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鬼吹灵

更新时间:2021-07-16 02:18:57

鬼吹灵 连载中

鬼吹灵

来源:落初 作者:幽楼 分类:灵异 主角:白布初高中 人气:

主角是白布初高中的小说《鬼吹灵》此文是幽楼原创的灵异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风吹铃响,鬼吹人灵。一曲斩红尘、再曲肝肠断——  工程巨大燊骨祭台、武道修真神魔汇聚一堂、奇怪的召唤仪式,神秘的地下宫殿到底埋藏着怎样的不为人知的秘密。  深不见底的落水洞、白骨皑皑的万人坑、巨大的青铜门,这里倒是为镇压燊骨魔性的祭台,还是为谁修建的墓穴……一行人经历无数乡野诡异,地下世界神秘墓穴中疑团重重,鬼灵当道。无路可走,便杀出了一条血淋淋的路!!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顿时,我如同漫游淖潭泥沼泽或是无尽荒芜之中,黑雾笼罩之下,没有丁点儿希冀光明的心思,接着脑子里一片混沌,正如陷入这般虚渺虚无的黑夜。

竭力嘶吼,无人回应。

模糊的意识渐渐开明,原来只有我一人感受到黑雾带来的恐惧,那村长人呢?

黑雾吐纳的九头蛇,像倏忽拉闸关了灯,白昼变成没有星辰、黑黢黢的夜,前后不超过两秒。当时,我同村长并排站在原地,可现在,不知道他人去了哪里,喊他也不回应,旋转三百六十度,手胡乱探,碰不到任何人和物。究竟发生了什么?就连脚也没有了立足的感觉,犹如不懂水性的人溺水那样无助,水泡咕噜噜那种绝望感。

周遭空寂,给我千百倍压迫感和无比孤独感,殊不知身处何地,脚下是否还是熟悉的操场、栏杆、坑洼的底面以及木制的台阶、培土泥墙。

“怒斥光明的威灭”

忽然,在思想迷茫之际,黑雾中反复回荡这么句话,声音传播得越来越远,忽地又是一句同样的话响起,我更加肯定有人在不远处了,甚至我认为在黑暗中,我是看不到任何东西,而他看得见我。心中猛地一惊,步子乱了起来,不自觉的往后退了几步,然而正在这个时候,我好像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子人身体倾斜往后面直直倒下去。

奇怪的是往后倒得过程中,我反而又站住、站稳了,就是倒下时身体像时针转了180度,犹如转了很久很久,从刚开始忽然一身冷汗,四肢胡乱摆动,可慢慢的就如同跌入深渊,时间漫长,这正是黑黢黢的虚空中带来的感受,跟失明一样难受至极。

倾了180度,我能重新站好,手脚并用试探究竟是什么东西绊倒了我,可是当我仔细摸了个遍,什么都没有了,疑惑之际,某种人声还有一种诡异的声音反反复复萦绕耳边,这到底是哪里,还是原来的世界吗、我大喊谁在说话,同时不忘记呼喊、设法求救。

并非恐惧请我失去了理智,像掉进臭茅坑的耗子,在无边无际的大江大河中挣扎,而是恐惧之后无奈、敬畏。人常说胆小如鼠,真正处于危难的时候,不自救则没人能救,无药可救,那人就是被恐惧吞噬了心智,没有生命迹象。

“怒斥光明的威灭”凭空响起这字正腔圆的话,无疑给现在的情况蒙上难以抗拒的神秘感,这时,我心里的恐惧转之为好奇,静心寻思着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无端堕入充满未知、无限宽广的虚空,腿从来没有这样哆嗦过,不敢往前一步,你能明白这种感受吗,跟眼瞎无差别,这辈子都不敢尝试的相同情景:置身于虚无缥缈、万丈深渊上,踩着比蚕丝还要细、轻轻掰断的线,手便是抓不住任何东西,站在空中尝试找到立脚点,然而一切都那么玄乎。

“品尝虚空恐惧吧”

谁在说话?

谁在说话?

谁在说话?

我连续大喊了三声,忽然,眼前的视野明亮起来,最开始便能分辨出,这里已经不是原来的世界,到处都是红彤彤的,地上的石头,甚至泥土都像是血一样红的令人害怕,不过这里没有一点儿生命迹象,花草树木全然枯死已变成木炭,却它们仍是像鲜血一样红,我说了,目所能及的地方都是红色!

地形和平常世界没有区别,该凹的地方是巨型大坑和沟壑、该凸的地方是山峦,大致就是河流以及山峰的残骸,此时只能用残骸来形容,因为貌似大地原本该是活的,应有的鲜活生命遍及漫山遍野。想到这些东西的时候,突然,大地开始剧烈摇晃起来,比最高等级的地震还要剧烈,随即我站不稳直重重地摔在地上,庆幸的是山体没有滚落大型石块。

可万万没想到,地上又像被撕裂开一样,一条条裂缝四处蔓延,而我只好立即爬起来,蹦跳着躲开这些裂缝,没过多久,裂缝越来越宽,越来越深,而且越来越长,几乎隔断了诸多地形,于是,将我的行动限制在一块不足几平方米的地方。我往深深的裂痕下面望去,哎呀糟了,突然,冷汗再次遍及全身,头皮头皮一麻,这下真的糟了,裂痕下是滚烫的岩浆,发出滋滋的声音,等着我掉进去。

情急之下,得尽快离开这块孤立而狭窄的地方,因为我知道如果再不采取行动,岩浆便会吞噬这里,我就死无葬身之地。正在这个时候,我看到右手边的裂痕不过三米,前后边则演变为五米之多,左手边甚至达到十来米。三米却是唯一的生路,但是往常立定跳远那里能跳这么远,稍有差池,我还是会掉入火海。

当断则断,为了活命顾不得怎么多,做了一个缓冲,噌的一下凌空而起,忽然在半空中就意识到,还差一点,只差一点,重心垂直往下落时,我两只手抓住了边沿,人也就吊在那里。不惊恐畏惧是不可能的,我只能稳住情绪,尽量保证手不会发麻,求生欲望比任何时候都要强烈,经过几下挣扎,发现没什么用,根本使不上劲,于是,悬挂在半空的我,深呼吸了一口,突然感觉脚上有那么一小点摩擦力,做好蓄力的准备,手脚同时用力,身体自然而然地往上甩。

此时,我双手撑在了地上,身体还在下面。翻过围墙的人都明白,吊在墙上和双手撑在墙上是十分大的区别,后者说明里已经成功了,所以不用多说,我爬上去后,直接顺着像迷宫一样的地形奔跑。目光自然德看的远,看的开阔,否则如果又进去死胡同,最终都是无用的挣扎。

过了很久,貌似已经完全脱离裂缝撕碎的地方,来到了一处相对开阔的地带,环境如出一辙,不同的是地面上凹的地方隐约有一滩滩水一样的物质,我高兴地吼了一声,因为太渴望水分了。视野中莫非不是红色,所以辨别不出,它究竟是水还是岩浆!

跑了很长时间,精神状态正如视野中那冷令人绝望的红色,实在跑不动了,可怎么都不到那一滩水,看着很近很近了,坚持多走几步路,往往又看着还很远,遥不可及,像是身处大地追逐天上的太阳一样,跑断了腿,渴死,无论怎么努力,它仍然在头顶嘲笑我的愚昧无知。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