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阴阳速递

更新时间:2020-10-21 07:24:17

阴阳速递 已完结

阴阳速递

来源:落初 作者:叶小浮 分类:灵异 主角:杜二老爹 人气:

叶小浮新书《阴阳速递》由叶小浮所编写的灵异风格的小说,主角杜二老爹,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初遇,她的金丝换了他的银线。  再遇,他死皮赖脸要和她住在一起。  分离,她穿越六道轮回追到另一个世界。  重逢,他拿了她的救命药,她只能等着毒发慢慢死去。  本以为天下这么小,两个世界的人都能碰在一起,又怎知天下这么大,找到你并不容易。  忘川河、奈何桥,有你相伴游尽阴阳路,彼岸花、断肠草,恩恩怨怨情难了。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吃饱了饭,马繁多又伸了个懒腰,还是有些困倦,比在学校Cao场上踢一整天的足球还累。

“多多,你去十里外的李家村给村长送桶酒去,他都打了好几次电话要酒了,我这一天忙得没时间。”

“好!”马繁多答应了一声,立刻打了桶酒,回身跟杜二招呼一声,就奔十里外的李家村去了。

去李家村村长家必须路过村口的一间红盖大瓦房,这正是马繁多的同学李大龙家,马繁多是最怕见这李大龙的,这小子不知道是不是马繁多前世的克星,见着他准没好事。刚进李家村,马繁多就狠打了一个喷嚏,她四下里望了望,不由自主地说道:“谁在骂我?”

按照马繁多的想法,他是打算偷偷溜过李大龙家门口的,只是经过他家院子的时候,突然听得一个粗声粗气的声音正在那里数落:“马繁多你个王八蛋,见着你准把你卸成十八块。”听上去正是李大龙的声音。

“人家多多一个小姑娘,又怎么你了,你至于嘴这么狠嘛。”是李大龙妈***声音。

“妈,你不用替她说话,你知道她成天都干了什么坏事?”

“一个半女孩子家,就是再顽皮能干什么出格的事。”李大龙的妈妈声音特别好听,柔柔软软的,很象马繁多想象中的亲妈。

“你就替她说话,她上课不好好听讲,偷着把我和同桌的鞋带绑一起了,我着急上厕所,下课铃一响就往外跑,结果绊了个大马趴,全班同学都在笑我,快气死我了。”李大龙是咬着后槽牙说的这话,马繁多头皮一紧,猫腰赶紧溜。

“多多啊,来送酒吗?酒都断了三天了,快帮我送家去。”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还没来得及跑远,被迎面走来的村长一下子给暴露了目标。

“马繁多……送上门来了,昨天你跑得快,看现在还跑得了!”李大龙嗷嗷嚎叫着,已经从院子里冲出来了,手里还提着半截棍子,马繁多把酒往村长脚边一放,嘴里忙着道:“李叔,你自己拿回去吧,我得快跑了,不然肯定被打成重伤,还得麻烦您送我去医院。”说完已经一溜烟往回跑了。

“大龙你给我站住,多多是女孩子,你拿着棍子还要打她不成。”李大龙的娘连忙跟着追出来,可她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腿脚自然赶不上正青Chun年少的半大孩子,很快两道身影就跑得没了影。

马繁多知道李大龙能跑,是校长跑队的,跟他拼速度肯定不行,还是得玩智力,于是她跑出一条马路,在拐弯后立刻藏到了一家屋后,等李大龙追过去,他转身又跑回了李大龙家门口,从村子另一头儿出了村,回家的路本来就有两条,只是这边的路要翻过一座小黑山,这山虽不大,林子却密得很,而且树木都是几百年的参天古树,树林里阴风阵阵的,一般人都不喜欢从那里走。

马繁多躲过了李大龙的追击,整个人悠闲地走在林间小路上,顺手扯了片树叶放在嘴里,吹着小调晃悠着。

天空突然暗了下来,马繁多心里一顿,出来的时候阳光灿烂,根本没带伞,这山里没躲没藏的,下起雨来还真是麻烦,于是她加快了脚步,三步并两步向前赶去。

乌云压在山头上,黑乎乎的一片,只是咔喳喳地打着雷,也不见下雨,这么诡异的景象,让马繁多心里有些不安,急急忙忙出了小黑山,想快步跑回家去。

“姑娘!”身后传来一声呼唤,是个女人的声音。马繁多回头看了一眼,身后一女一男,穿着都挺奇怪的,男人象是有病或是带着伤,脸色苍白神情痛苦。

“阿姨,您有什么事吗?”马繁多马上站住了。

“姑娘,我们俩遇上了点麻烦,我丈夫又受了很重的伤,需要找个地方休养,儿子不知道我们的下落一定会着急的,我就想给儿子捎个信儿,您要是方便的话,是不是可以帮忙跑一趟,当然,我们不会让您白跑的,这点儿小礼物全当是送您的路费。”说完,女人从身上掏出一个寸把长的小布袋,从里面倒出一颗珠子来,白白亮亮的,看上去有点象传说中的珍珠,个头足有母指大小,要真的是珍珠,那肯定是价值连城了。

马繁多心说就算是骗我,您也骗得真实一点儿,要是弄个黄豆粒大小的,我要是笨一点儿还会信。不过看着夫妻两倒是一脸和善,也不象是啥坏人,可能真是没了办法,就是不冲这珍珠,帮人一忙也是可以的。

马繁多推了推女人送珠子的手:“不就是捎个口信吗?看你们两口子也不象农村人,怕是城里的吧,路费就不用了,周一我就回学校上学了,你就告诉我你儿子叫什么名字住哪里,我把信捎到就行。”

女人一脸感激:“姑娘,这珠子您拿着,见了我儿子也好作个信物,他的名字叫龙霄飞,整日里到处乱跑,也找不着个影子,有缘您自会见着,见着了就告诉他,我和他爹躲在这小黑山里养伤,让他不要惦记就好。”

马繁多点点头,原来就是个口信,难道这家的儿子连个手机都没有,打个电话分分钟的事,心里胡思乱想,手上却也没再怠慢,接过珠子放进衣袋,再抬头看那对夫妇时,两个人已经不见了。

“看着伤得挺重,走的倒是挺快。”马繁多嘴里念叨了几句。

天上的黑云突然散了,还是一片阳光灿烂,马繁多继续哼着小曲出了小黑山回家去了。

马繁多一路快跑回了家,可是还没走到家门口,就愣在了那里,应该是酒馆的地方已经变成了一片废墟,两台消防车静静地停在那里,几根烧成了碳的木料横七竖八地倒着,上面不断地滴着水。消防员从灰烬里拖出一具尸体,那微微驼起的后背不用说,正是驼背杜二。

马繁多虽然平日里他总是没大没小地直呼杜二的名字,可事实上那份感情也比得过亲生父女了,杜二一死,马繁多哭声恸天,别人怎么劝也不行,马繁多心说养父走得如此匆忙,连个话也没留下,也不知道是死于意外还是遇到了歹人。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