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诡档之天玑盒

更新时间:2019-07-10 14:04:59

诡档之天玑盒 连载中

诡档之天玑盒

来源:微小宝 作者:半盏流苏 分类:灵异 主角:齐全丁 人气:

经典小说《诡档之天玑盒》由半盏流苏所编写的灵异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齐全丁,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二十年前一只神秘盒子现世,引来各大势力争相抢夺,二十年后,莫临渊遵照爷爷临终遗言入藏,从偏远的多玛乡带回一只盒子,此后他的人生开始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云南古墓、黄河古道旁的神秘村子……一场从古至今的争夺战,再次翩然而至。...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们俩快速朝前走,到最后几乎是一路小跑,好在这里并没有机关,只有几个石像立在两侧,我大致扫了一眼,石像有点简陋,只有眼睛看着还算细致。 我们很快经过笔直的石道,前面是个至少九十度的转弯,在转弯之前我停住了脚步,动了动耳朵,转弯那侧似乎有人的脚步声。 “谁在那里?!”我谨慎警惕轻声问道,拐弯那侧没有人回答我,脚步声却骤然停下,接着是往回走的声音,越来越近。 我和刘二狗都往后退了两步,全身紧绷的盯着拐弯看,渐渐的一个人影出现在石壁上,我觉得眼熟,好像…… “苇子?”我试探着喊了一声,那脚步一停,接着快步朝我们所在走来,没一会儿就见一身狼狈的苇子走了出来。 他见我们俩显然松了口气,上前对着我的胸前就给了一拳,“你小子跑哪儿去了,走着走着就不见人影儿。” 他的话很奇怪,什么叫走着走着就不见了,我们明明是掉进了水池里,然后就失散了。 “行了,赶紧跟上去,他们俩就在前面。”苇子见我和刘二狗一脸茫然的看着他,摆手示意我们赶紧跟着往里走。 转过弯之后石道就变得宽广了很多,足足可以让四个人一道并排走,两侧的石壁上每隔一段距离就有一个凹陷在内的格子,里面摆放着各色陶罐和青铜器。 刘二狗看的眼睛都直了,青铜器可是国之重器,这里的虽然不是特别精致,但随便拿出去一个都可以富甲一方了。 他看着那些东西只差流口水,我看着他只差一巴掌拍醒他,这都什么时候了,有没有命出去都不知道,还管这些身外之物。 后来这件事我跟刘二狗说了,他很鄙夷的看了我一眼,说我有谢家给的三十万,不说衣食无忧,但起码一段时间内不会穷困潦倒到连泡面都吃不起,可他就不同了,一年到头准确数目也就万把块,不多捞点外块,日子可就没法过了,还说我是站着说话不嫌腰疼。 我们走了一会儿就看到了谢琰和谢睿,他们俩看见我都上下打量了一番,见我没什么问题就扭头继续在墙壁上研究,也不知道研究的啥。 “没被那东西开膛破肚,你们俩运气不错。”谢睿指了指石壁上的一处给谢琰看,趁着这空闲扭头冲我笑着说。 他那笑我怎么越看越不顺眼,啥叫没被开膛破肚就是运气好了,我们也照样挂彩了好不,瞧瞧这脸上和肚子上的爪痕,简直是泼妇打架最好的标志,还是升级版的。 “那到底是什么东西?看起来不像是活尸那么简单,手还能伸那么长。”刘二狗比我先一步开口,还做了个那女尸做过的姿势。 我心里也好奇,把眼睛定在谢睿身上,等着他的解答。 谢睿看了眼石壁,见谢琰还在石壁上动作,就转头继续跟我们说话,“那应该是个女丑之尸,但不知道为何发生了变化,跟传说中的女丑有点差异。” 我惊讶过后就是质疑,女丑之尸我曾在山海经记载中读到过,原文是这样说的:女丑之尸,生而十日炙杀之。在丈夫北,以右手障其面。十日居上,女丑居山之上。 综合这些话,女丑之尸不该是这个模样才对,而且那女人身上穿着的明明是汉代的衣饰,就算脏污破损,但那刺绣工艺和布料样式,很明显是汉朝的。 可是女丑之尸明明是上古神话时代的传说女巫,怎么会以这样的姿态出现在这里。 我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谢睿和刘二狗都一脸诧异的看着我,谢睿还调侃我竟然看过山海经,还说一个大学都差点没毕业的学渣,竟然还识得汉代的东西,着实不简单。 