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抬头三尺

更新时间:2020-09-22 06:55:19

抬头三尺 连载中

抬头三尺

来源:掌中云 作者:八担金 分类:灵异 主角:李影伏生 人气:

经典小说《抬头三尺》由八担金所编写的灵异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李影伏生,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先天八字残缺,三十生死劫,穿梭于《山海经》异兽之间,掌控古神族血脉和时空穿梭之力。...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叫李影,今年28岁,出生于S省中部某个很普通的村子,自小八字残缺,左掌的生命线到了掌心便戛然而止,小时候生过一场重病,高烧七天,已过世的爷爷不知从何地给我求到一枚本命石,可保我平平安安活到三十周岁;据爷爷说,在我三十周岁那年将会经历生死劫,想要续命,难于上青天…… 现在大学我已毕业,留在了青云市这座美丽的海滨城市,也是挣着糊口的钱,平平淡淡,无欲无求。自小唯一的执念便是在三十周岁之前破解掉生死劫,我寻遍名山大川,求遍各路先生,也没有找到破解之法,只得日复一日的在公司干着浑浑噩噩的工作,以期将自己的恐惧埋没在忙碌的工作中。 我在的公司经营石油开采设备生意,作为小业务员,只能每天奔波忙碌,客户不是在茫茫草原就是在大漠戈壁……今天刚回到总部,被销售总监王克通知要去C省处理一档棘手的业务,我们公司的设备钻井的时候无故损坏,要去查找故障原因。 去C省的火车慢慢开动,一路看着沿途的风景,心里却隐隐有些不平静,因为,怀里的本命石自从我踏上这列火车起就开始隐隐闪着青光,自从小时候那次重病之后,它就再也没有过任何异动!我没来由的觉得,这趟旅程也许会解决那该死的生死劫!正值大好年华,我实在不敢想象两年后就消逝在这个花花世界…… 我早就已经习惯在火车上的日子,一年大概也得有五分之一的时间是在各种颜色的火车上度过吧,悄悄摸了下怀里的石头,我开始望着窗外神游太虚……火车进入C省境内,两边已经能看见远处的崇山峻岭,绿色的植被郁郁葱葱,这在干旱的北方是永远见不到的美景。 “换完新钻头我们就走,到了C省我先带你去见个朋友!”王克说完就躺到铺位上眯起来,一路无话 …… “李影,这是张毅,C省地质研究所研究员;张毅,这是李影,我的业务经理!”王克指着面前又黑又瘦跟湘妃竹似的一人说道。 “胖……胖蛋!”我看着眼前的人瞪着眼睛惊道。 王克一脸古怪的神情看着我,这张毅怎么说也和胖不沾边,五官棱角分明,顶着一头短短的毛寸,虽不算高,却瘦的貌似只剩下骨架,脸膛黝黑,一看就是常年从事地质工作。 “是我,认不出来了吧?哈哈!真是躲都躲不开,哪里都有你啊!”张毅笑嘻嘻的说道。 “你们俩认识?”王克也看出不对劲。 “岂止是认识啊!王哥,这家伙是我发小,你是不知道啊,他小时候就喜欢围着树摸知了猴,现在果然还是干刨土的活!哈哈!”我笑着说。 “原来是这样,你们俩认识正好,我也省事了,哈哈!”王克说话也随意起来。 “走,上车,我替你们接风!带你们尝尝C省的麻辣小龙虾!”张毅拎着包满面红光。 我心里也很兴奋,说起来,从上大学后我们就没见过面了,至今还记得小时候我们俩在村里摸鸟蛋,下河,捉知了猴。但自从八岁那年在小破庙发生的事后,张毅就和我疏远了不少,现在想来,造化弄人…… C省的夜晚和青云市还是有些不一样,七月中旬的空气弥漫着潮湿腻歪的味道,路边大排档吆五喝六的气氛给人一种特别亲切的感觉。 “这次你们来C省干啥?”张毅边吃边说道。 “主要还是为了工程现场那件事,正好你也在,随我们去一趟吧!