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阴缘难断

更新时间:2019-07-10 15:01:06

阴缘难断 连载中

阴缘难断

来源:微小宝 作者:雪狐 分类:灵异 主角:小冉邹 人气:

《阴缘难断》是雪狐写的一本灵异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阴缘难断》精彩章节节选:不受后妈待见的我独自一人来到城市打拼,为了生存下去租间便宜的旧屋,却是美梦与噩梦开始的地方! 半夜失身不明不白,夜归路上小鬼难缠;生活不幸,流年不利啊! 直到遇见那个半夜让我失身的色鬼.....却开始了不一样的人生; 忘川途上是你的守候,三生石前是我的等待!一场半夜风流,是我俩未断的阴缘!...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太气人了!你说这叫什么事?生活的重锤总是出乎意料。 原本以为遇到我的真命天医,可惜这个医生的脑子很明显没有他的脸让我喜欢。 他以为我在骗他?我可是第一次跟别人讲我的这些奇遇啊。结果最后说我有幻想分裂症?那我还跟你谈个锤子? 不过。 这样的事情,换做一个正常的人都不会相信的吧,毕竟,大家都是从小就接收唯物主义熏陶的社会主义……接班人? 让一个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等奇妙经历的人相信,就像你让我相信我今晚会被五百万现金砸死一样。 “聊得怎么样,邹总,医生怎么说你的病情的呢?”在门外等候的秘书两人见我气鼓鼓地出来,立即上前问到。 “老娘没病!说多少遍你们才知道!这医生脑子有问题,我不想在这个鬼地方呆下去了,现在立马回公司行吗!”我真的被两个人缠怕了,只想赶快回公司,宁可被漫天的工作压死,也不想在这个鬼医院多呆一秒,也不想多看眼前两个人一眼。 可是,事情哪有那么简单呢。 第二天,公司便收到医院的病历,上面写着我“幻想分裂症中期,如不即使治疗,很有可能进一步恶化。” 我X你X!我看的火冒三丈,这个有脸无脑的医生,还是不肯放过我吗!气急败坏之下,我欲将这张医院证明撕得粉碎。 “邹总,现在你也看到了,医院这边的病情诊断,可是白纸黑字地写着呢,正如我们说的那样,你的精神方面的疾病,已经到了非治疗不可的底地步了”女秘书再次出现在我的办公室。我的天,这个女人,怎么跟个水蛭一样黏着我,甩都甩不掉? “我X!难道医院说什么就是什么吗,难道没有可能是误诊吗?那个医生昨天和我谈不拢,他就是为了报复我我跟你说!” 这次我是真的不想忍下去了,什么人都是,有你们这么咄咄逼人把人往死里逼的吗? 先是强行带我去什么破医院看病,接着又是莫名其妙的病情诊断,从头到尾我就是一个被人牵制的木偶,我做错了什么?我惹你们了? “邹总,你现在和我发火也没什么用,我来是通知你,公司因近段时间业务繁忙,品牌部工作又出现状况,需要更加努力赶方案,但是你的病情,很显然不能够胜任品牌部经理一职,遂决定将你停职接受治疗,病情好转后再做考虑。”她仿佛宣读圣旨一般,毫无感情地跟我说到,丝毫不拖泥带水,不多不少地转达总部决定。 “什么停职?我干的好好的为什么要停职?”我觉得不可理喻,扩大了分贝。 “邹总,公司的下达的指示就这些,你就安心接受治疗吧,放心,医疗费由公司来出,公司不会亏待为公司效益做出贡献的每个人。你最近的这状态,可真不像个部门经理该有的样子。”秘书又如往日般,扭动着肥臀,踏着恨天高,鞋跟在地面上“吧嗒吧嗒”,一摇一摆地走出了我的办公室。 我忽的整个摊在旁边的沙发上,整个脑袋都在放空,耳朵里嗡嗡作响。 最担心的事情还是来了,躲都躲不掉。 这时候,小董敲了敲门,好似知道了这几天发生了什么似的,整个脸上写满了小人的表情,进来看着完全放空的我,虚情假意地安慰道“邹总,唉你看,这个人啊,总是风风雨雨坎坎坷坷的,没事,总裁办公室的大人物,确实不好招惹。” 换做平常,我兴许还能跟她继续扯皮,可是我现在整个人都身心疲惫,懒得跟她废话。 “工作做完了吗?出去,我要一个人呆呆”我都未看向她,直接让她赶紧从我眼前消失。 谁知道她是不是来看我笑话的,这种人,我真的看透。 “你……!行,没事我就出去了。”她听出我极烦她的语气,很显然不高兴了,但硬是强咽下这口气,关门出去了。 “呼……”重重地吐出一口气,想让所有的烦心事也随之吐出来。 一天都过得浑浑噩噩,快下班的时候,在等电梯的途中,听到部门办公室的两个新人在窃窃私语,因为已经下班,人走得七七八八,她们即便是悄悄话,在生性敏感的我耳中,也异常清晰。 “听说了吗,咱们品牌部经理邹总,要被停职了……” “啊?真的假的,不是说她才上位没几天吗!” “千真万确,小董姐跟我讲的!