那空气涌入肺中后,陵孟岚贪婪的吸着。等到大脑的空白开始褪去,眼前的视线清明后,陵孟岚看到了一只猫。

不。

也不能算是一只猫。

因为那只猫,只有一半。

一半的身子,一半的眼,一半爪子。像是一只完整的猫,被人从中间切成一半。

另外的一半,不见了,而剩余的那一半,正迈着步伐朝着她们走来。

猫儿的叫声,便是这只猫发出来的。低低沉沉的,还有些压抑,像是在警告着什么。

刚才还用麻绳勒紧自己的学姐,像是受了那只猫的警告一般,此时已然离了自己的身,重新悬吊于半空中,警惕的怒视着那只缓慢靠近的猫。

疼痛以及窒息感消失,意识也逐渐回笼,陵孟岚的注意力都被那只猫给吸引过去。原以为那是一只叫人削去一半的猫,然而并不是。因为猫的靠近,陵孟岚看清了这半边猫的真实形态。

自己一开始看到的那一半,白净如雪,没有一丝的杂质,清透清明。而另一半,另一半赫然却是黑色的,从头到爪子乃至于尾巴,另一侧竟然是黑色的。

融于黑暗中的半侧,若不是走进根本瞧不见。所以刚才的陵孟岚就只看到一半的猫,缓慢的前行。

阴阳猫。

自己的跟前出现一只阴阳同体的猫。

这只黑白对半的猫,出现在这儿着实叫人觉得诡异。而更加让人觉得诡异的是,那已经化为厉鬼的学姐,好像非常惧怕这只猫。

悬吊在半空中,学姐尖利的嗓子喊道。

“滚开,快滚开。”

叫麻绳勒得死死得脖子,连那声音都变调了。学姐厌恶这只猫的靠近,猫的靠近让她感到惊恐,为了赶走这一只猫,学姐的音调都变了。

身体随着那变调的音量,开始骤变。本来只是瞧见几处腐烂的地方,可因为抗拒的猫的靠近,学姐身上的肌肤以肉眼看得见的速度快速溃烂。

滴溅下来的尸液使得空气中腐臭的味道更甚了,学姐恐吓着那只猫。

然而那只猫却全然不知恐惧为何物,继续前行着。当快要走到悬吊的尸体前,怪猫突然停了下来。弓着身子,警告似的又叫了一声。

学姐在害怕。

就算看不到那背对这自己的脸,不过陵孟岚能敏锐的感觉到,前头的这个厉鬼。

她的恐惧。

将陵孟岚诱骗来这儿,为的就是给自己找个替代的人。上吊寻死,那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可是谁生前都不会想到以为解脱的死。

竟然远比活着更加的痛苦。

每日每夜来自于颈部的勒痛感,一遍一遍的重复着,这样的痛楚谁也忍受不了。为了逃离这无休止的痛,她只能寻一个人过来,寻一个人来代替自己。

只要找到那替死的倒霉鬼,自己就可以轮回。

在教学楼找到陵孟岚,引诱她到了自己吊死的地方,这已经死了的学姐打的便是替死鬼的主意。厉鬼想要一个人死,是件容易的事。

本是必定成功的事情,谁知道半途中竟然会遇上这样的麻烦。

那阴阳猫在警告自己,警告自己不能对学妹下手。

可是难得寻到的这样好的机会,她怎么可能放弃。不理会这只猫的警告,学姐已然打定主意。

只要勒死陵孟岚,她就得以解脱。

阴阳猫的警告虽然让学姐忌惮,不过对于轮回的解脱,就算只拼,也得一试。在同那只猫的对峙之后发现无法将那只猫吓走,学姐的心思便移到身后陵孟岚身上,寻了个机会趁陵孟岚没防御,原些同猫对峙的学姐骤然转了身。

电光火石之间便已飘至陵孟岚跟前,在那凌乱飞散的头发中,麻绳像是有了生命一般甩着就要缠在陵孟岚的脖子。

甩动而来的麻绳速度极快,陵孟岚根本没有躲闪的机会便叫麻绳给缠上。对于自己这一条命学姐势在必得,麻绳刚刚缠上脖子瞬间就勒紧,力道大得陵孟岚甚至觉得自己的脖子就要叫这麻绳给勒断。

窒息感顷刻间袭来,就在快要踹不上气的时候,只听那猫撕裂的嗓子低吼着,随后跃身而上直接扒住学姐,一爪子下去,顿时叫学姐发出凄厉的惨叫。

阴阳猫攀附在学姐身上,尖利的爪子连环抓着学姐的脸。每一爪下去,陵孟岚觉得自己都能看到那飞溅起来的皮肉。因为受了猫的攻击,那缠绕在脖子上的麻绳松开了。就在麻绳回收准备将那扒在身上的阴阳猫甩开,陵孟岚察觉到有什么东西从自己的身边擦过。

那一跃而过的影子是几道黄色的灵符,灵符从身后飞射而出,随后定立在厉鬼四周,六张灵符依次分布于六个方位,上下左右前后交错形成一个无形的牢狱。

阴阳猫起的是威慑的作用,对于厉鬼并无实际的伤害,可是那灵符却不一样。灵符设下的结界一旦发动,厉鬼就像是困于牢狱之中。脖子上的麻绳疯狂的甩动像是想要挣脱束缚,奈何这灵符就像是无形的牢狱一般,不管从哪个方向试图逃离,最后都会叫灵符结起的结界给弹回去。

化为厉鬼的学姐仿佛成了那瓮中的鳖,被牢牢的困在里头。

“放我出去,快放我出去。”尖着嗓子,凄厉的喊着,可是无用,厉鬼的嘶吼根本不能叫人动容。

看着困于灵符结界之中的学姐,傻了眼的陵孟岚只能愣在那儿看着一切。

就在厉鬼困于灵符之中哀嚎的时,陵孟岚听到身后有人厉声喝道。

“破。”

便是这一声“破”后,之间灵符之间金光乍起,耳中传来厉鬼撕裂的惨叫声。那惨叫的声音几乎叫陵孟岚的耳膜都撕裂了,便是在这惨烈的叫声之下,受不了那金光以及耳膜刺痛的双重刺激。

陵孟岚眼前一黑,整个人晕厥过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