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鬼事

更新时间:2020-10-22 08:04:10

鬼事 已完结

鬼事

来源:落初 作者:西帮世子 分类:灵异 主角:汪小飞陈晓东 人气:

《鬼事》由网络作家西帮世子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汪小飞陈晓东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鬼者,念也!惧鬼者,实则心中有鬼也!千年阴煞封印在体,旱魃化形百般勾引,心魔难解祸事不断,红颜泛滥一生纠缠。且让我,带你体验一部不一样的鬼故事!「新书《茅山神打》已发布,欢迎新老书友前来捧场!」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师傅上司机把我们送到离宾馆不算远的小卖部外,小卖部的老板自然是认识王大富的车的,车停下后那老板赶紧把门关上了。

大胡子下去要强行拉门,师傅上去将他制止了,让他自己先回去。

等汽车开远后,小卖部的老板这才将门拉开了一道缝。

我能从小卖部老板的眼中读出他对王大富,极其身边的人的眼中仇视,这种仇视并不是那种仇富心理的间接表现,而是王大富一定在某些地方得罪了他们。

而且,旁边的几户人家在看到王大富的车以后露出了同样的表情,小卖部老板看着我两,用隐隐含着怒气的语气道:“那个王八蛋又要干什么?”我想也许是把我们当成了投奔王大富的穷亲戚,挥手要把我们驱赶走。

我替师傅回到:“我们和他没关系,只是他请我们来……”师傅打断我的话,将我拉到一边。

小卖部老板道:“你们是请来帮他夫人看病的?”虽然他的情绪还是有点波动,但很明显的看出他说起王夫人的时候,语气已经发生了极大的转变。

师傅点了点头,小卖部老板打开了门让我们进去,里面有个应该是老板娘的女人想是听到了我们的对话,抹了下眼睛道:“那个可怜的女人,为什么会让她遭这样的罪呢?”

我听出她话里有话,师傅吩咐我去拿些香烛糯米,我虽然极大的不情愿,但还是乖乖的照做了,拿香烛的时候我听到老板娘和师傅的对话声。

“这么说,这个女人为人很好?”

老板娘叹口气道:“是啊,王大富虽然为富不仁,但王夫人这些年一直在做着善事,想要替王大富弥补他的罪过。这些罪本来应该是那个挨千刀的去受,王夫人只是为他顶罪而已。”

“为什么这么说?”

“还不是前年……”我看到老板娘欲言又止,但小卖部的老板把她拉住了,夫妻两背过身去交流了一阵,老板娘抱歉道:“这些事情在我们市里已经传开了,你可以去跟别人打听一下。”

我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闭口不言,师傅似乎也没有追问的打算,只是在付了钱后问了一句:“这儿哪里有养鸡场?”

……

市里并没有养鸡场,最近的养鸡场也在距离这里半个小时车程的郊区,一来一去又是一个多小时过去了。

当我们提着一只活着的大公鸡走进宾馆的时候,前台接待员看我们的眼神怪怪的。

师傅将还在活蹦乱跳的大公鸡交给我,跟前台拿了房间钥匙,我们回到了宾馆的房间。

我把五花大绑的公鸡放在地板上,整理着我们买来的东西,一对大蜡烛,半斤糯米,未开封的檀香,还有一只正在打鸣的大公鸡。

我问师傅:“我们买这些东西要做什么?”

师傅取出剩余不多的朱砂道:“做道场。我问你,你在王大富妻子的房门前有没有感觉到什么?”

我回忆了一下道:“那个女人的声音很奇怪,听着不像是中年女人,倒像一个七八十岁的呼吸困难的糟老头子。”

“除此之外呢?”

“嗯……有点不舒服,像是被人从四面八方盯着看。会不会和他房间周围萦绕的黑雾有关系?”

师傅捋一把胡须道:“萦绕在房间周围的是另一种东西,这个女人应该是触怒了神灵,但结合我们从小卖部里听到的,这女人不像是这种对神灵不敬的人。”师傅这话像是自言自语,所以我没敢插嘴。

中午的时候,王大富亲自来到我们的房间,讲了他夫人被头疾病发前发生的一件事情。

我已经猜到王大富并不是什么好人,但没想到他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坏上几分。

事情要追溯到两年前。

两年前,王大富的生意已经是如日中天,虽然早些年他做了不少见不得人的事,但那个时候王大富已经彻底漂白,并且很高调的做了一些慈善事业。

在王大富被评选为本市十大杰出人物的同时,他在郊外的别墅也开始动工了。

俗话说咬人的狗儿不露齿,大家虽然都心知肚明王大富做了些很见不得光的事情,但他表面上似乎永远都是一副很和善的样子。也许是沾了他胖的人蓄无害的脸的光,所以很多不明真相的人都会在第一眼将他当做是个老好人。