小董姐的小道消息可灵了,说是咱们这个邹经理,有什么……有什么幻想分裂症还是什么的,想想都可怕,万一哪天她神经病发作,我的天呐……” “诶你有没有听小冉姐说,这个邹经理之前那个马经理,好像是……好像是被这个邹经理用什么歪门邪道害死的!导致那个马经理上吊自杀!据说当时马经理死的可惨了!” “呸呸呸!大晚上的,你忘了那个马经理就是死在公司吗!别说死人的事!会招惹脏东西的!” “嗯嗯……不过话说回来,这个邹经理真的不简单啊……” “唉,现在的人,为了利益纠纷,什么事都做的出来,啧啧啧,反正她也要被停职了,希望来一个正常点的经理吧。” “是啊是啊……” 耳边的声音一阵一阵的传来,听到耳朵里,却异常刺耳,内心生气,委屈,更多的是难受。 我没有走过去跟她们争辩什么,一来我还是个经理,和下属不会因为这些计较,二来,我觉得我也狡辩不出什么。 “叮”电梯到了,我随着电梯下降,自己的心也仿佛是一落千丈。 走在霓虹闪烁的城市里,漫无目的地不知往哪儿去,人生仿佛是个笑话,给了我一个希望之后,又转身把我推入悬崖。 被人莫名其妙冠上一个精神疾病,现在又被停职,这办公室总经理位置还没坐热,就要面临一系列的窘境。 现在对我来说,钱就是一切,钱就是能让我活下去的唯一东西。 我太需要钱了,要不是因为这个狗屁经理工资高,我说真的还懒得当。 我这个年纪的女生大多数都还在为爱情伤春悲秋,和男朋友屁大点的事情就能搞得人生灰暗,几度自尽。 可我没有,我睁开眼睛就是挣钱生活,闭上眼睛就是为了明天的挣钱生活。 可是眼见着有点起色,却在瞬间又都消失不见。 停职被人说三道四,我也无所谓,可是停职意味着没有工资,没有工资就意味着我还不起贷款,甚至连往后的吃住都是无法解决的难题。 活着,真的是累啊。 在外面逗留了好一阵,迟迟还是不想回家,心中竟然又想起那座旧屋,脚步也不自觉地往旧屋的方向走去。 旧屋还是那个样子,没有什么变化,周围依然是荒凉的不见一只鸟。 我这个人吧,就是那种触景伤情,内心戏还贼多的人。 我又想到我初来这座城市就是住进这间旧屋,被一个色鬼强上,还不止一次,好像也正因为遇到这个色鬼之后,我的生活总是在不停地戏剧变化,让我对明天总是惴惴不安。 又想到后来珠子被抢,马经理的意外死亡,我的突然升职,陈胖子地调走,这一切的一切,都好像命运暗中的操作,让人不得不联想起来。 我越想越觉得稀奇,难道说一切都是因为和那个色鬼地以外相遇? 可是那个色鬼似乎从哪天开始就意外消失了?活不见鬼,死不见鬼、 我越想越奇怪,越想越气,越想就越对他的突然消失表示无限的愤慨。 “喂,我说,你到底在不在这儿了?” “你为什么突然消失了?当然了你别搞错了,我不是想你的意思啊。我只是觉得你这个鬼也太没有道德了吧?闯进别人的生活就不辞而别,你说你这样做的对吗?” “如果说你找到新的炮友,不想来这儿了,我也没意见,当然了,你这样做真的很渣男,我希望你不要伤害别的女孩子。” “行了我不跟你废话了,你要是在的话,你就出来,显灵一下也行,我是来找你谈事的,不是来关心你的” “你告诉我我最近的事情是不是都跟你有关,是不是你在暗中操作,你是不是不经过我允许就私自闯进我的私生活?” “你说话啊,你做了不敢承认吗?马经理死是你搞的鬼吧?陈胖子调走也是你做的?不会那个幻想分裂症也是你暗中操作的吧?” “操你说话啊?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是不是觉得我很好玩?是不是我哪儿惹你了你要这么搞我?是不是因为我搬家了你就要报复我?你故意让我拿不到工资让我吃不了饭是不是?” “好赖炮友一场?你这么做对的起我吗?我只是想要平平凡凡地过一个普通人的日子,拿一份稳定的薪水,你就不能成全我吗!你现在藏起来是想怎么样!” 我越说越气,若是周围有人的话,估计以为是个精神失常的女人在半夜发病,说不定能打个120直接把我拉走。 可是我内心的委屈让我不管不顾,说着说着,我眼里还有泪珠滴答滴答蹦下来。 “操!你不是个男人!哦对你本来就不是人!你都不配做男鬼!” 我絮絮叨叨说了许久,但是他还是不出现,我说也说累了,哭也哭累了,狠狠踹了门一脚,离开了旧屋。 回到家,身心疲惫,似乎每一天回到家,都感觉自己身体被掏空,只有无限地颓败。 澡都懒得洗了,衣服也不高兴脱了,直接扑通趴上床,陷入了无限的睡眠。 这一夜,依然是昏昏沉沉的,可是在梦中,梦里反复闪现他被囚禁的模糊画面,以及他衣衫褴褛,身上血痕条条,嘴角挂着血渍但是依然有着不羁笑容的俊美脸庞。 他究竟在哪儿?他是不是被困住了?是不是有什么难言的苦衷? 就是这么脑海中信息复杂而又迷糊的一夜过去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