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地狱特侦组

更新时间:2019-10-09 09:36:49

地狱特侦组 连载中

地狱特侦组

来源:落初 作者:芳华容易 分类:灵异 主角:刘奇宝庞少 人气:

经典小说《地狱特侦组》由芳华容易所编写的灵异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刘奇宝庞少,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刘奇宝(精搏击、射击,花心贪污刑警)、锺音(周旋日本鬼子、汉奸、国民党之间的女特务)、艾鲁(美苏冷战末期主持特异功能实验室的前苏联特工)、刘宽(和唐皇室合作爱上公主的猿族)、徐强(办案办到皇帝老子身上的锦衣卫)、童灵(基路伯,生化人,为救人类背叛神)。这几个分别来自不同年代的刑侦、间谍、军人死后进入地狱特侦组,组成一支杂牌军,专办神不理、人不能、鬼都怕的案子。一卷就是一本书的故事量,不掺水,不抄秘籍、百科全书、食谱……。全是情节,全都是自己想出来哒,不会看一本等于看十本,不冤你坑你!作者在台湾做保安,从晚上六点上到隔天早上六点,请帮助他,让他能够专心码字提供你最好的故事。抢救保安!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地面不但潮湿,而且凹凸不平。

刘奇宝被两个大汉一边一个,夹在中间,即使脚下磕磕绊绊,他们也不让他有分秒的停留。脚镣上的铁鍊不停地刮擦着地面发出刺耳的金属声,不时还磨擦出火花。“难不成地面是铁而不是岩石?“奇宝心想,但也无从证实,因为除了皮肤的触觉能够感到有一个地面,眼睛却看不见地板。朝下望下去,还以为自己是走在一片黑暗的虚空上。“啊!”刘奇宝的脚拇趾突然踢到一块坚硬的突起,痛到他的心都纠结到一块。这也不能怪他,毕竟他看不见路,只能以”肉体“感觉地面的坚硬和不平。他一拐一拐地想要勉强跟上两个阴差的步伐,然而不只疼痛发胀的脚趾,就连脚镣上的铁链也跟他过不去。正想开口说点好话,求两位阴差放慢脚步,脚下一个踉跄,连左脚的大拇趾也磕上了,疼得刘奇宝跳了起来:“哎,哎,两位帅哥,能不能走慢点。”那两个长得像巨塔似的阴差非但没有慢下来,反而更加快脚步,奇宝的脚背又在坚硬的地面刮擦了一下。“喂喂,前面的美女,你能不能叫这两个牛头马面走慢点。”

一直稳稳走在前头,不管后面什么动静,头回也不回的“美女”完全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只冷冷地说:“你看见他们长着牛头和马面吗?”

刘奇宝正待发火,前头的美女和身旁的两个阴差突然一起煞住脚步,反而是奇宝没有准备,一头撞在前头美女的背上,就像撞到一块铁板似的,哐噹一声,额头上马上肿起个大包。想要揉揉,手又被牵制住,动弹不得,“哎哟”一声,顺势将头靠到右边阴差像树干那么粗的膀臂上揉一揉。

“到了。”前边的美女说。说完,她伸出手,在看似墙壁的地方上下左右胡乱拂了几下。只见原本平滑的墙面突然出现个小洞,小洞往四周围扩张,直到两位高头大马的阴差不用低头就能通过的程度。那可不是我们阳间一般开门、关门、自动门、旋转门等等的概念。比较像是一头巨兽突然张开大口,或是人的贲门为了容纳食物而扩张一样。奇怪的是,看不见的地面硬如铁石,看得见的墙壁却软软的,潮潮的,有点像是人体的组织。

不待刘奇宝继续胡思乱想下去,洞一开,美女抬脚就往里走,两个阴差像是和美女装上了同步装置,一同邁开大步往洞里去,奇宝被拽着也进到一个大厅里,所幸这里的地面比外边要平整多了,至少感觉上去不会坚硬如铁。

说这个厅大,倒不如说这个厅高。往上看上去,看不到顶,也没看见什么光源,但厅内虽不算明亮,却足以看清每一件微小的事物。

室内的陈设极为简单,最突出的就是靠里中间一座山形的高台,台上还空着没人坐。高台前方一张普通大小的桌子,桌子上摆了一台挺像阳间电脑的东西,一位年轻人坐在桌子后面,显然就是书记员了。此外就什么也没有了,没有旁听席,也没有原告席。

就在刘奇宝好奇地左顾右盼的时候,不知什么时候高台的后边忽然多了三个人,出现后已分左中右坐定。刘奇宝一看这三个人的装束,马上笑出声来。

“美女”回头瞪了他一眼,“审判员到了。”