当然,这些话王大富是不会自己说的。

王大富的别墅很大,因为沾了政策的光,如果要建成最少都需要半年,本来在开工前双方协商好,别墅在竣工前王大富会支付清工人们的工资。并且每隔两个月要支付一部分工资。

毕竟要六个月的修建,六个月这些外地来的工人们要吃喝住,人生地不熟的他乡,没有钱是寸步难行的。

然而一直到别墅围墙建成,即将盖房顶的时候,王大富都闭口不谈工资的事情。为此包工头多次和王大富去理论,但每次王大富都已资金周转困难为由将工头打发。

因为这事,双方一直闹得很不愉快,王大富的人甚至和工人们起了肢体上的冲突,工头受了点轻伤,住了一个礼拜的院。

只是在出院后,工头像是换了一个人,忽然间对王大富变得恭敬起来,王大富心想,也许是这人打听到自己在市里的威名,怕对他不利,所以变得识相了。

此时距离竣工还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工人们的积极Xing也随着工头态度的转变变得高昂起来。

但谁都知道,这事是不会就这么愉快的完结的。

工头也能想到,王大富一定不会如约支付清工钱,而且也知道这事即使上诉对他怕是没有好处的。

别墅竣工后,工头带着他的人离开了,并且在离开前给了王大富一根像是枯草枝一类的东西,王大富也没细想,随手将枯草枝扔在火里烧了。

事情过去了两个月,别墅装潢完成后,王大富带着一家人快快乐乐的搬了进来。只是从入住后第四个月开始,王夫人便一直嚷嚷着头痛,别看王大富平日里作威作福,但对于自家的女人,他却是打心眼里的爱着。

主要还是早年创业的时候,王大富的妻子一直跟着他吃苦,即使后来王大富有了钱,她也一直过着清茶淡水的日子。并且,王大富的妻子在他渐渐站稳脚跟后便信了教,每日吃斋念佛,说是想让王大富百年后能少受点苦。

王大富的妻子自然也是知道王大富是怎样的人,在王大富的宾馆建起前,曾经因为占地的问题王大富没有少惹人,那个小卖部的老板就是其中之一,宾馆周围的人几乎都被王大富得罪过。

王大富做了这些招人仇恨的事情后自然是不会去在意的,王大富的妻子却在这些年一直对他们做出补偿,只要是她力所能及的事情,她都会为那些王大富得罪的人去做。

王夫人的口碑大家是有目共睹的,所以关于她生病的事情很多人都是抱着同情的态度,一面大骂王大富,一面替王夫人惋惜。

……

为了治好妻子的病,王大富带着她走访过许多地方的名医,甚至带着她去了一趟国外,但大夫们都看不出个所以然,都是开一些治疗头痛的药,中药西药吃了个遍,王夫人的病情丝毫不见好转,反倒有隐隐加重的迹象。

王大富的母亲,像她们那个时代的人,大都是很信神灵鬼怪这一套的,所以她给王大富出了注意,让他试试去找得道大师。

王母和王大富一样,很疼爱这个特别懂事的儿媳妇,看到她每日被病痛折磨,恨不得以身相替。王大富在走访名医的时候,她也帮着联络了不少据说道行挺高的道士和尚。

前文也说了,王大富请了好几个大师,可是每个大师在看过之后都说并没有什么,有的兴许也会做做道场诵诵经,有的则直接转身走人。

在我师父来之前的那个风水师算是真有点本事的人,他给王大富开了点偏方,又在王夫人房门**了面师父所谓的镇妖符,再后来,就是我们昨天所说的那些事儿了。

师父听完陷入了沉思,我的道行肯定不行,自然无法想通其中关键,所以只能坐在一旁对着他们干瞪眼。

师父思索了一阵,看着王大富道:“除了给了你一根树枝外,他还有没有说过什么奇怪的话?”

王大富挠着胖脑袋道:“好像没有,不对,有过,他说你这人心肠很黑,但你的妻子是个好人,这个东西你留着,以后能用得着。但我想着他也许是想开玩笑,所以就没太在意。要不,我现在托人把他找来?”

师傅哼了一声道:“茫茫人海,你去哪里找?这人心肠总算没有太坏,做事还是留了一线余地的。只可惜你做事太绝,结果把自己的后路给断了。”

王大富黑着脸道:“仙人,我现在已经成了热锅上的蚂蚁了,你就不要损我了。”

师傅挥手让他走,并说明天他会去看看,王大富对此也无可奈何,只得灰溜溜的先行离开了。

师傅看着拖着下巴爬在床上听故事的我道:“听说过柳枝打鬼吗?”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