有些地质方面的事我们也不太懂。”王克说道。 “行啊!交给蛋爷我了!这几天正好也没什么事情,C省这边都有高温假,我就随你们去山里呆几天。你们去的那个地方我听过,属于大巴山系,以前我外出勘探的时候去过那附近,也省得找向导了!” “还用找向导?”我奇怪的说道。 “嗯!你没去过C省的山林不知道,大巴山区那边到乡镇还好说,要是再往深处走就没有公路了,车只能放在镇上。有些地方连村庄都隔得很远,比如你们这次去的地方,是十八里坡镇的一片原始丛林,那个地方叫乌鸦沟,周围最近的村庄也有七十多公里远;附近村民平时也没有去过乌鸦沟里面的,据他们说平时村民也极少有去那里面的,人迹罕至。上次我只是在乌鸦沟边缘采集了一些岩石样本,也没有进去过,毕竟他们当地有些地方挺邪乎的,没必要去冒那个险。”张毅放下手中的龙虾头,认真的说道。 “你这胆子小的毛病什么时候能改了?还邪乎……”我鄙夷的看着他。 “你还别不信!你听过前段时间网上盛传的大巴车事件没?就是一辆经过山区的长途大巴车,司机晚上开车太疲劳了,在山路上走了一会儿就迷迷瞪瞪的,车上的乘客也都睡着了,因为知道长途客车都有备用司机,他们倒也睡的安稳。谁知道副驾司机看着山路挺宽,觉得没事,一放松也迷瞪过去了,等他睁眼一看,车已经开下了山路,快到县城了!而司机竟然在打呼噜!要知道,那段山路没有九十个弯也有七十个! 大巴车一路就在无人驾驶的状态下开出了蜿蜒的山路,你怎么解释?记住了啊!上次去采集标本,我指南针都失灵了,那边磁场有点不正常,而且参天的大树密密麻麻,灌木丛到处都是,真要迷路麻烦的很,这可不是在平原地带!”张毅眨巴着眼,越说越严肃。 “好吧!好吧!作业队反正在外面,干完活咱们就回来了,放心吧!喝酒!”我端起酒杯笑道,心里却暗暗思索着张毅的话。 …… “王哥,你是不是早就对那鸟不拉屎的鬼地方有所了解?”我冲完凉躺在床上看着王克,摩挲着下巴说。他点着一棵烟,眼睛看着窗外,烟雾缭绕,半天也没放进嘴里。 “算是吧……!这次也许不该带你出来……”他习惯性的皱着眉头,顺手把一口也没抽的烟摁灭在烟灰缸里…… 第二天一早我们便奔赴十八里坡镇,由于目的地山路崎岖,王克便从市区租了一辆越野车,车开了大概四个小时就已经奔跑在崇山峻岭间。 十八里坡是个小镇,由于地处偏僻,山地多耕地少,经济欠发达,不过据说水电交通倒还是比较方便的,五个小时后车终于缓缓驶进十八里坡。 车驶到小镇唯一的大路尽头,发现一溜的小竹楼,全是农家乐。我抬头看着比较大的一家,黑色的牌匾悬挂在竹门水檐下,烫着鎏金大字:竹园酒家 “进去看看!”王克带头迈进去。 “老板快进!吃饭还是住宿?”里面跑出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 “住一晚上,准备两个房间,再炒几个菜送房间来!”王克对小伙子说道。 “好咧!请进,从前台拿钥匙,饭菜一会儿我送您房间去!”小伙子麻溜的跑进大堂。 我们三个正在讨论进山路线的时候,酒家小伙计就把饭菜做好送过来了:“饭菜四十元,我挂您房间帐上了!您慢吃!”小伙计放下饭菜转身要走。 “哎!等下!小伙子问你点事情!”我叫住他。 “您说!” “听你口音不是本地人吧?对这附近熟悉不熟悉?”我问道。 “老板您耳朵真好使,我是江西人,这小饭店是和我家老爷子开的,过来有四五年了!说熟吧倒也还可以,您想问什么?”小伙子看起来蛮机灵。 “我想问下你知道这附近有个地方叫乌鸦沟吗?应该有一帮油田的人在那附近干活!” “乌鸦沟啊?那可不是好玩的地方,要是玩还是去仙女山!”小伙子意犹未尽的说着。 “你打住!我不去仙女山,就想问你乌鸦沟怎么走!”我看他还想说下去,赶紧给拦住。 “不去仙女山啊?”