这个我可就要解释一下了,我确实是学渣无疑,可谁叫我有一个古玩爱好狂的爷爷,自小就被他老人家各种强迫式的熏陶,即便我天资再不济,也还是记住了不少东西,只是后来爷爷去世后,我便很少用过这方面的知识,没想到现在还能清楚记得。 “你看的山海经只是记载了一些人们的猜测,更何况女丑之尸并非只是上古神话的产物,后来也曾有地方术士以邪法炼制,并不稀奇。” 我恍然大悟的哦了一声,说的也是,有些古法巫术现在失传,但在古代并非完全不可能做到,毕竟那时候的人还都是比较注重传承,只是我有点怀疑谢睿口总的地方术士是不是真的存在。 就在这时谢琰突然说了话,“好了,走吧。” 刘二狗看了眼那石壁,我也跟着看去,跟我们刚才过来看到的不太一样,但又说不出哪儿不同。 “是不是觉得前面走的很顺利,连个机关都没有?”苇子笑着问我,我点头,心想也是,刚才走过来那一路太平静了,不太像是墓穴里该有的,我可是记得很多盗墓小说里都把墓穴里说的神乎其神,虽然我下来后经历的也挺神。 我们一边往前走,苇子一边苦笑一声斜眼看着我说,“一路上那些摆件看到了没,如果不是破解了那些摆件中的机关,我怕你们俩这水平,才踏进来就成刺猬了。” 刘二狗有些后怕的看了我一眼,我则抿了抿唇没说话,还好阻止刘二狗去碰那些陶罐和青铜器,否则苇子见到的就是我们的尸体了。 “刚才那壁画也是机关了?”刘二狗咽着口水问道,这次回答的是谢琰,“是,摆好里面不对的细节,机关就可以破除。” 我看向谢琰,他这个人周身的气场一直很强,哪怕只是个背影也让人不敢放肆,我很想知道他到底是什么人,看着不像是个单纯的商人,也不像是科考人员,温文尔雅里带着说不清的感觉。 这个感觉我说不太清楚,总之就是表面看到的和我自己感觉到的截然不同,谢琰这个人周身像是笼罩着一层迷雾,这种迷雾一般只有强者或者经历过很多的人才有,但他又看上去跟我差不多年纪。 “那副画记载的是什么?这个墓不是谢家古籍上记载的吗?怎么会成了山神墓。”我一连问了两个问题,虽然不指望谢琰都回答,但好歹会说出点什么,谁知道他比我想的个性,愣是一个字都没给我,连个眼神都没有。 走着走着,我们面前出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入口,一个冗长的阶梯,仿佛是天梯一般,但它却是朝下的,很容易让人联想到那个地方。 “小心点,不要掉队。”谢琰说了一声,率先抬脚走下去,我第二个,谢睿第三,刘二狗和苇子在最后。 楼梯倾斜度不是很大,一路下去并没有什么危险,只是走着走着鼻尖忽然闻到了一股硫磺的味道,这种味道我比较熟悉,应该是温泉。 其实我自己并不怎么喜欢泡温泉,觉得温泉的水温有点高,虽然很舒服,但刚下水的时候对我这种喜欢洗温凉水澡的人是种煎熬,而之所以知道温泉泡着确实很舒服,还是因为苇子时常这么跟我说。 跟着前面的谢琰继续走,我不免开始想的苇子,他现在的种种表现和之前的某些地方还是很像,但又有许多地方完全不一样,之前的苇子有点能耐,也仅仅是有点,身手绝对没现在利落,而且看情况他对墓穴似乎很了解,从始至终没见到他有一丁点害怕。 这显然不对劲儿,苇子虽然喜欢户外探险,但不至于连这些都胆大到完全不在意,他的镇定让我在之前的怀疑上又加了一条,他不仅跟谢氏的人早就认识,还隐瞒了我别的东西。 我一边想一边走,台阶很长很长,长到我最后只机械的挪动双腿往下,几乎成了自然而然的自主行动,哪怕脑子里想停一停都要迟钝片刻。 “还有多长,咱们都走这么久了还没见到底儿,会不会有什么问题?”刘二狗在后面说道,他的话我心里也想过,只是忍着没问出来。 这里看不出有什么古怪,只是长的有点离谱,那股温泉的味道也一直若有似无,好像我们就在原地踏步,一直没有前进。 谢睿跟在身后,他似乎朝墙上摸了摸,发出沙沙声,然后才说道,“应该快到了,墙壁上的水汽加重,我们离水源很近了。” 我看到谢琰自始至终都没有停下脚步,好像他从一开始就知道我们会遇到什么问题,直到又是十来分钟后,他忽然停住脚步,他停的太突然,我没来得及刹住脚步,直直朝着他后背撞过去,我还没碰到他,谢琰的身体忽然一歪,竟然朝着阶梯一侧倒了下去。 我当时脑子第一反应就是,碰瓷也不带这么碰的,我都还没摸到人他就下去了,这不怪我吧。 等反应过来,我身后的谢睿已经快步走到刚才谢琰跳下去的地方,他探着头朝下看,我才发现这里竟然是个石洞,漆黑一片,跟我们站着的台阶平行,要不是谢琰下去,估计我们就会这么错过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