你猜这三位审判员是什么装扮。

正中的一位还算正常,就是我们在一般人民法院里常见到的黑色法官袍;右边那位就有点脱离现实了,竟然是清朝官吏的打扮,一袭补服,朝珠、顶珠、花羚一样不缺;左边的那位也有点穿越,一身藏青色圆领宽袖的官服,最具特色的是他的帽子,两边各有一条窄翅伸出去足足有50厘米。

三位审判员一坐定,前面的书记员站立到桌旁一侧,哇啦哇啦说了一大串,不外乎今日审理何案,嫌疑人某某某已到,身份核实,请审判长审判员开始审案。说毕,还回原来的位置坐下。

坐在正中穿法官袍的审判长先向左右拱拱手,“于大人,郭大人,你们二位要不要先说说。”

头戴幞头,被称为郭大人的审判员摇了摇手,“此次案情特殊,特别情商张大人自阳间到地狱审案,张大人不要推却,只审便是。”

于大人也点了点头。

“好,那开始审理,被告刘奇宝,你知罪吗?”

刘奇宝心想,“哟呵,这什么辞啊,没有公诉人,没有辩护人,没有案子来龙去脉的前情提要,直接就问你有罪没有?”但不假思索,已朗声道,“报告审判长,我没罪。”

“我料到你会这么说,来人啊,给他戴上‘探真帽’。”

“啊!‘探真帽’是啥玩意?不会屈打成招吧?冷静!我一定要冷静?”

就在刘奇宝心里忐忑不安的时候,前头的美女走到一旁墙上,拿出一个像人脑下边长出无数章鱼触鬚的玩意,等端到近处一看,每根触鬚的前端都长了一颗眼睛。

美女把这‘探真帽’往刘奇宝的头上一戴,根根触鬚立即钻进了他的颅内,刘奇宝痛得哇哇大叫,全身不由自主地抖动起来。

一直没开口的于大人发话了:“‘探真帽’会主动搜寻你一生中最重的三宗罪,由轻到重依次播放,等播放完了,我看你还有什么话说。”

“你大爷的,不管你放的那一齣,老子抵‘死’不认就是了。”奇宝只敢心里这么想。

正想着,有一根触鬚先抽出来,顶端的眼睛转为透明,发出亮光,跑“出”影像来,竟然是3D全息投影,看来地狱的科技发展不输阳世呵。

画面里首先出现一位较年轻的刘奇宝。他刚走进办公室,显然早到了,其他座位上还没人。他走到自己的座位上坐定,打开抽屉。忽然发觉里头有点不对劲,低下头去看,从里头拿出一个鼓鼓的纸袋,打开来一看,全是百元的大钞。他抬头看看左右,又用手摸了摸钞票,似乎陷入了两难的沉思。

画面一跳,他和黄组长在放打扫用具的小房间里,“放心,那是大伙的福利金,人人都有,你也有一份。”奇宝还想把手中的纸袋塞给黄组长,黄组长作势生气了,“你婆婆妈妈什么?叫你拿你就拿,给孩子买点好吃好用的。哎,跟你说没事就没事,有事我担着呢,你怕什么呀?”

画面终止后,张审判长首先发话,“刘奇宝,你认罪吗?”

”报告审判长,是他们逼我收的,我没罪。”刘奇宝打定主意,“死”都不认罪。

“好个大胆刁民,证据确凿你还狡辩,且看你这二宗罪,看你认还是不认!”于大人把个惊堂木往案上用力一拍,显然真生气了。

于大人才刚讲完,就听吱溜一声,原先抽出来的那根触鬚又钻回刘奇宝的脑袋里,换另一根触鬚抽了出来,开始放映画面。刘奇宝痛得直打哆嚓,如果没有两个阴差掺着,肯定满地打滚。

画面出现他和小三沈娜躺在床上,两人抽着烟,想心事。

”奇宝,你什么时候跟她离了,跟我过啊?”

奇宝深吸了一口烟,缓缓地吐出后,方才开口,“给我点时间吧,我不会让你白等。”

沈娜侧转过身来,大眼睛定定地看住他,“奇宝,我可告诉你,青春不留人,我要钱没钱,要人没人,你总得给我留下一样。”

刘奇宝把香烟在床头柜上的烟灰缸里摁熄了,转过身来就是一个饿虎扑羊,“要钱没有,要命啊!拿去啊,给你啊,”惹得沈娜一个劲搥他,格格格地笑。

画面一转,切到刘家的客厅,刘奇宝的爱人云英和老丈人、丈母娘坐在一张沙发上,“刘奇宝,今天是你对不起我,不是我对不起你,你签是不签?”

刘奇宝低眉敛首,像在打坐,不发一语。

老丈人双手环抱胸前,也不说话。

丈母娘可发火了,“你是个男人吗?敢做不敢当,你要是个男人,你今天就把离婚协议书签了,房子和茵茵通通归我们家云英。”

李云英冷冷地说:“你不是要自由吗?我给你自由啊?……你说话啊!”