小伙子一脸遗憾的看着我,继续说道: “想去乌鸦沟就必须经过仙女山,只有这一条路,过了仙女山沿河走大约十几公里就能看见乌鸦沟了,那里面没什么好玩的,进去还容易迷路,我劝你们别去了!” 我看了下张毅,他马上会意,对我说道:“上次我们从这个镇进去,只标记了周边的典型地理标记,比如山和小河,途中是有一座海拔一千米左右的山头的,应该就是他说的仙女山了吧!但上次我们从迷路到被采药人带出来,中间一直没有标记位置,因为发现根据我们手中的地图,怎么标记都是错的!所以,过了仙女山我也不知道怎么走……” “这样吧!我们按照原定计划走,没用的东西暂时先放在这个小酒店,只带好必要的户外用品,沿仙女山这条路线过去,按照西南局孙书记的描述,过了仙女山应该就能看见作业队了。” 王克想了下,然后说道: “明天一早出发!明天晚上是农历七月十五,农历鬼节,这边可能会有祭祀活动,我们必须晚上八点前回来!” “其实,我担心的是这片山区正是张毅说的那个大巴车事件的区域,那件事可是真的发生过啊……我同学当时就在那趟班车上……”王克喃喃说道。 …… 清晨的阳光穿透过树叶的缝隙,洋洋洒洒的铺在地面的枯叶上,为了赶时间,我们清晨五点就已经出发,现在走在山林间的羊肠小路上,倒也别有一番滋味。这段路正是通往仙女山的,由于平时也时有行人来往,小路倒也平整,穿插在树丛山林间,远远望去,蜿蜒曲折,直入远处的一座孤峰:仙女山。 “最高的那座就是仙女山了,其实也就一千来米,周围矮山一衬托,显得仙女山就亭亭玉立了,除了上面林木品种多一些,水系多点外也没什么特殊的!哦!对了!这仙女山的岩石也有些特别,某些岩层中存在古生物化石,和周围的矮山相比,它的岩层要古老得多,应该不是同一时期形成。”张毅喝了口水,大咧咧的指着前面的山说道。 “嗯,快点走吧!山里的作业队联系不上,我们抓紧时间接上头办事情!”王克皱着眉头催促着。 终于知道了什么叫望山跑死马,明明看着近在咫尺的山峰,走一个小时没什么变化,两个小时也没什么变化,三个小时过去,还是没什么变化!没想到看着也就十几公里的仙女山,竟足足走了五个小时!临近下午五点才走到仙女山脚下。 “不好!没想到这段路走了这么长时间,我们不要停了,边走边吃吧!”王克的眉头越皱越紧。 看着他紧绷的脸,我心里开始浮起一股不好的预感,按原先的计划,时间和装备都充足,为何王克给我一种赶时间的感觉!他在害怕……他在害怕什么? “王哥,我有个不好的习惯,每次出差住宾馆的时候进房间第一件事总是把房间翻找一遍,总是发现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比如空烟盒啦、女性内衣啦、避孕套啦还有一些写着各种奇怪字语的便签纸什么的。昨天我就发现了个不得了的东西:针孔摄像头!”我换了个话题,想缓解一下沉闷的气氛。 “真的?看来那父子俩也不是简单人……”王克沉吟了一下,反而眉头皱的更紧。 “快走吧!看这太阳的话,晚上八点前我们肯定回不去了,准备在野外宿营吧!争取赶到油田作业队,他们那里有野外作业房,安全一些!”他抬头看着斜挂在树梢的夕阳。 众人继续朝前赶路,山林越走越密,过了仙女山已经连羊肠小道都没有了,这一片人迹罕至,我们没找到作业队运送设备的路,只能看着地图在山林里边走边开路。看地图标记,应该还有六七公里便接近作业队了,但由于山林茂密,视线受阻,超出五十米便看不清了。而更糟糕的是,天色开始慢慢黑了下来…… “我打头开路,李影在中间时刻注意看着地图,张毅在后面看好地形,天一黑下来,连二十米都看不见了,我总觉得咱们偏离了路线!”王克打着手电筒走在前面,边走边用烦躁地砍刀砍着灌木丛,这一点也不像他沉着冷静的风格。 “嘘!别出声!前面有声音……”我刚想开口,王克回头捂住我的嘴。 侧耳一听,前面三十米的地方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正好在电筒的光照之外,看不清是什么东西。