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革命神

更新时间:2019-10-09 09:45:34

革命神 已完结

革命神

来源:落初 作者:像那风筝 分类:灵异 主角:韩数宁浩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革命神》的小说,是作者像那风筝创作的灵异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浩瀚的宇宙,渺小的人类在其中苦苦挣扎,四个世纪前,人类终于统一,但是在人类统一的背后,流传着无数传说。  神,为了控制宇宙,奴役着万千文明,反抗与压迫在历史重复上演,远古的祖先,在战争中逃离。后世的英雄,重起革命的旗帜,边缘军的传说激励着他们,终于人类得以统一!  四百年后,人类开始迈向更深的宇宙,神将惩罚降在世间,统一的人类再次分裂。  激流板荡,一个新的时代开启!  历史的巨轮碾过多少尸体,时光的长卷书写几人的英雄,执着着信念,走进终点的人们,最终迎来什么?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嘭”,韩数的身体飞起撞在墙上,内脏因为受伤痉挛抽搐,摔在墙下,蜷缩着身体。

对方却不想这样放过他,提起他的头发一拳打在鼻子上,韩数靠倒在墙上,眼泪鼻涕鲜血横流,一只脚踩在他的脸上。

在他前方跪着他的几个警校同学,四周围着一群地痞流氓,指着他们哈哈大笑,一个脸色苍白的男人在警校学生后面来回踱步,**在学警们发抖的头上用力划过。

“一个孤儿,我玩了也就玩了,学警又能怎么样!我叔叔可是警局局长,我可姓李!几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屁孩,还想着报仇?”苍白男人戏谑的轻笑着,“你们要人,我是交不出来了。哼,那个女孩一个月三千法币也不同意包养,玩了一把,还想告我,现在她已经成了一堆肉糜,进了狗肚子了!呵呵呵,当然,我怎么可能让她死得那么痛快。玩了两天,玩的时候,我还在想,**啊,太可惜了,以后就没了。所以我把所有玩法都试了一遍,啊哈哈哈!”

韩数咬着嘴唇,紧握的指甲刺破皮肤,他却没有感到一丝疼痛!混账!不可饶恕,韩数猛地站起,一拳打向踩着自己的人,对方被他突然袭击下被击中,倒在地上,围观的几个流氓冲上来把韩数扳倒,拳脚雨点般落在韩数身上。

苍白男人饶有兴致地看着殴打的人群,这时,一个小弟把通讯器双手捧道他面前,他疑惑地拿着通讯器走到一边,不一会儿,一脸铁青地走回来,喊道:“行了,别打了!哼,今天就先放过你们,以后别让我在R区看见你们,不然,残了都是轻的!”说完领着一群人走出仓库。

莉莉芙赶紧跑向韩数,因为长时间跪姿,腿麻摔了一跤,手脚并用爬到韩数身边,喊着韩数的名字,呜呜哭泣起来,后面的几个学警也爬了过来,哭了起来。

韩数举起右手挥了挥,颤声道:“我说你们不要哭了,先把我,送医院吧,真疼!要挂了!”旋又恨声道,“姓李的,死定了,我一定不会放过他!”几个人手忙脚乱抬起韩数,向着最近的医院赶去。