他的岳父向云英摆摆手,正想说话,画面就戞然而止。

刘奇宝打了个冷禁,下意识地偷瞄了站立一旁的“美女”。

于大人又把惊堂木用力一拍,声音在空荡荡的厅中回响不已。“刘奇宝,你认不认罪?”

“大人……审判长,我……我没罪,我不过就是犯了全天下男人都会犯的错!”

“大胆刁民,”连郭大人也生气了,“照你这么说,本官就不是男人?”

张审判长向于大人和郭大人摆摆手,“此人‘死’不悔改,且让我们看他的第三宗罪再做议處。“

刘奇宝开始有点不安,这第三宗罪比前两宗还严重?倒底什么罪为首?

由不得他细想,放映第二宗罪的触鬚吱溜一声又钻了回去,另一根触鬚自左侧颅内抽了出来,刘奇宝闷哼一声,就在他咬牙切齿之际,他的第三宗罪已开始展现在厅内众人面前。

画面是14岁的茵茵在迪厅里,身旁两个流里流气的小伙陪她舞得正嗨。那家迪厅他認得,黄组长是股东之一。说是入股,其实一毛钱未曾拿出来过,完全店东免费奉送。刘奇宝去过几次,都是黄组长招待,因为不喜欢里面的气氛,以后就没去了。而和茵茵跳舞的其中一个男孩他也認得,是黄组长和茵茵同龄的孩子黄绍兴。

“茵茵,我不告诉过你吗?我老头有辧法,你看,进来问都不问,连身分证也不看。”

茵茵不置可否,继续快乐地跳舞。

另一个男生说,“茵茵,你渴了吧,我去弄点饮料给你喝。”

茵茵点点头,说声“谢谢”。待那个男生走开后,黄绍兴附在她耳朵边不知说了些什么,茵茵开心地直笑,忘我地摇着年轻的身体,黄绍兴也配合她舞动。

画面接到吧台,拿饮料的男孩跟酒保有说有笑,不久,饮料做好,酒保端给那男孩,男孩当着他面将一粒药丸里的粉末掺在一杯粉红色的酒水里,那酒保见怪不怪,竟不拦阻,指着他说,“别太过火啊!”

舞池中,端着三杯饮料的男孩困难地穿过人群边,走回刘茵茵的所在,将其那杯粉红饮料递给茵茵,对黄绍兴挤挤眼。黄绍兴会意,端起手中饮料,对茵茵说,“我示范给你看,这饮料得这么喝。”说完,一仰头喝乾了杯中的饮料,茵茵哈哈大笑,也拿起手中的饮料一口口啜饮起来。“不能喝!”刘奇宝大叫,但他能做什么呢?或者应该问,当时的刘奇宝在做什么?那时他和沈娜正打得火热,成天不在家。难怪有一段时间他觉得茵茵怪怪的,没精打彩,问她怎么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她也不肯说。后来有一阵子闹着不去上学,为了这个她还和云英大吵一架。原来云英什么都知道,只是不肯告诉他。后来他和云英离了婚,和沈娜也吹了,茵茵和他一年见不上几次面……画面中茵茵陷入昏睡,那两个恶少正在脱她的衣服……刘奇宝不知那来的力气,挣脱了两个阴差的掌握,往地上一跪,大颗大颗的泪珠滚下脸庞,滴到地上,消失在黑暗的虚空里。

“我求求你们,不要放了,我认罪,我有罪!我有罪!我有罪!”说完号啕不已。两个阴差也不来扶他。说也奇怪,就在他认罪的那一刻,“探真帽”自动从他头上脱离,展开触鬚,动作飞快地爬回到墙上的洞里,洞口随即合拢,消失不见。

张审判长、于大人、郭大人也不说话,等让刘奇宝哭了一会,还是张审判长先开的口,“刘奇宝,你起起来,我要宣判。”两个阴差一边一个将刘奇宝挟起。

“刘奇宝,你身为执法人员,贪赃枉法;且又贪爱女色,枉为人父人夫,本该判你火柱之刑,打入畜道。然而念你生平认真做事,屡屡破案,干练精明,实在是一位不可多得的刑事干才,因此,我们三位审判员一致决定,判你入地狱特侦组服务一百年,将功赎罪,百年后,再看你的表现,决定是否执行火柱之刑。现在请特侦组组长童灵将人带回安置。好,本次审讯结束。”说完,三位审判员彼此拱拱手,旋即消失,无影无踪。只见书记员收拾收拾,人亦不见。只剩刘奇宝頽然瘫在两位高大阴差的臂膀里。童灵转过身来,看了刘奇宝一眼,淡淡地说,“走吧,我带你回组里。”

注:幞头,宋朝官帽,刘奇宝不认得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