这时,王克悄悄的从绑腿上抽出匕首,身体猛然向侧前方一窜,出现在头灯下的竟然是一姑娘!王克的头灯正照着姑娘白花花的大腿! 女孩瞪大了眼睛看着王克,一副惊恐的表情。 “我说美女,大晚上的您一个人在这荒郊野外干嘛呢?吓唬人啊!”我走上前去,保持警觉的说道。 王克尴尬的把头灯移开,走到一边啃干粮。 “对不起!是我的原因吓到您,希望您不要怪罪!刚才我正在方便……”女孩操着别扭的普通话,害羞的说道。 “你不是中国人!”听着她别扭的口音,我笃定的说。等她站起来才看清楚,她也穿着一身户外运动衣服,但比较贴身,凸显出凹凸有致的身材,头上梳着简练的小马尾,清秀的脸蛋面色红润,显然是刚才撞见她正在小解的缘故。她身材高挑,瘦弱的身躯却背着一个鼓鼓囊囊的旅行包,看样子是个驴友,一副彬彬有礼的模样。 “你好!我叫五鬼助尤美,是日本人!这次我们五个驴友来这里探险,由于迷路,我们走散了!不知道能不能请您带我一起出去?”女孩客气的说道。 “可以,不过我们要先去一个施工队作业区,办完事情明天才能回去!我叫李影,很高兴认识你!”我伸出手来,却丝毫没有放松警惕。 女孩伸出手微微握了一下,手心微凉,轻轻的说道:“谢谢!您可以叫我尤美,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尽管吩咐!” “好啦!走吧!”王克喝了口水说。 我们走到一片山坡地,隐约能听到有水流的声音,王克拿过地图对张毅说:“张毅,你对下方位,我们现在到了哪个位置?地图上有个标志是在山坡和小溪的地方。” “王……王哥!不好了!指南针他娘的好像失灵了!”张毅气急败坏的说道。 “你拿过来我看看!”张毅把指南针递给王克,他按照指南针指示的方向对准地图的参考线,暮然发现,地图偏移了25°,指南针指示的方向是错误的! “你看,按照周围参考物和地图对比,我们应该是在这个位置!但这个位置和指南针对比一下却显示我们已经在乌鸦沟的里面!这不符合逻辑……!”张毅指着地图说,手指抖个不停。 “你手抖什么?都不如个娘们……”我意有所指的说。 五鬼助尤美面色平静,没有理会我的调侃,倒是张毅愤愤不平的唠叨个没完。 “行了……这样吧!这里应该也已经接近作业区,我们还是按照地图参照物走,不要理会指南针了!就这样!”王克起身走在前面。 就在这时,山坡下面溪流的位置突然传来“呜呜”的声响,同时顷刻间周围万籁俱寂,虫叫声风声瞬间消失,耳朵里只轰鸣着山坡下的“呜呜”声,既类似于号角,又类似于动物嘶吼的声音!“呜呜”的声音好似直接响彻在脑海里,脑海中充斥着一种悲凉的味道,雾气悄无声息的弥漫起来,抬眼看向山坡下面,整个山谷里迷雾腾腾,竟然没有一丝风吹过…… “呜呜”的声音终于停下,转而传来金铁交加的声音和马匹的嘶鸣声,我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雾气弥漫的山谷,脊背发凉:溪流上面的雾气中,整整齐齐的走来一群身披黑甲的士兵,每只方队都有一名统领骑着战马跟在后面,后方旌旗摇曳……月亮开始慢慢升上来,月光洒进山谷里,瞬间一片光亮,我看的更为清晰!黑色的战甲看样子是兽皮编成,手中的兵器也是骨质,只有统领的佩剑散发着金属的光泽,而战甲里面,赫然是一具具骷髅在支撑着! “我……我们,我们是撞邪了吗?”我无法再保持镇定,艰难的转过头看着王克。 眼角的余光发现五鬼助尤美竟然双眼发光的盯着山谷中,一眨不眨。见我奇怪的看着她,她凑在我耳边小声说:“你看后面……” 我转过身去极力向远处看去,在大批骷髅士兵的后面隐隐约约站着几个人,好像是作业队的人,橙红色的工作服在月光下很显眼! “王哥,你看见了吗?那边是不是油田的工人?怎么会跟在这些鬼士兵后面?”我小声的说。 “应该是,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应该是‘过阴兵’,这里的山区时有发生,倒也不算是多稀奇……但这些工人怎么回事……?” “那我们怎么办……要不要过去?” “看看再说!今天这日子特殊,邪乎!山区有些事不能以常理度之。”王克皱着眉头示意我们蹲下,透过树丛的缝隙远远盯着下面。 “咚……咚……咚咚!”突然,下面传来有节奏的战鼓声,众阴兵像得到信号一样开始移动,周围极度安静,连落叶的声音都不可闻,只听见有节奏的战鼓声一阵阵敲打在我们的心上。 阴兵渐渐远去,那几个石油工人在队伍后面步伐僵硬的跟着,我定了定神对王克说: “王哥!我们下去吧!那几个可是大活人,就这么在我们眼皮子底下跟着这群鬼玩意,万一出事了咋办?” “好!轻点……”王克长叹一口气。 我们沿着山坡慢慢爬到山谷里,发现山谷里的雾气已经散了,一条小溪静静的流淌在山谷的一边,上游是阴兵走去的方向。看着黑黢黢的溪水,王克吐了一口气,沉声说道: “跟上!注意脚底下!” …… 我们四个远远吊在阴兵队伍的末尾,离那几个石油工人有百十米远,他们还在步履缓慢的向前走去,远远看见有个黑黝黝的洞口,阴兵队伍大半已经进去了。石油工人越来越接近于洞口,这时我只能听见“咚!咚!”的声音,不知是山谷的回响还是心脏的跳动声…… 这时,走在最后的一名石油工人突然回头,我心脏骤然一顿!这时我们四人走在河谷边的河滩上,在月光下避无可避!我就这么直愣愣的看着石油工人的脸,仔细一看,差点魂飞魄散!这他妈哪是活人?!白凄凄的一张脸上什么都没有!就像一张白纸,没有五官! “怎么了?”王克离我最近,扶了我一下说道。 “没事!可能饿的有点眼花了……”我定了定神说道,再看过去,发现那张脸很正常,一张五官棱角分明的脸戴着安全帽,朝这边看着,缓缓的把头转了过去,继续走在阴兵的后面。 “咱们稍快点,他们快进去了!也不知道山洞里有什么,万一有危险……”王克加快脚步,有些急促的说。 我回头看了下张毅,发现他脸色煞白:“你也看见了对不对?” “看见什么?没……没看见……”他嗫喏的说道,躲闪的神情却出卖了他。 “算了!走吧,你和尤美跟紧我!”看着远去的阴兵队伍,我目光坚毅的对着他们两个人说。 不大一会儿,我们站在山洞的洞口,四人面面相觑。 “他们就这么进去了?”张毅轻声说。 “我们得把他们救出来,这几个人肯定是作业队的工人,可能是中邪了,这种荒郊野外的山洞太不安全!”王克捏了捏紧皱的眉头,一脸的担心。 “我……我和尤美在外面等着吧!也好有个照应……”张毅天生胆小,不知怎么混上地质研究员的。 “好吧!你们注意安全,也不知道这片林子有没有野兽……” “没事的,有危险我会吹响这个哨子……”尤美面色温润,从包里拿出个野营哨柔声说道。 “好!我们走!”我们两个打开头灯,慢慢走进山洞,已经看不见阴兵和石油工人的影子。 头灯照的山洞里面一片惨白,这是一个溪水冲刷出来的山洞,远远看见溪水从深处流淌出来,两边只有窄窄的乱石滩蜿蜒向里面。我一低头,看见脖子里的吊坠隐隐发着红光,这块不知道什么材质的石头从七岁就挂在我的脖子上,一直没有摘下来过,爷爷说能辟邪!我拽出来拿在手心里看着,类似鲶鱼造型的石头慢慢浮现出来一些细微的花纹,像是鱼鳞,又像是毛细血管。 “怎么了?你手里是什么东西?”王克探头问道。 “这是爷爷给我的一块附身符……保佑我万邪不侵……嘿嘿!”我故作轻松的说。 “挺奇特的啊!夜里还能发红光……” “嗯,可能是块荧光石,走吧!” 我们沿着乱石滩向深处走去,虽然尽量维持着镇定的步伐,但我的心里却早已掀起了惊涛骇浪,这块石头每次发光总有不详的事情发生,但愿这次不会……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