路上,诺克背着面目全非的韩数,一边跑一边哭,莉莉芙和五个同学扶着韩数,也是轻轻的哭泣着。

他们都是神罚之灾中幸存的孤儿,神罚攻击开始时,大约有三千多地球小学生,在火星基地参与夏令营活动。

其中两百人来自天京地区,当夏令营活动结束,他们中的大多人才知道他们已经是孤儿,这两百名儿童由火星殖民地政府收养。

大多在初级教育后被送进军警学校,韩数和几个朋友,就是在这样很小就生活在一起。

一个月前,他们中最小的妹妹赵欣欣突然失踪,第二天出现,在赵欣欣的哭诉下,知道了她被绑架**的事。

于是他们几个朋友把**头目,绰号暴龙的李景逸告上法庭。但是,因为时值THG解体,政府正在大搞肃反运动,公务员人人自危,警方也没有跟进调查。

但是,这个消息却被李景逸知道了,他的叔叔,在新组选的民主政府任警察局长。

三天前,赵欣欣失踪,韩数等人寻找妹妹未见,就去找李景逸理论,却被一百多人围攻,韩数反抗激烈,被打成重伤,还获知赵欣欣身死的噩耗,悲痛郁愤不知所依。

第二天,病房中,莉莉芙趴在韩数的病床头发呆,走廊中弟弟和同伴的交谈声,透过病房没有关紧的门传进来。

“我们去找小雅吧!”杰姆跛着昨晚被打伤的脚,提出建议,“她父亲是高官,一定有办法的。”

一边伤了手腕的龙浩然摇头道:“小雅都有两个月没来上课了,听说黎司令都被关起来了,自己还不一定平安呢!”

说着,龙浩然心里也不知。。为什么会这样呢?无论世界如何的改变,拥有绝对的权利才是根本吗?

小个子舒仲星颓然道:“怎么办,暴龙的叔叔是警局局长,还有那么多流氓。我们根本没用胜算的。欣欣她真的。。呜呜呜。。”说着Xing格懦弱的他埋头哭了起来。

诺克抓着亚麻色的头发骂道:“哭有什么用,就知道哭哭哭!”哭音渐渐低沉,众人沉默起来,该怎么办,谁知道呢?

鼻子抽搐的声音在病房中响起,莉莉芙抬头,看见韩数咬着嘴唇,眼泪浸湿了枕头。莉莉芙抓住他的手,轻声说道:“韩数,不要哭了。。”说着自己却也抽泣起来。

那个天使般的少女,一头金发,白皙的皮肤,穿着白色的连衣裙,甩着马尾辫,跟在他们一群大孩子后面,拉着她们的衣角,亲热地叫着:“哥哥,哥哥,姐姐,慢点走啊,好累啊!大韩哥,你说要送我的发夹呢?莉莉姐,你看大韩哥又耍赖了!”永远也看不到了。

韩数想着赵欣欣的过去,她的脸,她的笑,她赖皮的拉着自己去买雪糕,她整个身体挂在韩数的肩膀上,小声喊着累死了,再也不和他们出来踩马路!

然后第二天又大喊着今天我们去更远的地方,豪迈得像个船长!韩数的记忆中,欣欣和已经死在神罚中的妹妹已经是一个人,他疼爱她,那是他唯一的亲人了!

这个世界这么会这样呢?

死去的,亲人们!如果,改变这一切!这个世界,那么好人们应该会更幸福吧!

朦胧中,病房的门划开了,脚步声急促地传来,带着慌张的哭音道:“韩数,你怎么了?怎么会这样?”

韩数抬头,看见自己的女友黎小雅站在床前,捂着嘴抽泣着,焦急的泪水淌满脸庞,她还穿着警校的学警正装,应该是从学校赶来的吧,英武的警服现在在她身上却看不到女警员的英气,她娇弱地趴在韩数胸口哭了起来。

韩数抬手抚摸着着女友散开的褐色头发,声音嘶哑:“不要哭了,我没事,很快就好了。”

黎小雅抚摸着韩数的伤疤,生气道:“他们怎么能这样?这样的恶徒居然能逍遥法外,太过分了!”

旁边的莉莉芙看着亲密的两人,百味杂陈,心中不免失落,心情复杂的向黎小雅说了事情的经过。

听完黎小雅的小圆脸气得通红,咬牙切齿,她和赵欣欣可是好朋友,以前一直合伙欺负韩数,如韩数一样,把赵欣欣当自己的妹妹一般!

两个月来她们一家被软禁在家里,今天她被准许去上学,听说韩数受伤,又赶来医院,却又听到好友惨死的噩耗,泪水却是再也止不住,趴在韩数身上大哭起来。

莉莉芙脸色复杂,看着可以窝进韩数怀抱的黎小雅,一丝嫉妒不禁涌上心头。

而韩数安慰着黎小雅,心中更是下定决心:李景逸,我一定杀了你!

一个月后,这天午训后,莉莉芙赶来找到弟弟诺克,询问韩数的下落。

“他啊,”诺克抓着脑袋,回忆道,“刚才射击训练,韩数的步枪出了故障,都没下课他就拿着枪去枪械仓库找林师傅去了。说来,都去了一个多小时了。”

两人于是去枪械仓库,也没有找到韩数。

这时,一个念头在莉莉芙脑海中闪烁一过,拉着诺克向学校外走去,一边走,莉莉芙连通了黎小雅的通讯器。

黎小雅昨天被带走了,同去的韩数回来后告诉大家,黎小雅在家中接受“保护”。

很快,穿着便装的黎小雅出现在通讯屏幕上,她主动向莉莉芙打招呼道:“嗨,莉莉姐,今天这么早下课啊!对不起,我现在不方便出去,你来我家吧……”

莉莉芙焦急地打断她道:“韩数不见了!”

“啊,这样啊,”黎小雅迷糊道,“他不是在学校吗?”

莉莉芙知道了韩数没有去找她,说了一句:“他带走了学校的步枪!”便挂断了电话,往R区赶去。

黎小雅看着突然挂断的电话,不知道怎么回事?心里也慌了起来,看着门口的守卫,急忙跑上楼去找父亲。

上楼的同时,她想到了赵欣欣,这和她的事有联系吗?还有父亲?

韩数出院的那天他来拜访自己的父亲。平时挺对路的两人在书房里吵了一架,虽然没一会儿两人又坐在一起吃晚饭。

可是,她还是感到了韩数对父亲的冷落,韩数一口一个“黎叔叔”,父亲也是淡然的回应。

全然不像以前,韩数都是“老黎,哈哈,我把你女儿追到手了,我厉害吧!”

父亲也是“小子,早知道我闺女会遭你的魔爪危害,就应该把你扔回地球去”,类似的不正常语气才是正常的嘛!

太过正经的对话,那是对双方都是有生疏的意思了吗?

黎小雅不知怎么,越想越远,等她跑上三楼站在父亲的书房门口,努力思考来找父亲的原因。

哎呀,自己真是太迷糊了,怪不得韩数老说自己傻乎乎的!

对了,是韩数,她赶紧拍开书房的门,娇小的身躯跳进书房,喊道:“老爸,我有事找你。我要出去一趟。”

黎子醒躺在摇椅上,端着一本罕见的纸质书看的津津有味,听到声响,慌忙把书塞到屁股下面,咳嗽着说道:“乖女儿,什么事儿这么急?”

“我要出去……闷死了!”黎小雅犹豫道。

黎子醒看着女儿局促的表情,叹气道:“韩数那小子又扒拉什么事了?”

“韩数不见了。”黎小雅想着父亲是不是对韩数有意见了。

黎子醒一听,轻松道:“没事,说不定是蹲哪忧伤去了,少年的成长烦恼啊!”

黎小雅咬着手指小声说:“那个,他偷走了一支步枪!”

刚要给自己泡杯茶的黎子醒停住了,随后点击桌上的通讯器,接通后对一中年男人道:“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这样,我刚接到线报,有一持枪恐怖分子出现在R区。我希望!你能处理好这件事。还有,到我这里把你的侄女线报员接了一起去,她会配合你抓住那个臭小子!”

中年男人愣了一下,旋即笑道:“司令,很羡慕吧!轻狂莫笑少年郎!”

黎子醒嗤之以鼻,哼道:“我是嫉妒死了!”

随后挂断通讯,对女儿道:“满意了?滚吧,晚了他就挂了。”

黎小雅皱着小鼻子,鬼脸道:“我要寡了,妈要怨你一辈子!”说完开心地蹦出去了。

黎子醒看着女儿下楼去,赶紧把门锁死,掏出那本封皮写着“江湖如此多娇”满意地看了起来。

“砰”门被什么撞了一下,黎子醒吓了一跳,藏好书。

门外女儿她妈喊道:“老头子,闺女这风风火火地去哪儿啊!”

黎子醒抚着惊吓过度的胸口,无奈地回道:“美女救英雄!”

“老不正经!”门外的老伴骂了一句,就没有了声息,大概走了。黎子醒翻出小说,想着这书还是韩数送的呢!

门外的老伴又“砰”的踹了一脚,骂道:“死老头,韩数就是你了带坏的。我和女儿怎么这么倒霉?碰到你们这对混蛋!”

黎子醒二度受到惊吓,叹口气想着:“我也是婚姻的受害者啊!不过,女儿和她妈一个模子括出来的。那韩数以后……哈哈哈,臭小子,把女儿惯坏了嫁给你,我真是太英明了!终于又赢了一局!”想着得意地笑了。

R区,莉莉芙和诺克下了轻捷列车,就到处寻找着韩数,却始终没有他的踪影!

莉莉芙急得眼泪都掉下来了,诺克安慰姐姐道:“姐,你别急,要不,我们多叫几个同学一起找吧!”

莉莉芙抹着眼泪摇摇头,低声道:“韩数可是偷了一支枪,让其他人知道了,他可就要坐牢的!”

诺克用力抿着嘴,急道:“韩数太不把我们当朋友了。前几天还和我们说什么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今天就……真是个笨蛋!”

莉莉芙焦心韩数的安全,抬头想要为韩数辩解什么,一阵断续的枪声从远方街道传来。

姐弟俩不及想就向**的街道跑去,在汹涌的**人流中逆行而上,比挤**可困难多了。

他们好不容易转着几座大楼的后巷来到目的地,却直接撞到了一群被火力压制在巷子里的流氓面前!

一个小痞子指着惊愕的两人对暴龙李景逸喊道:“老大,他们是那个警察的同伙!”

右肩枪伤的李景逸,恨恨地喊道:“抓住他们!”

莉莉芙两人惊愕过后转身就跑,可是后面的子弹直接飞窜过来,集中小腿的诺克扑倒在地上,莉莉芙想拉起诺克,追兵更是跑了过来,诺克大喊:“姐!快跑!”

莉莉芙拉着他的手扛在了肩上,咬牙道:“你是我弟弟!”

可是,一个拳头从后面袭来,打在她的耳朵上,姐弟俩直接摔在地上,莉莉芙挺身站起来,挥拳打倒一人,鞭腿踢翻一人,更多人冲上来,一个大个子拼着受了莉莉芙一拳,将她撞在墙上,随即抓起她的领口,提起摔在地上,反扣她的双手,用膝盖顶在地上。

一边的诺克趴在地上,血映红了裤脚和地板,背上被踩着一只脚,动弹不得。

这时,李景逸走来提起诺克,走到人群外,对站在巷子口端枪逼视他们的人影喊道:“你的朋友在我们手上,不想他们死,就把枪扔了!”

巷子口站着两个持枪的人影,诺克抬头一看,暗骂了一声我K。

只见两人穿戴整套防弹装备,脸上罩着黑色的大镜片,那是战术头盔!

两人看到诺克果然愣住了,一人骂道:“你个屁的万无一失,现在怎么说?”真是韩数!

另一人吸气道:“百密一疏啊!我XX,他怎么在这?”竟是龙浩然。

韩数疑问道:“刚才那王八蛋说的是‘他们’?”

说完,李景逸一摆手,莉莉芙被推了出来,后面还顶着一支**。

韩数拨上镜片,瞪着双眼道:“不怕神一样的对手……”

龙浩然很有默契:“就怕猪一样的队友。”看到韩数古怪地看着自己,龙浩然郁闷:“你那是什么眼神?”

韩数点头道:“你说的很对!”龙浩然更郁闷。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